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为卿狂 第9章(1)

作者:嘉恩
  返回段宅后,苍威将段云罗轻放于床铺上,再请秀儿取来一桶水与一块干净的布巾。

  秀儿将东西拿来后便转身退下,并替他们将门扉掩上。

  将布巾沾湿后拧干,苍威弯下身,以无比轻柔的动作轻轻擦拭着段云罗的脸,深邃的青眸里有着不舍与心疼。

  「抱歉……让你担忧了。」段云罗轻轻地道,眼里有着自责。

  「别向我道歉,只要你没事就好。」

  方才所见的情景再次浮现脑海,让苍威的双手不禁紧握成拳。

  该死,陈敬业那家伙竟敢打她,并想玷污她!若不是她的劝阻,他定会将那家伙碎尸万段!

  段云罗看着他,好一会儿后,伸出柔荑轻抚着他的脸庞,「为什么你能平安离开衙门?陈敬业说他已买通了官老爷,要将你依杀人强盗的重罪处决。」

  「因为我让那个狗官看了这个。」苍威自怀中取出一块有着皇族印记的令牌。

  段云罗伸手接过,眼底立即浮现一丝诧异,「这个不正是……」

  「万万没想到,我所舍弃的凌蔺王身分,最后竟能救了我一命。」苍威自嘲地一笑。

  段云罗握住他的双手,「不管你是君王或是奴仆,我都会永远待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闻言,苍威情绪激动的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待我差人将彩云布坊重建,我们……」

  「不必了。」段云罗轻摇头。

  「为什么?」他眼里有着困惑。

  「虽说彩云布坊是爹的心血,但是,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了,就让它随着爹一起逝去吧。」她淡淡地说。

  「这样好吗?」

  「嗯,若是布坊真的再度开张,到时候我又得烦忧布坊的经营,说不定哪一日陈敬业又来骚扰、闹事或是放火烧毁……所以,不如就这么让它结束,我们搬到别的地方居住,重新开始我们的人生,你说好吗?」

  他都能为了她而放弃王位与江山,那么她又为何不能为他离开玉霞城?

  为了他,一切都值得。

  苍威凝视着她,「都好,一切依你。」她的话倒也确实,他是不放心让她继续待在玉霞城,以免再有人刻意骚扰,或是出什么意外。

  段云罗倾身向前,额头抵着他的,柔声轻语,「苍威,等我们离开这里,找个地方稳定下来后,尽快与我成亲好吗?我想成为你名副其实的妻子。」

  闻言,苍威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好,当然好。」她的愿望,他定会尽快为她实现。

  苍威和段云罗先差人将被火烧毁的彩云布坊清理一番,再将三年前人们送来的贺礼全数归还,然后分别给家中所有仆佣一笔银子,让他们回去与家人团聚,并将宅里的一些物品拿去送给需要的穷苦人家。

  待这些事都处理妥当之后,他们便打算起程离开。

  苍威轻柔的抱起段云罗,一同坐于马车内,看着那紧锁着的段宅大门。

  「还要不要再多看几眼?」他柔声轻问。

  「不必了。」段云罗轻摇头,伸出柔荑将马车的布帘放下。

  王齐立即驾着马车往前行进。

  两人坐在马车内,苍威伸出长臂,将她的娇躯搂入怀中,凝视着她的青眸里有着对她始终不变的爱意。

  这时,他发现在她发上所插着的,正是他之前离开时送给她的那支木制簪花。

  「想不到你还留着这支簪花。」他的嗓音有些低哑。

  偎在他怀里的段云罗,轻笑出声,「是啊,我一直随身带着,因为这是你送给我的,是我的宝物。」

  东西的价钱,并不代表它真正的价值,就算它不过是木制簪花,但这可是苍威特地买来送给她的,在她心里自然什么也比不上。

  闻言,苍威笑了,伸出大手轻轻勾起她小巧的下颚,深邃的青眸直瞅着她的眼。

  「而你,是我今生今世最珍贵的宝物。」

  他那炽热的眼神和甜蜜的话语皆令段云罗心跳加快,呼吸紊乱,一张俏脸更是羞红。凝视着他好一会儿后,她仰起头主动在他唇上印下一吻,让他知道她有多爱他。

  苍威一笑,化被动为主动,加深这一吻。

  数个月来,苍威与段云罗前往各地游览,最后在位于凌蔺国与常晋国交界处,风景清幽如画,依山傍水的莲华城定居。

  苍威打开了当时谢贤交给他的锦袋,各式各样价值连城的璀璨珠宝和华丽首饰立即映入眼帘。

  虽说这是已过世的母后留下的遗物,但是苍威并不留恋,让段云罗挑选一些喜欢的珠宝首饰留下后,他将一颗如手掌般大小的夜明珠交给王齐,请他替他们买下一座宅第,并雇来几名仆役。

  之后,苍威买下一座山,派人开挖,约莫半年后,竟挖掘到大批金矿。

  他将黄金加工为各式饰品和器具卖出,短短的时间内便富可敌国。他将一些黄金送入京中致赠丹汝王,让丹汝王大为欣喜。虽说他已不再是凌蔺王,但丹汝王仍决定继续和凌蔺国保持友好关系,并赐他为常晋国的皇商。

  是日,良辰吉时,鼓乐喧天,道贺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

  身上披红插花,脸上满是喜悦的苍威,与身着凤冠霞帔,覆着红盖头的段云罗,在莲华城居民的见证下拜堂成亲。

  他厚实的大手轻握着她雪白的柔荑,一同进入新房。

  先扶着她坐于床铺上,苍威这才揭开红盖头,取下她的凤冠,面带微笑瞅着她。

  艳丽绝伦的细致五官,白里透红的柔嫩肌肤,略施胭脂的嫣红樱唇,此刻的她是如此娇羞可人,令人难以抗拒。

  正当苍威准备俯下身,吻上她那诱人的红唇时,段云罗突然想起一事,惊呼出声。

  「啊!」

  「怎么了?」

  「成亲的事,我忘记通知慕大哥了。」

  「慕大哥?他是谁?」苍威拧紧眉,神情不悦。

  「你忘了?有一回我不是曾在厅堂里搂着一名男子的手臂,他正是慕劭。」她笑着道。

  苍威想起了此事,剑眉更为紧蹙,「为何要通知他?」

  见他如此气恼的模样,段云罗不禁轻笑出声,伸出柔荑握住他的大手,「你在吃醋?」

  苍威紧抿着唇,并未答腔,但任谁都能看出他满腔的怒意。

  「莫生气,我和慕大哥之间只有兄妹之情,绝无男女之爱。」段云罗笑着向他保证。

  「那么那时你又为何搂着他的手臂?」苍威对此一直很介意,耿耿于怀。

  「呵呵……」她不禁轻笑出声,「那是为了要激你,希望你能主动向我表明心意啊,所以才请慕大哥配合我,看看你会有何反应。」

  闻言,苍威顿时真不知该作何反应,实在拿任性的她没辙。

  「而且你大可放心,他早已成亲了,此时正带着他的妻子到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幸福的过日子。」

  听她这么说,苍威这才放宽了心。

  「那么,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段云罗站起身,踮起脚尖,在他的下颚轻轻一吻。

  闻言,苍威立即笑了。

  一瞧见他的笑容,顿时之间,段云罗竟羞红了脸,因为他笑起来煞为迷人,总是令她心动不已。

  他伸出手轻轻的抽出她发上的那支木制簪花,让她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而下。

  「娘子,现在应该不是谈话的时候。」以指腹来回轻抚着她粉嫩的脸颊,他邪气的一笑,以低沉的嗓音轻语。

  又怎会不了解他此刻的想法,段云罗伸出柔荑,轻轻褪去他身上的长袍,再当着他的面褪去她身上所有衣物,直至全身赤裸。

  他凝视着她的青眸变得更为深邃。

  段云罗伸出柔荑,轻轻握住他的大手,与他一同往柔软的床铺躺下,朝他绽出一抹笑,「相公说得是。」

  苍威笑眯了眼,解开床幔,遮去一室春光,让两人共享这等待许久的洞房花烛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