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官差将苍威带回衙门,关进牢里。

  陈敬业步向前看着他,脸上堆满了贼笑,「敢抢我的女人?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苍威抬起脸怒瞪向他。

  一接触到他那骇人的冷冽眼神,陈敬业心一惊,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她永远都不可能是你的女人。」苍威以低沉的嗓音说道。

  「你……哼,现在你已经被关了起来,还能做什么?尽管耍嘴皮子吧!明个儿你就活不过晌午了。」

  苍威剑眉紧蹙,「活不过晌午?」

  「是啊,我就大发慈悲,莫让你死得不明不白,老实对你说好了,官老爷及这里所有的官差都让我花大笔银两买通了,你明个儿就会依杀人强盗的重罪处死,等你死了之后,就让我来代替你好好疼爱段云罗吧!」

  怒不可遏,苍威立即将手臂探出铁牢,只差一寸便能用力掐住陈敬业的颈子。

  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陈敬业往后跌去,倒在地上,神情满是恐惧,但随即瞧见他那再也无法伸得更长的手,立即又露出笑容。

  「哈哈哈……你这只是垂死的挣扎罢了。」语毕,他笑着径自转身离开。

  陈敬业离去后,苍威伸手重搥牢房的铁栏,眼底有着强烈的怒火,好一会儿后才跌坐在地面上,一脸泄气与无奈。

  难道天真要亡他?该死,他好不容易才与云罗在一起啊!

  蓦地想起一事,他伸手探入衣襟内,取出一块刻有皇族印记的令牌。

  他唇边勾起一抹笑。

  看来,上苍仍是眷顾着他的。

  升堂后,苍威被官差押至官老爷面前,逼迫他非得跪下,并听候处置。

  「你叫什么名字啊?」身材肥胖,手上戴满了金戒指的官老爷坐于案后,连看也不看苍威一眼,冷冷地问着话。

  「苍威。」他以不卑不亢的低沉嗓音答道。

  「喔,你可知你犯下了什么重罪?」

  「不知。」

  「那就让本官来告诉你,你杀了邻城的李力,并抢走他身上的银两,是杀人强盗重罪。」

  「若我真杀了人,自己又怎会不知?而邻城之事,也该由邻城的父母官来惩治我,不是吗?」苍威冷笑着说。

  他的话让官老爷发了怒,瞪向他。

  「你……大胆!本官说你杀了人就是杀了人,不管是邻城还是本城的事,都是由本官来管。来人啊,快把他拖下去斩了!」

  「若是真斩了我,就怕你头上的乌纱帽不保。」苍威缓缓抬起头瞪向他。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威胁本官!」官老爷连忙伸出肥胖的手扶着头顶上的乌纱帽,生怕会掉下来。

  苍威不疾不徐地将一块刻有皇族印记的令牌自怀里取出,高高举起,让众人看个仔细。

  「官老爷,请你看清楚,这是什么?」

  他不再是凌蔺王的消息应该尚未传来玉霞城,而这块代表皇族的令牌应该能让他们畏惧,不敢将他斩首。

  官老爷眯着眼,看了老半天,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旁的师爷瞧见了苍威青色的眼眸,又见他手中拿着刻有皇族印记的令牌,大惊失色,连忙附在在官老爷耳边。

  「老爷,这个人斩不得啊!」

  「怎么说?」

  「我听说凌蔺国有名拥有青色眼眸的君王,之前他前往京城,带了不少黄金赠与丹汝王,立下两国友好之约,而眼前的人拥有皇族的令牌,更有着青色眼眸,想必就是那位凌蔺王了!如果您真斩了他,两国要是派人追查下来……老爷,您除了乌纱帽不保之外,恐怕连自身的性命也难保啊!」

  官老爷闻言,吓得倒抽了口凉气,全身更是止不住颤抖。

  师爷再度小声地问道:「老爷,您先前收了陈敬业的银两,要将他处决,如今该如何是好?」

  官老爷没有任何迟疑,立即站起身,向前将苍威扶起,一脸谄媚。

  「真是对不住,方才本官弄错人了,您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强盗犯呢?方才师爷提醒了本官,说您正是与本国君王友好的凌蔺王,本官真是有眼无珠,有珠无眼,请凌蔺王千万别介意啊!」

  看着原本非要置他于死地的人此刻竟换上一张巴结的脸,苍威着实厌恶。

  「现在我可否离开了?」他沉声问道,青眸里有着不屑。

  「可以,当然可以!」官老爷转头瞪向一旁手执水火棍的官差们,「你们这群饭桶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替凌蔺王打开大门!」

  「是。」数名官差连忙将衙门紧掩着的门自左右两边推开。

  官老爷则是不断搓着手,尾随在苍威身后,一同步出衙门,「那个……凌蔺王……本官有一事相求。」

  苍威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吧。」

  「今儿个的事,请您千万别放在心上,往后您若是见着了丹汝王,请您务必在丹汝王面前替本官美言个几句……」

  苍威冷哼了声,「再说吧。」

  之后他随即步离衙门,朝段宅走去。

  当他抵达段宅大门前,却瞧见小李正准备将门关上。

  「等等。」

  小李一听见苍威的嗓音,连忙将门打开,看着他,极为惊讶,「苍威,你怎么回来了?」

  「是啊。」他轻点头,「云罗呢?」

  「小姐方才出门了。」

  「出门?上哪儿去?」

  「小姐前往陈府,希望陈敬业能请官老爷放了你。」

  「什么?」苍威诧异的瞪大双眸。「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约莫两刻钟前吧。」

  「你可知陈敬业住在何处?」他立刻问道。

  「知道。」

  「快,快带我去。」苍威迫不及待的欲前往陈敬业的宅第,将她带回来。

  「是。」小李不敢耽搁,立即带领苍威往前奔去。

  苍威紧抿着唇,神情充满担忧。云罗……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来到陈宅,站在厅堂里,段云罗拧着蛾眉,瞪着坐在圆桌旁嗑着瓜子的陈敬业。

  「你可听见了我方才所说的话?」

  「听见啦!」陈敬业笑着继续嗑瓜子。

  「那就请你快教官老爷放了苍威。」

  「为什么?他可是将我的新娘抢走的人。」

  轻咬红唇,段云罗犹豫了会儿才轻启红唇,「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

  「喔,是吗?」陈敬业笑眯了一双贼眼。

  虽然极为厌恶被他这么盯着瞧,但是段云罗仍挺直了身子站在原地,任他的视线在她身上游移。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她极力让自己的嗓音保持平稳。

  「嘿嘿……」陈敬叶干笑几声,「那还用说,当然是要你成为我的妻子,再把所有家产交出来。」

  段云罗拧紧蛾眉,「办不到。今生今世,我只会是苍威的人,而你也别妄想动段家一文钱。」

  「那好,你就等着替他收尸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禁拧紧蛾眉,心生不祥。

  「没什么,只是我早已买通了官老爷,将他依杀人强盗重罪判处死罪,于晌午前将他斩首。」

  「什……什么?」段云罗倒抽了口凉气,神情骤变,身子更是不停颤抖,险些站不稳。

  不,她绝不能让苍威死,她非得前去救他!没有任何迟疑,她立即转过身就要离开。

  见她欲走,陈敬业立即站起身,箭步向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臂,「你想上哪儿去?」

  「放手,我要去救苍威!」段云罗转过头,恶狠狠地瞪向陈敬业。想不到他竟会做出如此卑劣的事,实在太可恶了。

  「哼,你以为我会让你走吗?」陈敬业握着她的手,直往厅堂后方走去。

  「你想做什么?又要带我去哪里?放手……快放手啊!」她又气又急,不断挣扎,用力拍打着他的手,然而这一切却只是徒劳。

  「那还用说,当然是让你成为我的人,到时候,你也只能嫁给我了。」陈敬业一脚踹开厢房的门。

  「不,不要!」段云罗放声大喊,拚命挣扎,「救命……救命啊!」

  「哼,任你喊破了喉咙也没有用,不如乖乖成为我的人吧!」他早已将府里的仆役全都遣开,绝不会有人前来帮她,而且他先前可是给过她机会,既然她不肯乖乖就范,那么就只好吃苦头了。

  陈敬业用力将不停挣扎的段云罗一把抱起,用力往床上丢去。

  被他这么一抛,段云罗的后脑勺撞上床铺后方的墙壁,疼痛不已,顿时全身一软,倒卧于床上,再也使不上力。

  「哼,为了逼你出面,我可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放火将彩云布坊给烧了,怎么可能再让你逃掉?」

  陈敬业先将身上的衣袍褪下,再向前伸出手用力扯开段云罗的衣襟。当他瞧见她那高耸的酥胸正被一件艳红的肚兜包覆着,脸上不禁露出淫笑。

  「嘿嘿……今儿个我可要好好尝尝你的滋味。」

  「别……别碰我……我的身与心……全都是苍威的……」段云罗双眼含泪,哽咽着道。

  原来竟是陈敬业将爹的布坊烧毁!若不是她头疼得难受,四肢使不上力,不然她定会反抗到底,绝对不让这个可憎的男人碰她的身子一下。

  「贱人,到现在还在想着那男人!」陈敬业气得用力甩了她一巴掌,并准备拉下她的罗裙,让她彻底成为他的人。

  「唔……」段云罗被他这么用力一打,只觉头晕目眩,嘴角更是渗出血丝。

  苍威……苍威……若是你死了……那么我独活也没有用,更不愿自己的身子被陈敬业玷污……

  正当她打算咬舌自尽时,一道挺拔的身影在此刻奔入厢房,伸出长臂将陈敬业自她身上拉离。

  「谁?」陈敬业才一转过头,脸就被人结结实实的揍了一拳,跌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号,「啊──」

  瞧见床铺上的段云罗此刻的模样,怒气立即涌上心头,苍威愤怒不已,拉起倒卧在地上的陈敬业,将他的身子扳过来,狠狠地朝他脸上不停用力挥拳,每一拳皆极为沉重。

  陈敬业早已被他打得失去意识,脸上全是血。

  见苍威再打下去肯定会出人命,段云罗连忙伸手扶着床,稍微坐起身,虚弱地喊道:「苍威,别打了……别再打了……若你真打死了他,被官府处决,教我一个人该如何活下去?」

  苍威原本打算再往陈敬业脸上击去一拳,听见了她的话后,紧握成拳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中,好一会儿后才放下来。

  转过身,看了眼衣裙凌乱的段云罗,他将身上的衣袍褪下,走向前将她的身子紧紧包覆住,随即轻柔的抱起她,离开这座宅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