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为卿狂 第8章(1)

作者:嘉恩
  蒙蒙细雨,一片凄迷。

  苍威与段云罗乘了数十日的马车,终于返回玉霞城,最后在段府前停下。

  瞧见有辆未曾见过的马车停在大门前,随后马车的布帘掀起,苍威率先跃下马车,再伸出长臂将坐于车内的段云罗轻轻地抱下来,男仆小李瞪大了双眸,极为惊讶。

  苍威怎么会和小姐一起回来呢?先前不是有人抢亲,小姐就这么被带走了吗?难不成……抢亲的人正是苍威?

  「抱歉,我回来迟了,家里的状况如何?」段云罗一看见小李,立即问道。

  听见她这么问,泪水立即在小李的眼眶里打转,「小姐……吴总管他……」

  「吴总管怎么了?」

  「他……因为每天忙着宅里及布坊的事,太过劳累而倒下了,今日他看来特别虚弱,所以我正要去请大夫来。」

  段云罗闻言,满脸担忧,抬起头看着身旁的苍威。

  苍威立即吩咐,「小李,你快去请大夫,我与云罗一同去看吴总管。」

  「是,我这就去。」小李立即离去。

  苍威随即与段云罗一同来到吴新的房里,瞧见他躺卧在床铺上,面色如槁木死灰,秀儿则在一旁照料着他。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见到段云罗的身影站于门前,秀儿神情激动,嗓音哽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只是,当她瞧见段云罗身旁的那名挺拔的男子,不禁感到困惑,那名男子是谁?为什么会搂着小姐的肩,态度亲昵?

  一听见秀儿这么说,原本闭着双眼的吴新缓缓睁开了眼。

  「小姐……」

  段云罗立即向前,「吴总管……抱歉,我回来迟了。」

  苍威站在段云罗身后,同样神情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吴新。

  瞧见了苍威,吴新先是一愣,随即领悟了一事。「苍威……原来,是你把小姐带走的。」

  苍威并未答腔,只是轻轻点头。

  「吴总管,我真的很抱歉……我不该将一切抛下,让你独自一人处理。」段云罗对他有着满心愧疚。

  「不……小姐……是我没有尽到保护布坊的责任……被人放火烧毁……我对不起你与死去的老爷啊!」

  「你千万别这么说,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不必再忧心了,一切交给我处理就好。」泪水早已模糊了段云罗的视线。

  吴新看向身着华服的苍威,缓缓开口:「苍威……看来你已经有了些成就。」他眼里有着欣慰。「我从以前就知道你对小姐有爱意,只是你一直不敢表现出来……现在,小姐就交给你照顾了。」

  「是,我会的。」苍威以低沉浑厚的嗓音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之后,吴新眼一翻,咽下最后一口气。

  段云罗见状,伸手紧捂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秀儿知道吴新已去世,忍不住放声大哭,「呜……呜呜……吴总管……」

  苍威叹了口气,轻柔的将段云罗拥入怀中。「你放心,我会将吴总管的后事办妥。」

  偎在他怀里,段云罗忍不住哽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切是否都是我的错?」

  「若真要说你有错,那么我也有错,是我将你带走,才会让吴总管因为太过劳累而死。」苍威神情哀伤地道。

  段云罗抬起头,双眸含泪凝视着他,脑海里一片混乱,教她什么话也开不了口。

  这时,小李带着大夫返回宅第,扬声高喊,「小姐,大夫来了!」

  只是,当小李与大夫一同踏入厢房,瞧见了吴新的模样,便晓得他们还是来迟了一步。

  「吴总管……」

  「吴总管他走了。」说完,秀儿又放声大哭。

  小李闻言,也跟着哭了。

  一时之间,整座宅第陷入哀伤。

  苍威深深看了眼吴新的遗容,然后对段云罗道:「云罗,你先回房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由我来处理就好。」

  「嗯……」段云罗轻轻点头。

  秀儿闻言,立即拭去泪,向前搀扶段云罗回房休憩。

  看着她离开后,苍威立即吩咐小李差人前来将吴新的尸首入殓厚葬,再前往账房,将所有帐目算清,彻底了解布坊烧毁后的损失究竟有多少。

  月夜,谧静。

  段云罗轻移莲足前往账房。

  房内正燃着烛火,只见苍威正埋首清理着帐目。

  「夜已深,歇会儿吧。」她柔声轻语。

  「嗯……」苍威将手中帐册搁在一旁,单手轻揉着眉间,神情有些疲惫。

  段云罗步向前,伸出柔荑轻轻覆上他置于案上的厚实大手,「其实这些事该由我来做的。」他已忙了好些天,她真怕他会累坏了。

  苍威轻轻一笑,「没关系。改日我会差人重建彩云布坊,让它恢复以往的模样。」

  凝视着他好一会儿后,段云罗才轻启红唇,「我……」

  蓦地,阵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人们的大吼声,自大门方向传来。

  「开门,快开门啊!」

  「里头的人听见了没?快点开门!」

  苍威剑眉紧蹙,站起身步出账房,朝大门望去。

  「发生什么事了?」段云罗紧偎着苍威,听出那些人来意不善,她眼里有着担忧。

  小李也听见了声响,赶紧来到段云罗与苍威面前。「小姐,现在该怎么办?要开门吗?」

  「开门,快开门!段云罗,我知道你回来了,就在屋里,若是再不开门,我就请身旁的官差大哥们将门给撞破!」

  认出了那道嗓音,段云罗瞪大双眸,「是……陈敬业!」他在夜里带着官差前来做什么?

  「小姐,该怎么办?」小李实在担忧外头的人真会把大门撞破。

  段云罗抬头看着身旁的苍威,以眼神询问他该如何是好。

  苍威沉吟了会儿,「小李,去把门打开。」

  「这样好吗?」她忧心忡忡。

  「今日他就是知道你已经回玉霞城了,日后咱们若是要外出,说不定也会碰上他。今晚他带了官差前来,不晓得为了何事?若是不让他们入内,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段云罗咬咬唇,心想也是,她迟早都得面对陈敬业,遂朝小李吩咐,「去开门吧。」

  「是。」小李立即前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陈敬业立即与五名官差进入宅第。待他一瞧见段云罗,立即笑眯了眼。

  「喔,我的娘子可终于回来了。」

  「哼!谁是你的娘子?」段云罗神情不屑。

  「怎么不是,当时你可是上了花轿。」

  「虽上了花轿,但并未与你拜堂,所以压根不能算是你的娘子,不是吗?」段云罗冷冷地说道。

  「你……」陈敬业气煞了。这时,他才瞧见一直站在段云罗身旁的陌生男子。发现那双青色眼眸,他立即想起对方的身分。「你……你不正是当年在街上坏了我好事的家伙吗?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日就是你出面抢亲,把云罗给带走!」

  「是又如何?」苍威面无表情地道。

  「嘿嘿,各位官差大哥们,你们全都听见了,他已经承认是他抢的亲。」陈敬业笑咧了嘴。

  五名官差立即向前,将苍威箝制住。

  「你们想对他做什么?」段云罗大惊失色。

  「做什么?当然是将他送官查办啊。」陈敬业笑弯了眼,接着一声令下,「咱们走,明个儿就让官老爷来判决!」

  「不,你们快放开他!」段云罗试着阻挡,不让他们将苍威带离。

  在一旁的王齐更打算抽出随身佩刀,制止那些人将苍威带走。

  「王齐,退下。」苍威沉声下令。

  「是。」王齐这才往后退去。

  苍威转过头,深邃的青眸深情凝视着一脸担忧的段云罗,「云罗,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苍威……」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

  「好了,别拖拖拉拉的,快走吧!」陈敬业扬声说道。他们那副依依不舍的模样着实碍眼。

  官差们立即押着苍威离开。

  临走前,陈敬业回过头,脸上堆满了贼笑。「明个儿你们就去衙门看好戏吧!」

  「你……」段云罗又气又急,却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将苍威带走。

  小李看着她,心中担忧不已,「小姐,苍威应该不会有个万一吧?」

  咬唇思索了会儿,段云罗才开口,眼底有着坚决,「放心,我绝不会让他出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