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为卿狂 第7章(2)

作者:嘉恩
  躺卧在床上的段云罗,原本正瞧着以前苍威送给她的木制簪花出神,见苍威仅着一件单衣,发丝凌乱的步入寝殿,惊得连忙坐起身。

  「苍威,你怎么了?」

  「我们走。」苍威步向前,就要伸手抱起她离开。

  此时,宫监总管谢贤顾不得一切,径自奔入寝殿内,一见到苍威,立即跪下。

  「王,请您三思啊!」

  三思?段云罗不解的看着眼前剑眉紧蹙的苍威。「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她知道,必定是发生了极严重的大事。

  「没什么好考虑的了,我绝不会再让云罗身陷任何危险。」苍威转过头,看着跪于地上的谢贤,眼底有着坚决。

  「王,请您放心,老奴定会好好监控宫内所有宫监与宫女,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

  「加强监控又有何用?只要有人暗中接应,任谁也不会察觉得出,不是吗?而我不愿再冒这个险,我绝不能失去她。」苍威轻柔地抱起段云罗,就要往外走去。

  「王,您不能为了一名女子而舍弃国家和百姓啊!」跪于地上的谢贤不停磕头,请他留下。

  「莫再多说,我心意已决。」

  「苍威,你……」段云罗抬起头,满脸诧异地看着他。难不成……他欲为了她而舍弃王位?

  苍威低下头看着怀中的人儿。

  「之前,我为了能成为与你匹配的男人,离开你身边,饱尝对你的思念之苦,获得了这个国家,成为一国之王,如今,我仍然愿为了你而舍弃王位与这个国家,只想好好保护你,不让你的性命再受到任何威胁。」

  放弃这一切的代价,对他而言再值得不过,因为他再也不愿见到她受伤或是难过的模样,更不愿冒着失去她的危险而继续为王,失去了她,他要这个王位又有何用?

  从以前到现在,他所要的只有一个,就是她。

  「苍威……你……真的为了我而舍弃这个众人梦寐以求的王位?」段云罗眨着眼,仍是难以置信。

  「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谁想称王,就让那个人去,我对这个王位不屑一顾。」

  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事物比她来得重要,唯有她才是他的一切,他绝不能失去她,绝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威胁。

  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他仍是凌蔺王,她身上的危险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所以唯有放弃一切,带她离开,才是唯一能保护她的办法。

  「王,您好不容易获得今日受万人敬仰的地位,难道当真一点都不留恋,打算恢复以往的奴隶身分吗?」不得已,谢贤只得说出重话,希望能藉此逼他改变心意。

  苍威停下欲离去的脚步,转过身,看着跪于地上的谢贤。

  谢贤直视着他的眼,没有回避,心里抱着一丝希望。

  最后,苍威笑了。

  「为了她,我甘愿放弃所有一切,受万人唾弃;为了她,我甘愿成为她的奴仆,一辈子服侍她。」

  谢贤张大了嘴,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顿时彷佛苍老了十岁,最后,他不得不放弃,径自起身离开。

  在苍威怀中的段云罗听见他所说的话,感到更为讶异。

  以往他不是一直在意着身分和地位吗?然而今日他却为了她放弃江山,即使为奴也甘愿。

  说不出的激动情绪正紧紧包覆着她的心,让她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偎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她往前走。

  这时,一道身影步向前,阻挡了他们的去路。

  苍威剑眉紧蹙,瞪向王齐,以单手抱着段云罗,另一手按放在腰间所系的长剑上,沉声低喝道:「王齐,别逼我与你刀剑相向。」

  现今若谁敢阻止他离去,他便立即杀了对方,不惜一切就是要带她离开这里。

  然而他怎么也没料到,王齐却向他屈膝跪下。

  「请让在下永远随侍在您身旁。」

  「就算我并非一国之王?」

  「是。」王齐神情坚定。苍威是他唯一认定的主子,他愿终生伺候,绝不侍奉二主。

  「那好,你往后便跟着我。」苍威颔首,然后抱着段云罗往外走去,王齐则紧跟在他们身后。

  正当苍威欲抱着段云罗乘上马车时,先前离开的谢贤却带着两名手中各捧着一只偌大锦袋的宫监前来。

  「王。」

  苍威先将段云罗轻放于马车内,这才转过身看向他,「谢总管,我已不是凌蔺王。」

  谢贤望着眼前高大挺拔的他,「您是先王的血脉,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您若不愿为王,任谁也无法阻止……这些是老奴为你们备妥的衣物、盘缠,以及先后当年特地留下,希望老奴有一日能亲手交给您的一些物品,请您务必带上路。」

  苍威看着眼前一脸诚恳的谢贤,这才伸手接过那两个锦袋,放入马车内,然后他向谢贤颔首,表示谢意,随即乘上马车。

  之后,王齐驾着马车,缓缓往前驶去。

  守门的士兵们瞧见那辆马车,虽然是即刻放行,但是他们的眼底都有着鄙夷,只因他们万万没料到,凌蔺国竟有个为了一名女子而舍弃国家、放弃一切的君王,教他们如何再敬仰?

  马车在士兵的鄙夷目光下缓缓驶离,然而苍威却压根不在乎这一切,神色自若。

  「你这么做……可好?」段云罗偎在苍威怀里,柔声轻问,眼底仍有着担忧。

  「那么你呢?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其实你并不开心。」苍威伸出修长的手指,以指腹轻抚着她细致的脸庞。

  「你发现了?」她讶异地眨着眼。

  她一直顾虑着他的身分,不敢说出内心真正想说的话,没想到仍旧被他发觉。

  「那当然,我的心只在你身上,我的视线永远只追随着你,又怎会看不出你的心事?」

  「苍威,你真的甘愿为了我而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不觉得可惜,不会后悔?」

  「宁为卿狂。」苍威微微一笑,俯下身,霸道的含住她的双唇,不让她再开口继续追问,因为他心意已决,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为了她,他绝不感到后悔。自始至终,他要的只有她一人。

  段云罗轻轻伸出柔荑,捧着他俊逸的脸庞,缓缓闭上双眸,柔顺的迎合着他的吻。

  他的痴,他的狂,全都是为了他,这样的深情,她会一辈子放在心里。

  黄昏时分,马车于孜临城外不远处的一座小镇停下。

  王齐守着马车,苍威则是带着段云罗到街上添购一些食物。

  两人来到一间饼店,买了些干粮,之后苍威自怀里掏出一只有着云菱纹的青色荷包,取出银两交给店家。

  段云罗瞧见了他手中的那只荷包,不禁有些呆愣。

  那不正是当年她送给他的荷包?想不到他一直带在身边,一直使用着。一股暖意填满了她的心口,唇边更不自觉绽出一抹甜笑。

  这时,她瞧见旁边有间布庄,没多想,便走了进去,伸出雪白的柔荑轻抚着那些柔软的布疋。

  不晓得彩云布坊此刻怎么样了?

  「这位姑娘可是要买布?」布庄老板笑着招呼道。

  「不,我只是看看罢了。」段云罗连忙收回手,转过身就要步出布庄,然而却听到老板与伙计的谈话。

  「老板,咱们店内的一些布料没了,可否还要向常晋国玉霞城的彩云布坊添购?」

  「唉,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怎么说?」

  「彩云布坊前些日子被人纵火烧毁,什么也不剩,往后若想买布,只得同别家买了。」

  「什么?」段云罗瞪大双眸,难以相信所听到的一切。

  爹一生辛苦经营的彩云布坊……竟然烧毁了?不……不会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布庄的老板及伙计看见她惨白的俏脸惊呼出声,不禁深感疑惑,不晓得她为何那么激动。

  见她娇躯摇晃,险些站不稳,苍威立即伸手搀扶她,拥着她步出布庄。

  「云罗,你没事吧?」他眼里充满担忧。

  「苍威,拜托你带我回去,我必须回玉霞城一趟不可……」她抖着声道,神情慌乱。

  彩云布坊烧毁了,究竟被烧成了什么模样?她非得亲眼看看才行,而家里的情况又是如何?内心的担忧不断扩大,让她顿时慌了手脚,脑一片纷乱,不知所措。

  见她如此担忧,苍威拥着她朝马车走去,立即下了个决定。

  「王齐,即刻前往玉霞城。」

  「是。」

  「云罗,莫担忧,一切有我。」苍威轻轻的将她抱上马车,再将她拥入怀中,柔声安抚她。

  偎在他怀里,倾听着他那沉稳的心跳声,段云罗那颗不安的心逐渐平静下来,缓缓闭上了眼。

  是的,他正在她身边,支持着她,给予她力量,她相信,一切将会否极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