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为卿狂 第7章(1)

作者:嘉恩
  凌蔺王欲立一名他国的女子为后的消息立即在凌蔺国中传开,所有百姓都议论纷纷。

  段云罗独自一人待在寝殿内,坐在镶金雕花的镜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宫里所有人都忙着立后大典之事,苍威亦忙得不可开交,能见到他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少。而她很清楚,往后他俩见面的机会只会更少,他绝不可能时时刻刻伴在她身边,因为他是一国之王啊!

  一名宫女进入寝殿,来到她身后,欲替她梳妆。

  宫女抽出段云罗发间的金钗,让她的长发直泄而下,再拿起一把镶金雕花的玉梳,轻轻梳着她柔顺的青丝。

  「段姑娘,您怎么了?」

  「我一点也不想成为王后。」段云罗轻颦蛾眉,心头却没有半点欣喜,反而觉得沉重。

  「为什么?人人都想成为后宫之主啊。」

  「但……我所渴望的并不是这样。」段云罗双眸低敛,不让身后的宫女透过铜镜瞧见她眼底的伤悲。

  她真正想要的是能随时伴在苍威身边,与他一同遨游四方,看遍天下美景,如此而已。

  「那么,就让我来成全你。」宫女冷笑一声。

  段云罗拧紧蛾眉,抬起眼,透过铜镜,清楚瞧见身后的宫女自怀里抽出一把泛着诡谲银光的匕首,欲往她背上刺下。

  她立即往一旁避开,那名宫女所刺来的匕首就这么落空。

  段云罗的俏脸顿时惨白一片,立即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跑,脑海里只有一念头──逃。

  「哪里逃!」那名宫女握着匕首,再度追向前。

  来不及出声求救,段云罗只能拚了命的往前逃,但是身上的丝绸长裙却绊住了她,她脚下一个不稳,就这么往前倒在地上。

  那名宫女握着匕首,缓缓往前逼近,唇边有着冷笑,「有人买下你的命,莫怪我无情。」

  段云罗看着那名宫女,眼底布满惊恐,「为什么要杀我?我究竟是犯了什么过错?」究竟会是谁欲派人杀了她?

  「这个问题,待你下黄泉后再去问阎王吧!」宫女高高举起手中的匕首,就要往她身上刺去。

  蓦地,一把锋利的长剑凌空而至,毫无偏移的刺中那名宫女,鲜血立即自她体内涌出。

  那名宫女忍着疼,往长剑射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苍威站在寝殿大门前,一双青眸里有着冷冽的杀意。

  段云罗亦瞧见了他,又惊又喜。

  那名宫女明白自个儿肯定活不过今日,咬紧牙关,忍着疼,将手中的匕首朝段云罗身上刺去。

  「不!」苍威大吼,立刻飞奔上前。

  一直看着他的段云罗,瞧见了他眼底的惊恐,转过头,看见那名宫女握着匕首朝她刺来,她连忙闪躲,然而仍是闪避不及,左臂被锐利的匕首划伤。

  苍威一把握住那名宫女的手腕,并将她手中仍紧握着的匕首击落。「是谁派你来的?快说!」他紧紧握着,几乎将她的手给握断。

  「我是不会说的。」那名宫女说完,随即咬舌自尽。

  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苍威万万没想到,今日竟有人如此大胆,竟敢入宫行刺,而且对象还是段云罗。

  方才听见他的吼声而入内的王齐,瞧见眼前的情景,诧异不已,「王,您没事吧!」他立即奔向前,来到两人身旁。

  「放心,本王没事,快将刺客的尸首带走,并彻底查明究竟是谁派她来行刺。」

  「是。」王齐立即步出寝殿,唤来几名宫监入内,将刺客的尸首搬走,再将寝殿清理一番。

  苍威伸手扶起段云罗,眼底有着担忧,柔声轻问:「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段云罗勉强自己朝他绽出一抹笑,要他放心,但是她却发现全身使不上力,而且眼前的他也变得好模糊。她觉得好疲惫,好难受……究竟是怎么了?

  见她脸色越发惨白,苍威立即扯下她左手的衣袖,瞧见她方才被匕首划伤的地方正渗出黑血。

  那把匕首有毒!

  他立即扬声大喊,「来人啊,快传御医!」之后,他不假思索的俯下身,以口不断吸出她手臂里的毒血,再将毒血吐于地面,一次又一次,不愿停歇。

  天,他好不容易才拥有了她,好不容易才成为能匹配得上她的男人,他不能失去她,绝不能!

  不知自己究竟在黑暗里待了多久,也不知自己此刻究竟身在何方,段云罗只知道有道声音一直唤着她,不停呼唤着她……

  缓缓睁开双眸,她往一旁看去,只见苍威坐于她身旁,双手交叠,抵在额间,模样看来十分憔悴。

  「苍威……」她轻轻唤了声。

  一听见她的嗓音,苍威立即抬起头,一把握住她的柔荑,神情激动,眼底仍有着担忧。「你终于醒了,你可有感到哪里不舒服?」

  「我……究竟怎么了?」段云罗再往一旁看去,发现眼前并非她原先所住的寝殿。「这里又是哪里?」

  「放心,你已经没事了。」苍威柔声安慰道。

  由于他不愿将她中毒因而昏迷多日一事宣扬出去,而且怕又会有刺客前来,所以他将她移往另一座寝殿,彻底保护她的安全。

  「嗯……」段云罗轻点头,看着他,发现他面容憔悴,双眼有些浮肿,眼底有着血丝,下颚更生满了胡碴。

  她究竟昏睡了多久?而他可是一直守在她身旁,未曾离开?

  没来由的心头感到闷疼,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最后,晶莹泪水涌出眼眶,滑落枕上。

  一见她落泪,苍威立即伸出手轻柔地为她拭去泪水,「别哭……」她的泪总是能轻易揪疼他的心。

  「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再也见不到你……」她哽咽着轻语,泪水落得更急。

  苍威轻柔将她的娇躯抱起,紧紧拥在怀里,在她耳畔不断呢喃,「别怕,一切有我,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他也好怕,真的好怕会失去她,若是阎王真的狠心差使者前来带走她,他定会追下地府将她抢回,绝不与她分离。

  段云罗偎在他怀里,听见他显得急促的心跳声,立即明白此刻他的心中有多紊乱,只因担忧着她的安危。

  「苍威……」她轻唤着。

  「嗯?」缓缓往后退去,苍威伸手轻抬起她的下颚,凝视着她的眼。

  段云罗直瞅向他深邃的青眸,原本心头有着千言万语欲对他诉说,然而看到他身上所穿着的龙纹衣袍,想到他此刻尊贵的身分,那些话就这么梗在喉间,再也说不出来。

  「不……没什么。」

  「真的?」苍威剑眉轻蹙。

  「嗯……」她勉强一笑,要他放心。

  看见她这模样,苍威本想再说些什么,却在此刻,王齐在寝殿外的禀报声传了进来。

  「王,上朝议事的时刻已到。」

  苍威本想拒绝,然而段云罗却率先开口。

  「放心,我真的没事了,而你身为一国之王,就该以国家为重,快去早朝吧!」

  「云罗……」

  「快去吧,我不会有事的。」段云罗主动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朝他绽出一抹笑,要他放宽心。

  犹豫了会儿,苍威才轻轻颔首,起身离开。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离去,段云罗垂下眼睑,轻轻叹了口气,心底有着说不尽的哀愁。

  本以为和他再度相遇后,她将能获得幸福,但是,此刻的她真的是开心的吗?

  眼泪落又了下来,泄漏出她内心真正的情绪。

  苍威身着龙袍,头戴皇冠,端坐于大殿的龙椅上,方下文臣武将则整齐的排列着,依序上奏。

  聆听着众臣的奏议,蓦地,苍威发现此刻竟不见右丞相及左将军的身影,遂扬声道:「怎么不见右丞相陈炎及左将军李确?」

  闻言,众臣全低下头,不敢吭声。

  察觉出事有蹊跷,苍威重重拍了下龙椅,发出偌大声响,令众臣莫不惊骇。

  他再度扬声询问,「右丞相及左将军究竟在何处?」

  这时,刑部尚书这才开口禀报,「王,那名行刺的刺客,已经查明是由左将军所派来,再由右丞相差人接应至宫中。」

  闻言,苍威难以置信,「什么?」陈炎与李确不是向来对他忠心耿耿,怎会做出这种事?

  「王多日未上朝议事,下官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名刺客行刺失败一事传开后,右丞相及左将军便已离开国境,不知下落。」

  另一名官吏随即接着说:「王,原先咱们也不相信此事,但证据确凿,由不得咱们不信,右丞相及左将军恐怕早已暗中计划多时,打算先除去王所宠爱的女子,在王悲痛欲绝之际,再乘机谋反。」

  「请王立即下令,差人前去诛杀逃亡在外的右丞相及左将军,以绝后患啊!」

  「杀了他们又有何用?谁又能担保此事不会再发生?」苍威面无表情的看着众臣。

  看似忠诚的人,谁料想得到他们暗中竟会做出这种事,而且还是对他深爱的人下手?谁又能担保同样的情况不会发生第二回?而这世上并没有第二个段云罗值得他深爱。

  「王可以加强宫中戒备……」

  「不,我已经受够了。」苍威站起身,扯下身上的龙袍,摘下头上的皇冠,当着众臣的面,将这些重重地往下摔。

  代表王者尊贵身分的皇冠就这么自玉石砌成的阶梯滚落,最后斜躺在地面上。

  众臣见状,莫不倒抽口凉气。

  「王……」

  「王,您这是……」

  「往后谁要称王,就让他去。」语毕,苍威当着众臣的面径自步离殿堂,笔直地朝段云罗所在的寝殿走去。

  众臣均面面相觑,任谁也没料到,王竟会为了一名女子而甘愿放弃王位与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