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宁为卿狂 第6章(2)

作者:嘉恩
  晨曦照耀着大地。

  段云罗缓缓睁开双眸,轻轻打了个呵欠,欲起身时,发现身上覆了件丝绸薄被,却不见苍威的身影。

  此时,数名宫女入内,服侍她沐浴更衣,再摆上早膳。

  段云罗看着眼前精美的早膳,却没什么食欲,随意吃了几口菜,转过头,望向殿外的蔚蓝苍穹,思绪有些复杂。

  一个女人身在宫中,得宠时,珠环翠绕,锦衣玉食;一旦失宠,则被遗弃,被废黜,甚至被杀戮……这样的情况可会发生在她身上?更怕红颜未老恩先断……他哪天是否会对她失了兴致,改而宠幸其他女子,将她忘怀?

  「段姑娘,您怎么了?」宫女轻声问。

  「没事。」她淡淡地说,搁下手中的玉筷,站起身,欲往外走去。

  「段姑娘,您打算去哪儿?」

  「我想四处走走。」初次来到这里,对于这座属于苍威的奢华宏伟宫殿感到有些好奇。

  一名宫女立即往外走去,通知在殿外看守的王齐此事。

  王齐立即入内,朝段云罗恭敬地施礼,「段姑娘若想前往宫中任何地方,尽管吩咐,由在下带领您前往。」

  「我一个人……」

  「王交代过,千万不能让您独自外出。」王齐态度坚决,坚守王的命令。

  闻言,段云罗不禁笑着轻轻摇头,只好让王齐带领着步出寝殿。

  来到御花园,她站在一棵参天古树下,昂首凝望着蔚蓝的苍穹。

  她心里有着许多感慨。三年前,苍威是在府里帮忙打杂跑腿的仆役,三年后,他竟成了凌蔺国的王。

  谁会预料得到这种情况发生?而未来又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得而知。

  她脑海里浮现了玉霞城的景致。不晓得彩云布坊怎么样了?而家里可都安好?

  这时,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子径自走进御花园。

  「李姑娘,请您留步……」一名宫女紧张地道。

  「为什么?王不是下令,众臣及其家眷皆可进入御花园赏花?」事实上她是听说王带回了一名女子,那女子此刻正在御花园内,因此她非得看看对方究竟是生得什么模样。

  段云罗听见声音,轻拧蛾眉,朝前方看去,只见一名身着红衣的女子往这儿走来,身后跟着数名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宫女。

  「她是……」

  「左将军之女李薇。」王齐立即答道。

  李薇来到段云罗面前,仔细看着她。

  这女人眉不描而黛,发不漆而黑,颊不脂而红,唇不点而朱,果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人。

  「你就是王带回来的女人?」李薇问起话来态度高傲,毫不客气。

  段云罗对于眼前这来意不善的女子视若无睹,压根不愿回答她的问话,只是轻抬起头继续看着蔚蓝的苍穹。

  见此情况,李薇更为气愤,伸手指着她,扬声大喊,「喂,我正同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段云罗缓缓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听是听见了,但我不愿同没礼貌的人交谈。」

  「你……哼!别以为你是王带回来的女人便气焰嚣张,我告诉你,像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平民女子,是没有资格成为一国之后的,只有我才够资格成为王后,你可听见了?」

  听见「平民女子」这四字,段云罗不禁笑了。

  「你笑什么?」李薇气恼地瞪着她。

  她所说的话有那么好笑吗?还是这女人压根是嘲笑她,看不起她?

  段云罗轻轻摇头。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以前苍威一直介意的身分与地位问题,如今转而发生在她身上,她终于能了解他当时的心情了。

  她心里不禁感到有些苦涩。

  「你……」李薇见她轻颦蛾眉的模样,越看越气,扬起手欲朝她的脸颊挥去。

  王齐立刻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让她动弹不得。

  「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李薇拧眉命令道。

  「敬请李姑娘尊重些,莫让人见了笑话。」

  「哼,我可是左将军之女,而你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凭什么这么命令我?」李薇冷笑一声。

  「那么,本王可有资格命令你马上离开铧观宫?」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自他们身后传来。

  众人立即讶异地转过头,看着不知何时前来的苍威。

  一见到苍威那俊逸的面容,李薇先是绯红了双颊,但当她瞧见他那双深邃青眸里有着骇人的杀意时,立即吓得脸色惨白,全身止不住轻颤。

  「我……我……」

  「传令下去,左将军之女李薇永远不得进入铧观宫,如有违抗,立即处斩。」苍威沉声下令。

  平日他虽欢迎众臣及其家眷前来御花园赏花,但是照今日的情况看来,往后御花园必须禁止某些人前来。

  「是。」王齐放开了李薇的手腕,并朝她恭敬地一礼,「请李姑娘尽快离开铧观宫。」

  李薇咬着唇,双眼含泪,深深看了苍威一眼,随即头也不回的奔离。

  待她离去后,苍威比了个手势,所有人便立即退下,偌大的御花园内只剩下他与段云罗独处。

  他迈开步伐走向她,轻握住她的柔荑,带领着她往前走去。

  「你受惊了?」他轻问。

  「不,我没事。」段云罗轻轻摇头,然而蛾眉仍旧紧蹙着。

  想不到内心所担忧之事,竟这么快就降临。他相貌俊逸,又是一国之王,自然有不少女子心仪,更希望能成为他的后,今日来了一个李薇,明日又会有哪个女子前来?而她,又争得过那些女人吗?

  如果哪一日他的心思已不在她身上,就算用尽计谋想重获宠爱,也徒劳无功,这一点她清楚得很,更感到难受至极。

  「若真的没事,你又为何紧皱着眉头?」他伸出手,轻柔的抚着她紧皱的眉心。

  「我……只是突然能体会当时你欲离开的心情罢了。」

  「怎么说?」

  「方才李姑娘说,我不过是个平民女子,压根没资格成为你的后……」

  「胡扯!」苍威低吼。

  该死,那女人竟敢在云罗面前胡言乱语,若非她是忠臣左将军李确的爱女,他定会立即将她处斩。

  段云罗见他如此愤怒,立即伸出柔荑轻抚着他的脸庞。

  「如今你已经成为一国之王,我却与你的身分、地位相差甚远……这样你还要我吗?」

  闻言,苍威拧紧剑眉,握着她的手迈步往前走去,离开御花园,登上一座高台。

  放眼望去,铧观宫的宏伟以及孜临城的街景均尽收眼底。

  苍威凝视着她,然后伸手指向前方,「云罗,只要你说一声,我愿将这座皇城以及这个国家都给你。」

  只要她点头,他愿把一切都奉上,只要她别再怀疑他对她的爱。

  他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段云罗愣住,不知该作何反应。她怎能接受这一切?这实在太过庞大,太过惊人了!

  「今生今世,我要的女人就只有你一个,从以前到现在,这份心意未曾改变,千万别怀疑我对你的爱,云罗,请你嫁给我,成为我的后,好吗?」他以满是千万深情的青眸凝视着她,静待她的回答。

  身分、地位并不重要,唯有真心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难道她忘了?他的真心只给她,他的一切只会属于她一人所有,生生世世皆是如此。

  听出他对她的深情依旧,未曾改变,段云罗心中不再迟疑,立即投入他的怀抱里,紧紧搂着他结实的腰身,倾听着他有力的沉稳心跳,缓缓闭上双眸。

  「是的,我愿意……」

  她什么都不要,不要这个国家或是这座皇宫,她要的,只是他许下的不变承诺,如此而已。

  伸出长臂紧紧拥着她的娇躯,苍威笑了,笑得开怀。他定要举办隆重的立后大典,让凌蔺国的人们知道她是他的后,他唯一想拥有的女人。

  玉霞城

  陈天明对于段云罗被人掳走一事担忧不已,生怕她有个万一,之后竟一病不起,就这么撒手人寰。

  然而陈敬业对于父亲的去世却一点也不感到悲伤,反而每日与狐群狗党吃喝嫖赌,寻欢作乐,陈天明生前辛苦存下的积蓄,几乎被他挥霍殆尽。

  今日,他邀多位友人来家中,在厅堂里饮酒作乐。

  这时,一名男仆向前禀报,「少爷,还是没有段云罗的下落。」

  一听,陈敬业立即将手中的酒往那名男仆脸上泼去,破口大骂。

  「混帐东西!我养你们这些人做什么?全都是没用的废物,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找不到!滚,给我滚!」

  那名男仆只得连忙离开厅堂,不敢多待。

  「哟,怎么,你还没找回你的妻子啊?」

  「是啊,都过了好几个月,你竟然还没找回段云罗,真是没用!」

  「我看哪,她八成早就跟那个掳走她的男人在一块儿了,远走他乡,任你怎么找也找不着她。」

  听见友人们这么说,陈敬业气不过,将放满菜肴与美酒的圆桌给掀了,大骂出声。

  「滚,你们这些家伙也全给我滚!」

  见状,众人纷纷挥袖离去。

  「哼,走就走,发什么脾气啊,你以为咱们喜欢同你在一块儿吗?」

  「现在要咱们滚,但缺钱花用的时候,可别想到咱们啊!」

  「滚!全都给我滚──」

  陈敬业脚步一个不稳,就这么跌倒在地上,没人前来搀扶。

  他身上的衣裤全被方才被打翻的酒菜弄脏了,他看着自己满是菜渣的双手发愣,随即大笑出声。

  「哈哈哈……没了,我什么都没了!」

  不,他会变成今日这模样,全都是那个将段云罗掳走的男人造成的!

  而当时段云罗被那个男人掳走时,竟然没有任何反抗,彷佛认识对方,难不成是她故意演出被抢婚的戏码,好让他丢尽了脸?

  可恶!他非得想个办法逼段云罗出面不可,只是……他又该怎么做才好?

  念头一转,顿时他心头冒出一个主意。

  段云罗最重视的,不就是彩云布坊吗?若是布坊出了什么岔子,她肯定会出面处理。

  「哈哈哈……」陈敬业站起身,往屋外走去。

  他决定今晚在外头喝个痛快,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