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数十日过后,黄昏时分,苍威驾着马车来到凌蔺国的孜临城,并笔直地朝皇城驶去。

  守门的侍卫一见到驾车的他,立即将皇城的大门开启,让马车驶入。

  好一会儿后,苍威才将马车停下,掀起布帘,伸出长臂将坐于车内的段云罗轻柔地抱下马车。

  抬起头,瞧见眼前这座富丽堂皇、雄伟壮观的宫殿,段云罗不禁讶异地瞪大杏眸。

  「这里是……」

  「是我所居住的地方,铧观宫。」

  「铧观宫?」段云罗难以置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苍威抱着她缓缓步上玉石砌成的阶梯,进入寝殿。

  一名高大壮硕的男子立即向前,「王,您回来了。」

  苍威对他点了下头,并未多说什么。

  侍卫王齐看见他怀里正抱着一名陌生女子,眼中有着困惑,「王,这名女子是……」

  苍威毫不迟疑地道:「她是我的女人,段云罗。」

  闻言,段云罗又惊又喜,怎么也没料到他竟会这么向人介绍她,羞得低垂着头,一颗心更是止不住狂跳。

  苍威抱着她,迈开步伐朝寝殿走去,进入殿中,将她轻放于玉石地板上。

  立即地,数名宫女迎向前,簇拥着段云罗前往殿堂左方的一间房里。

  这儿有精致的衣柜、浴盆、梳妆台等等物品,是沐浴更衣之处。

  细致的浴盆内早已注入温热的泉水,并放入各色艳丽的花卉,香气氤氲,一旁更备着暖炉,好暖和她的身子。

  宫女动作利落地为段云罗宽衣解带,并解开她盘起的长发,让那头亮丽的青丝直泄而下,之后搀扶着她进入浴盆内,轻柔的以布巾为她洗净身子,让她柔嫩的肌肤更为细腻光滑。

  头一回让那么多人如此伺候着沐浴,段云罗感到万分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拒绝,也只能任由她们为她洗净身躯。

  好一会儿后,宫女们扶着她离开浴盆,以布巾拭净她的娇躯,再为她换上一袭粉色绸缎衣裙,之后领着她朝寝殿走去,将她扶坐于柔软的丝绸床铺上,接着她们随即退离,让她独自一人待在寝殿内,静候王的到来。

  坐于床铺上的段云罗环顾着四周,雕刻精致的镶金木箧、缀着金色流苏的床幔、手工细织而成的床被……她正身处于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宫殿中,而拥有这一切的人是他,苍威。

  为何他会成为凌蔺王?她的心里有着无数的疑问。

  这时,一道挺拔的身影进入寝殿内,段云罗听见了那道属于他的沉稳脚步声,立即转过头,只见苍威身着以金线绣着龙纹的藏青色衣袍,头戴金冠,腰悬利剑,器宇轩昂,英姿飒爽,顿时,她怦然心动,一时之间竟无法再看他,连忙垂下头。

  苍威见她沐浴过后那弱不胜娇,更显妩媚的模样,再也压抑不住内心对她的渴望,步向前,解下腰间的利剑搁在床旁,坐于她身边,伸出长臂轻柔地将她抱起,让她坐在他腿上。

  段云罗抬起头凝视着他,「这一切究竟是……」

  看出她心中的困惑,苍威以低沉的嗓音轻语,「我一直不愿为奴,虽说你从不把我当奴仆看待,但我的身分依旧如此,而你则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我永远也高攀不起。」

  「但是我……」段云罗急着开口,樱唇却被他的手指轻轻点住。

  「我知道,你并不介意身分、地位之别,但我是男人,有着自尊,更希望能风光迎娶心爱的女人,绝不愿让自己的妻子遭人非议。」苍威凝视着她艳丽的容颜,手指自她的唇瓣上移开,以厚实的大掌来回轻抚着她细致的脸庞。「所以,当年我不得不离开。」

  伸出柔荑,段云罗轻轻覆着他的手背,头微微一侧,让他的手掌紧贴着她的脸。

  他是有他的考量,而她以前却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认为她只要不在乎身分地位,便能决定两人的未来。

  她错了,错得彻底,更因为一时的愤怒,还答允嫁给陈敬业……现在回想起过往的一切,她觉得自己真是太沉不住气了。

  「你还记得我要离开的那日?」

  凝视着他的青眸,段云罗轻轻点头。

  他离开的那一日,她永远无法忘记,因为她的心碎了,碎成无数碎片,再也拼凑不了。

  「我在前一天救了一名老者,正是这儿的宫监总管谢贤。他一眼就认出我是凌蔺王流落在外的儿子。」

  「凌蔺王的儿子?」段云罗十分讶异,难以置信。

  「原本我也不信,但他也知晓我左手手腕上有个焰形青色胎记。」苍威将衣袖撩起。

  瞧见了他左手手腕上的那个胎记,段云罗过于震惊,只能瞪大双眸,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而谢总管那时对我说了一句话,让我下定决心,非得离开,如此我才有机会成为能与你匹配的男人。」

  「他说了什么?」

  「他说,难道你甘愿一辈子当他人的奴仆?」苍威唇边勾起一抹苦笑,「就是这句话,让我有所醒悟,所以我不得不选择离开,来到凌蔺国。」

  「那么,你可见到了凌蔺王?」

  苍威点点头。「我虽见到了他,但是他对我而言,只不过是个相貌与我神似的陌生人罢了,没有任何感觉。反倒是他,见了我之后十分激动,立即下旨让我接下王位,并差人教导我成为一国之王。由于他卧病在床已有好一段时日,一直未见起色,去年元月时,他于睡梦中安详的过世了。后来,我带了一些侍卫及黄金数十箱,动身前往常晋国,将黄金赠与丹汝王,并与丹汝王订下两国友好之约。」

  「那么,往后常晋国与凌蔺国将不会有任何战事发生了?」

  「只要我仍是凌蔺王,两国之间绝不会有战事。」苍威伸出大手轻抚着她的容颜。「然后,我命所有侍卫先行返回凌蔺国,独自前往玉霞城,本欲前去见你,没想到竟会听到你将嫁人的消息……」

  「所以,你便做出抢亲一事?」段云罗笑睨着他。

  「我说什么都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嫁给别人,你是我的,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女人。」他的青眸里有着坚决。

  闻言,段云罗不禁轻笑出声,「呵,这么霸道。」

  看着她的笑靥,苍威修长的手指来回轻抚着她细致的脸庞,以低沉浑厚的嗓音轻唤,「云罗……」青眸里蕴藏着对她始终不变的爱意。

  天晓得,他一直想要她,要她的欲/望更让他几乎发狂。带她前来这儿的途中,有好几次都差点把持不住,差点在荒郊野外要了她,还好每一回都让他抑制下来。

  今晚,他定要让她成为他的人。

  他的柔声轻唤和深情凝视皆令段云罗芳心悸动,更明白他此刻的心意。她凝视着近在咫尺的他,朝他绽出绝美的微笑。

  「苍威……我的苍威……今生今世,我只愿成为你一人的妻。」

  闻言,苍威笑了,俯下身,轻轻吻上她嫣红的樱唇,舌尖来回轻舔着她的唇瓣,诱导她开口。

  他挑逗的亲吻和灼热的气息让段云罗迷恋不已,她轻轻地为他轻启檀口,好让他的舌尖滑入她口中,尽情与她的粉嫩小舌紧紧缠绕。

  ……

  好半晌后,待两人呼吸平稳,苍威才缓缓往后退去,离开她的身子。

  此刻段云罗已全身力气尽失,只能躺在床铺上,侧着脸,双眼迷蒙的看着他步下床。

  苍威以布巾拭干了身躯,然后来到她身旁,动作轻柔的为她清理身上的痕迹。

  将她的身子拭净后,苍威躺卧在她身旁,厚实的大手轻搂着她的纤腰,将她拥入怀里。

  「我弄疼你了吗?」他柔声轻问。

  「没有……」段云罗摇摇头。凝视着他那俊逸的脸庞,她随即笑了。

  「怎么了?」

  「没什么。」偎在他怀里,她轻轻地说:「我一直梦想着能成为你的人,如今,这愿望终于实现了,我怎能不开心?」

  闻言,苍威并未说什么,但是他唇边所扬起的笑意已泄漏出他心中的情意。

  他轻柔地在她的头顶印下一吻。

  她的愿望,也正是他的愿望。

  他终于拥有了她,让她成为他的人,而接下来他所要做的,便是让她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他唯一的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