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到附近的一座小村庄去,买了一套浅色衣裙以及一辆马车,之后立即返回,怕她担忧。

  一直待在庙里等着的段云罗,见他返回,立即迎向前。

  她有些讶异的看着那辆马车,「怎么……」

  「咱们两人共乘一匹马,在路上容易引人注目,更怕你受不住路途遥远,太过劳累,所以买了辆马车,好让你能在车内歇息。」苍威跃下马车,将衣裙递向前。

  伸手接过衣裙,段云罗看着他,「你似乎变得比以往更为谨慎了。」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

  苍威看了她一眼,并未答腔,径自转过身,好让她能安心更衣。

  见他如此,又怎会不了解他的用意,段云罗不禁笑了。

  他是变得比以前更为沉稳谨慎,但有些地方他还是没变,仍旧是以前的那个苍威。

  段云罗回到破庙里,褪下身上的嫁衣,将凤冠霞帔随意丢于庙中一隅,换上他所为她买来的衣裙,然后步出庙宇,来到他身后。

  「我换好了。」

  苍威这才转过身,伸出长臂,动作轻柔将她的娇躯抱起,往前走去,将她轻放于车内后,驾着马车驶离。

  坐于车内的段云罗掀起了马车布帘,凝视着眼前结实的肩背,好一会儿后才轻声问道:「他们应该不会追来吧?」

  苍威驾着马车缓缓往前行,青眸凝视着前方的道路,「就算他们追来,我也不会让他们带走你。」

  听见他的回答,段云罗心头一暖,唇边更不自觉绽出一抹甜笑。

  忽然想起一件事,她又问:「这三年来,你究竟去了哪里?」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

  「再过几日,你便能知晓。」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不禁拧起蛾眉瞪着他。什么时候他也变得这么会卖关子了?

  「没什么,你一夜未合眼,歇会儿吧。」苍威转过身,单手握着缰绳,伸出另一手轻抚着她细致的脸庞。

  他的温柔让段云罗原本有些气恼的心平静了下来,凝视着他那温和的青眸,又看见他额间已干的血迹,她的心一阵抽痛,伸出柔荑轻抚着他俊逸的脸庞。

  「疼吗?」她轻声问,眼里有着自责。

  「不疼。」苍威唇边带着浅笑,大手轻覆上她的手背,「莫担忧,这不过是点小伤罢了。」

  「下回如果我再撒泼,你可千万别傻愣愣的站在那儿,让我给伤着了。」她气自己,更气他的傻。

  闻言,苍威笑了,将她拉近些,俯下身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你好好休息吧。」

  段云罗轻轻点头,往车内退去,看着他将马车布帘放下,这才靠躺于车内。

  伸出柔荑轻抚着方才被他吻过的额头,以及先前被他吻过的唇,她的心再次狂跳,呼吸紊乱不已。

  多年来,她爱恋着他的心始终不变,或许还一天比一天深……

  一路颠簸,从未出过远门的段云罗坐于马车内,感到极为不适,四肢无力,昏昏欲睡。

  他们究竟走了多久的路,究竟到了哪里了?她好难受,好想吐。

  没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布帘被掀起,瞧见她脸色苍白,躺在车内一动也不动,苍威连忙将她抱下马车,当着众人的面抱着她进入一间客栈。

  「一间房。」他沉声吩咐。

  客栈的掌柜连忙吩咐店小二,尽快为他们整理了一间房,好让他们休憩。

  苍威抱着段云罗进入房里,先将她轻放于床铺上,然后转过身向店小二吩咐道:「我要一壶茶、一桶水、一块布巾。」

  「是,马上来。」店小二接过银两,连忙为他备妥,放在桌上。

  待店小二离开,苍威立即将布巾沾了些水后拧干,轻柔的为段云罗拭去额际的薄汗。

  躺在床铺上的段云罗缓缓睁开双眸,看见他那双温和的青眸里有着担忧,于是勉强自己扬起一抹笑。

  「我没事……你不必担心。」

  怎会看不出她正在逞强,苍威剑眉轻蹙,并未多说,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那细致的脸庞。

  「抱歉,让你吃苦了。」

  「别这么说。」段云罗摇摇头,「只要能在你身边,再苦都值得。」

  听见她这么说,苍威的心被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填满,激动不已,俯下身,将额头抵着她的。

  还好他并没有错过她,在她尚未与人拜堂前就回到了玉霞城,要不他这些年来的努力便白费了。

  苍威亲昵的靠近使得段云罗的心再次狂跳。

  他……真的不一样了。

  以往的他,总是顾虑着两人之间的身分、地位,不愿与她太过靠近,但是现在,他却彷佛要独占她一般,如此自然地碰触着她,更彷佛本该如此。他的改变让她有些无法适应,却又暗自欢喜。

  苍威凝视着她,柔声轻问:「渴吗?」

  「嗯。」她轻轻点头。

  他立即转过身,端起茶壶倒了杯茶给她。

  缓缓坐起身,段云罗欲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茶杯,但是手臂却施不上力,只能倚在床头,轻喘着气看着他。

  天,直到今日她才明了,远行竟是如此痛苦。

  见她这模样,苍威便含了些茶水于口中,再倾身靠近,缓缓将唇轻柔的熨贴上她的,再将口中的茶水涓滴喂入她嘴里。

  他口中的茶水让她干涸的喉咙获得了滋润。

  他的唇是如此炽热,他身上那独特阳刚味更是令她心动、令她晕眩,一颗心不断狂跳着,险些喘不过气来,只得伸出柔荑轻轻推着他结实的胸膛。

  苍威退了开去,仍凝视着她。

  段云罗喘着气看着他,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见她双唇变得红润,唇间沾着茶水,苍威抬起手,以指腹轻轻为她拭去。

  他的动作是如此轻柔,如此亲昵,教段云罗怎能不心动?她双颊早已绯红,望着他的眼有些迷蒙。

  「我……」他嗓音低哑,带着渴望。

  看见她如此诱人的模样,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有了些反应,苍威不敢再待下去,连忙站起身,离开床铺,将手中的茶杯搁在桌上。

  「我去外头买些东西,你先休憩一下。」语毕,他立即步出厢房。

  他不能多待,不能再看着她,以免自己会真的在此要了她。美丽的她始终魅惑着他的心,令他难以抗拒。

  见他离开,段云罗抬起柔荑,伸手轻抚着自己的唇瓣。好一会儿后,她才下床离开厢房,步下楼。

  原本正忙着招呼客人的店小二,瞧见了她绝美的容颜,顿时有些恍惚,手的茶就这么倒在客人腿上。

  「哎呀,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啊!抱歉、抱歉,这位爷,真是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店小二连忙道歉。

  段云罗朝掌柜走去,柔声轻问:「掌柜的,你可有瞧见方才下楼的那位爷往哪儿走去?」

  「他往那儿去了。」掌柜伸手往客栈右方一指。

  「谢谢。」段云罗朝掌柜微微一笑,步出客栈。

  年已半百,鬓发斑白的掌柜,瞧见她那美丽的笑容,也不免羞红了一张老脸,不愿被人瞧见他这模样,于是连忙低头假装忙碌。

  顺着掌柜所指的方向走去,段云罗果然看见那道属于苍威的高大背影站在某个卖东西的摊子前。

  他在看什么呢?

  她放慢了步伐,缓缓靠近,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支雕刻精致的木制簪花,凝视着出神。

  顿时她一愣,目光随即放柔,笑了开来,步向前,伸出柔荑握住了他那厚实的大掌。

  苍威转过头看着她,「你怎么来了?」方才竟看着这支簪花看得出神,忘了注意周遭。

  段云罗笑看着他,「想看看你打算买什么,需不需要人帮忙,所以就来了。」她的视线往他手中的簪花看去,「打算送给谁?」

  被她如此一问,苍威将手中的那只簪花放下,然后轻握着她的柔荑往前走去。

  「没打算送给谁,只是想起了一些事……」他淡淡地说着。

  「可是想起了当初离开时的情景?」段云罗仰起头看着他俊逸的脸庞,微笑着轻问。

  苍威抿唇,并未答腔,但是眸中流露出一抹伤悲,任谁也可看出他情绪低落。

  「唉,你怎么老是这么傻?」段云罗忍不住踮起脚尖,伸手轻敲他的头。

  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令苍威愣住,停下脚步讶异地看着她。她……刚才敲他的头?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们该做的是面对未来。」段云罗反握着他的大手,往前走去,「如此彷佛永远被过去困着,走不出过往的遗憾,毫无益处,何必让自己活得这么痛苦呢?」

  苍威先是一愣,随即笑了,「是,你说得没错,这是我的不对。」

  段云罗笑着轻轻摇头,「世间的事很难说是谁对谁错,只要你放手去做,并且不感到后悔,这样便值得了。」

  凝视着她的笑靥,苍威握着她柔荑的力道稍微加重了些。

  难以用言语表达此刻内心的激动,但他知道,他今生今世绝不会再放开她的手。

  就算他没有说话,但经由他这样的动作,段云罗也能与他心意相通。

  两人一同来到一间店铺,买了些干粮和必需品,随即返回客栈。

  「你打算带我去哪儿呢?」进入房里后,段云罗开口问道。

  「回到我所住的地方。」

  「你已经有了落脚处?」她眨眨眼,显得很开心。

  苍威轻点头。

  「在哪里?」她再问。

  看着她急着想知道的表情,苍威不禁笑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哎呀,你怎么变得这么爱吊人胃口?以前的你可不会这样啊!」她噘着嘴道。

  「那么,你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苍威问得直接。

  他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段云罗一呆,看了看眼前的他后,她随即低垂着头小声地回答,「不管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

  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都是她爱恋着的人,没有任何分别。

  苍威笑了,俯下身在她额间印下一吻,藉由这一吻表达出内心对她的感谢与爱意。

  他的气息和亲吻令段云罗心动不已,轻启红唇柔声问:「今晚……你要和我同房就寝吗?」

  她的问话使得苍威心的心一阵悸动,呼吸也不再平稳,但他轻摇头,又在她额间印下一吻。

  「不,明个儿还得赶路,我不希望你太过疲惫。」

  听出他言下之意,段云罗的俏脸顿时绯红,不再开口。

  「你一路舟车劳顿,等会儿我会请店小二送来晚膳,用过后就早点休憩吧。」

  他轻抚了下她细致的脸庞,随即转身步出厢房。除了请店小二替两人准备晚膳,他也打算教店小二再替他备妥一间房,因为他怎么也无法与她同房而眠,就怕克制不住要她的yu/望。

  段云罗看着苍威的身影离去,唇畔早已不自觉勾起一抹笑,期待着两人的未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