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婚嫁之日,锣鼓喧嚣。

  段云罗身着凤冠霞帔,面覆红盖头,在秀儿的搀扶下步出段宅,乘上花轿。

  秀儿强忍着泪,不许自己哭泣,因为今儿个是小姐的大喜之日,万万不得哭哭啼啼。

  街坊邻居见此情景,不禁议论纷纷,想不到她竟真的要嫁给陈敬业,往后必定没好日子过。

  段云罗上了花轿,心底有着难以压抑的焦虑和无法形容的不安,对于未来更是惶恐。

  于前方乘着骏马,领着花轿,身上披红插花的陈敬业,脸上满是得意。

  哈,今儿个她终于要成为他的人了。

  此刻,一名高大挺拔的男子,头戴笠帽,面覆布巾,彻底遮蔽脸庞,骑乘着快马往前奔来。

  陈敬业看着那名男子驾马朝他奔来,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这么被人踹下马背。

  扛轿的人们见状,全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男子策马来到花轿前,利落的翻身下马,轿夫们见了,才终于意识到来者不善,欲上前阻挡。

  一人自右方欲将男子擒住,然而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抬起长腿用力朝对方的胸口用力踢去,轿夫立即倒在地上呻吟。

  另一人见状,立即冲向前,但手中的拳头还来不及挥出,脸却结结实实地挨了男子一计重拳,疼得立即弯下身,不停哀号。

  剩下的轿夫们纷纷上前,欲阻止那名男子抢亲,却只是徒劳,一个个都被击倒在地上。

  男子径自掀起花轿红帘,伸出长臂,一把握住轿内段云罗的手臂,强行将她带离。

  段云罗惊惧不已,完全不清楚此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下一瞬间,她的身子被人一把抱起,她下意识地立即反抗。

  究竟是谁正抱着她?她清楚的知道,这个抱着她的人绝不是陈敬业,那么又会是谁呢?

  倒在地上的陈敬业,见那名蒙面的高大剽悍男子正抱着段云罗,准备跃上马背离开,连忙大叫。

  「抢亲啊!有人抢亲啊!」

  一听见陈敬业的叫喊声,段云罗更是害怕,拚命挣扎。「放开我,快放开我……」

  到底是谁来抢亲?又为何要掳走她?

  「别动。」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自她耳边传来。

  听见如此熟悉的嗓音,段云罗抬起头,这时,一阵风吹来,吹落了她头上的红盖头,她的眼立即对上一双深邃的青眸。

  她的心不禁狂跳。

  是他……

  「快,快擒住那个男人,千万别让他把新娘抢走,到时候我重重有赏!」陈敬业扬声大喊。

  苍威单手抱着段云罗的娇躯,另一手扶着马鞍,利落地翻身上马,随即驾着骏马扬长而去。

  陈敬业只能眼睁睁看着段云罗被人抢走,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该死的!全是些没用的废物,我请你们来做什么的啊?还不快给我追,把新娘给我抢回来!」他破口大骂。

  可恨,人都已经上了花轿,只差那么一点,她和彩云布坊就是他的了!

  苍威带着段云罗彻夜赶路,未曾停歇。

  直至破晓时分,苍威才让骏马在一座废弃的庙宇前停下,抱着段云罗翻身下马,走进庙内,欲在此休憩片刻。

  只是,当他将她的身子轻轻放下,并让她站稳后,脸颊却被她用力甩了一巴掌。

  「你……竟敢这么做!」段云罗拧紧蛾眉怒瞪向他,说不尽的复杂情愫一次涌上心头。

  爱、恨、嗔、痴,对他究竟是哪一种情感,她也弄不清,只知道此刻她的心里正一片混乱。

  苍威伸手取下头上的笠帽以及脸上所覆的面巾,深邃的青眸凝视着身前的她。

  「不得不如此。」

  「什么叫作不得不如此?」她嘶哑着声朝他大吼。

  这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等待。

  在这三年里,她没有一天不惦记着他,没有一晚不被心疼揪醒,每一日,每一夜,她都被思念不断啃蚀,这痛苦的煎熬他怎会知晓,怎能体会?

  当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身边,当她打算放弃一切的时候,他却出现了,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掳走……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这么做?

  苍威凝视着她,说出了内心最真切的话语,「我绝不能见你嫁给其他人为妻。」眸子里有着坚决。

  闻言,段云罗笑了,神情满是哀戚,「那么,你早该在三年前便出现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他来得太迟,而她等得太久。爱一个人,心很容易醉,但是恨一个人,心也容易碎,这种心情他可懂得?

  不,他肯定不懂,若是懂得,就不会抛下她一人,镇日被思念啃蚀,又被失望占据了心。

  苍威紧抿着唇,不发一语。

  她的委屈、她的伤悲、她的失望、她所有的情绪,他不是不懂,但他当年真的不得不选择离开。

  看着不愿答腔的他,段云罗的心再度揪疼,「怎么,你无话可说了?你特地把我带来此地,却什么话也不愿对我说?那么你又何必大费周章,做出抢亲这种事来?」

  凝视着她,苍威的青眸里有着复杂的情绪。

  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人儿正在眼前,在触手可及之处,他心底更是有着千言万语欲对她诉说,但是那些话却全梗在喉间,令他怎么也开不了口。

  好不容易再见到他一面,却是落得两人皆无言以对的情况,怎么不教人感到伤悲?

  段云罗深深看了他一眼,径自转身,便要步出这间破庙,然而她的手臂却被他一把握住。

  「放手!」她转过头怒瞪向他。

  「不。」苍威眼底有着坚决。

  他绝不会让她离开,绝不能让她再返回玉霞城,看着她成为别人的妻子。

  没来由的,一股说不上来的怒气涌上心头,令段云罗气不过,弯下身拿起地面的石块,用力朝他砸去。

  石块砸中了苍威的额头,下一瞬,鲜血立即淌下,流过了他的眼,顺着脸颊滴落地面。

  「你……为什么不躲开?」段云罗声音颤抖,望着他的艳丽双眸里有着担忧与更深的自责。

  「如果能让你不再发怒,身上再多几道伤都值得。」苍威淡淡地说着,眼底没有任何怨怼。

  不管她想怎么待他都行,只要她别离开,别嫁给他人为妻就好。

  「你……为什么那么傻?」泪水模糊了视线,段云罗连忙伸出手抚去他那不断自额间流出的鲜血,更希望能藉由自己的手抚去他的伤痛。

  他好傻、好傻……傻得令她心疼。

  最后,她的泪水终于决堤,涌出眼眶落下。

  见状,苍威伸出手,轻柔的抚去她粉颊上晶莹的泪珠,以低哑的嗓音轻语,「别哭。」

  从以前到现在始终不变,她的泪总令他心疼。

  他替她拭泪的动作和他温柔低沉的嗓音让段云罗的泪水落得更急。

  「为什么……当初你非要离开……为什么……如今你才要出现……而你总是能轻易撩拨我的心……让我无法不对你心动……」她哽咽着道。

  她恨他的迟来,恨他的温柔,恨他的深情……其实,她根本无法真的狠下心恨他,因为她对他的爱始终都在。

  放开了她的手腕,苍威伸出大掌轻捧着她那绝美的容颜,缓缓地俯下身,吻去她颊上的泪。

  「别哭……别哭……」他不断地轻语。

  他的细吻逐渐止住了段云罗的泪,仰起头凝视着他。

  她好想他,一直惦记着他,如今他就在她面前,却让她感到害怕,这一切是否只是一场梦?

  苍威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她,再也压抑不住内心对她的渴望,以他的唇轻柔的熨贴上她艳红的樱唇,让两人的唇瓣紧密贴合,不分彼此。

  属于他的气息和体温透过他的唇彻底传递过来,令段云罗迷恋,沉醉其中,不愿抽身离开,更轻启红唇,让他的舌尖轻柔的窜入她的檀口中,恣意缠绕着她的粉舌,让这一吻更为加深。

  她的主动让苍威惊喜,然而他也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正蠢蠢欲动,因此他不得不连忙退开,结束这一吻。

  喘着气,看着眼前双眼迷离,红唇微启,艳丽绝伦的段云罗,要她的欲/望再次升起,不得已,他只得立即转身欲离开这座破庙。

  见他如此,段云罗连忙开口:「等等,你要去哪里?」并且上前伸出柔荑紧揪着他的衣袍一角,怎么也不愿放开。

  她怕,真的怕他这一离去,日后将再也见不到他。

  「我去买套衣裙让你换下身上的霞帔,马上回来。」苍威转过身看着她。

  「真的?」

  见她眼底有着明显的担忧,他伸出大手轻抚着她的粉颊,「放心,我再也不会离开你身边。」

  眼底的不安与担忧逐渐散去,段云罗凝视着他,好一会儿后才放开他的衣袍。

  「嗯,我等你回来。」

  苍威这才转身步出破庙,翻身上马离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