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漏尽更残。

  段云罗躺在床铺上,翻来覆去,彻夜未眠,最后只得坐起身,看着地面发愣。

  昨个儿一直未见到苍威的身影,只知他去帮大厨买酒,回来后便不见踪影,他究竟是上哪儿去了?

  这时,门扉被人由外轻敲。

  她皱眉轻问,「是谁?」

  「是我,苍威。」

  听见那道属于他的低沉浑厚嗓音,段云罗连忙步向前,将门打开,只见苍威站于门外,手中提了只包袱。

  「你怎会现在过来找我?而你拿着包袱又要去哪儿?」没来由的,有种不祥的感觉涌入她心口。

  凝视着一脸担忧的她,好一会儿,苍威才缓缓地道:「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道别?」段云罗瞪大双眸,对所听到的话难以置信。「你……打算离开这里?」

  见她一脸惊讶,苍威轻轻点头,「是。」

  闻言,她的胸口倏然闷疼。

  「为什么要离开?是我待你不够好,还是你受到他人欺侮了?你快同我说,我定会还给你一个公道。」段云罗急了、慌了,无法接受他要离开的消息。

  苍威以深邃的青眸凝视着她,眼底有着坚决,「没有人欺侮我,你更是待我极好,但……我还是必须离开。」

  他是她买下的奴仆,打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的一切只会属于她一人,但,他们之间的距离宛若天地般遥远,为了能成为与她匹配的人,他非得离开不可。

  看着他,段云罗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崩塌了,他对她的那些温柔彷佛是虚幻无实的,终非她所有。

  「不,我不许你走!你别想离开我身边,我不准!」她愤怒地朝他大吼。

  他怎能不对她表明任何心意,就这么决定离去?他怎能在撩拨了她的心之后,却打算一走了之?

  不,她绝不允许他离开她身边,永远都不!

  苍威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蕴藏着伤悲,嗓音变得低哑。「小姐……请你别这样。」

  「不,别叫我小姐,我宁可不当你的小姐。难道你一直看不出来吗?我恋上了你,你的身影、你的嗓音早已占据着我的心!而你这些日子和我相处,难道对我没有一丝动心?」段云罗大声嘶吼着。

  她吼得喉咙好痛,但是她的心更痛,这种椎心刺骨的痛,令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他明明同样对她动了心,但还是执意要离开……他怎能这么做,怎么能?

  苍威低敛双眸,以低沉的嗓音缓缓地道:「你的身影一直在我心底,但……我必须离开。」

  「为什么……你我明明心意相通……你却执意非走不可……为什么?」泪水早已自段云罗的眼眶涌出,沿着粉颊滴落。

  苍威看着泪眼婆娑的她,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伸出长臂一把搂住她的身子,发了狂般以吻肆虐着她的唇。

  这看似霸道却又缱绻缠绵的吻,有着他对她始终如一的深情与爱恋,更有着他心中的无奈与悲痛。

  他爱上了她,但她却是他最不能爱上的人,这样的痛苦,她怎能体会,怎能了解?所以,他必须离开,才能有机会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

  没有任何抵抗,没有任何挣扎,段云罗就这么任由他吻着她的唇,并贪婪的不断索求着他的吻。

  两人气息紊乱,体温炽热,再这样下去,他定会在这里要了她,而这并非他前来的目的,因此他缓缓抽身离开,结束这一吻。

  段云罗凝视着他,看着他那始终不变的神情,彻底明白自己是无法改变他欲离开的决定。

  泪无声息的缓缓自她颊边淌下。

  苍威伸出手,轻柔的为她拭去眼泪。

  「我……不许你离开……」她哽咽着说。

  「我知道。」他的唇边浮现一丝若有似无的苦笑。

  段云罗轻拧蛾眉,「那么,你还……」

  他的手指轻点着她的艳红樱唇,不让她再开口说话。

  苍威以深邃的青眸凝视着她,欲将她的身影牢记心头,永远不忘。

  「云罗,保重了,总有一天,我会再回到你身边的。」他伸手自衣襟内取出一只雕刻精致的木制簪花,轻轻插入她发间,随即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步离。

  段云罗奔出房门,看着他毅然离去的挺拔背影,泪水再次决堤,模糊了视线,让她逐渐看不清眼前的情景。

  以往,她总是希望他能如此唤着她的名字,但是却怎么也没料到,今日竟是他最初亦是最终的叫唤。

  他好残忍、好无情……为何他非要走不可?为何他就不能留下,永远待在她身边?

  这时,吴新向她走来,「小姐,你让苍威离开了?」方才守门的男仆前来告诉他,苍威带着一只包袱离开了宅第。

  段云罗缓缓抬起头看他,并未答腔。

  「小姐,可要派人去将苍威追回?」

  「不……不了……」她轻轻摇头。

  她的一颗心只给他一人,但,他总是在意着他俩的身分相差悬殊,让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宛若天地般遥远。

  身分、地位真如此重要,竟令她的一颗真心永远比不上?

  缓缓转过身进入房里,段云罗伸手掩上门扉,而她的心扉亦同时关上,再也不让任何人靠近……

  段享福在外头做完生意,带了不少珍奇古玩、珠宝首饰回来,欲送给女儿,让她开心,却迟迟不见她的身影,于是他前往她的厢房,伸手轻敲门扉。

  「云罗啊,爹回来了,而且带回不少东西要给你。」

  房内并未传来回应。

  「云罗?」他只得推开门扉,径自步入厢房内。

  只见段云罗面无表情的坐在窗边,就算听见门扉的开启声,仍未有任何动作。

  「云罗,你怎么了?」

  这时段云罗才回过神来,缓缓转过头看着他,「爹,您回来了。」

  「嗯,爹回来了。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女儿的心事几乎全表现在脸上,任谁也看得出,她此刻心情郁闷。

  「爹,我决定嫁给陈敬业。」

  「什么?」段享福着实愣住,怎么也没料到竟会从她口中听到这句话。

  之前她不是还说绝不嫁人吗?怎么今儿个他才回到家,就听到她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的想法?

  段云罗并未多解释,抬起头仰望窗外苍穹,脑海中立即浮现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以及他那俊逸非凡的脸庞。

  她清楚的明白,这是个赌注,攸关她一生幸福的赌注,接下来就看他会怎么做了。

  「嗳,听说了没?段家与陈家欲结成亲家啦!」

  「什么?段云罗要嫁给陈敬业?」

  「是啊!」

  「此话当真?」

  「确实如此,方才我经过陈府,瞧见许多人登门祝贺,一问之下才知道此事。」

  「但是……」

  「但是什么?」

  「我之前亲眼瞧见,段云罗在街上被陈敬业握住了手,她不停挣扎,更气红了眼,差点没哭出来,最后是段家的一名男仆出现,赶走了陈敬业,而她则是与那名男仆手牵着手离开。」

  「真有此事?」

  「千真万确啊!所以我才会感到纳闷,段云罗怎会突然决定嫁给陈敬业。」

  「谁知道?反正那也不关咱们的事,咱们只管凑热闹就好。」

  「也对。」

  段云罗冷眼看着那些堆放于厅堂中的贺礼,之后径自走进账房,看着正忙着算帐的吴新。

  「吴总管,可有苍威的消息?」

  已经过了数日,每日前来送礼的皆是爹的友人,却迟迟不见那道令她魂牵梦萦的身影出现。

  一听见她的声音,吴新连忙抬起头,然而神情显得十分无奈,「小姐,目前仍没有他的消息。」

  「是吗……」

  就算她使出这记猛招,仍旧无法逼他出面,迫他回到她身边吗?虽然不愿承认,但是她知道,他真的离开了,永远离开她身边,不会回来了。

  自从他离开的那一夜,她的心便碎了,如今,她的心更是碎得彻底,再也无法拼凑完整。

  缓缓地转过身,她打算返回厢房,并找个时间告知爹,她要悔婚,不愿嫁给陈敬业。

  此时,一名男仆急忙奔来,「小姐,大事不好了!」

  见他如此慌张,段云罗立即拧起眉,「发生什么事了?」

  「小姐,老爷在外头被马车撞上,虽然立即送去大夫那儿医治,但老爷的情况太过严重,就这么……」他止住口,不敢再说下去。

  「我爹他怎么了,你快说啊!」她急忙追问。

  「老爷伤重不治,遗体已经送回来,正停放在厅里……」

  「什么?」

  青天霹雳,段云罗难以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身子不禁有些摇晃,险些站不稳。

  怎会这样?上苍可是同她开玩笑?

  「小姐。」男仆见她如此,十分担忧,欲向前搀扶她。

  「不要紧……我没事……」段云罗轻轻挥手,踩着不稳的脚步往前走去,最后来到厅堂。

  有具身躯以白布覆盖着,平放于厅堂中央。

  她伸出颤抖不已的手掀开白布,只见父亲双眼紧闭,彷佛正熟睡着。

  「爹……爹您醒醒啊!爹……别抛下我一人……爹啊……呜呜呜……」再也无法伪装坚强,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悲痛,段云罗抱着他的尸首痛哭失声。

  原本以为能靠着亲情支撑着她,但唯一的亲人也离开了她身边,教她还能如何活下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