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他离去,苍威这才将手中的木棍丢于一旁,转过身看向段云罗。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拧紧眉,神情显得极为不悦。

  「我……」她有些怯懦,害怕他眼底的怒气。

  「难道你不知道独自一人外出是很危险的?」苍威瞪着她,忍不住加重了语气。

  该死,为何她就不能安分点,待在家里?若她真有个万一,教他该如何是好?

  回想起方才那名男子抚摸着她的柔荑,他便快要发狂,一直压抑着心底的怒气,否则他必定会将对方杀了。

  段云罗紧咬着唇,泪水浮现眼眶,模糊了视线,最后再也不听使唤的决堤,自颊边滚落。

  见她落泪,苍威连忙将肩上的麻布袋放下,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是好。

  天,他该怎么做才能止住她的泪?

  「我……我也不想见到那个家伙……更不愿被他碰着……你却还这么骂我……」委屈涌上心头,使得她的泪水越落越急。

  「你……别哭啊!」苍威只得伸出手拭去那些仍挂在她颊上的泪珠。

  他的动作是那么轻柔,主动的碰触和柔声的安慰让段云罗逐渐止住了泪,就这么凝视着他。

  见她终于不再哭泣,苍威这才松了口气。终于止住了她的眼泪,若她再继续哭下去,他还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着他好半晌后,段云罗这才轻启红唇缓缓开口:「今儿个……并不是我的错。」

  「是,这不是你的错。」苍威轻轻点头。现在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她别再哭泣就好。

  「但,你却惹我哭了。」段云罗再次开口,眼底悄悄蕴着笑意。

  「是,我惹你落泪了。」苍威满心懊悔,知道自己不该对她说重话。

  「所以……」

  「嗯?」

  「我要罚你做一件事。」她俏脸微红。

  「什么事?」他剑眉轻蹙。

  「握着我的手。」她的嗓音越发细微。

  苍威瞪大双眸,对自己所听到的话难以置信,他那略微黝黑的俊逸脸庞更是染上些许红晕。

  先看了眼自己的大手,再看着她雪白的柔荑,他心跳加快,呼吸紊乱,怎么也不敢伸手向前握住她的手。

  「你不愿意?」她又怎会没看见他眼底的迟疑?

  「你是千金之躯,而我身分卑微,怎能这么做?」苍威低敛青眸,不敢看她,嗓音低哑。

  段云罗立即板起俏脸,「你为何要这么说?我可是从来没把你视为奴仆看待。」

  「我知道,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不得已,段云罗只得摆出身为主子的架式,伸手向前,「现在,我命令你握着我的手。」

  多少人希望能碰触她,多少人希望能获得她的青睐,但他却不敢接受,一副她身为千金小姐,而以他的身分万万不得靠近的模样,真是的,他怎么这么固执?令她快要气煞了。

  苍威看着她,又看向她那伸至眼前的柔荑,最后只得先扛起先前搁在地上的那只麻布袋,再伸出生满了茧的厚实大手握住她的小手,迈步往前走去。

  当他的手握着她的柔荑时,段云罗的心跳立即加快,呼吸更是乱了序,掌心也渗出薄汗。

  悄悄往身旁的苍威看去,他是如此高壮挺拔,俊逸非凡……没来由的,她竟不敢再看他,连忙将视线自他身上收回,低着头,跟着他往前走。

  等等,他该不会是刻意放慢了脚步,好让她能与他并肩同行吧?要不她怎么跟得上他的步伐?

  仔细观察,确是如此,他刻意放慢步伐,好让她能跟得上。顿时,段云罗的心里暖暖的,唇边更不自觉泛起一抹甜笑。

  一路上,行人纷纷朝他们投以异样的眼神,更有人在他们身后指指点点,异议纷纷。

  段云罗压根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依旧握着苍威的厚实大手,让他俩的十指紧紧相扣。

  感觉到她的手掌收紧,让两人的掌心更为贴近,苍威只能望着前方,不敢看她,以免被她察觉出他的异状。

  他的心正狂跳着,呼吸早已紊乱,一切只因为她。

  之后,他们来到一间店铺前,苍威停下脚步,先将肩上的沉重麻布袋搁在地上,再转过头看着她。

  「我替大厨买个东西,马上出来。」

  段云罗点点头,放开了他的手掌,看着他走进专卖南北杂货的店铺后,随即低下头,摊开掌心凝视着。

  她的手可有他的手掌一半大?原本有些冰冷的手,方才被他那么一握,变得暖和起来,身子亦是如此,此时掌间仍留有他大掌的余温,好温暖。

  她不愿见不着他,但当见着了他之后,却又不知该对他说些什么,脑海中一片空白,一颗心更是险些快要跳出胸口……她究竟是怎么了?

  没一会儿后,苍威自店铺走出,朝她笔直走去。

  看着他挺拔的身影越走越近,段云罗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一张俏脸更是涨红。

  看见她的脸颊异常绯红,苍威不禁皱起眉,「你还好吧?」

  「我很好啊,怎么突然这么问?」她抬起头不解地瞅向他,而他那双青眸仍旧如此深邃迷人,令她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可是受了风寒?」他再问。

  「并没有,我方才就说过了,我很好,为什么你要这么问?」她不禁轻蹙蛾眉。

  「你的脸很红。」他的青眸里有着担忧。

  「喔……」段云罗立即低头不语。

  她的脸真那么红?天,她真不知此刻该怎么面对他,还好他并不知道她之所以脸红的原因是他。

  「怎么了?」苍威弯下身看着她。

  「没什么。」段云罗轻轻摇头,接着她想起一事,连忙抬起头,但这一抬头,却发现他那张俊逸的脸庞实在过于靠近。

  蓦地,她的俏脸再度涨红,耳根子亦彻底红透。

  「你真的没事?」苍威剑眉紧蹙。

  从来没看过她的脸红成这般,她究竟是怎么了?别再告诉他她没事,他不信。

  「我……」段云罗瞧见了他眼里的怀疑,连忙转开话题,不愿他再追问。「大厨要的东西都买好了吗?」

  「嗯,都买好了。」苍威先将麻布袋扛起,再向她伸出手。

  段云罗纳闷看着他伸至面前的厚实大手,不晓得他打算做什么。

  「你不是要我握着你的手?」他笑着问。

  「嗯……」红着脸,段云罗将雪白的柔荑递向前,轻放在他掌中,让他握住。

  「回去吧。」苍威轻声说着。

  段云罗点点头,跟着他的步伐往前走。

  掌心感受着他厚实大掌的温暖,他那略微黝黑的修长手指正轻轻扣着她的纤细小手,一股说不上来的情愫正紧紧包覆着她的心,多希望时光就这么停留在此刻,别再消逝。

  突然想起一事,她咬咬唇,迟疑了会儿后才开口问道:「你常来街上替府里添购物品?」

  「嗯,怎么了?」他转过头看着她。

  「那么……你同那个卖簪花的女子十分熟稔?」

  闻言,苍威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方才他本是想询问簪花价钱,好买一支送给段云罗,感谢她对他的照顾,但是那卖簪花的女子却问他是否有喜欢的人,又问对方的长相,他脑海里立即浮现段云罗绝美的容颜,所以便和那名女子聊了开来,希望能挑选出适合段云罗的簪花。

  然而却在那时,他眼角余光瞧见了一名与段云罗的身影十分神似的女子,转头一瞧,只见她头也不回的奔离,不得已,他只得放弃购买簪花,追了上去,却没料到竟看见有个登徒子握住她的手,他见了愤怒不已,立即出手将对方赶跑。

  知道她确实瞧见他与那个卖簪花的女子说话,令他此刻真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你说啊。」段云罗追问道。

  为何他要迟疑这么久?为何不能马上回答她?她很想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更十分在乎他与那名女子的关系。

  「我跟她并不认识,不过是想买支簪花罢了。」

  「买簪花?」段云罗拧紧蛾眉,「是打算送给谁吗?」

  苍威凝视着她好一会儿,这才缓缓开口:「送给你。」

  她不禁愣住,眨了眨眼,满脸困惑与不信,「你要买簪花送给我?为何要这么做?」

  「因为……想感谢你平日对我的照顾。」他仍旧不敢看她,脸上的神情十分不自在,更有着羞赧。

  「原来是这样啊。」段云罗不再追问,嫣红的樱唇微微上扬,任谁皆可看出她此刻心情愉悦。

  「但是没买成……我那时只想先追上你。」

  「没关系,只要你有这份心意,我便开心了。」段云罗再度握紧了他的大手,怎么也不愿放开。

  她心中的欢喜,苍威感受到了,他同样感到开心,就这么握着她的手,缓缓迈步往前走去。

  好一会儿后,两人回到段宅大门前,苍威停下脚步看着她,「咱们到了。」

  「嗯。」段云罗抬起头,朝他绽出一抹笑。

  瞧见她那绝美的笑靥,苍威再也移不开目光,双唇掀了掀,试图发出声音,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不知该对她说些什么。

  眼角余光瞧见有人从里头走出来,苍威连忙将手抽回,放开她的柔荑,不敢再握着。

  当他的手放开时,一股强烈惆怅立即涌上心头,令段云罗胸口感到闷疼,难受不已。

  男仆小李自宅第内步出,手中拿着竹扫帚,准备清扫,却瞧见他俩站在大门外,他满脸不解,不晓得他们站在这里做什么?

  苍威并未多说,扛着麻布袋步入宅第,朝灶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挺拔背影,段云罗同样并未开口说什么,径自走进大门,往厢房走去。

  推门入内,她坐于床铺上,取出了置于袖袋内的那块云菱纹青色布料,凝视出神。

  脑海里浮现的是苍威那高大的身影、俊逸非凡的脸庞、深邃迷人的青眸,以及唇边那若有似无的浅笑,怎么也挥之不去。

  喜欢上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或许她已经懂得了,而他,对她又是何种感情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