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翌日,段享福怒气已消,与女儿一同用早膳。

  只见段云罗直往门外望去,似乎正凝视着什么。

  「你怎么了?」

  「嗯?」段云罗连忙回过神,转过头看着父亲,「爹,您方才说什么?」

  「你究竟在看什么?还是在等谁前来?」

  「没……没有。」她急忙否认。

  「没有?但你的早膳可是一口都没吃啊!」

  「喔。」段云罗连忙低下头用膳,不敢再往外看去。

  段享福用完了早膳,搁下手中的筷子,对她道:「等会儿爹要外出一趟,顶多十天便回来。」

  「您要去做买卖?」

  「是啊,所以你在家里可别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

  「爹,您多虑了,尽管放心吧!」她笑道。

  之后,段享福在段云罗与吴新的陪同下步出大门,乘着马车离开。

  站在门前看着马车渐行渐远,直到再也看不见,段云罗这才转过身看向一旁的吴新。

  「吴总管,苍威去哪儿了?」

  「他到街上帮忙买些米粮回来。」

  「这样啊……」段云罗沉吟了会儿,便朝外头走去。

  「小姐,你要去哪儿?」吴新赶紧跟上。

  「我去买些东西,你可千万别跟来。」

  「但……」

  「放心,我去去就回,不会有事的。」段云罗笑着朝他挥手,之后径自往前走去。

  一会儿后,她来到热闹的街上,走进彩云布坊。

  彩云布坊是玉霞城最大的布庄,可谓远近驰名,更无人不识布坊的主子段享福及其爱女段云罗。

  掌柜瞧见了她,有些惊讶,连忙道:「小姐今儿个怎会前来?」

  「没什么,只是想看看有什么布料好缝成荷包。」她低下头,看着柜子上的各色布料。

  她打算为苍威缝一只荷包,答谢他并没有将她打破爹最爱的古董花瓶一事说出来。

  「这个问我就对了,小姐,你瞧瞧,这块布料如何?」掌柜二话不说,拿起一旁绣着花的美丽布疋。

  段云罗看了眼,摇摇头。往后苍威若拿着绣着花的荷包在手中……这能看吗?岂不让人笑话?

  「那么,这个如何?」掌柜又拿起另一疋粉色布料。

  段云罗再度摇头。他的大手拿着粉色荷包……这情景她想都不敢想,就怕自己会笑岔了气。

  这下掌柜感到十分苦恼,他搔搔头,往一旁看去,便要伸手拿来一块艳红布料。

  「掌柜大哥就别忙了,由我自个儿决定就好。」段云罗连忙开口制止,以免他拿一些颜色鲜艳的布料给她。

  「是,那就请小姐慢慢挑选。」掌柜退到一旁,不打扰她挑选布料,同时也暗自在心头松了口气。

  仔细看着眼前的各色布疋,好半晌后,段云罗伸手拿起一块有着云菱纹的青色布料,脑海里立即浮现苍威俊逸的脸庞,以及他那深邃迷人青眸。

  嗯,这块布料再适合他不过了。

  「我要这块布。」

  掌柜向前一看,「小姐,你不是要缝荷包吗?怎么会选这块布?还有其他上好的布料可供选择……」

  「不了,谢谢你,我只要这块就好。」她笑着轻语,神情坚定。

  「是,那么由我来帮您裁剪成适当的大小。」掌柜知道任谁也改变不了她的心意,立即取来利剪裁下,摺妥后再将那块布交给她。

  段云罗伸手接过,「多少银两?」

  「不,不用。」掌柜连忙摇头摆手,哪敢跟自个儿的主子收银两?何况这里所有的布都是属于段家的。

  「那就多谢了。」段云罗笑逐颜开,手里拿着布,转身离去。

  掌柜目送她的身影走远,只是怎么也想不透,她为何非要选那块布做荷包呢?那一点都不合娇滴滴的姑娘家啊!

  正当段云罗准备返家时,瞧见前方一道她再熟悉不过挺拔的身影,内心满是惊喜,本想开口叫唤,却意外瞧见他正与一名卖着簪花的女子有说有笑的情景。

  苍威的唇边正挂着一抹笑,那是她未曾见过的表情……

  立即地,一种未曾有过的强烈情绪涌上心头,段云罗感到胸口一阵闷疼,更有着说不上来的苦涩感紧紧覆着她的心,令她难受得想哭……不愿看到他与其他女子有说有笑的情景,于是她连忙转身奔离。

  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她一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交谈,一颗心就会如此难受?眼眶早已泛红,但她一直强忍着不断自眼底涌上的酸涩感,绝不允许自己在大庭广众下落泪。

  正当她穿过人潮拥挤的市集,准备赶紧返回家中时,冷不防被人撞了一下,原本拿在手中的布就这么掉落在地上。

  她连忙弯下身将那块布拿起,拍去尘土,放入袖袋中,仔细收妥,再转过身看向对方,想瞧瞧究竟是谁那么冒失,却没料到竟会看见她最不想见到的人──陈敬业。

  「咦,这不是云罗吗?」陈敬业笑看着她。

  段云罗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懒得与他多说,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咱们好久不见了,怎么不多聊聊,这么急着要走?」陈敬业立即步向前,挡住她的去路。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段云罗冷冷地回答。真是讨厌,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嗳,怎么这么冷淡呢?我和我爹可是一直惦记着你啊!」

  陈敬业仔细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回。她那艳丽的容颜,窈窕的身段,再加上她那富裕的家境……真是让他越看越心动。

  「那又如何?」她的态度依旧冷淡。

  「俗话说得好,择期不如撞日,今儿个你就跟我一同回去见我爹,谈谈咱们的婚事吧!」陈敬业脸上堆满了笑。

  「哼,我压根不想嫁给你。」段云罗断然拒绝。「我还有事得赶着回家,请让开。」语毕,她径自绕过他,不打算再和他罗唆。

  然而她的手腕却被陈敬业自后方一把握住,她无法再往前走去,只得停下脚步,转过头瞪着他。

  「放开我。」

  「嘿,我就偏不放,你又能拿我如何?」陈敬业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手则是轻抚着她的柔荑。

  呵呵……如此柔嫩白皙的小手教人一摸就上了瘾,怎么也不想放开。

  「可恶,你快放手啊!」段云罗拚命挣扎,却怎么也无法将手自他掌中抽回,见一旁的路人均视若无睹,教她又气又急,泪水不禁涌出,模糊了视线。

  蓦地,一只厚实的大手用力握住陈敬业的手腕,令他不得不松开,并将他的手用力往后扳去。

  陈敬业立即疼得大叫出声,「啊──好痛!好痛!快放开我啊──」

  「别碰她。」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响起。

  一听见这道再熟悉不过的嗓音,段云罗连忙抬起头。

  只见苍威肩上扛了只看来十分沉重的麻布袋,剑眉紧蹙,双唇紧抿,神情不悦,大手正紧箝着陈敬业的手。

  头一次看到如此盛怒的他,她有些呆住了。

  「饶……饶命啊……我……我不敢了……」陈敬业赶紧求饶。

  「滚!」苍威放开了他的手,沉声低喝。

  陈敬业连忙往一旁退去,看着眼前身着粗布褐衣的男子,「你……你是谁?竟敢多管闲事?」

  见他的穿着打扮,定是哪家的仆役,而这家伙竟敢出手坏他好事,往后定要给他苦头尝!

  苍威装作没听见他所说的话,径自转身看着段云罗,柔声轻问:「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她瞅着他,小声地回答。

  此刻的他已经没了方才那般骇人的模样,望着她的那双青眸更是温和,让她安心。

  「没事就好。」苍威这才放宽了心。

  「你……你这该死的家伙,竟敢对我的问话充耳不闻!」陈敬业气得全身止不住颤抖。

  他活到现在,从来没被人这么看轻,连忙四下梭巡,瞧见丢在一旁巷内的废弃木棍,他立即拿起,就要往苍威的背用力挥去。

  见状,段云罗连忙出声警告,「小心!」

  苍威肩上虽扛着沉重的麻布袋,动作却仍矫健灵活,他先往一旁闪避,紧接着一个旋身,仅以单手便轻松握住了陈敬业手中的木棍。

  陈敬业试着将木棍抽回,但无论怎么用力,那根木棍彷佛黏在苍威的掌中般,压根动弹不得。

  「你……」陈敬业瞪大眼看着他,这才发现他竟生了一双青眸,更为惊讶。

  这力大无穷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难不成是鬼?不会吧……大白天的,他竟然见鬼了!吓得不敢多待,陈敬业连忙收回手,拔腿就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