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宁为卿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宁为卿狂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苍威静待着她接下来欲说出的话。

  「其实我是有些羡慕你的。」她转过头,透过窗子往外看去,幽幽地开口:「若我是男儿身,又无家人,定会云游四方,看遍天下美景……」

  闻言,苍威唇边却泛起一抹苦笑,淡淡地说:「云游四方,却身无分文,走到何处皆会让人看轻;云游四方,虽看尽天下美景,却无人可分享心中喜悦,最后还是只落得与孤单相伴,怎会是好事?」

  段云罗转过头凝视着他,眼底有着诧异,没料到他竟会这么说,随即想起一事。

  是了,他自幼无双亲,遭遇过许多不幸,见解自然与她不同,并渴望着安稳的生活。

  苍威望着她,缓缓开口:「你拥有亲人,家境富裕,这样应当满足了,若你只身在外有什么万一,定会有许多人为你担忧、难过。」

  段云罗笑了开来,「呵……你是第一个敢这般同我说话的人。」宅里的其他仆佣哪敢这么同她说话,只会点头附和。

  但,他的每句话确实说进了她心坎里,更令她没来由的感到心头有股暖意。

  苍威看着她那艳丽绝伦的笑容,心里涌上莫名的悸动,连忙撇开眼,不敢再看她。

  「咦,你怎么了?」段云罗有些纳闷。好端端的,为何他突然避开她的目光?

  「没什么。」苍威径自转身离开。

  一会儿后,他再度返回,手上多了些木炭。他将那些木炭放入暖炉内,再拿起扇子轻搧,烘得一室温暖。

  段云罗拿起书册,忽然想起一事,转过头看着他,「我会请吴总管让你再多学些东西,哪一日你若要离开这里,有本事便不会让人看轻,当然,若你愿意一直待在这里的话,往后吴总管年纪大了,就由你来接替他的职务,成为段宅总管。」

  苍威先是一愣,然后朝她轻轻点头。

  虽说他总是看似冷漠,但此刻内心却有着怎么也说不出的狂喜,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现出来。

  微风从窗外吹入,将她身上的香气一同吹拂到他身上,他轻轻呼吸,那些芳香便沁入心扉。

  有种异样的情愫在心底逐渐扩大,令苍威一惊,不敢再待在这儿与她独处,因此立即转身离去。

  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他会变得如此不对劲?

  他思索许久,心头却没个答案。

  翌日,晌午时分。

  一辆奢华的马车缓缓朝宅第驶来,门前的仆役见状,立即入内通知总管此事。

  最后,马车于宅第大门前停妥,吴新走向前,伸手掀起布帘,搀扶着一名身材略微矮胖的中年男子下马车。

  「南方的天气果然还是比北方来得温暖啊!」段享福叹道。

  「是啊,老爷。」

  走进厅堂后,段享福一坐下,吴新便命人沏杯方买回来的顶级春茶,让老爷润润喉。

  听闻一直在外地做买卖的爹终于回来,段云罗迫不及待的奔入厅堂,脸上满是笑,「爹!」

  「呵呵……来,让爹瞧瞧你。」段享福仔细端详着爱女。女儿越来越标致,与她那早已死去的娘也越来越神似,让他更是怜惜。算算岁数,她也该嫁人了。

  「爹,您这次回来,应该不会马上又要出远门,好几个月不回来了吧?」段云罗蛾眉轻蹙,满脸担忧。

  「怎么会呢?我当然会在家里多待一阵子,好多陪陪你啊!」

  「嗯。」段云罗这才笑了开来。

  「对了,等会儿我要去陈家拜访,你可要一块去?」

  「拜访陈伯父?」

  「是啊,你不也很久没有去拜访他了?我每回与他相见,他总十分惦记着你呢。」

  段云罗是很喜欢陈伯父,但对他那不学无术的儿子陈敬业感到厌恶,因此轻轻摇头,「不了,爹去就好。」

  这时,苍威端着漆盘进入厅堂,先向段享福与段云罗微微施礼,才将盘上的春茶递向前,让她饮用。

  「谢谢。」段云罗伸手接过,轻轻啜饮了口。

  苍威手捧着漆盘,往一旁站去。

  由于段家父女俩及宅里所有下人皆不在意他眼瞳的颜色,对他也并未有任何鄙夷,因此,原本一直盘据他心头的那份自卑感已逐渐消散,他也不再在意自己眼眸的颜色。

  段享福又喝了口茶后,看向坐于身旁的女儿,「云罗啊,其实这回爹回来,尚有一事要同你说。」

  「什么事?」

  「之前我在外地做买卖时,曾遇到你陈伯父,他开口向我提起两家结亲的事,希望你能嫁过去,成为陈家的媳妇。」

  父亲的话犹如青天霹雳,段云罗瞪大双眸,难以相信所听到的一切。「爹……难不成你答允了此事?」她的嗓音有些颤抖。

  「我尚未答允,但我与陈天明是多年好友,你若嫁过去,他定会好好待你,视你如己出,绝不会让你吃苦,而我亦放心许多。」

  「不,我不嫁人!」段云罗拧紧蛾眉,「爹,我不是很早以前就说过,我欲继承家业……」

  「胡闹!你身为女子,迟早得嫁人,怎能继承家业?更何况做买卖是男人的事,你一个女子镇日在外抛头露面与男人谈生意成何体统,岂不让人笑话?」

  段云罗心中极为不满,赌气道:「那么爹又为何要让我读书识字?早知如此,不如不要养活我。」

  「你……」段享福气煞了,「你马上给我回房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吩咐不得离房!」

  段云罗本想再说些什么,但一瞧见父亲那气得涨红的脸,她只好抿紧双唇,站起身朝厢房的方向奔去。

  见此情况,苍威心中担忧不已,一双青眸紧紧跟随着她的身影,他想追上前,但又不得擅自离开,因此一颗心着急万分,就怕她失了理智而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来。

  一旁的吴新又怎会没看见他眼底的担忧,于是道:「苍威,你快去看看小姐吧。」

  苍威轻点头,立即迈开步伐,朝她的厢房走去。

  来到厢房门前,他本想推门而入,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为男子,不该贸然进出女子的闺房。

  此时,忽然听见物品摔破的声音自房内传出来,生怕她有个万一,他不再迟疑,立即推门进入。

  眼前的情景令他诧异,就这么站在门前。

  此刻段云罗气红了双眸,双手紧握成拳,脚前有着被摔破的花瓶,碎片散落一地。

  苍威头一回见到她如此愤怒。她就这么不愿嫁人?但,想起她可能嫁给别人,他的心便莫名的感到闷疼。

  他并未开口说话,只是走向前,弯下身将地上那些碎片小心地拾起,再拿去丢弃。

  原本气愤的情绪逐渐平复,段云罗看着苍威将花瓶碎片收拾干净,叹了口气。

  「我……是不是太激动了?」她唇边有抹苦笑,满心懊悔。

  若是爹知道她将他那最喜爱且价值数百两的古董花瓶砸破,怕是又要罚她了。

  苍威只是站在她身旁,静静的倾听着,并未答腔。

  「自古以来人们总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就算身为女子,同样能闯出一片天。」段云罗低垂眼眸,却难掩内心伤悲,「但是……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就算我读过多少书,再怎么有能耐,终究摆脱不了自己必须嫁人为妻的命运。」

  一想到不学无术的陈敬业那令人厌恶的嘴脸,让她怎么也无法想象嫁给他之后的景况。就算爹与陈伯父是多年好友又如何?她就是不愿与那样差劲、恶劣的男人成为夫妻。

  泪模糊了视线,一颗颗晶莹的泪珠就这么不听使唤,不断自眼眶涌出,成串顺着粉颊落下。

  缓缓地抬起手伸出修长的手指,苍威轻柔地为她拭去眼泪,并以低沉的嗓音柔声安慰。

  「别哭……」

  她的泪水令他见了万分不舍,更令他的心被彻底揪疼,只想抚平她内心的伤悲。

  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段云罗不禁愣住,缓缓抬起头看着他,一时之间竟再也移不开视线。

  那俊逸非凡的五官,浓密的剑眉,深邃迷人的青眸,挺直的鼻梁,丰厚的唇,略微黝黑的肤色,高大挺拔的身材,加上颈间那突出的喉结……让她彻底明白,他是个男人,而她是个女人,他俩不该如此靠近。

  没来由的,她为他心跳加快,呼吸紊乱。

  意识到自己做出了逾越的事,苍威连忙收回手,「抱歉,唐突了。」遂转身步离,不敢再多待。

  他究竟在想什么?怎能做出那种事来?

  然而他的手指依稀留有她粉颊上的余温,让他的心悸动不已。

  看着他离去的挺拔背影,段云罗的心仍旧狂跳,怎么也没料到他竟会这么做。

  她抬起柔荑,轻抚着方才被他轻抚过的脸颊。上头依稀有着他的温热,渐渐温暖了她的心。

  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感觉?虽然感到陌生,她却并不厌恶,只知道他的身影已烙印在她心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