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履奇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仙履奇缘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茱莉,既然罗德留了钱给你们,你们不必过得像现在这么拮据。”

  “你不明白。罗德把所有现金留给仙蒂,但是要求她到二十四岁才能动用,其他留给我们母女的大多是产业和珠宝──我们绝、对、不、会变卖罗德家的财产!你可以想像这看在斯洛城的居民眼里代表什么吗?”

  “你不必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我必须!因为我已经不想要再搬来搬去了!如果我们必须靠一间小小的杂货店维生,我该死的也会想尽办法活下去!”

  这就是他的茱莉。他想。

  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看出了她骨子里的坚韧。

  不也就是这样的坚韧,让他一再地回到这小女孩身旁,暗暗总是想护持她盛开、护持她长大吗?

  茱莉开始为他的沉默感到心慌。

  “菲利普,我没有贪图别人的财产,你要相信我。小时候你说的每件事我都记得:要堂堂正正做人,不做对不起别人的事,要天天洗澡和早晚刷牙,我都记得……”她可怜的低语,让人听了心都要融化。

  “我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他一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双眸奇异的明亮。

  “什么问题?”她抬起头迎视他。

  抬起她下巴的那根食指,顺著颈肤往下移,深蓝的眼眸跟随自己手指移动的方向。最后,他的手指和他的眼光,都停在她胸前的那个结上。

  “这件毯子底下,是什么?”

  哦,老天!她完全忘了她现在只围了一条毯子跟菲利普说话。

  轰!茱莉的脸庞著火。

  忽地,他的气息过度灼热,他的身体过度魁梧,他的存在感过度强烈。

  她急急倒退一步,他的左手却比她更快,突然之间就在她背后按住她。

  “我,”他修长的右手继续在那个结上盘旋。“真的很想知道这条毯子底下,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还会有什么?

  娇娜的螓首低垂,栗色的发丝间露出两只同样红透的耳朵。

  然后他的长指一勾,那个结就开了。

  她其实可以伸手按住。

  不知道为什么,她任由身上的毯子滑落。

  一副莹白赤裸,散发著少女香气的完美娇躯呈现在他的眼前。

  室内的昏暗完全无损于他的视觉,她的肤色焕发著润泽的玉光。

  这是他们的第三个吻,在森林里的吻曾经让她以为那就是激烈了。

  相较于现在的吻,激烈根本不足以形容。

  现在焚焚燃烧的,是热情。

  突然间,所有的矜持都放下了。

  神仙教母的预言,门户不相当的冲突,他身旁人的不看好……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

  存在著的,只有眼前这个狂野吞噬她唇舌的男人。

  茱莉以不下于他的激  情回吻他。即使生涩,依然勇往直前。

  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见过动物交配。如果她这一生无法和菲利普在一起,起码她可以得到他这一夜。

  ……



  “茱莉?茱莉……”

  有人在她床畔细细地呼唤。

  茱莉在被单下微微蠕动,感觉到身体几处地方有些僵硬,却是一种美好的僵硬。

  “菲利普?”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不知何时,赤裸的背后没有一片灼热的胸膛贴著,腰间也少了一只沉重的手搭著。

  “茱莉,是我。谁是菲利普?”

  茱莉逐渐清醒,看清了坐在床沿的人,一骨碌坐了起来。

  “玛莉安!”

  天啊!真的是她妹妹!

  菲利普呢?他又在哪里?

  姊妹俩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玛莉安,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妈妈知道你回来了吗?”茱莉用力抹著颊上的泪水。

  玛莉安摇摇头,和她四手交握。“她还不知道,我只来看你。”

  胸前的被单差点滑落,茱莉迅速将它拉回来。

  房间里,有一丝冶艳的气味飘逸,玛莉安看著她肩上斑斑驳驳的吻痕,一丝奇异的神情闪过。

  玛莉安没问,茱莉也没有解释。

  她看著自己的妹妹。玛莉安和她一样,都有一头浓密的深发。她自己的发色偏向红铜,玛莉安的偏向深棕。

  长年的病弱让玛莉安脸型较为瘦削,但眼睛、鼻头、唇形却比她圆润,不像她棱角那么多。

  她们是一对漂亮的姊妹花。

  “我听说你差点被人口贩子卖掉的消息,非常担心,一定要回来看看你。”玛莉安低声道。

  “嗯。”

  又安静了片刻,玛莉安慢慢抬起头,美丽的深棕大眼中出现泪水。

  “茱莉,你都知道了,对不对?”

  她微微迟疑一下,慢慢地点头。

  “我猜到一点,只是,一直没有去证实。”

  玛莉安低下头,露出白皙的后颈。“你……你会看不起我吗?”

  “怎么会呢?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她迅速地拥抱她。

  “可是……他是我们的继父……”玛莉安依然低垂著头,脸颊露出嫣红的颜色。

  茱莉将妹妹的脸用双手捧住。

  这是一个在恋爱中的女人的神情,茱莉相信自己此刻就是同样的神情。

  最后,她叹了口气,轻吻玛莉安的额头。

  “罗德先生和母亲从来没有同床。”她道。“婚礼结束之后,他们就有各自的房间。罗德只是想替自己的女儿和家找一个称职的女主人而已,而母亲……我相信她心中虽然对我们的父亲有怨,但他依然是她唯一深爱的男人。不同房的安排,只是让她也松了口气而已。”

  玛莉安的视线垂下来。“我不是有意的,可是,事情就是发生了……我告诉他,我们两个永远不可能,因为……因为他是我母亲的丈夫。即使他离开了她,我们之间也不会有机会的……”

  “所以他决定放下一切,带你走?”

  罗德的第一段婚姻在十六岁,十七岁就做了父亲,今年才三十四而已。玛莉安十九岁。

  茱莉不晓得罗德是如何和妹妹开始相恋的。她只知道罗德一开始就特别关心玛莉安,每次外出经商,除了为她们每个人带回一些礼物,一定额外有给玛莉安补身的东西。

  或许是日久生情,也或许是第一眼就有了情钟,总之,他们两人,在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相恋了。

  “他说,如果在这个世界里我无法同他在一起,那我们就一起离开去创造另一个世界。”玛莉安低著头。“他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了你、妈妈和仙蒂,只带走一些基本的东西,你们不会没有法子生活。”

  茱莉沉默片刻。

  “那天在树林外,是他叫来的人把你接走了吗?”

  “对不起,我不晓得他找的人会突然出现,仙蒂随时会从树林走出来,我只好匆匆和他们一起离开了。我知道你和妈妈一定很担心,可是我不晓得有什么方法可以传讯息给你们而不泄露行踪……”玛莉安的眼中映出泪水。

  茱莉点了点头。

  玛莉安抹了抹眼泪,赶快问:“最近两天,我们在一个驿站里听到你差点被人口贩子卖掉的消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一天,保罗来到杂货店里,告诉我他有你和罗德的消息,但事关紧要,他必须私下和我谈,要我和他在树林里碰面。”茱莉尽量把自己的惊魂记轻描淡写的带过。

  “保罗,那个保安员?裴洛的同事?”玛莉安道。

  茱莉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为什么你和他见面的时候会遇到坏人呢?他没有保护你吗?”玛莉安难以理解地道。

  “我还来不及见到他,就先被坏人抓住了。”

  “茱莉,你……你有没有……他们……有没有伤害你?”玛莉安艰难地问出口。

  “没有。”茱莉知道她在问什么,连忙伸出手按住她,和她保证:“我被抓去,和几个年轻女孩关在一起,在那些人口贩子来得及把我们转手之前,菲利普就把我们救出来了。”

  “谢天谢地!”玛莉安再度拥住姊姊的脖子。“如果你为了我而出任何事,我一定无法原谅自己的!”

  “嘘,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那几个同我一起被抓的女孩,菲利普也安排人送她们回家了。”

  玛莉安吸吸鼻子。

  “这个菲利普又是谁?”

  “他……他是皇家特使,负责查缉最近的人口贩卖案。”即使努力抑止,茱莉脸颊依然泛出一抹赤霞。

  “茱莉,你有告诉他,你是为了我去见保罗,才出事的吗?”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茱莉极慢、极慢地摇头。

  菲利普的直觉惊人的正确,她确实对他有所隐瞒,她也确实对于他的来到很矛盾。

  从保罗告诉她,他有“玛莉安和罗德”的消息之始,她就知道,过去隐隐约约感觉到玛莉安和罗德之间奇特的氛围,不是她多心。

  保罗为什么没有宣扬而是要找她私下谈,她并不明白,不过罗德是城中极有名望的男人,他显然也知道事关重大。

  她的心里挣扎万分,一方面不愿意去想自己的妹妹和继父有私情,一方面又认为这个结果总比玛莉安真的被坏人绑架更好。

  她无法告诉菲利普,是因为这件事关系到她妹妹的声誉,但私心里她又希望菲利普真的有办法把妹妹找回来。

  就在这样的心里挣扎中,她和菲利普一起回到了斯洛城,甚且被他阴错阳差地猜疑。

  慢著,驿站?

  “你说,你在驿站听到我差点被卖掉的消息?”

  玛莉安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以来,我和罗德住在离此约一百哩的一个森林小屋,离我们最近的市集是北风驿站。这两天,‘罗德家大小姐差点被绑架’的消息突然在驿站传了开来,我们出来采买的时候被我听到了。我担心得睡不著,无论如何也要回来看看你,罗德才不得不带我回来。”

  茱莉安静下来。

  原来,也真算是菲利普找到他们的。他放的风声,四平八稳地传到了他想传达的人耳中。

  “现在呢?你们有什么想法?”茱莉叹了口气,拍拍妹妹的手。

  玛莉安轻咬住下唇。“我只是回来看看你而已,既然你安然无恙,我……”

  “你们又要走了?”

  玛莉安又垂下头,轻轻点了点。

  “好吧。”茱莉叹息。

  玛莉安看她一眼。“你不怪我?”

  她摇摇头。

  玛莉安的眼中又冲上泪水。“对不起,我知道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把所有的责任丢给你,可是……只要留在这里,我和罗德就永远不可能受到祝福的……还有母亲……”

  “我明白。”茱莉的心头沉沉的。

  玛莉安的这一生都困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和罗德的爱情,可能是她这一生最大的汹涌。如果罗德和母亲也有感情牵缠,茱莉或许会感到为难,但她知道没有,所以,或许“成全”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罗德现在在哪里?”她问。

  “他说,既然已经回来了,他有些琐事必须要处理一下。所以把我送到门口,他先去做他的事,我们说好了城后的出口碰头。”

  “他对你还好吧?你的身体最近有没有好一点?”

  玛莉安的俏颜微微发红。

  “他对我很好,其实,没有了这些压力之后,我整个人开朗很多,身体也比较好一点了。”

  这或许就是心灵影响身体。

  “等我一下,我穿件衣服,陪你一起去找他。”

  “茱莉……”

  “他要把我的妹妹带走,我总有权交代他几句吧!”茱莉尽量用开玩笑的语气,让气氛显得不那么沉重。

  “我爱你!”玛莉安紧紧抱住她。“帮我跟妈妈说,我爱她。”

  “我会的。”她抱著这个既脆弱又坚强的妹妹,心里一阵阵的发酸。“如果罗德待你不好,你就回来吧!不要一个人傻傻的在外头受苦。”

  “嗯……”

  玛莉安的双眸因不舍的泪水而迷蒙。

  姊妹俩的深情在这小小的斗室内发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