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仙履奇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仙履奇缘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你们是怎么生活的?”菲利普看她一眼。

  “罗德有一间杂货店,一开始只是他自己采买生活物资方便而已,没想到这间杂货店变成我们主要的经济来源。我平时负责管店里的事,我妈负责为斯洛城的贵妇圈子当时尚顾问,仙蒂在家照顾玛莉安和整理家里,日子勉强还过得去。”

  接著就是最近发生的事:边境开始有年轻的女孩子失踪。

  斯洛城虽然人心惶惶,可是没有人真正感觉那些犯罪会发生在自己居住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她从杂货店回来,发现仙蒂和玛莉安都不见了。

  菲利普望著她的指关节开始泛白。

  “我问我们的钟点仆妇,她们上哪儿去?仆妇说,那天的天气不错,仙蒂心血来潮,和她一起推了玛莉安到后山的林子里散步。”

  “她没有见到什么吗?”菲利普蹙著眉头问。

  “仆妇将玛莉安推到定点就回来工作,她也不晓得为什么她们还没回来。后来我妈回家,便和我一起去找。我们两个到了后山的树林外,只看到惊慌失措的仙蒂在那里跑来跑去。她一看到我们来,立刻放声大哭。”茱莉的眼中开始露出恐惧之色。

  “我们赶快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她进林子里给玛莉安摘花,可是一出来,玛莉安人就不见了,只有转椅倒在地上。她一直四处在找玛莉安,都没有找到人,然后我们就出现了。”

  这是每个家长最大的梦魇:自己的女儿就这样失踪了。

  接下来几天,斯洛城的保安员们四处搜索,都没能找到玛莉安的下落,她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从头到尾仙蒂只会坐在家里无助的哭泣。

  从她不由自主露出的嫌恶,菲利普知道她完全不喜欢这个继妹。

  “你自己又是怎么出事的?”他继续问。

  这个码头小镇叫做“德诺”,离斯洛城有八十几哩,中间隔著一座巨大的湖泊。如果不走水路改走陆路,距离更远。

  “我不死心,等保安局放弃搜索之后,依然回那个森林看了好几次。有一天我又回到林子的时候,不晓得是什么人突然从身后埋伏我,将我迷昏过去……”

  “嗯。”

  “等我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跟另外几个女孩一起被关在一个木屋里。我们都不晓得那是什么地方,也不晓得被关了多久。

  “某一天,有一个男人进来,强迫我们喝一种有甜味的药水,我就昏过去了。此后大多数时间都是这样浑浑噩噩的,只感觉自己在移动,可是不晓得被移到了哪里。”茱莉低声道。

  “有一天,他们又强灌我们药水,准备带我们上路。其中一个女孩在昏迷中呕吐了,却因为嘴巴被布蒙住,后来,没有再醒过来……”茱莉把脸埋进手中。

  那帮天杀的人口贩子!

  他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有点敏感,却又非问不可。

  “茱莉?”

  她深呼吸一下稳住自己。“嗯?”

  “你有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他们想把我们卖掉,所以不敢殴打我们,在我们身上留下伤痕。”

  菲利更加谨慎。“我是指……有没有‘看不出伤痕’的伤害?”

  她的脸庞露出迷惑之色。

  然后,她突然明白他在问什么。

  “我……他们没有……不,我没事!”苍白的脸颊霎时赤红。

  他松了口气。

  理论上处女比非处女更值钱,但他依然必须确认。倘若她真的被强暴,他必须安排她接受最适当的治疗。

  “你被人绑走是什么时候的事?”

  “那天是星期三,九月四日吧!”她连忙问:“今天是几号?”

  “九月十日。”

  老天!她已经失踪六天了吗?

  “我妈一定急得不得了,玛莉安也失踪十天了,我们还能找回她吗?”她急切地望著他。

  “你形容一下你被绑架的时候听到或看到什么,任何细节都不要略过。”

  “我……我才刚踏进林子不久就“我……我才刚踏进林子不久就被人从背后拿一块布迷昏了,我什么都没看见。”她的眼中露出茫然之色。

  “背后那个人比你高或是比你矮?是男是女,是胖是瘦?”

  他这样一问,她开始用力回想。

  “我是向后倒,那个人有接住我,身体不太胖……”

  “你说你昏倒了,你有没有撞到他?他有没有叫出声?你觉得他声音的高度在哪里?”

  这些细节她当初从没想过,可是被他一引导,她突然发现自己记得的比想像中更多。

  “他在我的耳朵旁用力吸了口气,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很高的人,但应该是男人没错。”她省悟。

  “绑匪从头到尾都是相同的人吗?或者中间有换人?”

  她努力回想。原来这些看似不重要的小事都是线索。

  “慢著!后来关我的人,和绑架我的人应该是不同的人,因为那个关我的人把我从地上抓起来押进转运马车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声音更高一些,力气也比较大。”

  所以,她中途被转过一手。

  是同样的人口集团中途转手,或是绑架她的人将她卖掉?如果是后者,为什么不是选择向家属索取赎金?

  “你被囚禁的木屋呢?你有没有听见特殊的声音,马车声,人声,其他绑匪交谈的声音?”

  “我大部分时间都被蒙著眼,感觉上有听过一些马车的声音,但我们都被喂了药,昏昏沉沉的,我弄不清时间的先后顺序。”挤了半天,她沮丧地回答。

  如果当时更镇定一点就好了!

  “没关系,你已经帮很大的忙。”他安慰她。“来吧,我带你去看看其他女孩。”

  “她们都没事吧?”茱莉连忙站起来。

  他的步伐带著一股大猫的优雅,宽肩窄臀散发的不是张扬的狂妄,而是一股冷静理智的力量。好像有他在,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重逢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幼年时的信任感全数回笼。

  “她们的房间就在隔壁。她们三人不想分开,所以保安员安排她们住在大房间里。”

  守门的保安员看见他们,帮他打开房门。

  门内的三个女孩马上跳起来。

  一看见茱莉,她们尖叫一声,冲过来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好了,别哭了。”茱莉往身后一指。“这个人叫菲利普,就是他把我们救出来的,他有些话想要问你们。”

  几个女孩抹抹脸上的泪痕,羞怯地盯著他。

  菲利普确定她们情绪平定了才走进来。

  “小姐们,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个别和你们每个人谈谈。”

  这段访谈进行了两个小时。他将每个女孩叫回隔壁的空房间,先从金发的莎拉开始。在他和女孩谈话的期间,茱莉便留在大房间里安抚剩下来的人。

  每个女孩被绑的过程都大同小异,不是像茱莉一样被人偷袭,就是吃了不明人士送给她们的食物,又或者在陌生的地方迷路被人拐带,总之,等醒过来已经被关在暗暗的地方。

  菲利普记下每个女孩陈述的重点。

  等每个人都谈完,夜已经深了。

  他伸了伸懒腰,回到女孩们的房间去。

  四个女孩看到他走进来,全都站了起来,茱莉站在最前头。

  她一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衣襟松了。

  即使是一身男装,她站在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孩间,完全不会格格不入,反而多了一股英气,松开的钮扣露出一段引人遐思的深沟。

  他很努力不要盯著看,但他是男人。是男人就没有办法对女人美丽浑  圆的酥胸视若无睹,他只希望自己看得够不著痕迹。

  “明天天一亮,我会交代保安员送你们回家,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要私自到不熟的地方,或吃不明人士交给你们的食物,知道吗?”

  三个女孩惭愧地低下头。

  “菲利普,我妹妹……”茱莉的眼神期待地看著他。

  他摇了摇头,她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

  “我的调查还未结束。”他告诉她。

  “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她美丽的眼眸又燃起希望之火。

  “接下来,我们回到原点。我们从你和玛莉安被绑架的地方,重新开始。”

  “茱莉,瞧瞧你,已经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你许了人家没有?有没有男朋友?你们镇上一定有很多小伙子追求你吧?来来来,跟老安德鲁说说!”

  他们在刚吃完早餐便上了路。

  安德鲁一见到她,亲热地挨擦过来。

  茱莉对于他一直有种特殊的好感。

  安德鲁就像典型大富人家的老仆,因为出出入入的达官贵人见多了,对于一般市井小民难免有丝高傲势利的心态。

  或许是知道她是自家小主子的朋友,安德鲁待她自然和一般人不同。而茱莉每每见到他充满喜感的身材,就觉得有趣,无论如何也无法讨厌他。

  “别取笑我了。”她的面具在安德鲁面前没法子戴上。

  早上和三个难友告别时,红发安妮问她:

  “茱莉,那个金发帅哥要和你一起回家?”

  虽然大难刚过,只要是女孩子凑在一起,就一定会聊男孩子的事。

  “嗯。”

  “我认为你应该吻他。”莎拉突出惊人之语。

  三个女孩全震惊地盯住她。

  “我们都是由保安员送回家,独独你由他亲自护送,可见他对你的感觉一定不同。你不趁现在试探他,要等到何时呢?”莎拉指出。

  “对对对。”

  “莎拉说得有道理。”另外两名女孩越想越兴奋。

  茱莉的脸颊在发烫。

  她森然端严地凝视她们一眼。“别开玩笑了,人家是专业的探员,他跟我回家只是为了帮助我找回妹妹而已。”

  那一头,保安官亚森和菲利普交换昨晚互相审讯后的情报。

  菲利普非常欣赏亚森保安官。以他的资历,许多人是宁可留在大城镇当高阶保安员,都不愿意来这个穷乡僻壤做小官。

  “你一定要特别小心那两名犯人的安全,不要让他们畏罪自尽,或让人有机会灭口,他们是我们目前最大的线索。”菲利普交代。

  亚森点点头。“我会注意的,在这三名女孩回去之前,我会再和她们谈一次。或许经过一晚的休息下来,她们会记起更多细节。”

  “好,我这里随时有进一步的消息,也会和你联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