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雪公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雪公主 第十九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低语声汇聚成一股惊人的嗡吸响。
  凯雅呆呆站在原地,听着他们莫名所以的话。
  远远的,舒密特由一红一蓝两骑护卫,跌跌撞撞地骑着马奔过来,后面跟着另一匹雪白的骏马。
  “国王陛下,国王陛下,您回来了!您终于回来了!”舒密特老泪纵横,拜倒在他们眼前。
  匡啷!匡啷!伤兵的刀剑陆续掉落地面。塞德思仿佛被惊醒,大步走上前,跪倒在凯雅……和盖林之前。
  “魔瘴已经散去,妖物全部消失了,吾王万岁!”
  “吾王万岁!皇后万岁!”所有侍卫跪了下来,高声齐呼。
  唯有提姆站在原地,大大地咧了一嘴笑。
  “爹地!”那个号称被陷害的小侍女,穿着一件纯白的丝质裙装,激动万分扑进她身后那个男人的怀里。
  凯雅极慢、极慢地转头,终于明白一件事……
  盖林,就是佛洛蒙失踪已久的国王!
  他是国王!
  他是国王!
  他竟然是国王!
  理德‘盖林’维洛亚斯四世,这是佛洛蒙国王的全名。
  白雪公主的父亲,黑心皇后的短命老公。
  此刻他非但不短命,还整个人活跳跳站在她眼前。
  不,是她眼前的那道门的后面。
  “凯,你开门,我们谈谈好吗?”门外传来一个男人无奈的敲门声。
  “休想!”门内的女人怒吼。
  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在骗她!
  我可以对你做所有男人想对女人做的事,没有道德上的瑕疵--废话!他是她有名有分的丈夫,他跟她上床当然没有道德瑕疵!
  我的状况很复杂,当她和我结婚时,她并不特别想要我--噢,亲爱的,你说对了!我现在非常非常的不想要你!
  就不能单纯只是想对一个人好而对一个人好吗?
  假惺惺,假惺惺!
  凯雅几乎扯光自己的头发。
  她想过各种可能性,为什么独独没有想到盖林就是国王?
  现在想想,根本就很多破绽。他如果当过皇家竟技会的评审,怎么会没见过皇后?
  评审?评个头,他不但是评审,还是主办人吧!
  门把喀的一声转开,盖林把万能钥匙交给身后的卡琳娜。小侍女低着头飞快退出去,顺便替两位主人带上门,免得又传出什么怪声音……
  她怒气不息地冲向起居室,盖林快手快脚,赶在她把玄关门--当初为了他而装的玄关门……锁上之前,一脚卡在门缝中。
  “嘶!”堂堂佛洛蒙国王龇牙咧嘴,一拐一拐地走进去。
  凯雅飙过来,七手八脚先揍他一顿。
  “你想杀我!你竟然想杀我,你这个混蛋!”
  她一直知道整桩事背后有一只黑手,只是没想到那只黑手竟然是他。
  “我并没有要杀你……”盖林努力想抓住她的手脚。
  “你就是有!你这个混蛋,你说啊!你亲口说啊!”她根本不管什么招数,直接泼妇法又撕又咬地全招呼在他身上。
  “因为你想杀我!”盖林终于大喊。
  她全身一僵。
  “是你先……是‘皇后’先动的手。”他趁机喘口气。
  凯雅阴阴地眯起眼。“你凭什么这么说?”
  “还需要凭什么?我跟她的感觉没有好到她半夜穿着薄纱睡衣摸到我床上。”他叹了口气,拉她到窗前的躺椅坐下。“谣传是真的,她确实想对我下咒。只是我事先有了防备,那天晚上身上带着舒密特辗转向冰封之国的巫师换来的护身符。那个护身符可以短暂地挡掉所有魔法,可是只能用一次,效力就没了。”
  “皇后想杀你,为什么?”
  盖林摊摊手,看天花板一眼。
  “因为白雪长大了,她无法忍受白雪出落得越来越美丽,要求我送走她。”他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一切起源于某个女人想当最美ㄝ人的妄念。“无论是不是我亲生的,白雪是我的女儿,没有人能改变这个事实,更何况是一个联姻来的女巫。”
  凯雅跳起来,开始大步地走来走去。
  “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她相信出逃的第一晚,光线不足以让他看清她的面目。
  结果,盖林的答案震得她头昏眼花。
  “第一眼。”
  “怎么可能!”她大叫。
  盖林摸摸鼻子,知道自己现在是如履薄冰。
  “忘魂花。”他叹着气回答。凯雅一脸空白,他只好进一步解释:“忘魂花是皇后最喜欢的味道,去年她就下令全国只有王族的女人能用这种香水。白雪不喜欢这种味道,所以唯一会用的只有皇后。那天半夜我们躲在夜香车上,你身上就飘出一股忘魂花的香味。”
  结果,竟然是她不知道的香味出卖了她。
  他终于剃掉了他的大胡子,她觉得自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她的盖林是个粗豪爽朗的浪拓刀客,有着一把扎人的大胡子。在她眼前的男人
  却一身皇族长袍,下颚方正,嘴唇薄瘦,面目英俊。
  佛洛蒙王族良好的遗传在他和白雪身上得到印证。
  “提姆为什么叫你师父?”
  原来提姆是亚维国的王子,是白雪从小订婚的对象。
  她想起一开始有几次提姆想说什么,都被他师父修理了。想当然耳他一定见过皇后,她伪装得再好也无法改变五官排列,当然觉得她很可疑。
  有一段时间她和他们师徒俩分开走,盖林一定是和徒儿串通好了。
  结果他一路一直提议要帮她,害她感动得要命,说穿了,他不过想就近监视她在搞什么鬼吧?她冷笑一声。
  “因为他从小被送来我身边跟我学习刀法和剑术,直到五年前才回去,我真的是他师父。”盖林叹了口气告诉她:“凯,我告诉你的话大部分是真的。我从小就被送去罗德斯拜师学艺,被当成王位继承人抚养的人是我哥哥。直到他过世之前,我一直在世界各地游历。”
  “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傻傻的相信你。”她其实最心痛的是这个,因为她真的完全没有怀疑过他。“那天在狩猎区里,史奈德他们完全不意外看见你,我想舒密特也知道你没死吧?”
  盖林摸摸鼻子。
  “舒密特太忠心了,不可能接受我拿自己的安危冒险,所以他确实被蒙在鼓里。”
  “你想杀了我!”她又激动地大叫一声。
  “凯……”
  “你那天回到城堡,其实是为了杀我吧?”
  “我不是要杀你……”是要杀皇后。
  “既然国王失踪了,就不会有人怀疑皇后的死跟他有关。”一旦脑子开始转动,她的思路越来越清晰。
  “白雪公主已经在你的安排下先送出宫避祸,你从密道回到皇后寝宫,想对皇后痛下杀手,却没有想到皇后已经不见了。”
  她锐利地瞪他一眼。“后来在夜香车上发现我,你为什么不下手?”
  盖林知道否认只会让她更火大。
  他的凯太聪明,既然他无法改变过去,只好用诚实安抚她。
  “……我很好奇。”
  “好奇什么?”
  “好奇你为什么没有认出我,”女巫一定认得出他的王者之气。“好奇你要去哪里,想做什么。”
  凯雅光火地走来走去。
  从头到尾一直费心在帮他隐藏行踪的人反而是她!
  他的大胡子,他的长袍,她装的玄关门,她是多么努力在窝藏一个“野男人”。
  现在想想,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弦外之音,她简直像只猴子一样被他耍着好玩。
  “你这么讨厌皇后,干嘛不休了她就好?”
  “她是莫洛里的首席女巫,记得吗?魔瘴控制在她的手中。”
  “在你知道我不是皇后之后,依然没有改变心意。”她控诉道,这是最让她心痛的地方!“我在诺福镇差点被那个红衣人杀死。他说,他们早就知道我扮成男装。这一切根本就是你传回来的讯息吧?”
  那时她已经跟他们师徒共患难过,她是多么的信任他,他却依然把她的行踪和可能的扮相告诉宫内的侍卫,分明就是想置她于死地!她觉得心寒极了。
  盖林的下颚一紧,握住她的双肩,直直盯进她眼中。
  “确实是我告诉史奈德你的行踪,但不是为了杀了你。我当时已经告诉他,发现你之后,把你先带回宫就好。是那三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想贪功,违抗军令,我才会当场处决他们。”
  他的解释并没有让她的心情更好。
  在他们两个浓情密意的时候,他心里一直在提防她,她越想越伤心。
  生平第一次爱上一个男人,竟然就遇到这种一肚子拐的大阴谋家。
  她幽暗的眼神看得盖林心头一紧。
  “凯。”
  “别碰我。”
  “凯,皇后想杀我是不争的事实,我承认我之前的种种盘算都是为了要除掉她。她是莫洛里的首席女巫,如果我休掉她,不只要考虑到她放出魔瘴的后果,也会和神秘的莫洛里一族结下心结,所以我才搞失踪,让她的死表面上看起来和国王无关。”
  “后来我知道你不是皇后,就决定改变做法,诺福镇的红衣人真的是个意外。”
  “然而,国王和皇后感情不睦的事不是新闻,我不可能突然回来,向所有人宣示我对你的爱,他们只会更以为皇后对我下咒而已。”
  “塞德思确实不知道这些计策,只有史奈德是我的帮手,因为我们两个人的交情更深。如果让他怀疑我中了皇后的咒,到时候情况会更难收拾。”
  “我必须给所有人一个合理的解释,让他们相信皇后确实和国王是一条心的,以前的种种都只是误传。红衣蓝衣都是军人,军人最重视的是忠诚,当你选择和我并肩作战时,他们会认为无论皇后以前如何和我闹别扭,关键时刻依然选择站在国王身边。
  “我只能用这种方法扭转你在每个人眼中的形象,不然还能如何呢?”
  所以他连这点都算计到了。
  她吸吸鼻子。
  奇怪,为什么她现在的情绪这么容易激动?而且突然变得很爱哭!她尴尬得要命,因为她从来不是个爱哭的女人,甚至认为女人用眼泪来博取同情是弱者的像征。
  “别哭,凯。”他强壮的双臂将她拥往怀中,亲吻她的头顶。“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顺便能把魔瘴这个心腹大患解决掉,就当外加的福利是吧?”他怀中有道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某人干咳一声。“身为佛洛蒙的皇后,难道你希望有魔瘴的存在吗?”
  把问题丢回来给她来着?凯雅阴阴地抬起头,退出他怀抱。
  “让开,谁敢拦我,我砍了他的头!”门外突然骚动起来。
  两个人同时转头。
  皇后寝宫的门再度被打开,娇艳绝伦的白雪公主大踏步进来,下颚抬高,一脸不驯的神色。
  她投给凯雅警告的一瞥,仿佛要这个不受欢迎的后母置身事外。
  虽然经魔瘴一役,皇后的形象整个洗白,不过白雪公主以前被皇后刁难久了,对她的恶感不可能一夕之间改变。
  “爹地!我不管!我绝对不嫁给提姆!”
  盖林的额角开始抽痛。
  凯雅完全没有介入的打算,甚至露出微笑,等着看好戏。
  “你先出去,我们晚点再说。”他摆摆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