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重水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山重水复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后来送他们回家的是一个年轻人。

  香娜不认识他,那不重要,他不过就是庞大集团里的一颗小螺丝钉,过着听命行事的日子,和他们姐弟差不多。

  坐在后座里,香娜的体内有一股烧疼的火。

  如果真的问她,她会说不出自己在气的究竟是什么。只是其他情绪太过复杂,包括惊慌,包括痛楚,包括茫然,包括羞辱,于是愤怒似乎是最安全的一种。

  山姆和她一起静静地坐在房车后座,很奇异的对这一切变化没有任何疑问。

  在其他时候,香娜会很奇怪他的安静,但现在她太忙着处理自己的情绪,暂时顾不得弟弟。

  她茫然地看着窗外,街景渐渐往她熟悉的哈林区而去,他们的家……家!

  「啊!」她猛然想起来。

  「怎么了?」山姆回过头问。

  「我们不能回那里去!」她握住山姆的手,连忙拍拍隔开后座和前座的那扇窗户。「哈罗?停车!」

  电动窗户滑了下来。

  「女士?」年轻的司机从后照镜看着她。

  「我们不能回那间屋子,请你随便在路边停下来,让我们下车就好。」

  现场突然冲击回她的脑子里,那里死过一大堆人!

  直到现在还没有警察冲上门把他们抓走已经让她很惊讶了,他们回去那间屋子不是自投罗网吗?杀死那些人的「凶手」又没跟他们一起回去。

  「女士,我的雇主要求我直接载你们回去。」司机礼貌地点点头。

  「你疯了吗?警察说不定正在楼下等我们。」

  「女士,我必须遵从指示。」电动窗户升了回去。

  香娜焦虑起来,这辆豪华房车突然变成一辆囚车,而且他们马上就要换进一辆真正的囚车了。

  她忽然想起自己对辛玉衡的指控——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放他们自生自灭?

  天哪!她不会真的惹毛他,他决定付诸实行了吧?

  她看着山姆平静的表情,突然又想了起来。

  「你回学校的那几天有没有警察去找你?」香娜连忙问。

  「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要担心。」山姆拍拍她的手。

  「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忘了问你。」她申吟一声。

  「你问了啊!」

  「我只是问你有没有坏人去找你,我完全没想到警察的部分。」她罪恶感地道。

  「没关系。」山姆脸上竟然带了一丝笑意。「你每次谈恋爱的时候都是这样。」

  「我没有谈恋爱!」她先用力反驳,然后顿一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每次都这样』?」

  山姆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谴责,不如说是好笑。

  「你每次跟某个男人『有牵扯』的时候,都会这样。」他换一个比较中性一点的说法。「艾立尔斯说你是母鸡性格,只有心里一在意起某个人,就会全心全意都在他们身上,忙着把每个人纳入你的羽翼下,以至于甚至会忘了你自己的事——我想他真是说对了。」

  「我才没有……我有吗?」

  「有。」他肯定的点点头,然后拍拍她的手。「所以从前我对你的男朋友很坏,因为我很怕你有一天关心他们超过关心我,然后把我丢下来,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山姆,我才不会!」她惊骇地说。

  「我现在知道了。」山姆露齿一笑,脸上有着以前没有出现过的了解神情。「抱歉,我以前是个难缠的小鬼。」

  「你现在依然是难缠的小鬼。」香娜把他勾到面前,用力亲他一下。「但你这个年龄的男生就应该是这样。我的山米渐渐长大了。」

  山姆窘困不堪。到底是成长中的男孩子,这种肉麻兮兮的表白让他们最不自在。

  可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香娜盯着那扇电动窗,开始考虑有什么方法可以安全的离开这辆车。

  「香娜,别担心,我相信艾立尔斯都安排好了。」山姆制止她蠢动。

  「你对他可真有信心。」她酸溜溜地道。

  房车转进他们家的那条街。

  远远的,两个人,一男一女就站在街口的马路边,看似在等人。

  他们一看就是警察。香娜想。

  男的那个年纪比较大,接近五十岁,微带着灰影的深棕色头发,一脸的冷峻严肃,看起来就很不好惹。女的那个二十出头,一头金发,从她站在男子身后半步的姿态来看,应该是个刚毕业的菜鸟。

  车子终于在他们的家楼下停了下来。

  中年警察慢慢走来。

  再躲也没用,香娜叹了口气。

  「走吧!」

  姐弟俩下车之后,那辆车并没有立刻开车。香娜全心在这警察身上,没有心思去理车里的人。

  「山姆。」出乎意料,中年警察对山姆点了点头,脸上虽然没有太大的表情,眼神稍微和缓一些。

  「罗伯森先生。」山姆礼貌的点头招呼回去。看香娜投过来的眼神,他主动介绍。「香娜,这位是罗伯森警探,他来学校找过我。警探,这位是我姐姐香娜。」

  「原来如此。」香娜的猫眼微微一眯,山姆没有看向她。

  「山姆,当你告诉我,你陪姐姐和她男朋友去度假时,你忘了告诉我她男朋友是谁。」罗伯森警探的眼神平稳的游移到香娜身上。

  香娜觉得后脑有一种紧紧的感觉。

  「呃,我确定我有。」这位警探的态度与在学校的和善不一样,山姆感觉有什么不对,语气趋于保守。

  警探微微一笑,笑容中没有太大的喜色,问话的对象直接对准香娜。

  「弗兰切斯卡小姐……」

  「请叫我香娜。」她勉强一笑。

  「我还没告诉我姐姐家里发生什么事。」山姆赶快说。

  警探看他一眼。

  「那不妨由我来吧!」他简单地道。「香娜,警方在你们楼下的DVD出租店地下室,破获一个小型的安非他命工厂。」

  「什么?」香娜叫道。

  「这是真的。」山姆点头。当他发现时,自己也很惊讶。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住在一间毒品工厂的楼上!」她叫了出来。

  「恐怕是的。」山姆做个鬼脸。

  「噢!我的天哪!」她是有感觉那间DVD出租店偶尔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客人,不过顶多以为是一些怪咖来租色情片而已,没想到……

  警探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似乎在分析她是在演戏,或真的感到吃惊。

  无论如何,他继续往下说。

  「在你们出外度假期间,有一些外籍黑帮过来买毒品,和负责那间毒品加工厂的帮派发生冲突,最后演变成一场枪击事件。当时有人往上逃到你们家去,使你们的屋子受到波及,也变成犯罪现场,唯一『庆幸』的是,」警探讲『庆幸』这两个字时,脸色有些讽刺。「当天你们不在家,没有受到伤害。」

  「我的天,我的天……」香娜不及去想警探奇怪的反应,只能不断重复。

  原来这就是辛玉衡处理掉整件事的方式。

  她一点都不怀疑,他一定知道他们家楼下有问题。他连她的祖宗八代都调查清楚,怎么可能不清查她的住家状况。

  香娜越发明白事情的演变。

  当他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时,她和山姆简直是最好的利用品。他一定早就想好,如果到时候自己要抽身离开,只要像现在一样利用这些地理位置布置一场枪战,然后统统推给毒品和黑道就好。

  毕竟这里是哈林区,毒品和帮派就像家常便饭一样,任何人都不会怀疑。

  即使真有人怀疑,凭他的本身,要掩盖真相,制造一些证据又有什么困难的呢?

  远在他们认识他之前,他就已经在算计他们!

  噢,她又火大起来!

  「你的弟弟比你们早几天回来,就我所知,是因为你希望他回来参加一项暑期测验?」

  「……是。」

  「我们两天前去学校找过他,他说要等你回来之后才有办法联络上你。」罗伯森道。

  「很抱歉,我们去的地方……很隐密,没什么高科技产品。」她只能这样说。

  罗伯森皮笑肉不笑地牵动一下嘴角。「我想也是。」

  香娜突然觉得生气。无论让他心情不爽的原因是什么,他没有权利出在自己身上。

  她断然开口:「警探……」

  「你的律师联络我们,说你有些贴身衣物想带走?」警探直接打断她的话。

  「我的律师。」她重复,然后顺着警探的视线望过去。

  刚才替他们开车的司机已经下了车,站在车门旁边。她这才注意到,他穿的不是一般司机的黑色制服,而是一套很正式的西装。

  仿佛得到自己上场的指示,司机——律师倾身从车子里提出一个公文包,缓缓向他们走过来。

  「辛苦你了,律师。」香娜两手盘起来,非常刻意地对他微笑。

  律师佯装无视,低头从包包里抽出一张A4纸,交给罗伯森警探。

  「这是我的当事人希望取回的东西,都是一些他们的衣物和日常用品。」

  警探直直看了他好一会儿,律师目光毫不回避,有一瞬间香娜以为自己在看两只斗狗对抗。

  终于,警探把他手中的清单接过来,低头看了一下。

  上面大部分是两人的衣物和日用品,不过——

  「俄罗斯方块?」警探看律师一眼。

  律师看向香娜。「就放在……玄关上?」得到香娜的确认,他对警察解释道:「那是她父亲当年送她的玩具。虽然是不起眼的小东西,但对我的当事人具有很高的纪念价值。」

  「香娜,这份单子是你亲自列的吗?」罗伯森问她。

  虽然律师没有任何动作,香娜可以感觉到他背后的汗毛仿佛都竖起来,等待她的回应。

  「是的。」她最后说。

  罗伯森嗯了一声,把单子看完。除了那个俄罗斯方块,没有什么太奇怪的东西。

  「你们家已经变成犯罪现场,我们无法让你进去,但我可以派一位女警上去帮你把衣物收拾一下,带下来。」

  「我们不能回去?」她惊慌起来。那他们要住哪里?

  律师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罗伯森把女警叫过来,单子交给她,低声又交代了几句。女警点点头,转头上楼去了。

  香娜心里一阵阵的烦躁。如果这个家不能回去,她得在很短的时间内再找到一个住所,一切重新安顿又需要一番功夫。

  在他们等着女警下来时,罗伯森走到律师面前,很近很近,神色不善地开口。

  「我早该知道这整件是你们的手笔。『南集团』,嘿。」罗伯森冷笑一声。「回去告诉你老板或不管哪个人,我不管他们多有钱有势,口袋里收集了多少肮脏的政客,能对我们警方施加多大的压力!这里是美国,我的辖区,他们无法永远的只手遮天。只要是在我的地盘上,他们最好给我安分一点。」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客户都是正正当当的生意人,纳税的好公民,奉公守法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罗伯森嗤哼一声,香娜在旁边完全作声不得。

  南集团?辛玉衡是南集团的人?更有可能的情况是相当高阶的主管?

  他的办公室,他带她去的那间大楼,完全没有任何特殊的表示,所以她一直无法肯定他的公司究竟是哪一间。

  原来是南集团。

  即使再不关心时事的人都知道南集团!它的触角从银行,国际保全,制造业,服务业,旅馆业,媒体业都有它的踪影。

  曾经一度,南集团的名声并不彰显,而是隐藏在各种不同的大小集团背后。直到有一次CNN的财经金融记者想做一个国际级财团的专题,讨论这些财团的社会责任,才在无意间发现,有一些世人以为不相干的集团,背后其实属于一个共通的名字。于是,这个神秘而庞大的组织,就此暴露在世人的眼中。

  即使如此,南集团的最高统治者也鲜少在荧光幕前曝光,偶尔的一些慈善晚会场合,便成为小报热列追逐的目标。

  想到那间总部和那几个谈笑风生却声色不露的人,她忽然很能明白南集团为什么能低调地维持这么多年。

  香娜有点昏眩,现在她知道为什么会有坏人想绑架他或他的老板了。如果有机会,她都想绑架他!

  不,更正,她想宰了他。

  看着罗伯森正义森然的眼神,她不禁汗颜。

  通常这种好警察被财大势大的大人物踩在脚下的事,都只在电影上看过,而且每次看的时候她都很气愤,没想到……这次自己竟然是站在『坏人』的那一边。

  罗伯森又看他们姐弟一眼,香娜只能对他笑一笑,并祈祷自己的笑容不会太心虚。

  那位女警终于下楼来。罗伯森先把包包接过去,确定一下里面的内容物,最后拿出那个俄罗斯方块检查。

  香娜心里很紧张,真怕它突然射出什么鬼东西,然后他们当场全部被捕。毕竟这是辛玉衡的杰作,谁知道它又有什么特异功能。

  幸好,警探翻转把玩了几下,确定它真的只是普通的益智玩具,终于把方块放回包包里,一起交给他们。

  律师自动接过来。

  「谢谢。」

  「请留下一个警方随时可以和你当事人联络的方法。」罗伯森简短地道。

  「自然。这是我当事人的联络方式。」律师在他递过来的笔记本上写下一串字。

  香娜完全不知道他填的是什么,因为,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住在哪里。

  「希望我不会有需要再联络两位。」罗伯森对姐弟俩点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香娜知道再多说什么都没用,拉了拉弟弟,直接走回豪华房车。

  律师跟在他们身后,他们进后座,他进驾驶座,车子发动时几乎没有什么声音。他驶离那两位警探时,甚至很礼貌的抽空跟他们挥挥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