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下) 终曲

作者:古灵
  怒气冲冲地踏入书房,一屁股坐上书案后的座椅,杭傲猛拍一下书案,狂肆地咆哮。

  「去把大小姐给我叫来!」

  「是,爷。」

  眼看主子好像气得不轻,添福慌慌张张掉头就跑,免得主子把气出在他头上。

  而杭傲,兀自在那里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碎碎念。「可恶,可恶,婉儿不过才刚及笄,那小子敢情是向天借了好几颗胆子,竟敢亲自上门来提亲!好好好,不把你整得哭天抢地、呼爹叫娘,我就不叫杭傲!」

  不一会儿,杭傲的长女,杭婉便急急忙忙赶来报到了,身后还尾随着她的亲娘琴思泪,后者听说杭傲在生气,二话不说,也跟着来了,想说在不对的时候可以打个圆场。

  就连杭傲的长子杭澈也晚两步的赶了来——纯粹观众赶入场看好戏。

  「爹,您找女儿?」

  「对,我要问问妳,妳这……」

  原想顺便连女儿也吼上一吼,然而,一对上女儿那双跟老婆一模一样的眼神,杭傲的嗓子就哑了,吼不下去了。

  这个女儿,模样儿长得可真像他,秀丽高雅,落落大方,可性子偏偏又像极了他的老婆,知书达礼,纯净温婉,亲爹是北方富豪,亲娘出身南方书香世家,难怪刚过十岁,媒人婆就一次又一次的跑来提亲,而他也总是以女儿尚年幼来婉拒。

  左婉拒,右婉拒,大概是被婉拒得不耐烦了,现在人家小子居然亲自上门来要「偷」他的宝贝女儿了,真是孰忍孰不可忍!

  他这个亲爹都还没享受够疼爱女儿的得意呢!

  可是,他的宝贝女儿心肝肉,不管他再怎么婉拒,迟早有一天,他还是得把她嫁出去,呜呜呜,舍不得呀!

  不管了,只要他还舍不得,女儿就不能嫁出去,对,就这么决定!

  见杭傲一会儿怒火冲天,一会儿垂头丧气,一会儿又像个孩子在赌气似的噘高了嘴,琴思泪与杭婉不由疑惑地面面相觑。

  他是哪里不对了?

  「爹?」杭婉担忧地又唤了一声。

  杭傲这才回过神来,凝视女儿好一会儿,方才叹着气问话。

  「婉儿,妳可认识晋城苏家的老四?」

  「苏四少?」杭婉更是困惑。「听过,但,女儿并不认识他呀!」

  不认识?杭傲顿时精神一振,既然女儿不认识,他就不必顾虑到对方是否女儿属意的对象了。

  刷刷刷,刷掉!

  「好好好,那就没事了!」眉开眼笑的,杭傲雀跃得像个刚抢到玩具的小鬼。

  「夫君,」琴思泪终于忍不住了。「究竟是什么事?」

  「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又有人上门来提亲罢了,没啥大不了的!」杭傲胡乱摆摆手,翻开账簿,正待检视,眼珠子一转,忽又抬起头来,表情诡谲。「我说老婆,也有人来给我提亲呢,说要嫁给我做二房……」

  「敢问夫君何时要迎娶对方?」琴思泪毫不迟疑地问。「倘若时间太紧,妾身就得赶紧去张罗准备了,要……」

  该死的蠢女人,真的想找死吗?

  琴思泪话还没说完,杭傲脸就黑了一大半,「不必了!」面无表情的落下眼去看账簿。「我又没说我要娶。」

  「呃?」琴思泪着实不懂,怎地才几句话,夫君又变脸了。

  「喔,老天!」纯观众杭澈大声呻吟,为自己竟有这么一个智障的娘亲而感到可耻不已。

  他可不可以换个娘啊?

  就连杭婉也颇为哭笑不得,虽然她的性子像琴思泪,但毕竟也是杭傲的女儿,她可不像娘亲那么迟钝。

  「夫君,你不开心吗?」那个迟钝的女人还在傻傻地问。

  「……」根本不屑回答她。

  「夫君,妾身敢请夫君告知……」

  告妳的头!

  戏烂,演员更烂,纯观众实在看不下去了,没直接喝倒采就已经很给面子了,翻了个大白眼后,杭澈就一把抓住娘亲往外拖,拖拖拖,拖拖拖,一直拖到远离某人监听范围之后,杭澈才定住脚步,然后向迟钝的女人抗议。

  「娘啊,儿子我真的替您感到丢脸耶!」

  「澈儿,娘……呃,不懂,你是在说……」琴思泪满头雾水。

  「娘啊,我就不信您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爹娶妾!」杭澈一整个不耐烦。

  琴思泪怔了一下。「娘是真的不在意啊!」

  杭澈呆了呆。「耶?真的假的?」

  琴思泪正色颔首。「澈儿你该知道,娘是不说谎的。」

  杭澈顿时傻眼。

  原以为娘亲只是碍于礼教闺训,三从四德,夫要娶妾,妻不得干涉,所以她才从来不曾反对过,但其实她心里呕得很呢,可没料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娘竟然是真的不在意!

  靠,这女人还真的很没良心耶,亏爹还那么宠她!

  踩着细碎的莲步,随后跟来的杭婉慢吞吞地来到他们身边,先看看杭澈那副傻样,失笑,再转注琴思泪,唇畔笑意更是隐透趣意。

  「娘,爹从来不隐瞒您任何事,相对的,您也不该话只说一半吧?」

  「呃?」

  「您是真的不在意爹娶妾,女儿知道,但是,后面应该还有不是吗?但您从来不说完整,所以爹很伤心……」

  伤心?!

  「妳爹他……」琴思泪吃惊地掩住嘴,眼眶立刻红了,「很伤心?」那样温柔体贴,十六年如一日地宠爱她的夫婿,她竟然惹他伤心了,「因为我?」还一点自觉都没有!

  唉,这女人,不,是娘真的很迟钝耶!

  「是,爹很伤心,非常非常的伤心!」杭婉用力点头强调,免得娘理解得不够深,补救起来也搔不着痒处。「你们成亲了多少年,他就伤心了多少年,因为娘您从来不把心里话说完整给他听。」

  「我……」琴思泪吶吶道。「我不知道他想听啊!」

  「想听,爹想听死了!」杭婉将琴思泪转了个身,推推她。「所以,快去说给爹听吧,爹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嗯,我知道了。」

  目注娘亲急急离去的纤细背影,杭婉姊弟俩互觑一眼,相对噗哧失笑。

  可怜的爹,聪明一世,胡涂一时,竟爱上了一个迟钝到不行的老婆,还死心塌地的,真的是……真的是……

  脑残!

  ***  ***

  「夫君。」

  「嗯?」

  见杭傲依然埋首在账簿中,一边敲算盘,一边挥毫做记录,头也不抬地随便应了一声,琴思泪更是惭愧。

  夫君果然很伤心,连看都不想看她了!

  「夫君,妾身……」她迟疑地顿住,不晓得该如何说比较合适,片刻后,决定按照心里想的直接说出口即可。「妾身是真的不在意夫君再娶妾室收丫头,一个,两个,十个,一百个,妾身都不在意……」

  喀嚓一下,毛笔断成两截了。

  「就算夫君不喜欢妾身、甚至讨厌妾身,妾身也不在乎……」

  默然无声,算盘珠子粉碎了好几颗。

  「执子之手,白首偕老,妾身从来没有那么贪心的欲望……」

  喀啦喀啦,听上去很像是某人咬掉牙齿的声音。

  「只要……」琴思泪赧然垂落娇靥。「夫君容许妾身一辈子陪伴在夫君身边,妾身于愿足矣……」

  「……」

  「执子之手,白首偕老,妾身不敢如此贪求,就算夫君执的是其他女人的手,那也无妨,只求夫君允许妾身陪伴夫君到老,让妾身能够一辈子看着夫君,一辈子伺候夫君,妾身也就心满意足了……」

  徐缓地,杭傲抬起头来,慢条斯理地转向琴思泪,入目那张清秀的皮相依旧是平凡无奇,毫不显眼的。

  但在他心目中,她始终是世上最纯净美丽的女人。

  唉唉唉,他早就该想到了,这个女人过于无欲无求,根本不懂得何谓贪欲,天底下所有女人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她却认为那就是贪心,所以,她不贪,只有一点小小的愿望。

  不求执子之手,只求白首偕老。

  「老婆。」温柔地将她拉下来坐上他大腿,紧紧地圈搂住她,他深情低唤。

  「夫君?」琴思泪赧然回应。

  「这辈子,只要有妳这个妻子,我也心满意足了……」杭傲呢喃。

  「夫君……」眼眶又红了。

  「所以,不会有其他女人,就咱俩『执子之手,白首偕老』吧!」

  「嗯,嗯,谢……」感动的热泪滚滚而下。「谢谢夫君。」

  「别掉泪,」他怜惜地俯唇吻去那一颗颗晶莹的泪水。「我会心疼的。」

  「还……还有……」她哽咽着,继续细语。「妾身一直没有告诉夫君……」

  「告诉我什么?」

  「妾身好幸福……」

  「我知道。」

  「但不是因为夫君的宠爱,而是因为……」话愈说愈羞赧。「能够陪伴在夫君身边。」

  「……嗯。」

  够了,不必花前月下的谈情,不必清清楚楚地说爱,也毋需小里小气的吃醋,更毋需丑陋龌龊的嫉妒,深挚的感情就存在于两人呼吸的空气之中,在深深凝视的目光里。

  不用言语,也不用任何举动,那份深情就在那里了!

  「老婆,快被妳淹死了啦,妳就别再掉泪了行不行?」

  「人家忍不住嘛!」

  「……」

  思泪,思泪,相思情泪。

  丝泪,丝泪,情丝系泪。

  天涯海角,何处是她的归宿?

  他,就在他身边!



  <全书完>



  编注:欲知杭傲与琴思泪的前缘情事,请看——玫瑰吻590《情丝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