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下)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  ***

  半年后——

  「老婆,我的生意都处理好了,以后可以专心陪妳了!」一进家门来,杭傲就兴高采烈的向琴思泪「报告」,还一边把老婆往床铺那边拖去,大白天的就想跟老婆一起复习一下「做人」的道理。

  「可是夫君你不可能都放手不管吧!」

  「没问题,我把生意都交托给可靠的人去负责,往后我只要定时去查查账,还有放赈的时候咱俩一块儿去之外,也没什么需要我的了!」

  「但……」

  「好好好,我会再把蛋放进妳的肚子里,来,快上床,别再挣扎了,妳还欠我一个女儿呢!」

  「……」

  尔后几个月,杭傲就真的一直陪伴在琴思泪身边,几乎是寸步不离。

  而惨事依旧不断降临在苏月贞身上,扬州城里的店铺也继续一家接一家,因为生意做不下去而关门大吉,回家去啃自己的老本了。

  这么一来,更可以肯定「凶手」不是杭傲了,琴家父子都这么认为。

  不过,毕竟是亲密生活的夫妻,琴思泪了解的必然比琴家父子多,所以,她还猜想到另一种可能……

  「夫君。」

  「嗯?」

  「那回上官公子他们帮你保护我,是为了……」琴思泪试探着问。

  「帮了我,就一人颁发一面『免整金牌』,谁不抢着要!」杭傲答得很得意。

  「所以,应该有更多人想要夫君你的,呃,『免整金牌』啰?」再试探。

  「那是当然。」一面「免整金牌」保一生安宁,谁不要。

  「也就是说,只要夫君你说一声,夫君你那些朋友就会抢着要帮你忙啰?」

  「答对了!」

  「……夫君。」

  「嗯?」

  「是夫君你那些朋友们在恶整表嫂,还有扬州城的老百姓吗?」

  「哈哈哈,老婆,妳还下算太笨嘛!」

  果然。

  琴思泪啼笑皆非地摇头叹气。「夫君。」

  趁她没注意,偷亲一下。「干嘛?」

  「夫君打算何时才要放过他们呢?」

  「放心,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那些有关于妳的恶毒流言消失了,我就会放过他们了!」

  这要求也不算过分,但几年下来的流言并非三朝两夕就可以消除的,除非……

  「夫君。」

  「又怎样了?」

  「妾身在想,倘若夫君有闲,可否每日带妾身出去逛逛,妾身尚未仔细看过扬州城呢!」

  聪明的女人!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多出去给人家瞧瞧,多给人家有机会认识一下,如此一来,扬州城老百姓很快就会恍悟,以往那些恶毒的流言全是不可信任的了,届时,那些流言自然而然就会消失了。

  「好啊,没问题,就从今天开始吧!」

  「谢谢夫君。」

  「碧香,添福,去准备一下,少爷我要带老婆出去逛街啦!」

  自从搬到扬州城之后,这还是杭傲头一回带琴思泪出门,而琴思泪也的确是带着好奇的心情去了解她成长的城市。

  「啊,老婆,快瞧,快瞧,那小姑娘,长得可真不赖呢!」

  「夫君要收下她吗?」

  「……妳不反对?」

  「自然不反对,只要夫君告诉我何时要收那位姑娘进门,妾身定会实时准备好的。」

  「……」

  这女人……这女人……

  总有一天,他会活活掐死她的!

  ***  ***

  时光荏苒,十年匆匆而逝,除了留在北方的长女之外,杭傲与琴思泪又育养了两子两女,生意也愈做愈大,在挑选手底下的人时,也证明了他的确承继了杭夫人的识人之能,不但各个信实可靠,也都是万中选一的人才,生意交给他们保证万无一失。

  而杭傲也乐得把一切都交给自己选择的人,信任他们,仰仗他们,自己则闲在家里宠妻溺爱子女,日子过得惬意又舒适,最多就是在天降灾祸之际,带老婆孩子出门去赈赈灾。

  至于杭老爷子三天两头寄来催促他回北方的书信,通常他都只是随便瞄个一、两行,后面就懒得再往下看了。

  师妹云燕燕已经嫁给大师兄姜世麒了?

  那又怎样!

  大师兄带师妹回山上了?

  关他屁事!

  杭姵嫁给人家做妾,不到三个月就被休回娘家了?

  那是老爹的女儿,又不是他的女儿,麻烦老爹自己处理!

  该回家了?

  扬州已经是他的家了,他还回什么家!

  回去看看爹娘?

  一个蠢老头,一个霸道的老太婆,有什么好看的?

  总之,打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再回北方去了,所以,不管杭老爷子寄来一封封书信,又催又骂又哄又骗,他就是很有志气的说不回去就不回去。

  他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死赖在扬州不回北方了。

  然而,姜毕竟还是老的辣——只不知是公姜在辣还是母姜在辣,这年,清明刚过,北方又寄来一封家书,而这封家书,杭傲才看两眼,就气得暴跳如雷地差点放火烧房子了。

  「浑蛋,真他妈的浑蛋!」

  「夫君,冷静一点,请冷静一点……」

  「冷静个屁,那个死老头子竟敢威胁我,再不回去的话,他就要随便挑个路人甲,把咱们的宝贝女儿嫁出去了!」

  琴思泪忙以袖掩唇,险些失声笑出来。「公公只是吓吓夫君你的吧!」

  「多半是。」杭傲恨恨道。

  「那夫君还担心什么呢?」

  「废话,当然是担心那个死老头子的蠢脑筋一时转错弯,胡搞瞎搞的真的把咱们的宝贝女儿随随便便嫁给一只猪头乙,那可怎么办?」

  「那……」掩唇,继续偷笑。「我们只好回去了。」

  回去?

  可是他不想回去啊!

  但如果他真的不回去的话,老爹……

  「可恶!」杭傲愤怒又不甘心地一掌拍碎茶几。「回去就回去!」

  于是,虽然明知这一回去就会被锁上狗链子,做定杭家的狗了,杭傲还是心不甘、情不愿,携家又带眷地被逼回北方去了。

  做狗就做狗吧,宝贝女儿最重要!

  一个多月后,十分凑巧的,回到平阳的这日,恰恰好是当年琴思泪嫁到杭家的这一天。

  「真的……」琴思泪百感交集地呢喃。「好巧呢!」

  「当年的今日,老婆妳嫁到杭家来……」杭傲双臂一搂,抱她下马车。「幸福吗?」

  「好幸福!」琴思泪衷心地道。

  「那么,今天妳回到杭府,我保证妳会继续幸福下去的!」说着,杭傲将她转向杭府大门。「瞧!」

  「咦?」琴思泪一时错愕,两眼瞪圆了。「那……那是……」

  「妳对师妹发过毒誓,绝不会再回到杭府,所以啦,今天妳要回的不是杭府,而是傲府。」

  「傲府?」

  「当年,我们离开北方后不久,老头子就分了家!是家宅的家,不是家产的家。」杭傲特别强调。「中道依旧是杭府,是分给大哥的,左道是二哥的儒府,至于右边的傲府,想当然耳,是我的,所以……」

  「公公才会在原来的杭府大门左右两侧,分别又开了两道门……」琴思泪喃喃道,眼眶悄悄润湿了。「是为了妾身……」

  「不然妳不能回来,我也不可能回来呀!」唇瓣爱怜地贴上琴思泪的发鬓,杭傲柔声抚慰。「再说,虽然多了两道门,但其实门里头压根儿没什么改变,也没有特意筑墙间隔开来,只是多种了两排树意思意思而已。」

  泪珠儿终于禁不住坠落下来,「夫君,妾身定是上辈子积了福,这辈子才能够嫁给夫君你,妾身……」琴思泪哽咽着低喃。「妾身定然会全心全意回报夫君对妾身的宠爱的!」

  「不用,不用,妳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一句话就好。」

  「夫君请问。」

  「倘若……咳咳,我想收两个妾……」

  「夫君请随意,妾身绝不过问!」

  是怎样?现在是在干酒,你干杯我随意,还是你随意我干杯?

  「……」

  妈的,笨女人,杀了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