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下) 第7章(2)

作者:古灵
  ***  ***

  韩长钰不是坏人,也没有很自私,他只是用一颗真心,诚挚地爱上了表妹,所以,纵使表妹一嫁再嫁,他都没办法放弃,然而,一旦表妹得到了属于她的幸福,又爱上了她的夫婿,他还能如何?

  也只能死心了!

  可是,要放下这份持续了二十年的感情又谈何容易,痛苦不知如何排解,只好藉酒消愁,再借着醉意把郁闷的心情发泄到他从不曾爱过的妻子身上,因此,就算他对琴思泪死心了,苏月贞反而更加憎恨琴思泪。

  嫁都嫁了,干嘛还搬回来,害她日子更不好过,虽然韩长钰不至于打骂她,但天天被丈夫用鄙夷的口气贬损、嫌弃,谁会受得了!

  好,既然那女人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那女人太好过的!

  所以,就算韩长钰明言已放弃娶表妹为妾的心意,苏月贞反倒更变本加厉的到处去跟人家诉苦,恶意的抹黑琴思泪,把琴思泪说得像是除了到处勾引男人之外,就没其他本事的女人。

  丈夫贬损她,她就贬损那个女人!

  于是,从三年前开始的流言,就这样延续了下来,经过三年的掺料加味,蒸煮炒炸焖炖之后,剧情也更为紧凑精采了。

  原来琴家小姐之所以会被何家休离,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只不能下蛋的母鸡,也因为她是个性好勾三搭四,更偏爱有妇之夫的荡妇,这种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女人,谁敢留在家里败坏门风?

  没有。

  所以,她被何家休离了。

  而这回,她的小丈夫之所以会带她搬到扬州来住,也是因为杭家的长辈命令儿子休离她,可是一个「年幼无知,天真善良」的小丈夫又怎敌得过妖媚淫佚的狐狸精,打从他们成亲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吃定他了。

  结果,小丈夫硬是舍不下她,只好带她离开北方的老家搬到南方来。

  接下来,就该轮到扬州的女人接受考验了,倘若她们不能顾好自己的丈夫,扬州城的男人们就要沦入琴家大小姐的魔掌中啦!

  「过分!太过分了!」

  琴伯渊愤慨地低吼,怒气冲冲地走过来走过去,理智就快被怒火烧光了,反观琴老先生,却仍是一派平静,无动于衷地啜饮参茶——人参还是不太适宜干啃。

  「镇定,渊儿,镇定!」

  「叫我怎么镇定?瞧瞧外头是怎么说妹妹的,他们简直是……简直是……」琴伯渊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不懂,真的不懂,之前表弟妹胡乱造谣中伤妹妹,那我能理解,而且流言也不出建阳左近,也不算太过分,可是现在……」

  他狂乱地挥舞着两手。「表弟妹就真的太过火了,表弟都已经死心了,她为何还要乱出诳语污蔑妹妹?而且还把谣言传出建阳,传到了咱们扬州这儿来了,她是故意的吗?她……她……」

  「我想……」琴老先生若有所思地沉吟。「这就是长钰之所以会厌恶他的妻子的缘故吧!」

  「还有那些人也是,」琴伯渊愈说愈是忿忿难平。「随便什么流言都信!」

  「那也怪不得他们,」琴老先生似乎颇能谅解。「出嫁前,思儿大门不出,二门下迈;嫁到何家八年,何家也不允许她出门半步;至于女婿呢,思儿告诉我,女婿总心疼她不曾出过门,在北方时就不时带她到各处去玩儿,甚至还跑到西域去了呢!只是……」

  他无奈地叹气。「思儿此际身怀有孕,委实不宜出门,而女婿虽然经常外出,却都是往苏杭两地跑,如此一来,不曾见过他们夫妻俩的外人,自然只能听信流言了!」

  换句话说,看不见,只好人家说的照单全收啦!

  「可是……」那也不能随便什么都信吧?

  「不过……」两道灰眉微微攒了起来,看来琴老先生也是有在烦心的,只是他烦的事和儿子不同。「为父担心的倒不是你妹妹,而是……」

  「不担心妹妹要担心谁?」

  「你表弟妹。」

  「咦?她?」这就奇怪了,不担心被污蔑伤害的女儿,反倒为出言污蔑的人担心,爹爹是不是气过头,脑袋胡涂了?「为何?」

  「为父一得知外头的流言,立刻前去找思儿,唯恐流言也传到她那里去了,尽管她生性淡然,但那流言委实太恶毒,怕也是会伤了她的心的,故而为父想去安慰安慰她……」琴老先生稍稍一顿。「一见到她,为父就想说去得果然没错……」

  因为……



  愁眉深锁,眼儿忧虑,琴思泪看上去就是一整个烦恼得不得了,就连碧香和添福都被传染了,一个攒眉苦脸,一个哀声叹气。

  烦烦烦,好烦啊!

  「思儿,妳……」琴老先生小心翼翼地问。「听到外头的流言了?」

  「是,爹。」琴思泪叹气。

  果然。

  「呃,我说思儿,妳也不要太在意,」从来没安慰过人,尤其是女人,老先生显得相当笨拙,「妳表嫂她也不是有心的,只是……」不过,就算他聪明绝顶,舌粲莲花,说到舌头都长茧了,不但开莲花,连菊花都开出来了,琴思泪也听不进半个字。

  因为,他根本就搞错方向了。

  「我怎能不在意!」琴思泪喃喃道。「这件事要是让夫君知道了,怕是连我都按捺不下他的怒气了!」

  「绝对按捺不下!」碧香给予肯定的「支持」。

  「少爷一定会杀了那个女人的!」添福更是百分之百的「拥护」。

  杀人?

  琴思泪顿时骇出满头冷汗,忧心忖仲。「那……那……真的瞒不了夫君吗?」

  「除非姑爷是聋子!」听不见就不知道啦!

  「或者是死人!」不但听不见,也看不着。

  「别胡扯!」琴思泪拧眉低斥。「夫君健健康康的,一点问题也没有好吗?」

  「所以啦……」碧香两手一摊。「瞒不了姑爷呀!」

  琴思泪窒了一下,叹息。「这就麻烦了,瞒不了夫君,又按捺不下他的怒气,到时候可怎么办才好呢?」

  你一言、我一句,听得琴老先生直发怔。

  「请……请等一下,思儿,妳……」他吶吶问。「妳都不难过吗?为父承认,那些流言连为父都感到十分恶毒,可是……」

  「女儿在意的不是那个。」琴思泪漫不经心地道,还在烦恼该如何瞒过杭傲。

  「真的不难过?」这样都不难过?

  琴老先生不由得开始怀疑——非常强烈的怀疑,他的女儿根本不是淡泊,而是生性迟钝!

  被人家说得这么恶劣,起码要伤心一下下嘛!

  「真的啦,真的啦,小姐说啦……」碧香不耐烦地替主子回答。「浊者自浊,清者自清,既然不是事实,她干嘛要在意?」

  真的不在意?

  那他还来安慰什么!

  「所以,思儿妳只是担心被女婿得知这些流言?」琴老先生啼笑皆非地道。

  「这话才说对了,说是怕我们少爷知道啊!」添福嘟嚷。

  「就是咩!」碧香点头。「姑爷宝贝小姐宝贝得要命,要是得知有人恶意中伤小姐,看着好了,天地非被姑爷一整个翻转过来不可!」

  琴老先生皱眉。「女婿会那么生气?」

  「生气?」碧香喃喃道,前一刻还在点头,现在又猛摇起头来了。「不不不,姑爷不会生气,姑爷是会……」原想说震怒,蓦而顿住,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猛抽一口悚然的寒气,「天哪,姑爷最好不要……不要……」惊吓得说不出口了。

  添福也想到了,胆战心惊的咽了口唾沫。「发……发火?」

  一听到那两个字,琴思泪也吓出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惶恐。「发火?!」她几乎是在尖叫了。

  生气?

  发火?

  琴老先生又听得雾沙沙的了,「两者有何不同吗?」他纳闷地问。

  「废话,当然不同!」碧香气急败坏地团团转,「生气就是生气,吼两声骂骂人,发顿脾气也就算了,可姑爷要真发起火来……」与添福相觑一眼,又开始卯起来吞口水。「他会放火的!」

  发火?

  放火?

  两者音是很相近,然后呢?

  「呃?」琴老先生还是听不太懂。

  真笨!

  碧香用一种「你老太爷读了几十年书,怎地还比不上我这个大字不识半个的小丫头」的眼色横琴老先生一眼。

  「就是说,姑爷肯定会先去杀了表少奶奶——因为造谣的是她,再放火,请注意,不是发火,是放火,姑爷会放火焚烧整个扬州城——因为整个扬州城老百姓都信了那种恶毒的流言,到时候要是没有人能阻止得了姑爷,扬州城只好重建啦!」

  杀人?

  放火烧城?

  「什么?」琴老先生终于搞懂了,脸色立刻刷一下变成欣欣向荣的绿色。「杀人是犯法的,他就不怕王法吗?」

  「少爷会武功,是个江湖人,江湖人眼里从来没有王法的!」

  换句话说,杭傲想杀人就杀人,管你王不王法,他就是王法!

  「这这这……这怎么得了,怎么得了啊!」

  「所以,我们不都在烦恼、在想办法呀!」碧香没好气地咕哝。

  「真阻止不了他吗?」

  「姑爷一根手指头伸出来就能让人呜呼哀哉了,谁阻止得了?」

  「可……可是,如果想不出办法来呢?」琴老先生提心吊胆地问。

  「真想不出办法喔?」碧香耸耸肩。「那就只好请表少奶奶赶紧逃命去,还有全扬州城的老百姓快快搬家啰!」

  「……」



  琴伯渊听得目瞪口呆。

  「妹夫……会武功?」

  「对,他学过武。」

  「很……厉害?」

  「不清楚,但添福说江湖上的人对他是谈虎色变,避之唯恐不及!」

  琴伯渊背脊一阵泛凉。

  「那那那……想到办法没有?」

  「没有。」

  「没有?」琴伯渊惊叫。

  「所以我才担心你表弟妹呀!」琴老先生摸着下巴认真考虑。「是不是要叫她赶快逃命呢?」

  「……要!」

  可是苏月贞自认没错,不屑夹着尾巴逃跑。

  「他才不敢杀我呢,就不怕王法制裁吗?」王法,这就是她的仗恃。「他只要敢动我一根寒毛,我就去告他,请县太爷做主,让他坐一辈子牢!」

  「……」

  最好是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