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下)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然曾应允韩长钰,倘若女儿又被休回娘家来,便同意让女儿嫁给外甥为妾,结果女儿非但没有被休离,更被宠得有点离谱,在这种情况下,琴老先生自然不可能要女儿改嫁给外甥为妾。

  要真是,他就真的是老糊涂了!

  可是,韩长钰对琴思泪的痴心,琴老先生也是很了解的,为免引起莫须有的事端,他决定将杭傲带着琴思泪搬到扬州来的事隐瞒下来,希望借着时光的流逝,韩长钰也会逐渐淡忘那份不该有的情意。

  然而,实际上的演变偏偏是往另一个令人困扰的方向跑。

  虽然不住扬州,但韩府所在的建阳离琴府也不算太远,琴思泪业已搬到扬州的事,终究还是传到韩长钰耳里了,当下,韩长钰就气急败坏的赶往扬州,要找琴老先生理论。

  当时,杭傲离家还不到一个月。

  「姨父,您不是答应过我,要让表妹嫁给我的吗?」一进琴家,韩长钰直接跳过最基本的请安,劈头便气势汹汹地提出质诘。

  他这是在做什么,要债?

  琴家欠了他什么了?

  琴老先生两道灰眉甫一纠结起来,琴伯渊眼见表弟的态度竟是如此不敬,便也不悦地抢先反驳回去了。

  「表弟,请搞清楚,我爹允诺的是,倘若妹妹被杭家休离,而她又首肯,我爹就不再反对让妹妹嫁与你为妾了。可是……」他的口气也很生硬。「我妹妹并没有被休,没道理要她改嫁给你吧?」

  琴伯渊说的是事实,也是理,韩长钰不由窒住了,气势马上流失了一大半。

  「但……但……表妹搬回南方来了,你们不该没通知我!」

  不该?

  琴伯渊双眉挑高,神色更是不以为然。

  「请问表弟,虽说是亲戚,但你姓韩,我们姓琴,琴家出嫁的女儿回门也只是我们琴家的事,与你们韩家何干,你又凭什么道理非要我们通知你不可?」

  「凭……凭……」凭了老半天,韩长钰终究凭不出半个说得出口的道理来,因为,他本来就无理。

  他没道理可说,琴伯渊可有很多道理要讲。

  「不过,你来这一趟也好,趁这机会,我不得不告诫你几句……」他的表情和语气都隐隐透着几分严厉。「无论如何,我妹妹已是杭家的媳妇儿了,生是杭家的人,死是杭家的鬼,你不能再对她存有任何非分之想了,你自幼饱读圣贤书,这点道理应该懂吧?」

  懂,懂,他当然懂!

  可是,他就是放不下呀!

  一次又一次,他错失了她两次,在何家蹉跎了八年青春之后,金媒婆又以谎言玩弄了琴思泪第二次得到幸福的机会,够了,他不想再错失她第三次了。

  她有权利得到幸福。

  而他也有权利追求至爱。

  但双方家长却无视小辈的痛苦,一再横手加以阻碍,说他们是出于疼爱子女的心,谁会信!

  不了,再也不了,既然表妹搬回南方来了,无论原因是为何,他都认定是天意要再给他一次机会,而这一回,拚着背上满身骂名,就算要他带着表妹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不要再任由双方家长摆布了!

  这回机会,他一定要牢牢把握住!

  「对我而言,再是天大地大的道理,都比不上表妹的一生幸福重要!」韩长钰愤怒地辩驳。「难道你们都没听说过吗?杭家那位三少爷年少气盛,是个任性跋扈的小霸王,表妹嫁给他绝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那你就错了!」琴伯渊摇摇头。「确实,妹夫年少气盛,也相当任性,但他却十分的疼爱妹妹,两者并不相冲突,事实上,我爹还曾经劝诫过妹夫,说他不应该太宠溺妹妹,却被妹夫一句话顶回来,还顶得我爹哑口无言,心服口服。」

  「什么话?」韩长钰脱口问。

  「妹夫说,妹妹已经是杭家的媳妇儿,不再是琴家的女儿了,就算他要宠坏妹妹,那也是他们杭家的事,琴家的人已经管不着了!虽然话说得很冲,语气也相当不敬,可是……」琴伯渊感慨地笑叹。「单凭这句话,就可体会到妹夫对妹妹的深爱,而在他的呵护下,妹妹也确实十分幸福……」

  「不可能!」韩长钰再次冲口而出,很有自信地断然否决。「或许她看上去很幸福,但那只是她硬装出来要安慰你们的,对,一定是!」

  一定是?

  听他那种「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只相信我自己愿意相信的」的语气,琴伯渊不禁直皱眉头。

  表弟没发现自己偏执得有点昏头了吗?

  「你……」

  他正想点醒韩长钰,要韩长钰理智一点,忽尔又顿住,略一思索,视线悄悄移向琴老先生,透出询问的眼色,后者会意,也偏头想了一下,颔首,于是他收回目光,对着韩长钰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毕竟你们是表兄妹,也许久没见了,我想让你们见个面聊聊,于情于理也是说得过去的。」

  毕竟,杭傲并没有说不准妹妹见任何人,只要多陪上几个丫鬟,应该无妨吧?

  「好好好!」原以为要见到琴思泪比登天还难,没想到琴伯渊竟主动提出要让他和表妹见面,韩长钰不由喜出望外,拉腿就自动自发的领前「带路」。

  「走,我们现在就去!」

  目注韩长钰雀跃的背影,琴伯渊摇摇头,随即举步跟上去。

  为了琴思泪,韩长钰已然失去读书人的自持与自律了,希望在他亲眼见到琴思泪,理解到她根本不需要他之后,能够及时省悟并摆脱那种偏离正轨的执着。

  因为,琴思泪已经得到她的幸福了!

  ***  ***

  远远一瞧见琴思泪纤细修雅的身影,韩长钰先是狂喜得几乎无法自制,差点失控地吼过去。

  两年未见,原来思念之情竟比他自以为的更深刻啊!

  然而下一刻,喜悦开始流失,疾快的步伐也跟着减缓,而后,他怔仲地停下了步履,目光定定地望住那个他深爱了多少年的女人。

  那是……她吗?

  琴家并不是有钱人,琴宅也就不可能大到哪里去,琴思泪未嫁前的绣楼自然也是小小巧巧的,矮矮的砖墙围着一楝小小的楼,加上一座小小的院子,反正就住上琴思泪和她的贴身婢女两人而已,也不需要太大。

  那是之前。

  此刻,韩长钰所见到的是,矮墙已被拆除,小楼后多了一座大大的花园,在高耸的围墙内,有假山,有小桥,有荷池,还有一座精致舒适的亭台。

  琴思泪就斜倚在亭台内的长榻上看书。

  「这是妹夫坚持的,」身后,琴伯渊悄声解释。「他说之前的绣楼太狭窄,住起来局促不舒适,非得花大钱买下后面那块地加盖一座花园不可,虽然妹妹只是偶尔才会回来住几天。」

  「……」韩长钰没吭声,依然怔着眼,不言不语。

  绣楼是大是小,有没有花园,那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此刻他眼里所瞧见的琴思泪,不一样了。

  并非说是她挺着大肚子,模样不一样了,而是她的神态……

  「小姐,您看书看好久了耶,要不要瞇一下眼?」

  「我不累。」

  「可是小姐,姑爷吩咐过,无论您做什么,都得时不时地歇会儿,不许您太辛苦了。」

  「看书并不辛苦。」

  「但姑爷……」

  「好好好,我瞇一下眼,瞇一下眼!」

  无奈地,琴思泪搁下书本,深吸一口沁着淡淡荷花香的空气,满足的叹息,螓首往后靠,明眸悄悄阖上。

  「对嘛,小姐您乖乖听话,碧香才好对姑爷交代嘛!」碧香咕哝着上前为琴思泪盖上一条薄毯子。「就算打个盹儿也好,醒来再用上一些点心,之后,您要看书做女红都随您了!」

  「是是是,都听妳的,行了吧?」

  不管是在看书,或是闭目休憩,抑或吐出无奈的回应,琴思泪的唇畔始终都挂着一弯浅浅淡淡的笑,不是有意带出笑容,而是自然而然抹现,让人一眼就可以感受到她的心境。

  自在,闲适。

  这不奇怪,琴思泪原就是个清静淡泊的女人,环境再是困顿、再是贫瘠,她也能自得其乐地在平静中找到她的愉逸。

  她就是那样容易满足的女人。

  不同的是,此际的她,在自然抹现的笑靥中,除了自在闲适之外,又多出一种以往不曾见过的意味。

  幸福。

  这就是韩长钰所见到的不一样,琴思泪不仅仅是满足,更幸福,幸福得时时刻刻都散发出一种近似甜蜜的气息。

  「为什么?」韩长钰低喃。

  没头没尾,没有主题也没有任何提示,连他到底是在问他自己还是问谁都不知道,但是,琴伯渊很能理解他的困惑。

  很好,他看见了。

  琴伯渊松了口气。「因为妹夫真的十分娇宠妹妹,娇宠得我爹都忍不住提出劝诫,而我呢,倘若妹夫疼爱的不是我自己的亲妹妹,我想我也会看不过去,多半也要给他来上一顿长篇大论吧!」

  「为什么?」韩长钰又呢喃,同样的三个字,依旧没头没尾。

  「这个嘛……」琴伯渊仔细思索。「我想,是妹夫的眼光够厉害吧!没相处过一段时间,一般人是看不出妹妹有何特别之处的,但妹夫却一眼就窥见了妹妹包裹在平凡外表下的美好,无论如何,我佩服他,也感激他!」

  「但,他明明那么年轻……」韩长钰不甘心地低语。

  「说得也是,妹夫还比妹妹小上五岁呢!」琴伯渊颇为感慨。「可是,你、我都是读书人,别太肤浅了,外表不重要,年岁大小也不能做准的,这世间多得是幼龄神童,可也有一生到老都是胡涂人的,单凭他能珍惜妹妹的眼光,我就不敢轻看他了!」

  静默了许久、许久之后,韩长钰才又开口。

  「那我……怎么办?」

  目注表弟那惨淡的神色,琴伯渊同情地吐出轻叹。「表弟,你是真心真意爱我妹妹的吗?」

  「自然是!」

  「那么,见到她已得到幸福了,你应该替她高兴,不应该再来骚扰她了!」

  韩长钰再次沉默了,又是好半晌过后……

  「我知道,可是,我已经爱了她好久好久了,这份情……」话愈说愈小声,愈说愈茫然。「又该何去何从?」

  「就让那份心意化为祝福吧!」

  「祝福?」

  「我知道不容易,但是……」琴伯渊拍拍他的肩。「只要你肯去做,总有一天会做到的!」

  「……」

  总有一天?

  是的,总有一天他会做到的,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先前,虽然琴思泪很懂得知足常乐的道理,但她并不幸福,那是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他放不下,坚持要争取她的理由,然而,在她已得到幸福之后,他又有什么理由去争取她呢?

  没有了!

  就算他真能想出理由来,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都必须先破坏她现有的幸福,所以,他不能。

  因为,他确是真心真意爱她,希望她幸福的!

  「嘻嘻嘻,小姐您还真乖呢!」

  「不乖行吗?否则夫君回来又要唠叨上大半天了!」

  「小姐您知道就好!」

  「唉,我可怕死他了!」

  碧香格格笑个不停。「那也难怪,姑爷要真唠叨起来还真是有一套呢,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地久天长,没完没了,连换气都不用,真奇怪他怎没憋死!」

  琴思泪也笑了,可也有点无奈。「偏偏夫君又都是为我好。」

  「那可不,姑爷可疼死小姐您啦!」碧香卯起来点头。「前儿个我还听老爷在那儿嘀咕呢,说是谁家的男人宠女人宠成这样的,肯定是个没用的废物,可偏偏姑爷做起生意来又挺有一手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她耸耸肩。「不过,说是那么说啦,老爷可也喜欢姑爷喜欢得紧呢!」

  琴思泪颔首。「我知道,夫君虽然任性,但也十分风趣。」

  风趣?

  碧香不以为然地翻了个大白眼,「才怪,姑爷那不叫风趣好不好!那简直是侮辱了风趣那两个字儿!要我说啊,姑爷根本是在耍宝,爱搞笑!因为……」两眼瞄向主子。「姑爷就爱逗小姐笑,每回小姐被逗笑了,姑爷就开心得很……」

  琴思泪忍不住又绽开笑颜。「有时候,夫君还真的相当孩子气。」

  「但是,连大少爷都说了……」碧香碰碰茶壶,温了,便示意伺候在亭台外的婢女去换壶热茶来。

  「姑爷这个人好生复杂,说他暴躁,该冷静的时候却又比任何人都冷静;说他幼稚,可一说起成熟话来,偏偏又头头是道、样样是理的让人回不了嘴;说他吊儿郎当,办起正事来可也一点都不马虎;说他……」

  顿住,不耐烦地胡乱挥挥手。「总之,姑爷啊,让人小看不得就是了!」

  琴思泪颔首同意。「我也常常觉得,并不是我年长夫君五岁,而是夫君年长我五……」想了想,好像不太够,多「一点点」好了。「五十岁!」

  五十岁?

  有没有那么老人家啊!

  碧香呆了呆,忽又噗哧失笑。「对对对,说得对,姑爷的奸诈等级至少高上小姐五十年,小姐就算苦练一辈子也追不上!」

  「但是……」琴思泪漾开幸福满满的笑靥。「夫君的奸诈都是为了我。」

  「那可不,为了小姐那比豆腐还软的心肠,姑爷便立誓做个百年不世出的大奸商,要堆砌金山银海给小姐您挥霍;为了小姐的安全,姑爷又使诈耍阴谋甩开师妹小姐,好搬到南方来让小姐您舒舒服服的过好日子,唉唉唉……」

  碧香很夸张的叹气。「姑爷还真是爱惨了小姐您呢!」

  「我……」双颊浮上两抹晕红,「也是。」琴思泪羞赧地坦承。

  她也是?

  是什么?

  爱惨了她的夫婿?

  霍地,韩长钰背转过身去,「请……」双拳紧握,沉痛的深吸一口气,「给我一点时间!」话落即快步离开,不敢过去见她,甚至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就怕自己会更舍不下。

  她都已经爱上她的夫婿了,他还能如何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