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下) 第4章(1)

作者:古灵
  就在春光明媚的四月初,琴思泪顺利产下一个清秀纤细的小女娃。

  「不幸」的是,小女娃的模样儿虽然有九成像杭傲,俊俏美丽,但个性却十足十像琴思泪,一整天下来,除了肚子饿要喝奶,以及尿布湿不舒服之外,她都乖乖睡她的觉,半声不哭。

  于是……

  「敢问夫君在做什么?」

  「逗我女儿哭。」

  「逗她……哭?」

  「虽然这丫头性子像妳,不爱哭,但只要从小『培养』,相信她长大后就会是个爱哭的泪娃儿了!」

  「……」

  可是,杭傲还没「玩」够宝贝女儿,百禄喜宴一过,小女娃就被杭夫人堂而皇之的「绑架」了。

  「我早预定了,女娃儿就归我!」

  「其实杭府里,最霸道的莫过于老娘妳了!」杭傲不情不愿地嘟嘟嚷嚷。

  「不服气来咬我啊!」杭夫人抱紧了娃儿,说不还就不还。

  「我的牙齿太嫩了,咬不动老人家的肉,」杭傲咕哝。「怕一口咬下去全掉光了!」

  「你说什么?」

  「没,我是说,请问老娘妳要拿什么喂我女儿?刀削面还是驴肉包子?」

  「干脆拿饽饽喂她算了!」杭夫人没好气地笑斥,「告诉你……」她得意地与翠姨相觑一眼。「早两个月前,我就找好了两位奶娘,保证饿不着我女儿的!」

  哇靠,连奶娘都请好了?这老太婆,打定主意要做强盗就是了!

  「孙.女.儿!」杭傲咬牙切齿地提醒老人家健忘的脑子。

  「随便啦!」

  「这种事能随便的吗?」

  「我说可以就可以。」

  「……」

  好吧,好吧,看在杭蕊在半个多月前嫁出去了,老娘和翠姨也的确很难过的份上,他这个「孝子」就牺牲一点,女儿让给她们去安慰一下吧!

  「老婆。」杭傲可怜兮兮地瞅定琴思泪。

  「夫君?」琴思泪疑惑地回觑他。

  「我知道生孩子很辛苦,不过,能不能再辛苦一次,再生个女儿给我?」

  「夫君不想要儿子吗?」

  「那就不必了,我大哥、二哥都有养小鸟,不缺我来养,我只要美丽可爱的小花儿!」

  「是,夫君。」

  「要那种很会哭的泪花儿喔!」

  「……」

  琴思泪很是欣慰,谁家的媳妇儿像她这么轻松的,只求生女,没有生儿子的负担,不过,她也明白,这是杭傲的体贴,是他刻意不让她有任何负担的。

  她的夫君,真的是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

  虽然她年长于他,五年的落差,曾经让她以为,无论是在实质上或思想上,那都是永远无法跨越的距离,然而,一年多来,她逐渐了解到,实质上的差距或者永远无法跨越,但其他方面却根本不是问题。

  因为,她的丈夫是一个如此特别的男人,年岁虽轻却相当成熟老练,世故中又透着几许幼稚,任性暴躁又风趣幽默,可说是一个十分矛盾的人。

  可是,当别的男人只看得见背负在她身上的污点——不但是个老女人,相貌平几,又是个被休再醮的弃妇,他却完全不以为意,反而一心认定她是最值得他宠爱的女人,然后全心全意的疼爱她、呵护她,这样的男人,怎能不让她心动!

  而女人一旦动了心,就很容易动情了。

  每多相处一时,为他而牵动的情思就愈来愈深挚,每多相处一刻,年岁上的隔阂就离她愈来愈遥远,每多相处一日,离不开他的感觉就愈来愈强烈。

  以前虽觉得他是一个俊俏好看的男人,然而她向来不重外表,便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但不知何时开始,她总会不知不觉的把视线定着在他脸上,不知不觉地看痴了眼、看失了神。

  不是因为他好看,只是很单纯的想看他、爱看他。

  有时候被他发现她在偷看他,她会赧然收回目光,他却挤眉弄眼装怪脸,害她忍不住噗哧笑出来。

  他就是爱逗她。

  然而,她最爱的是,夫婿那双占有欲十足的手臂圈搂住她的感觉,那温暖又宽阔的胸膛,那充满怜惜与疼宠的拥抱,是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的幸福。

  幸福的滋味,她终于品尝到了。

  「老婆。」

  「夫君?」

  「再过一阵子,等我不那么忙了,我再带妳回门,嗯?」

  「谢谢夫君。」

  嗯嗯,她是该回门一趟了,不为别的,只为让爹爹安心,让爹爹亲眼瞧瞧,他的女婿是多么疼爱他的女儿啊!

  ***  ***

  另一方面,就如杭傲所料,云燕燕被赶出杭府后,不甘心就这样回山上去,姜世麒只好在城外租下一楝房子暂住。

  「可恶!可恶!可恶!」云燕燕憎恨地咒骂不已。

  「师妹……」姜世麒在一旁无奈苦笑,不知该如何劝解她才好。

  「那个死老太婆,叫她听我的,她竟敢不听,实在太可恶了!」

  她又凭什么要人家非听她的不可呢?

  「这……师弟妹虽然年纪大了点,但还称不上老太婆吧?」

  「都快大上我十岁了,还不够老太婆吗?」云燕燕振振有词地反问。

  「那我不就是老太公了?」姜世麒喃喃道。

  装作没听到,云燕燕继续恨她的,「真不知道四师兄到底是迷上那个老女人哪里了?」恨得满口牙都差点咬碎了。「对了,是邪术,那个老女人肯定是使邪术迷住了四师兄!」

  邪术?!

  姜世麒哭笑不得。「师妹,妳想太多了吧?」

  云燕燕横横地瞪他一眼,「不然四师兄怎会迷上那个又老又丑的女人?」猛一咬牙。「好,我就等四师兄不在的时候去一刀砍了那个老女人,看她还能不能使邪术害四师兄!」

  要杀师弟妹?

  姜世麒骇然一惊,「万万不可!」慌忙道。

  不可?

  还万万?

  云燕燕神色阴森地瞇起美眸。「为何不可?难不成大师兄你也迷上那个老女人了?」

  姜世麒无奈地叹了口气。「妳杀了师弟妹,妳以为四师弟会放过妳吗?」

  不,不会,杭傲肯定会天涯海角追杀她,谁也阻止不了他!

  云燕燕面无表情地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忽地勾起一弯狡诈的、诡谲的、令人见了心里发毛的笑。

  「不能杀,那就赶走那个老女人!」她断然道。

  「妳……」觑着她唇上那弯冷笑,姜世麒不安地咽了口唾沬。「想怎么做?」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云燕燕阴森森地道。「现在,我要大师兄你回山上去替我拿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拿……」云燕燕小小声说出那样东西的名字,姜世麒当下即大大骇了一跳,脸色发青暗暗呻吟不已。

  完了,完了,小师妹肯定会闯大祸的,这下子,他又该如何是好呢?

  ***  ***

  在蝶苑过惯了奴仆伺候的大小姐生活,转眼间被赶到窄小的偏屋里过自己伺候自己的苦日子,杭姵说有多不服气就有多不服气。

  她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而逃命,到底是哪里错了?

  但,娘亲失宠了,杭老爷连见也不愿见她一面,想找琴思泪说项,却连傲苑都进不去,她根本无计可施。

  尔后,在杭蕊嫁出去后不久,又听说杭老爷打算要把她嫁给邱老爷做八姨太,不然就是做张员外长子的三姨娘,而且中秋前就要让她嫁出门了,这么一来,她又非逃不可了。

  「妳又能逃多久呢?算了,姵儿,认命吧,别再梦想做正室大老婆了!」自从失宠之后,兰姨反倒想开了,争了大半生,到头来依旧是一场空,再争下去,恐怕连安身之地都要争没了。

  不,能平平稳稳过完下半辈子就好,她再也不想贪什么地位了。

  「要我做妾室,死也不!」杭姵不甘心地道。

  「那平祥香铺老板的独生子,他愿意正正式式娶妳回去做大老婆,将来那家铺子就是你们的了,妳……」

  「不要,那只是一家见不得人的小铺子,配不上我!」

  是是是,小家小铺是配不上她,但她怎不想想,一个没名没分的通房丫鬟的女儿,又怎配得上名门大户呢?

  兰姨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但如果妳这一走,妳爹不再让妳回来了呢?」

  不让她回来了,可能吗?

  很有可能!

  杭姵脸色微变。「那……那……到时候再说吧!」即使如此,她还是不能不冒这个险。

  总之,她绝不做妾室!

  然而,拎着包袱才刚溜出杭府后门,她就碰上了云燕燕,后者状似守在那边等候许久了。

  「终于等到妳了!」

  「呃?」

  「有件事想找妳合作,走,咱们一起好好合计合计!」

  半个时辰后,城外,两个同样自私又任性的女孩子,为了不同的目的,合伙设计阴谋。

  「果然是好主意!」杭姵衷心赞叹。

  「那当然,看是谁的脑筋想出来的嘛!」云燕燕跩得二五八万的。

  「这么一来,三嫂不离开也不行了!」杭姵沉吟。「不过……」

  「不过怎样?」

  「三哥一定会去找三嫂的吧?」

  「无所谓,四师兄那个人啊,根本没多少耐性,」云燕燕嗤之以鼻地道。「就不信他能够找多久!」

  「也对,」杭姵颔首同意。「三哥跟大哥、二哥不同,他是最没耐性的!」

  「没错,就算他会去找人,最多找个半年、一年的,那已经是极限了!」

  「如此一来,当三哥没耐性再找下去而回到这里的时候,也只剩下妳在他身边了!」

  「对,我会很有耐性地等在这里的!」

  她?

  耐性?

  在她看来,三哥这个任性的小师妹,耐性可能比三哥还少吧!

  「妳真有那种耐性乖乖等在这里那么久吗?」杭姵忍不住问了出来。

  「老实说,我可能比四师兄更没耐性吧!」云燕燕很爽快地承认。「但独独对四师兄,妳要我多有耐性,我就多有耐性!」

  因人而异就对了。

  真是的,三哥那个超级无敌的大浑蛋,到底有哪里值得人家为他这么辛苦等候的呢?

  杭姵无法理解地摇摇头,旋又开心地笑起来。「至于我呢……」

  「那个女人不在,四师兄就会回到原来的四师兄了,」云燕燕笑得狡猾。「一个正事不干,只会吃喝玩乐嫖赌的小霸王,届时,四师兄的爹就不可能把家业交给四师兄了……」

  「爹会交给大哥或二哥当家,」杭姵愈听愈满意,愈想愈雀跃。「大哥、二哥那两个耿直的笨蛋就很好拐了,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如愿以偿的嫁到大户人家做正室大老婆了!」

  说到这里,两人相对一眼,眉开眼笑。

  「皆大欢喜!」异口同声。

  她们欢喜就好,别人欢不欢喜就不关她们的事了!

  ***  ***

  中秋夜,是除了除夕之外的另一个合家团圆的日子,然而,这一年的中秋,杭家似乎团圆不起来了。

  就在中秋前半个月,杭老爷突然病倒了。

  「杭老爷不是病,是中毒。」大夫脸色凝重地宣布。

  毒?!

  「不可能,老爹怎会中毒?」委实是大大出人意料之外的答案,杭傲不禁失声怒吼。

  「确然是毒!」大夫斩钉截铁的又重复了一次,「三少爷,您瞧,杭老爷手腕上多了一条黑线,每三天就会多一条,直到满七条之后过三天,就……呃,」咳了咳。「所以这毒就叫做七线夺魂。」

  此刻,追究到底是谁下的毒,或者为何要对杭老爷下毒,这都暂且不重要,重要的是……

  「换句话说,我们只有二十一天的时间找解药?」咬紧了牙根,杭傲喃喃道。

  「恐怕也很难,这种毒是藏人做出来的,因此得到藏边去找解药,至于找谁,老朽就不知道了。」大夫歉然道。「想想,此地到藏边何其遥远,来回一趟就不止要一、两个月了,更何况还要找个不知道是谁的人……」下文不言可喻。

  杭傲深吸一口气,「我马上出发去找,一定会找到解药回来的!」斩钉截铁地道。

  「记住,只有二十一天的时间,超过一刻钟都不行!」大夫慎重嘱咐。

  「我知道!」杭傲飞快地道,旋即深深凝视琴思泪一眼,什么也没说,再转注碧香与添福。「跟着三少奶奶,一步也别离开她!」

  「知道了,三少爷(姑爷)!」碧香与添福异口同声应道。

  下一刻,连包袱都没准备,杭傲就咻一下不见人影了。

  琴思泪徐徐阖上眼,深呼吸好几下,强自压下心中的不安,然后睁眼,缓步上前,以最平静的语气,柔声安抚早已哭得唏哩哗啦的杭夫人与翠姨。

  「请安心吧,婆婆,翠姨,夫君一定会及时找到解药回来的!」

  她是在安抚杭夫人与翠姨,也是在安抚她自己。

  然而,十天过去了,杭傲没捎任何音讯回来;十五天也过去了,杭傲还是不见踪影;到了第二十一天……

  来不及了!

  虽然没有人说出口,但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得很,杭傲是绝对赶不及回来的,届时,就算他拿到解药回来了,但已超过时限,又有何用?

  怎么办?

  在这最后的时刻里,反而没半个人哭,大家只是相对茫然,没有人能够接受这种结果,也不知该做何反应……

  「三少奶奶,云姑娘说要见您。」

  老管家突然跑来琴思泪身边,小小声禀告她,琴思泪眼神茫然地过了好片刻后才会过意来。

  「夫君说我不可以见她的。」

  「但……」老管家的声音更细小。「云姑娘说她可以救老爷。」

  「咦?」琴思泪吃了一惊。「真的?那还不快带我去见她!」

  匆匆忙忙跟着老管家来到客苑的侧厅,琴思泪见到了神态傲慢的云燕燕,后者噙着一嘴不怀好意的笑,使得琴思泪满心忐忑地定住了脚步,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悄然浮上心头,几乎想掉头离开……

  几乎。

  但没有。

  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