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下) 第3章(2)

作者:古灵
  ***  ***

  三月,正是春暖花开时,温度回暖了,百花竞放,争妍斗艳,淡淡的花香也愈来愈浓郁,随着习习微风飘拂而来,丝丝诱引着琴思泪,使她好想到亲手整治的花园,看看她亲手栽种的百花是否已盛开。

  但,就如同在何家那八年里,由于何啸云的自私,她的生活范围被局限在她自己的小院子里时一样,此刻,她又被「圈禁」在傲苑里了。

  理由是,她即将临盆了,而云燕燕又死赖在杭府里不走,她离开傲苑不安全。

  不过,琴思泪并没有任何怨言,依旧过得十分惬意、十分满足,她知道杭傲是为了她好,更何况,她并不是永久被「圈禁」,只是暂时而已。

  此外,傲苑的范围包括三大院、六小院和四小园,还有一座莲花池,比何家的小院子大上几十倍不止,初至杭府的人,光是在傲苑里就会迷路了,得摸上好几天才搞得清楚东西南北在哪里。

  更别提傲苑里有多少个奴仆、丫鬟等着伺候她,有时候,她都会自觉过得太享受而感到惭愧不已。

  这种生活,真要抱怨,也无从抱怨起吧!

  「原来妳在这里!」

  在傲苑里转了大半天转得一肚子火,好不容易终于在莲花池畔找到琴思泪,云燕燕见后者悠哉悠哉地在喂养莲花池里的鱼,心头更是不爽,恨不得一把将琴思泪推进莲花池里,淹死她算了!

  琴思泪闻声回过眸子来,见是云燕燕,不禁愕然。「云姑娘找我?」夫君不是不许他师妹进傲苑里来的吗?

  而且,云燕燕要找的应该是杭傲,而不是她吧?

  「对,我就是找妳,想研究研究……」绕着琴思泪打转,云燕燕鄙夷的视线在琴思泪身上来回端详。「妳这个老太婆究竟是哪里迷住了四师兄了?」

  老太婆?

  琴思泪哭笑不得,「夫君与我是凭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而成亲的。」却也满怀同情。

  又是一个倾心于杭傲,却得不到响应的女孩子。

  这种女孩子,她不能心平气和的请对方死心,因为对方听不进去;也不可能摆出正室大老婆的架式来请对方别再来缠着杭傲,因为她没有那种气势。

  所以,她只能临机应变,见招拆招。

  「但那个媒婆不是骗了你们双方吗?」云燕燕振振有词地说。「干嘛还要乖乖成亲?」

  「这……」她该怎么说呢?

  老实说杭傲在新婚夜里就不允许她「不认账」?

  就算她再是鲁钝,也知道这种话不会是对方所乐于听见的,而对方所乐于听见的又不是事实。

  爹爹告诫过她,无论如何,说谎就是不对。

  「不然,妳也可以叫四师兄休了妳呀,反正妳也不是头一次被休。」

  「……」

  「喂,妳干嘛不回答我?」

  琴思泪轻叹。「云姑娘要我说什么呢?」

  云燕燕美目一瞪。「妳是笨蛋啊妳,当然是说我想听的话呀!」

  「云姑娘想听什么呢?」琴思泪温和地请教。

  「我?」无理取闹的人本来就没准备什么台词,琴思泪这么一问,云燕燕反倒一时说不出话来了,想了半天……「啊,对了,我想听妳说不想嫁给杭傲!」

  琴思泪认真想了一下。「未嫁前,我原本是不想再嫁的。」这是实话。

  云燕燕满意的笑了。「那妳可以叫四师兄休了妳呀!」

  琴思泪更仔细思索片刻。「新婚夜,尚未见到夫君之前,我原也是想请夫君休了我的。」这也是实话。

  「那为什么不说?」

  「夫君没给我机会说。」依旧是实话。

  「胡说,你们都成亲快一年了,哪里会没机会说?」

  「但……新婚夜后,我就不想说了。」还是实话。

  「为什么?」

  「……」

  琴思泪左右为难,不能说谎,可也不能说实话,否则对方必然会更生气,这么一来,她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而云燕燕则是愈问愈火大,她也知道对方的回答八成不会是她想听到的,但一把不甘心的怒火,逼使她想要强迫琴思泪回答她,一旦琴思泪真敢说出她不想听的话来,她就有「理直气壮」的理由把对方揍得鼻青脸肿的了!

  「说呀!」

  「……」

  「到底是为什么,快说呀!」

  「……」

  「喂,妳这老太婆,问妳话不回答我,看不起我是不是?」挥舞着拳头,云燕燕张牙舞爪的准备要「教训」人了。「信不信我把妳揍成一片肉饼!」别说她没警告过对方。

  总之,不管对方说不说,或说出任何回答,她都可以掰出「理由」来「教训」对方一顿!

  「云姑娘,」琴思泪不由苦笑,她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呀!「休妻与否,这是夫君的权利,身为人妻,我并没有多言干涉的权利呀!」没办法,推给夫君好了。

  毕竟,这原就是杭傲的问题。

  「那好办,」云燕燕毫不犹豫地说道。「四师兄最讨厌人家烦他了,妳只要一直、一直烦他,烦到他受不了,自然就会休掉妳了!」

  可是她并不想被休啊!

  更何况……

  「我不懂得如何烦人。」

  「说妳笨还真是笨,妳就一直缠着他,说一大堆有的没有的话……」

  「但夫君一直跟在我身边,」琴思泪脱口道。「问东问西,嘘寒问暖,我根本没机会……」

  刷一下,云燕燕脸色拉下来,「妳说什么?」阴沉得彷佛刚抹上一层锅底灰。

  事实。

  「呃,我是说……」琴思泪直叹气,在心里。「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妳这死老太婆!」云燕燕终于忍不住尖声怒骂起来。「叫妳做妳敢不做!」

  琴思泪苦笑更深。「但我……」

  「我懂了!」云燕燕怒火冲天,鼻孔冒烟,因为琴思泪不听她的话。「妳根本就不想离开四师兄对不对?妳想死缠住四师兄不放对不对?好,我就好好修理妳一顿,看妳怕不怕,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

  声落,呼的一下,一道蕴含着十成功力的拳风已然飞向琴思泪而去,存心要让琴思泪不死也去半条命。

  除去琴思泪之后,四师兄才会把心拉回到她身上来。

  而琴思泪却还搞不清楚状况,纳闷地看着云燕燕朝她挥拳而来,心里还在思忖着:夫君的小师妹要打她吗?

  为什么?

  两人一个下狠心挥拳头,一个连躲都不晓得要躲,看上去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场面,眼见云燕燕那力道十足的拳风即将沾上琴思泪高高隆起的小腹……

  「我杀了妳!」

  随着狂怒的咆哮声,另一道掌风猝而劈至,掌势比云燕燕的拳风更为凌厉威猛千百倍不止,大有将云燕燕一击毙于掌下之势,云燕燕顿时骇傻了,拳风定住了,换她连躲都忘了要躲了,不过,就算她真要躲,恐怕也躲不过……

  「师弟不可!」

  适时,横里飞来另一人,悍然无惧地挥掌迎向那惊人的掌风,顿时轰的一声,咚咚咚退了好几步,勉强接下杭傲那一掌。

  「师弟,你太过分了,怎可施出这等杀手对师妹呢?」姜世麒怒叱。

  「我过分?」杭傲爆吼。「她想杀了我老婆,那就不过分吗?」

  「这……」姜世麒窒住了,转而望向云燕燕。「师妹,妳……」

  有靠山了,云燕燕马上镇定下来了。

  「人家只是玩玩嘛!」躲在姜世麒身后,她满不在乎地自我辩解。

  「玩玩?玩玩?」杭傲不可思议地重复。「玩妳娘个屁!不说我老婆根本不懂武功,哪能跟妳玩那套,就算她会武功,此刻她身怀有孕,临盆在即,哪禁得起妳这种粗鲁的玩法!」

  「玩不玩得起是她的问题,与我何干!」云燕燕嘟嚎。「我偏就是要这样玩,怎样?」

  「妳……」杭傲怒极,挥掌又待劈出。

  「师弟!」眼见杭傲神色不对,姜世麒忙站前一步挡住杭傲。「你也知道师妹的性子,她只是……」

  「我就是知道她的性子,所以才反对让她留下来,但师兄你……」

  「她心情不好呀!」

  「所以就可以不顾我老婆的安全?」

  姜世麒张嘴,却是无言。

  他宠爱小师妹,可以由着云燕燕做任性无理的要求,但也不能因此而罔顾他人的生命呀!

  就在这时,突然又冒出另一个声音。

  「这里是怎么一回事,吵吵闹闹的?」

  原来是杭老爷,刚刚他在书房里和杭傲讨论生意上的问题,却被添福一句话叫走杭傲,看杭傲神情愤怒,他便也好奇地跟来看看。

  一见是老爹,杭傲立刻上前「告御状」。「正好,老爹,你来评评理,师妹正在重孝期间,她不乖乖在老家守孝,偏偏要到咱们家来散心,这也就罢了,她想嫁给我,我不要她,她就拿我老婆出气,竟然想杀了思泪,这……」

  杀人?

  「什么?」尚未听完,杭老爷便是一声惊骇的怒吼,「这等任性蛮横的女孩子家,就算你要娶她,我都不许!」他愤怒地摇摇头。「守孝不乖乖守孝,还到处乱跑,真是,长辈都没教过妳什么叫礼吗?」

  这死老头子,竟敢说就算四师兄要娶她,他都不许,活腻味了吗?

  「没教过,那又怎样?」云燕燕咬牙切齿地顶嘴。「关你屁事!」

  「妳妳妳……」这下子,杭老爷真的火了。「傲儿,赶他们出去,杭府不是给人守孝,也不是让人散心的地方,这里不欢迎他们,叫他们滚!」

  「是,老爹!」杭傲眉开眼笑的领命,转身。「请吧,两位!」

  「不,我不走,就是不走!」云燕燕双手扠腰,摆出一副「我就是不走」的姿态,「你又能……」娇躯软软的倒下,正好落入姜世麒怀里。

  收回点穴的手指头,杭傲笑吟吟地摆出一手。「大师兄,请吧!」

  长辈都在赶人了,他还能如何?

  姜世麒无奈苦笑,歉然点了一下头,便抱着云燕燕转身离去了,想到要如何劝慰师妹,他还有得头大的呢!

  姜世麒一走,杭傲就唬一下猛然回过头来,恶形恶状地对着琴思泪怒吼。

  「妳这女人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派了一大堆人跟着妳吗?妳又叫他们到哪里去帮忙了?」

  没见他对她如此凶狠过,琴思泪不觉瑟缩一下。「妾身……妾身……」

  「好了,好了!」杭老爷忙上前打圆场。「明明是你师妹不好,又不是思泪的错,你凶她干嘛呢?别吓坏了他们母子俩了!」

  母子俩?

  「应该是母女俩吧!」杭傲喃喃自语,旋又表情狰狞地放嗓门咆哮。「那又有谁来同情我呢?」

  「你又有哪里值得同情啦?」杭老爷纳闷地问。

  「哪里没有!」杭傲更是冒火。「当我一见到师妹的拳头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打到我老婆身上时,我的三魂七魄当下就飞跑了两魂六魄,老爹你为什么就不可怜我一下?」

  杭老爷耸耸肩。「反正还剩下一魂一魄,够你搞怪的了!」

  琴思泪慌忙掩住嘴,差点笑出声来。

  杭傲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死老头,你闭嘴!」继续瞪住琴思泪。「说,妳身边的人都跑到哪里去了?」

  琴思泪轻叹,其实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见杭傲气得脸色都变了,想想,也许自己真的有哪里做错了而不自觉,那么,她最好听话一点,先乖乖回答杭傲的问题,再来请教夫君,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往后她一定会加倍小心避免再犯。

  「呃,妾身见今日天气很不错,就想出来散散步……」

  杭傲往上瞄了一下温暖和煦的太阳。嗯,的确,这种天气,出来散步是个好主意。

  「散步来到了这里,妾身又觉得,在这里看书做女红应该很是惬意……」

  环眼扫视周围一圈,杭傲颔首。也没错,这里环境好,很清静,确实是看书做女红的好地点。

  「所以,春桃和春月就分别替妾身去拿书和女红……」

  杭傲点点头,总不能劳累老婆自个儿回去拿吧?

  「添寿和添禄去搬锦榻和茶几……」

  对对对,要搬锦榻,虽然重了一点,但老婆挺着个大肚子,坐寻常的椅凳太辛苦了。

  「春晴和春香也上厨房去,说要替妾身沏茶做点心……」

  杭傲满意的笑了,那两个丫鬟也很体贴机伶嘛!

  「最后,听说云姑娘在前头闹着要进傲苑里来,添福和碧香就赶去阻止……」

  杭傲的脸皮又拉长了。那个刁蛮丫头,早晚他会狠狠地修理她一顿!

  「结果,妾身身边就没人了,敢问夫君,不知妾身是哪里做错了,请夫君明白告知,妾身往后定然不再犯。」

  「……」

  「夫君?」

  「咳咳,我……呃,我会多派十个,不,二十个丫鬟、仆人在妳身边伺候!」虽然云燕燕被赶出杭府去了,但杭傲知道,她绝不会乖乖回山上去守孝,而大师兄根本就管不住她。

  可恶,到底要怎么做,那丫头才会死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