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下)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少奶奶,您的信。」添福送来一封信函。

  是娘家来的家书。

  如同以往,琴思泪看完后总是一脸哭笑不得的无奈,张嘴想说什么,出口的却是一声啼笑皆非的叹气。

  「怎么?老爷和大少爷还是不相信吗?」碧香了解地问。

  「他们始终以为我只是在安慰他们。」琴思泪颔首,苦笑。

  自送亲回去的人口中,琴老先生得知琴杭双方都上了金媒婆的大当,顿时后悔莫及,即刻送来家书向女儿道歉,早知如此,就不要逼着她再嫁。

  琴思泪立刻回信告诉爹亲,她过得很幸福,请不必担心。

  然而,无论经过多少封书信往来,琴老先生始终以为女儿说得再是好听,都只不过是在安慰他而已,其实她过得不知有多辛酸,说不定天天被杭家公婆欺凌,又被夫君虐待,苦不堪言。

  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认定,总让琴思泪不知如何是好。

  「老爷是关心小姐您嘛!」碧香指出事实。

  「但他们甚至不相信我怀了身孕,还说我是为了安慰他们而说谎,虽然他老人家对我的孝心很是欣慰,可是说谎毕竟是不对的,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这……这……」琴思泪喃喃道,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种事也能说谎的吗?」

  这就太可笑了!

  碧香失笑,忙又硬吞回去。「等小姐生下孩子之后,再请姑爷陪您回门一趟,这不就行了!」

  「但我恐怕夫君没空,他还有生意要照顾呢!」

  「放心好了,对小姐您,姑爷根本就是万灵菩萨:有求必应,没问题的!」

  琴思泪迟疑一下,「可是,爹还说……!」才说几个字,又想到什么似的一惊噤声,下意识往门外探两眼!杭傲还没回来,松了口气。「爹说,倘若我又被休回家,他也不会再勉强我嫁了,大哥会照顾我一辈子的。甚至……」

  又停住了,再次往门外探,这回非常谨慎的确认杭傲确实还没有回来,她才敢往下继续说,声音也压低到只有碧香听得见。

  要是让杭傲听到了,她真不敢想象他会有何反应?

  烧屋?

  还是烧人?

  「爹也说,表哥还在等我,他不在意我被休过几次,」她细声道。「如果我愿意的话,嫁给表哥做妾也是可以的,只要表哥是真心疼爱我的就行了!」

  「哇!」碧香惊叹。「这要是让姑爷知道了,姑爷非闹得惊天动地不可!」

  「所以,」琴思泪认真点头。「绝不能让夫君知道!」

  说来可笑,杭傲连自己亲娘的醋都吃,向公婆晨昏定省是媳妇的责任,但每一回她要上静苑时,杭傲就会不满地嘟嘟嚷嚷的。

  「我就知道妳疼老娘比疼我多!」

  「……」

  她能说什么呢?

  如此幼稚的言行,却让她深深感受到杭傲对她的那份痴迷的心,他的人是年轻的,思想是老练的,感情却像个孩子似的极为纯真又任性,霸道的想要占据她一整个人,还有她的每一时、每一刻,就算只是她的一丝头发,他都不愿与人分享。

  说她不高兴是假的,但他的任性霸道也的确使她增添了许多困扰。

  然而,这种困扰也是甜蜜的,使她心动的男人是如此的眷恋她,怎不令人喜悦在心呢?

  如今,她又「老」了一岁,已然是二十六岁「高龄」了,他却不仅使她变贪心了,更让她不时忘了自己的年岁,彷佛情窦初开的少女,竟兴起向他撒娇的冲动,这种幼稚的心态,总是在尚未付诸行动之前,就先吓坏了她自己。

  爹要是知道了,定然会斥责她不知羞耻的!

  不对,这与羞耻无关吧?

  那是……

  没规矩?

  呃……这跟规矩又有何关系呢?

  不知礼?

  又是哪一项礼条扯上这了呢?

  莫非是……

  「老婆,快,快!」

  忽尔,杭傲的人影宛如箭矢般地,咻一下射进屋里来,随手取了一件大氅为琴思泪披上,就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往外走。

  「娘请了个说书的来府里,说是要讲《桃花扇》,就等我们了,快走吧!」

  瞧,只要是有趣的事儿,他总不会忘了她,不,是第一个就想到她,然后非要她跟着去开心一下不可。

  琴思泪不觉轻轻叹息,她是满足的叹息,却听得杭傲一阵惊慌。

  「怎么了,老婆,哪里不开心了?不想听说书吗?」

  「不,妾身只是……」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好开心、好满足!」

  杭傲松了口气,「唉,说清楚嘛!」喃喃抱怨,「差点没吓死我!」低头看看她的大肚子,再见她秀秀气气地踩着细碎的莲花步,斯斯文文的像蜗牛一样爬,也跟着叹了口气。

  「太慢了,还是这样吧!」说着,干脆打横将琴思泪抱起来,提气纵身飞上屋顶。「这样很快就到了!」

  呼一下就被带到空中去,顿时吓得琴思泪两条粉臂紧紧圈搂住他的颈子。

  这……这……嫁鸡随鸡「飞」,嫁夫从夫「走」,夫君的意愿一定要服从,可是这种事,她能不能小小抗议一下呢?

  她不是嫁鸡,而是嫁夫,可不可以不要飞?

  就在杭傲与琴思泪两人紧「贴」在一起,「你侬我侬」地从傲苑飞往静苑而去之际,蓦闻自蝶苑方向隐隐传来一道尖锐的怪叫声,他们不由疑惑地相对一眼,随即若无其事地一个继续飞入静苑里去,一个更卯起来死紧地搂住某人的颈子。

  蝶苑里的事,他们插不上手。

  ***  ***

  「你说什么?」

  这就是蝶苑里传出的那道尖锐得足以划破大理石的惊声怪叫,发出那道怪叫的是兰姨,而承接那道怪叫的是杭龙。

  「我……我喝醉酒,把……把姊姊给赌输掉了!」

  把杭姵给赌输掉了?

  兰姨与杭姵难以置信地瞪住他好半晌,猝然不约而同扬臂甩出巴掌,一个甩右边,一个甩左边,恰恰好可以把杭龙的脸打成一张扁扁的馅饼,没馅儿的。

  那颗脑袋里头根本没有脑子可以做馅儿。

  「你这孽子!」

  「竟敢把我输掉!」

  杭龙狼狈的被打趴在地上,也不敢爬起来。「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你你……」兰姨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还说什么是不是故意的,你干嘛要赌人,就不能赌钱就好吗?」

  杭龙脑袋垂在胸前,好像断掉了似的。「人家不肯跟我赌钱嘛!」

  「为什么?」

  「因……因为在那之前,我还欠下了十多万两……」

  兰姨惊吓得猛抽气。「十多万两?!」

  杭姵更是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

  「天哪,你还真是个烂赌鬼耶!」

  不但欠下赌债十多万两,还把亲姊姊都给赌输掉了,这楼子桶得还真不是普通的大!

  「天哪,这下子麻烦大了,」兰姨颓然坐到椅子上,惶然地手扶额头。「上回妳爹就警告过了,再要有妳弟弟的赌债、酒债,就拿我自个儿的珠宝首饰去卖了还债,别再找他了,他不管,可现在问题这么严重,我又能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杭飒恨恨地踹杭龙一脚。「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兰姨无力地问。

  「我先躲到舅舅家!」杭姵第一个就想到先自保再说。「等字据的时限到了,对方找上门来,爹不想管也不行了,最多就是拿钱抵人,这不就行了!」

  好办法!

  可是……  

  「要是对方不肯拿钱抵人呢?」这也是很有可能的,说不定对方就是想做杭家的女婿,做杭家女婿的好处可是比实际拿钱更长远。「果真如此,要知道,生意人最讲究的就是信用两字,字据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妳爹恐怕真会把妳给人家了!」

  「所以我才要躲啊!」杭姵以「妳真是蠢」的口气说。「就算爹真要讲信用,真要把我交出去,既然我人不在,他们也没辙呀!」

  不可能这么简单吧?

  「但是……」

  「反正姊姊不在,还有妹妹在嘛!」杭姵不耐烦地提醒亲娘。

  「妳是说……」兰姨两眼蓦睁。「杭蕊?」

  「废话!」

  「但杭蕊已订亲了,妳爹不会肯的!」

  年前,杭老爷就替杭蕊定下了亲事,清明过后就要嫁出去了,就像她刚刚说过的,生意人讲究的是信用,既已订亲,杭老爷绝不会毁婚的。

  「那就杭蓉啰!」杭姵满不在乎地提出另一个「替代品」。

  「杭蓉?嗯嗯,说得也是……」兰姨喃喃道,愈想愈有理。「横竖他们不是要钱就是要人,要钱,杭家多的是,要人,就拿杭蓉去抵吧!」

  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只要不是她的宝贝女儿就行了。

  她的宝贝女儿可是要嫁到名门大户里去做正室大老婆的,怎么可以糟蹋在赌徒痞子手上!

  「就是这样!」杭姵点头。「顺便还可以把弟弟的前债清一清呢!」

  一语敲醒梦中人,「对厚,一举两得!」兰姨猛拍大腿。

  杭姵好不得意。「没错,所有的麻烦一次就解决了!」

  「姵儿,妳真是太聪明了!」

  「那当然!」

  很不幸的,兰姨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知道她将会因杭姵的「聪明」而被打入冷宫,不然她一定不敢这么开心的听从杭姵的建议。

  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