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下) 《逃婚八百年》之〈第二世轮回〉

作者:余宛宛
  三更时分,她在恶梦间醒来,就着桌上一盏微弱烛光,看着身边脸色苍白的夫婿。

  她伸手探向他的鼻息,确定他正浅浅地呼吸着,这才松了口气偎回他的怀里。

  他的怀抱总是清冷的,让她忍不住将他拥得更紧,只恨不得能把自己体温全渡给他。

  两个月前,当爹娘要她嫁给这个外号‘金算盘’的城里首富时,她当天夜里便逃婚了。

  谁都知道金算盘即使家财万贯,身体却是奇差无比,随时会咽气。曾有知名命相师说他前世杀业太重,此生注定病弱早逝,谁会想要嫁给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夫婿?

  只是,许多人为了贪图‘金算盘’的财富、还是不停拜托媒婆上门说媒。谁知道“金算盘”却在一次上街时看上了她——一个糕饼人家的女儿。

  但她不贪图富贵啊!怎么也不想嫁给这样一个以体弱无比著称的男子,于是她牵着小驴真着半夜离开家门。

  谁知道他……

  “怎么醒了?”男人睁开眼,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妻子。

  “想到我逃婚那时,老爷骑着快马来追我,一条命都去掉半条的拚命模样,觉得好笑。”她笑着捧着他脸庞,亲吻着他的下巴。

  “那次追到你,回来足足病了半个多月,说是拼了命去追你也不致言过其实。”他握过妻子暖暖小手覆在颊边,强迫自己睁开眼。

  这些时间,总是倦的,很多时候,他甚至不敢闭眼,就怕这一闭,就再也睁不开眼……

  他才新婚一个月,可不能就这么丢下这张他曾在梦里魂牵梦锁十多年,不料却在市街上惊鸿一瞥看见的糕饼西施媳妇啊!

  “原本是不打算嫁给你的,可一看到你的眼……”她捂着胸口,至今还是没法子解释为何一看到他就想落泪的冲动。

  他抚着她的发,指尖滑过她颈间的那只香囊。

  他喜欢同时抚着香囊和她柔嫩的颈子,也喜欢让她在香囊里头放些冰片和薄荷熏香为他提神醒脑。

  “好了,快睡吧。”她抚着夫婿的发,就怕他睡不好,又要生病。

  “若是有一日,我先你而去……”他摀住她的唇,不让她开口。“你到我墓前祭拜时,记得要带着这只香囊,用那个你陪嫁的鎏金八棱银奁装着你做的白糕,让我直到下辈子都还能记得这几样东西,让我下辈子能一眼看到你就想娶你为妻。知道吗?”

  他凝望着她,外人面前淡漠的眼,也只有在望着她时,才会透出些许人味。

  她扯下他捂在她唇上的手,泪水在瞬间滑落脸庞。

  “我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他拭去她的泪,哑声问道。

  “我只明白你若是再说这些不吉祥的话,我不管哪辈子看到你都要逃婚!”

  她坐起身,将他的身子安置在她的腿上,再取过黑色狐裘为他披上。

  “我的大老爷,我求你快睡吧。”

  她柔声说完,抚着他的乌发,揉着他冰冷的肩颈,轻哼着不成曲的调子,直到他呼吸渐渐变缓,直到她的眼皮变得渐沉,她才倒回榻间,与他相拥而眠。

  清晨时分的鸡鸣唤醒了她。

  她揉了下眼,伸了个懒腰,转身想将脸颊挨在他的胸口撒个娇。

  没有心跳!

  她惊跳起来,看着他平静得像似仍在睡梦中的脸庞。

  她颤抖的手探向他的鼻尖——

  没有呼吸!

  “来人啊!快去唤大夫过来!老爷不好了!”她失控地朝着门外大喊着。

  她抱起他的身子,在他耳边不停地唤着他。

  “老爷……老爷……你睁开眼睛来看看我。你别故意吓我,明知道我只是嗓门大,胆子不大的!老爷,你知道我今天要蒸白糕给你吃的。你醒来的话,我就让你多吃几块。你知道我平时不爱你吃那么多甜食,怕你易咳……”

  话说到最后,她已经是泣不成声。

  她拚命地揉着眼,就怕自己眼花会没看到他睁开眼对着她笑。

  可即便她揉肿了眼、即便她声声呼唤,他却始终没再睁开眼。

  不久后,大夫来了,判定老爷已经往生,要她节哀顺变。

  她哭干了眼,再也流不出泪,只是定定抱着他,气恼自己昨晚为何要安置他快快睡下。也许他若不睡,现在还是醒着的啊。

  想到从今之后,再也看不到那个外人前冷若冰霜,但在她面前却会笑得像个孩子的他。她以为已经干涸的双眸,不知道何时又落下泪来。

  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他的脸上,可他却再也无法睁开那对冰眸,伸手为她拭泪了……

  “老爷,这是你爱吃的白糕,我给你送来了。”

  她穿着一身白色素裳,头发以一支木簪绾起,全身首饰就只有颈间挂着一只他赠与的香囊。

  她给他上完香后,坐在他的墓碑边跟他说着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情。

  她不懂那些生意,他走之后留下的庞大家产全被亲友瓜分一空,幸好她还分到一间能收租的铺子,加上她在市集卖白糕的收入,日子过得不差,还能有些余钱救济其它人。

  只是,吃得饱穿得暖的日子里,她的心是空的——因为想念着他……

  “这些日天气转暖了,你在那边冷吗?我记得人以前老睡不稳,老被恶梦惊醒。但我现在希望你作梦时,要梦到我、梦到白糕、梦到这只你送给我的香囊……”她听到自己哽咽的声音,这时才突然惊觉到自己竟然又哭了。

  “唉呀,我没事的。你可别担心我,有好的地方投胎就往哪儿去……”她擦去泪水,静静整理着已经很整齐的墓园。

  收拾起祭品,原本应该要离去,可她怎么样也迈不开脚步,只是痴痴望着老爷的墓碑——

  如果有来生,她希望他和她可以相守得更久一些。

  如果有来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