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下) 第11章(2)

作者:余宛宛
  咦?宋隐儿看着拓跋司功从办公室大步地走来,刚毅脸庞一股杀气,目光如刀地瞪着她这边。

  宋隐儿左右张望着,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拓跋司功大步站到她身边,大掌直接把她揽到身侧。

  “你在笑什么?”他板着脸沉声问道,恰巧从办公室监视器里看到她对这个男人笑得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一样,他当然要出来了解一下状况。

  “老友重逢,开心嘛!他是我的前男友周多伦。”宋隐儿各看了两个男人一眼。“周多伦,这是我老公拓跋司功。”

  近来已经愿意看着人眼睛说话的拓跋司功,黑眸先是一瞇,继而定定地看着周多伦。

  周多伦被他两道锐利目光盯得动弹不得,勉强扬起唇角就想告辞。

  “喂,你不是神算吗?快点帮我老公看看运势。”宋隐儿上前想阻止周多伦后退。

  “不需要。”拓跋司功拉回她,斩钉截铁地拒绝。

  宋隐儿兴致勃勃地说道:“不看白不看啊,他平常论命也不便宜耶!”

  拓跋司功很少反对老婆意见,倏地往前伸出手——

  周多伦吓得后退一步,脸色惊恐得像对方掏出的是手枪一样。

  “你太凶了啦。”宋隐儿用手轻点着拓跋司功的唇角。

  拓跋司功抿紧唇,不情愿地挑了下唇角。

  “快看啊。”宋隐儿拉过拓跋司功的手塞到周多伦手里。

  周多伦握住那只刚硬的大掌,看着上头每一道深刻得像是刀刻出来的纹路。

  “一生富贵,成就不凡,命中子女至少三人。生命线……”周多伦沉吟了下,瞇起眼看得更仔细些。“很奇特,明明该是中断的纹路,却又被细纹填补了起来,而且后半段的寿命很强韧。”

  “真的?”她抓着拓跋司功的手,高兴到惊叫起来。

  “真的。”周多伦镇定地点头,却很快地放下拓跋司功的手,因为对方又看了他一眼。“拓跋先生先天原本有着过壮年而逝的可能,但现在可以安享天年却是无庸置疑的事。”

  “为什么?”她好奇地问道。

  “命格原本就是不停地变化,像明朝‘了凡四训’的作者袁了凡,本来命中注定短命绝后没功名,后来是因为转念修福行善,改变了命运。最后,成就福禄寿俱足的好下场,代表了求祸与求福,全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周多伦说道。

  “大师开示得好啊!我从来没觉得你这么了不起过。”宋隐儿一脸崇拜地看着周多伦。

  拓跋司功脸色难看地转过她的脸庞,不喜欢她用这种目光看别的人。

  宋隐儿一看到她家大老爷一脸介意模样,马上搂着他的手臂,笑着对周多伦说道:“谢谢你啦!等下带你女朋友过来,大家一起吃顿饭,认识一下嘛。!”

  “不用了,我们待会儿还有行程要走。”周多伦又被拓跋司功看了一眼,吓都吓坏了,哪里还敢吃饭寒暄啊。

  “再见再见。”周多伦右手一挥,很快地走人了。

  “你喔,都告诉过你一百次了——”宋隐儿看着老公,不满地拉长了语调。“想要多结善缘,唇线就要上场,更替学是这么吓人。”

  “我不想对你的前男友微笑。”他抿紧唇线,还是一脸的不痛快。

  “爱计较!”她先是戳了戳他紧皱的眉心,继而揉着他紧崩的脸皮,咕哝地说道:“以后肚子里的宝宝出生,八成会被你这个老爸吓哭。”

  拓跋司功心脏停了一拍,他立刻抓住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逼问道:“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看你这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你明明就听得很清楚啊。”她踮起脚尖捧住他的脸庞,笑嘻嘻地大声说道:“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拓跋司功看着她的笑脸,继而又不能置信地看着她的肚子,然后又看回她的眼。他的嘴巴开合了几次,却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不开心吗?”宋隐儿故意逗他,装出苦哈哈的脸。

  “我很高兴……我……天啊……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天啊!我要当爸爸了!”拓跋司功用力将她搂进怀里,却双倏地松开手,满脸惊恐地看着她。“我这样会不会伤到你?”

  “这位大老爷。”她软软地唤着近来在私下才会唤他的昵称——谁要他老是要她喂他吃东西。“我不是玻璃做的,OK?”

  “我要当爸爸了。”他满脸敬畏地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嘴里还不往地喃喃自语着。“天啊,我要当爸爸了。”

  “是的。”她抚着他的发丝,望着他的弯弯眉眼里尽是温柔。“你想生儿子还是女儿?”

  “只要是你生的都好。”他点头,唇角开始上扬。

  “那我生个香囊好了。”她揶揄着他。

  “好。”他点头,继续傻笑。

  在这一刻,以往的孤寂、往昔在梦中感受到的求不得苦的折磨,他都不以为意了。如今他拥有妻子、幸福的家,还有——孩子哪!

  宋隐儿看着拓跋司功笑到露出白牙的开心模样,她踮起脚尖紧搂住他的颈子,在心里感谢老天爷给了他们这样平安的好日子。

  她现在恨不得全天下都跟她一样幸福啊!

  “喂,为了庆祝我怀孕……”她仰头看着他,没把话说完。

  “我捐款。”他马上接话说道。

  “乖。”她笑着说道,又把脸埋入他的肩膀里,跟他一样傻傻地微笑着。

  她不知道他过去追寻了她多少回,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接下来的命运。但她相信他们能够相守到老,也相信那个血咒契约已被破解,已经没有法子再妨碍他们相爱了。

  真爱能克服一切,幸福故事的结局就该如此啊……

  “拓跋先生!拓跋先生!”林秘书气喘吁吁地从办公室里冲出来,跑到连金边眼镜都歪了一边。

  “发生什么事了?”拓跋司功心一惊,神色立刻一凛。

  “怎么了?”宋隐儿紧握住拓跋司功的手臂,就怕听到任何坏消息。

  林秘书扶正眼镜,方正脸庞因为激动而胀得通红。“学者找到了一份西夏古文记载,可以补足手札佚失的那段文字的不足!”

  “里头怎么说——”拓跋司功不敢呼吸,后背也冒出了冷汗。

  “学者说……”林秘书从口袋里拿出学者刚才传来的翻译文件打印纸,快速地念道:“原本手札上是写‘魔族血咒,折己身阳寿生生世世寻人,是最阴狠缠人之术。欲破此法者……后面就没有了,不是吗?现在,他们找到一条资料,说是——”

  “抱歉!”心急如焚的宋隐儿一把抢过林秘书手里的打印纸。

  魔族血咒之术,效力可达七世轮回。若想提前破解此咒,则需做足千件善事,以诸多善事助人之力,化解血咒里纠缠执着、造成不得善终之恶念。

  “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宋隐儿又哭又笑地把那张纸推到拓跋司功面前。

  拓跋司功点头,用颤抖的手抓住那张纸,目光仍然不置信地定于上头文字。

  “做足千件善事就没事,那我们就给它做个万件,以防万一。”她搂住他的颈子,依旧边哭边笑地说道。

  拓跋司功说不出话来,只是牢牢地抱住她,把脸埋到她的颈间,掩住他发红的眼眶——

  不会再有任何心痛!

  他们总算可以真正地放下心头那个重担了!

  林秘书不知道这对夫妻为何会如此激动,但他觉得自己做了件对的事,也就开心地跟着宋隐儿一起笑着。

  “谢谢。”当拓跋司功恢复镇定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前用力握住了林秘书的手。

  能够找到这段记录,林秘书绝对功不可没。

  林秘书除了交代古董经纪人寻找那份文书之外,还找了罗伦帮忙,两人费了许多心思,一有空就从世界各地广搜数据,因此才会有今天的收获。

  “谢谢、谢谢,一千一百万个谢谢!”宋隐儿感动地给了林秘书一个大大拥抱。

  林秘书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幸好拓跋司功很快地拉回了她。

  “我肚子的孩子出生后,要认你和罗伦当干爹!”宋隐儿大声地说道。

  “你有孩子了!”林秘书惊喜地叫出声。

  “对!”

  “恭喜恭喜,那我们得快点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林秘书声未落地,人就已经先往办公室方向冲去。

  在林秘书身后,拓跋司功一手拿着那份打印文件,一手与宋隐儿十指交扣着,慢慢地走向公办室。

  两人每跨出一步,唇边微笑便会为之再多上扬一些。

  毕竟,他们在苦难中折腾了这么多年,如今有了这样的圆满结局,怎能不让人露出微笑呢?

  不是吗?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