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婚八百年(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逃婚八百年(下)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一次看到你笑瞇了眼。”她坐在他身上,很是得意自己的成就。

  “你以后每天都会看到。”他坐起身将她揽在胸前,笑容仍然挂在唇边。

  “是吗?不是有人下周要去日本视察吗?”她一挑眉,故意问道。

  “跟我一起去。”他声音一沉,又恢复了平时那副冷面表情。

  “不行。”看到大老爷脸色一沉,她连忙抱着他的手臂,好声好气地道:“虽然‘天香饼铺’的白糕专利卖给了你,但是我该教给我徒弟们的事,还是要全部教会她们,而且还得替她们找好出路,这样才不枉他们叫我一声‘师傅’啊!而且,我告诉过你,我的徒弟们都是失婚妇女,你不知道她们对我有多好,她们比我的家人还照顾我呢!”

  “我不希望你太忙。”

  “我再忙也没有你忙,况且再忙也只是这段时间的事情吧!结婚之后,我就会专心陪在你身变当餐厅菜色的开发助理,还有‘天香糕’的品牌监督,这可是你答应我的事,不可以黄牛哦!”她抓着他的衣襟,谆谆地告诫道。

  “我不会让你的专长被埋没的。”

  “很好、很好,果然是现代好男人!”她开心地拍拍他的肩膀。“那你也要加油,努力把事业越做越大喔!”

  “为什么希望我的事业能做大?”他好奇地看着她,因为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以功利为目标的人。

  “因为我外婆从小到大一直告诉我,只要有能力就要帮助别人,所以,我们店里才会聘用失婚妇女当学徒;但是,遇见你之后,我发现你站的高度和我不一样,你登高一呼可以做到的善事,远比我多上倍,所以——”她拉长语调,对他笑得很甜。“我希望你赚很多钱。”

  “你总是想到一些我没想过的事情。”他柔声说道。

  “所以,你才喜欢我嘛……”她仰头对着他嘻嘻一笑。

  拓跋司功心窝一暖,低头吻住她的笑容。

  “喜欢”两字实在无法形容他对她情感的百分之一。所以,之前从不曾恐惧过死亡的他,现在却是比谁都怕死。因为,他害怕——没有她的世界。

  这一日,拓跋司功已出发到日本洽公数日,而宋隐儿则站在天香饼铺的厨房,仔细地盯着徒弟做白糕的步骤。

  先把她们和特定米农合作的上好西螺糯米及炒到香气四溢的芝麻都磨成粉,再将两者与绵白糖细细拌匀过筛。

  宋隐儿边看,嘴里不住地交代道:“过筛手一定要轻,只要一有力道,吃起来就会不够柔软。”

  这几天,不少老客户一听到要歇业,全都回笼上了门。

  一些老奶奶,老爷爷的不舍让她除了回以深深一鞠躬之外,也答应尽可能地接下订单,做出最好的味道:甚至还来了些部落客留下她的电话,说是想跟她约时间写篇报道,好让天香饼铺不要无声无息的消失。

  她感恩所有人的热情,当然也告诉老客户们,天香饼铺这款白糕之后将会在全球连锁餐厅贩卖,最晚,半年内一定会重新上市。

  “好了,等糕蒸好之后,我们再来练习切刀。现在,我先去打个电话。”拓跋司功今天从日本回来,她想知道他现在到哪儿了。

  “师傅是要打给未婚夫,你侬我侬喔!”

  “啊……每天住一起还不够,还要情话绵绵喔!”

  “你们皮在痒喔,还不快点去做事!”宋隐儿笑着双手叉腰,咬喝着这些特殊的徒弟妈妈们。

  “师傅害羞喽!”大伙儿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我一点都不害羞,就算是面对我的阿娜答,也可以大声地对他诉说我心中的情意。”宋隐儿举高双手,画出一颗大大的爱心。

  “是吗?”

  宋隐儿蓦地转过身,发现拓跋司功居然正站在门口。

  “你回来了,我很想你!”她直接跳到他面前,双臂用力地抱住他的腰。

  拓跋司功没料到她会在众人面前这么热情,自己倒是先愣住了。

  他垂眸而下不与任何人视线交接,只是拥住了这个害他失眠了数日的小家伙。

  “啊,你们是分开很多天了吗?”一名大婶徒弟问道。

  “三天。”宋隐儿理直气壮地说道。

  “厚!”所有人故意发出嘘声。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宋隐儿继续巴着拓跋司功的手臂,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师傅真是有够肉麻喔!”大伙儿看着他们,却没人敢对拓跋司功有越矩的举动。

  这个师傅的未来老公怎么看起来有点吓人啊?

  “你怎么想到要过来?”宋隐儿笑着问道。

  “来看一看你工作的地方。”拓跋司功很快地打量过所有人一眼。

  宋隐儿想起她曾经跟他提过,希望他能安排她店里的学徒到他的餐厅去工作,但她没想到他真的把这事放在心上了;而且他还因为知道她在乎这些人,所以亲自跑了这一趟哪!

  “谢谢你。”她紧握了下他的手。“我知道你会为我们做出最好的安排。”

  拓跋司功的心一暖,因为知道她是真的懂得他的用心。这种不必言语也能被对方了解的感觉——很好。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来做什么?”他忍不住追问道。

  “我蕙质兰心,当然懂喽!”她得意地抬起下颚。

  “那我现在在想什么?”

  “想带我回家吃白糕。”她朝他眨眨眼,走到柜子里取出一盒原本就是要做给他吃的白糕。

  拓跋司功双唇忍不住上扬了,他附耳对她说道:“你只猜对了一半,另一半是——你想看的调查报告也已经送到家里了,我还帮你约了我前未婚妻的姊姊孙晓丽。”

  宋隐儿反射性地紧握住般酌手。“速度怎么这么快?”

  “既然你有疑惑,早点弄清楚不是比较好吗?”

  “了。”宋隐儿脱下工作围裙,很快地洗净手,便拉着他往外走。“各位,请原谅你们见色忘友的师傅,我去去就回来。”

  “快去,快去,最好快点生个孩子回来啊!”有人起哄地说道,引起所有人哈哈大笑。

  “未来的师傅老公,你要好好照顾隐儿……”

  “对啦,现在去哪里找她这么乖,这么懂得付出的女人;要不是我孩子还小,我早叫他们娶她了……”

  大婶们开口说了话,立刻欲罢不能地刀刀叮咛了起来。

  拓跋司功第一次遇到有人对他这样说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响应,只得皱起眉思索着应该如何响应。

  只是,他原本就长得严厉,加上浓眉一皱,看起来就是十成十地拒人于千里之外,大婶们的叫闹声于是在瞬间嘎然而止。

  宋隐儿看出他只是手足无措,连忙笑着拉拉他的手臂,低声说道:“回头跟她们说谢谢。”

  拓跋司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她们说谢谢,但她眼底的鼓励让他觉得也不妨一试。于是,他转过身,很快地看了大婶们一眼。

  “谢谢。”他说,立刻垂下眼。

  “唉呀,不用客气啦!”

  “你怎么不敢看我们,是害羞呵?长得这么体面还会害羞,真是好可爱啊!”

  “过来跟我们聊个十分钟,保证治好你害羞的毛病。”大婶们兴奋地朝着他逼进一步。

  “走了。”拓跋司功很快地回头揽住她的腰,大步地往前走。

  宋隐儿笑着跟上他的脚步,走出厨房,抬头想对他说话,却发现他的脸色不大对劲。

  她睁大眼,一手抚上他的脸庞,这才发现——“你脸红喔?”

  “是这里太热了。”他扯了下衣领,用力地摇头。

  宋隐儿大笑着替他解开衣领,用她的手掌替他降温。“她们就像妈妈一样,因为疼我,所以就会爱屋及乌,想跟你多一些互动。”

  “我没遇过这样的状况。”他握着她的手,想着方才在厨房里那一幕,心里不知何故,竟感到有些激动。

  除了宋隐儿之外,从来没人会用那么自然的态度和他说话,她们像是把他当成朋友或家人一样,这样的感觉对他而言很新鲜、很特别,也很——

  宋隐儿微笑地看着他,真希望他能看到他现在脸上的表情。

  他已经开始对于她之外的其它人,产生喜怒哀乐的情绪了。

  “你喜欢刚才那样的气氛吗?”她问。

  拓跋司功犹豫了下,缓缓地点了点头。

  “但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们。”他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眉宇微皱了起来。

  宋隐儿听他这么说,心都软了,踮起脚尖在他唇间印下一吻。

  “没关系,有我陪着你,你很快就会和她们相处自在的……”

  哔哔——宋隐儿的手机传来简讯声音,她拿起放在牛仔裤口袋的手机一看——拓跋司功,该死。

  她瞪着那几个字,头皮顿时一阵发麻。她咬牙忍住冷颤,很快地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有事吗?”他问。

  她很快深吸了口气,抬头对着他灿然一笑;他要烦恼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绝对不要再让他担心。

  “我们赶快回家看征信社的报告吧,这样我才赶得及回来检查她们的刀工。”

  她抱着他的手臂,因为唯有如此她才不会颤抖得太厉害。

  拓跋司功不疑有他,拥着她走出门口,坐上等待接外头的黑色礼车。

  “车子里好舒服,我要睡觉了。”宋隐儿大声宣布后,把脸颊埋到他胸前。

  她紧闭着眼,感觉他的大掌缓缓地抚过她的后背。

  怕被他察觉异样,她把呼吸放得很慢,努力不让心跳太快,但她却无法阻止自己不去猜想——究竟是谁传来了那一则简讯?究竟是谁想对他不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