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婚八百年(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逃婚八百年(下)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这样,宋隐儿在参观完银川另一个著名景点青铜峡一百零八塔后隔天,拓跋司功便让罗伦送她到机场,陪着她登上商务舱,直到她转机回到台湾,他都始终陪在她身边。

  宋隐儿回到台湾后,没像拓跋司功所交代的住到他的房子里,而是让罗伦载她先回到了家。

  她简单地告诉妈妈和哥哥她要和拓跋司功结婚的消息,他们听到后简直乐翻天,唠唠叨叨地说拓跋司功的事业有多惊人,他们宋家想发达就是要靠这样的金龟婿之类等等的事。

  “我不想知道他多有钱。”宋隐儿打断他们的话,皱着眉说道:“我是要问关于他那个前任未婚妻还有前任秘书自杀的事情。你们连他的餐厅在全世界哪里有分店都一清二楚,这种事情不可能不知道。”

  宋隐儿的哥哥宋立沉默了几秒钟后,辟里啪啦地说道:“你不要听别人乱说什么克妻、杀人凶手,两个人都自杀是巧合啦!一定是她们两个命薄,没法子待在拓跋先生身边,不像你一看就有福气,妈说你一出生时就有算命先生说你是大富大贵的人。”

  “所以,他的未婚妻和秘书真的都是自杀而死的?”宋隐儿瞇起眼,咄咄逼人地问道:“你们给我说清楚,我得有心理准备,才能坐稳这个位置。”

  宋立和妈妈古秋荷对望了眼,再度沉默了。

  “不说,我走人了。”宋隐儿眼皮跳了一下。

  “对啊,她们两个人自杀时间只相差一个多月。”宋立说道。

  宋隐儿倒抽一口气,全身起了阵阵鸡皮疙瘩。为什么拓跋司功的身边,总是会有这么多不寻常的事情?

  她咬住唇,知道自己最害怕的事情其实是——

  她不能完全相信拓跋司功。

  “喂、喂……你不会想悔婚吧?”宋立推了下她。

  宋隐儿狠狠瞪他一眼,只觉得心寒——这就是她的家人,即便事情都搁在面前了,妈妈和哥哥还是丝毫没想到要担心她的安危!

  如果她真的也死于非命,他们也只会急着求取补偿吧!

  “隐儿啊,那一定只是误会,搞不好是有人想陷害未来女婿。”古秋荷好声好气地拉着女儿的手说道:“征信社的报告里还提到他前未婚妻的姐姐还是跟他有生意上的往来……还有啊,未来女婿绝对不是那种拈花惹草的人,这点妈都帮你调查清楚了……”

  宋隐儿不知道妈妈还说了什么,但她实在没法子再听下去了。

  她皱着眉低声说道:“够了,我想清静一下。”

  “你不会有事的啦!不然,你如果怕他的话,我们也可以和你们一起住……”宋立试探地问道。

  “你们敢过来,我马上离婚。”宋隐儿眼里冒火,斩钉截铁地说道。

  “妈妈最近认识一个会通灵算命,还看得到前世今生的大师,他说你和拓跋先生前世早有宿缘……”

  “大师有没有说你和妈之后的命运?”她不客气地打断哥哥的话。

  “说我们富贵一生,还说我今年在事业上会大有进展。”宋立得意地笑着说道。

  “那就恭喜你了!因为我结婚的条件就是要你们签下从此债务与我没有瓜葛的合约,我也不会再供应你们一块钱。”她冷冷地看着宋立马上脸色一变。

  “妈的,你说的是什么话!要不是我们,你哪会遇到拓跋先生?”宋立拍桌子说道。

  “去你的大头鬼,你作贼的还敢喊抓贼!”宋隐儿火了,拍桌子拍得比宋立好用力。“你以为老娘想嫁吗?要不是知道你们半年内一定还不出三千万,拓跋司功就会送你进牢,我干嘛牺牲奉献?还有,你们别想沾拓跋司功任何的好处,他以后也不希望我和你们还有所接触的。”

  “他敢阻止你和我们接触!”宋立气急败坏地用脚踹飞一张椅子。“他有种就别到台湾来,不然,我就撂兄弟去堵他……”

  古秋荷连忙上前安抚儿子。“没事了,我们找机会再跟拓跋先生……”

  “他不会理你们的,我也是!”

  宋隐儿瞪了他们一眼,火冒三丈地冲出家门,带着她还未打包的行李往外冲。

  才冲到大门前,她就发现罗伦居然还等在她家门口。

  “你怎么还在这里?”她握紧拳头问道。

  “拓跋先生说你最后可能还是会决定要住到他那里,所以要我在这里等着。”罗伦有礼地说道。

  宋隐儿抿紧唇,有种家丑全被人看透的羞耻感。

  “隐儿啊……”古秋荷追到了门口,眼睛顿时一亮。“好高级的车子!是拓跋先生来了吗?”

  宋隐儿回头一看,老妈和哥哥居然追了出来,而且左邻右舍也开始朝他们这边行注目礼了。

  “快走。”宋隐儿朝罗伦使了个眼色,马上钻进车子后座。

  车子在她关上门的那一秒,开始往前疾驶。

  宋隐儿回头看着还在追车的老妈和哥哥,痛心地认清他们已经没救了!

  等她哪天修养好一点的时候,再来感化他们了,她现在只想对他们爆粗口啊!

  “您要到拓跋先生家里吗?”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眼前已经没有退路了,且她既然已经决定先嫁给拓跋司功,现在搬进他的家里,在最短时间内了解他的一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况且,她心里有恐惧,而她不想让这种恐惧横在他们的婚姻之间。

  所以她会当着拓跋司功的面,把他前未婚妻和前秘书自杀的事情问个一清二楚。

  当罗伦将宋隐儿送到拓跋司功远离市区的独栋别墅豪宅时,她是真的吓了一大跳。

  因为这个地方的装潢,和她之前去的银川豪宅及他曾住过的总统套房,简直一摸一样。

  从屋内雪白色调,前廊的罗马拱柱,客厅里德陈设及各个房间的位置,无一不是她曾经见过的模样。

  “这里的装潢为什么和他饭店的房间一摸一样?”她不解地问着罗伦。

  “拓跋先生的工作让他需要在世界各地跑,他不喜欢一直适应新的环境,所以,每次在当地又买下房子,通常会装潢成同样格局。”

  宋隐儿瞪大眼,不能置信地说道:“你开玩笑吧?!他在世界各地的房子不会真的都装潢成同一个样子吧?”

  “对。”

  宋隐儿皱起眉,第N次发现拓跋司功果然不是寻常人,就连过日子的方式也跟别人大不相同,感觉就是孤僻不爱改变。

  “那饭店为什么也会是同样的装潢?”

  “‘豪斯酒店’的老板给拓跋先生的股份,就是让他在每间酒店保留一间专属套房。”

  听起来就是个有钱的怪咖就对了。宋隐儿吞下这句话,就着她记忆里的方位,走向厨房。

  长长的白色长廊让她连呼吸都觉得有回音,她回头笑着制造回音说道:“罗伦,这附近有没有超市,带我去买食材去买食材买食材……”

  罗伦差点笑出来,连忙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您在飞机上时,拓跋先生就已经派人送来一些食材。您要不要看一下还有没有什么不足的,我再载您去买。”

  “他的效率会不会太好了……”宋隐儿边说边走进厨房,打开柜子和冰箱——

  妈啊!这、这、这……分明就是高级百货公司的超市才有的阵仗啊!

  从高级的临之花到意大利的初榨橄榄油,从日本醇酿酱油到台湾知名老店的生抽壶底油……更别提那些日本越光米、意大利面条,以及她习惯用来做白糕的西螺糯米、芝麻等等繁不及备载的食品了。

  “天啊,他还有什么事是没想到的?”她忍不住惊呼出声。

  “应该不多,因为拓跋先生是请主厨为您挑选材料的。”

  “希望我之后不会被媒体写成什么飞上枝头当凤凰的麻雀,因为他真的很夸张。”她拿出材料摆在流理台上,突然间又冲回橱柜前面,把约莫二十个柜门通通拉开,“他该不会连我要做白糕的器具也都……”

  果然,所有她做白糕时会用到的蒸笼、砌行工具,已经全都放在柜子里。

  她倒抽一口气,脱口问道:“他做事效率总是这样快到吓死人吗?”

  罗伦点头。“因为他不喜欢等。”

  宋隐儿点点头,现在对于拓跋司功骤下决定要娶她这件事已经不觉得太过讶异了。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到台湾吗?”她看了一眼时钟,记得他说他随后就要回到台湾。

  “应该是晚上八点多会抵达。”

  直觉拓跋司功会喜欢她为他下厨,况且她还承诺过他一顿料理。于是,她走到冰箱前,很快想出了今晚的菜色。

  “你跟着拓跋先生多久了?”她闲聊似地问道。

  “十年了。”

  “那你见过他的前未婚妻和前秘书吗?”她拿出大白菜,红白萝卜,黄豆芽和玉米,准备熬一锅素食高汤。

  “见过。”罗伦扯了扯衣领,表情突然不自然了起来。

  “她们怎么会都自杀了?”宋隐儿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但是,我相信拓跋先生和她们的死无关,他当时都在外头处理公事。”罗伦严肃地说道。

  “他和她们是怎么认识的?”

  “拓跋先生的未婚妻孙明丽小姐是‘豪斯酒店’台湾区土地开发公司大股东的小女儿,至于柳芬柳秘书则是跟了拓跋先生五年。”

  宋隐儿一听,眉头不觉又皱起来了。

  “他和她们的关系呢?”她的手浸在水里洗菜,突然觉得有点冷。

  “老实说,除了您之外,拓跋先生不是个喜欢和人亲近的人。”

  宋隐儿点头,因为这事明显到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孙小姐偶尔会到拓跋先生办公室来找他,看起来没什么异状:而柳秘书就是柳秘书,我实在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做傻事,她平时是很冷静的人。”罗伦看着满脸苦恼的宋隐儿,决定帮她一把。“其实,拓跋先生是好人,他帮助很多育幼院的孩子。如果里头有优秀人才,他也会全额赞助学费,然后延揽到集团餐厅里工作。”

  宋隐儿点头,想起那些他贴在书房里的孩子照片,她低头轻叹了口气。

  如果除去未婚妻和秘书之死及那些前世梦境之外,拓跋司功让她觉得他只是一个很想拥有家的男人。

  宋隐儿切好了高汤食材后,立刻又来到橱柜前寻宝,决定今晚要为他准备一顿很有家庭感觉的料理。

  就冲着他默默行善的心意,她对他,就该少担一些心,多用一些心的。

  她甚至愿意相信那两个女人的自杀与他无关——如果他愿意坦白,让她知道当时发生的事情的话……

  拓跋司功开着车回到家里,只急着想快点看到宋隐儿——

  根据罗伦的回报,她整天傍晚都待在厨房里头。

  他急着看到她,尤其是今早在听到那份西夏契约的初步翻译与鉴定之后。

  那份契约应该是份血书,立誓人是拓跋司功,而他为之生生世世茹素,希望与之相守的女人则是宋隐儿!

  一份八百年前地契约却和他们两人的名字相符,这事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

  他相信他与她就是拓跋司功与宋隐儿的转世!

  但是,如果他相信那份文件的话,代表契约上头那些文字就可能是真的,契约里写着——

  “拓跋司功”愿意割下身上一百零八片血肉,赔上一半的阳寿,便能在生生世世里寻找到“宋隐儿”……

  愿意牺牲一半的寿命!

  一阵刺痛闪过他的脑门,拓跋司功踩下油门,只想快点回到家。

  他切换车道,看了一眼照后镜后,却发现有一辆车子始终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外。

  他五分钟前在等待红绿灯时,看过那辆车。

  拓跋司功踩下油门,黑色跑车像猎豹一样地往前冲出,远远地将对方抛在脑后。

  身为“餐饮”的拥有人及为“豪斯酒店”挑选酒店坐落地点的特别顾问,这不是他第一次遭人跟踪了。

  好奇的记者以及他商场上的敌手,有时总会派出耳目来打探,偏偏他几乎从不公开与人接触,因此这些人多半会无功而返。

  他往照后镜一看,满意地发现那辆车已经变成一个小点;突然间,一道红色亮光闪过他的眼尾,他蓦地抬头一看——

  一辆红色轿车正逆向朝着他迎面撞来。

  拓跋司功后背蓦地爆出冷汗。

  为了能找到“宋隐儿”,“拓跋司功”愿意牺牲一半的阳寿…

  他的脑中闪过那份血书契约里的文字时,双手已本能握紧方向盘,踩下油门,身子与车子合为一体,让车子时速从零加速到一百,只要六秒的高效能,帮助他远离这一切。

  他才刚找到宋隐儿,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就死去!

  砰!

  车辆撞上路旁的路灯,发出剧烈的碰撞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