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下) 第4章(1)

作者:余宛宛
  他们的第一站,来到贺兰山下那片号称东方金字塔的皇陵遗迹。

  宋隐儿做在与前座以黑色玻璃隔离的加长礼车里,看着金色大漠里一片神似金字塔,却比金字塔来得迷你的无数陵墓。

  大量黄沙被风卷起,弥漫在陵墓内外每个角落,将触目所及的一切全染成金黄。

  她不自觉地拥着双臂,皱起眉头,听见旁边Michael用低沉声音说道——

  “这一片皇陵是西夏开国君王李元昊所建。据说他残暴成性,树敌无数,因此盖了许多座皇陵,好让他的敌人找不到他的尸首,旁边那些小座坟冢则是陪葬墓。”

  她环抱着双臂,喃喃自语地说道:“我之前看到旅游手册的文字介绍时,还想说似乎满特别的,没想到这个地方让我起鸡皮疙瘩。”

  “那就回我住的地方。”拓跋司功说道,拿起车上为她准备的披风将她整个人笼住,自然也就顺势将她拥在身侧。

  “搞不好你那里比这里还危险。”她挨着他,忍不住咕哝一声。

  他一愣,看着她乌溜溜的眼珠,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响应。

  她眨着眼,意外发现他居然定格说不出话了,而他这种迥异于平时漠然的样子,其实还满有意思,满可爱的。

  “你平常很少跟人碰面?”她试探性地问道。

  “公事上需要见很多人。”

  “但是,他们不会跟你寒暄、瞎扯,对吧?”她也不认为对方会有这个胆。

  “对。”拓跋司功点头,但是习惯所有问题都要有答案的还是继续问道:“所以你现在是想留在这里?还是要到我家?或者要到别的地方?”

  他的一板一眼让她轻笑出声。

  “我考虑一下。”她跪在座位上,把脸贴在车窗看着石板铺成的陵区内部——每一处墙面及角台,都让她皱起眉头。“我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不知道是否在电影或是其它地方看过。搞不好,我有哪辈子就是死在沙漠里,所以才会觉得不舒服……”

  她按下车窗,外头干燥的风倏地吹入,她蓦地打了个寒颤。

  拓跋司功关上车窗,二话不说接过为她准备好的热茶,并将她身上的羊毛披风拢得更紧一些。

  “你好像很习惯照顾我?”她仰头看他,觉得自己好像跟他认识了很久、很久。

  他低头看着自己对她的保护姿态,皱眉猜想自己这些动作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没照顾过人,也没有被照顾过。”他低声说道。

  “你又不是猴子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总有爸妈照顾……”她话没说完,自己却先内疚地打停了。

  他说过他没有家人的,而且他身上有股疏离感,也不像是出自一般家庭……

  “我三岁时被扔在一间美国的育幼院门口,我在那里长大,院里老师定时给我衣食,我没饿到、冻着,还有书念,很不错,算是有被照顾到。”他平静地说道。

  宋隐儿望着他冷静眉眼,猜想他的冷然也许是因为常年都不习惯与人有太多互动。

  细细一想,这两日之间,他与她在一起时,除了罗伦之外,竟不曾再遇过其它人。他对于人群,显然采取这明显规避的态度。

  宋隐儿拍拍他的手,故作轻松地说道:“育幼院造就了现在的你,很好,很值得感恩啊!你几岁离开育幼院的?现在还会回去那里吗?”

  “很少。但我帮他们成立一个基金会,让他们经济来源无忧。”他附近她,气息不客气地吐到她的脸庞上。

  “我最欣赏感恩图报的人。”她紧张地说道,双唇不自觉地刺痛着。

  每回他看着她时,她的内心都在天人交战——既想投入他怀里紧拥着他,却又想转身逃开,离他远远地。

  “准备要回去了吗?”他抚着她的脸颊,只想和独处。

  “不要催我,我还要多看一下。”宋隐儿转身又趴在窗边,一手不自觉地压住狂跳的胸口。

  拓跋司功凝望着她,看到她脸上紧张的神态,知道她毕竟不像自己,已经梦了太久的她、想了太久的她,因此对于她只有不顾一切地想拥有的念头。她会因为两人之间太强烈的吸引而恐惧,也是正常的事。

  “你想看多久就看多久吧!”他抚着她的发丝说道。

  “你不觉得我这副怀古之幽情的模样很有气质吗?”她拉开他的手,努力想让气氛不要那么亲昵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觉得。”看她鼓起腮帮子,他触着她的唇角,轻声说道:“我喜欢看你笑,你笑起来的样子,好像太阳出来了一样。”

  看着他永冷肃脸孔认真地说着这些话,宋隐儿握紧拳头,心都融化了。

  她当然谈过恋爱,却从不知道恋爱会让她失去理智,之前恋爱时虽然也算热烈,但是什么是现实,什么时候该冷静,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没想到一遇到拓跋司功,他像一把大火朝她迎面扑来,烧尽她的理智。

  如果说梦中的“他”会让她怀念,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则让她心痛:她甚至觉得在宴会厅里与他对望时,她的心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你……”她看着他,几回想开口,却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只好捂着胸口,用夸张的声调来掩饰真实心情。“这是我这辈子听到最好的赞美。先是大手笔包下我一天,然后还说我笑起来像太阳,我有点理解灰姑娘参加舞会那晚飞上天的心情了。”

  “你脸红了。”他说。

  “哎哟,被发现了。”她吐吐舌头,双手捂着发红的脸庞,不好意思对上他如影随形的视线,于是转目看向窗外的黄沙苍茫。

  这个地方,她真的没来过,可她只要一看到那片大大小小几百座的金字塔,心里就有股强烈的不安,像是在恐惧着这片大漠里头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但是,她从没来过这里,又怎么知道这地方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呢?

  “我让罗伦开车在附近多绕几圈,我们再回去。”他扶着她及肩短发,就是无法不去触碰她。

  “好。”她点头,这回没再推开他的手。

  反正,她推开他,他还是会在如影随形地跟上。

  “你已经习惯我的碰触。”他满意地微笑着。

  “要是别人敢乱摸我,我会让他后悔。但是,你这样做,我只想……”宋隐儿嘶哑咧嘴地伸出十指探向他乌黑长发,胡扯乱抓一通。

  拓跋司功呆住,看着她像孩子一样地左拨一下他的发梢,又揉一下他前额稍长的发;然后,越抓越起劲地跪在坐垫上,专心地摆布着他。

  “哇,抓点头发半覆住前额,这样显得多年轻啊!再解开几颗纽扣,竖高衬衫领子,露出你精壮体格,配合上你冷酷中带着野性的神情,随意往后座一躺。OH,很有名牌广告的FU喔!我从来不知道我这么会形容,搞不好我可以改行……”

  拓跋司功蓦地扣住她的后头,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唇。

  她推着他的胸口,盯住他的眼。“你不可以每次都不经我同意……”

  “可以吗?”他锁着她的眼,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有着渴望,像是已经等待了她千百年一般。

  她被他这般凝望着,感觉他不只是个陌生人,感觉自己心跳快到喘不过气,感觉眼眶在发热,感觉自己想拥着他再也不让他离开……

  她揽住他的脖子,完全无法阻止自己地响应了他的吻。

  他们唇舌交缠着,怎么样也嫌贴得不够紧密。

  他像是已经吻过她千百回一样,总是知道要如何触动她;而她紧搂着他,觉得自己因为他而化成一摊水,可她不想老在他面前败下阵来……

  于是,不服输的她坐在他的腰间,吻着他的脖子,小手探入他的衣襟间,在听见他闷哼出声时,她顽皮地一笑。

  “你对别的男人做过这些事?否则怎么会这么熟练?”他抓住她的手,身躯因为强忍欲望而紧绷,更因为想到她曾与别的男子亲热过而咬紧牙根,有种想砍人的冲动。

  宋隐儿眨着眼,低头看着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像个豪放女一样地坐在他身上。

  她赫得往后一跳,后脑呯地一声撞上车窗。

  “痛痛痛……”她哇哇大叫,一边揉着头,一边把自己缩成小虾米。

  “有没有怎么样?”

  他蓦地坐起身,抓住她的身子,让她趴在他的臂弯里,检查着她的后脑。

  她热辣辣的脸颊窝在他的胸前,觉得像跌入了一个温暖的窝。如果不是她爬的姿势,正好让她碰巧坐在他仍然很“激动”的部位的话,她是很愿意这样被他守护着的。

  “我没事了……”她僵着身子,避开他的敏感部位,把自己挪到一旁,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那个……那个……我想在附近多绕一下……增广见识……博学多闻……教学相长……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他看着她胡言乱语的紧张模样,唇角一扬,按下对讲机说道:“开车在附近绕一下。”

  车子开始适应着日光,沿着这片金字塔皇陵绕行。

  宋隐儿看着窗外,却是越看越舍不得移开视线。难怪日本人对这里感到惊叹,毕竟在落日大漠之中,这样的景象充满了浓浓的的异国风情。

  突然间,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

  “有一群人包围了车子。”罗伦透过对讲机说道。“我马上通知……”

  啪!

  啪啪啪……

  一颗又一颗石头朝着车子痛击而来。

  宋隐儿忘了那群人与自己还隔着一层窗玻璃,直觉便弯下身。

  拓跋司功则将她拉到怀里,防备地等着车外的十多名人士。

  啪啪啪——

  石头下雨似地砸向车子。

  “发生什么事了?”她从他的臂弯里抬头往外看,看见窗外一张张愤怒脸孔正朝着他们逼近。

  拓跋司功拍抚着她的后背说道:“有人想威胁我。”

  “已经通知饭店及政府那边的人过来处理了。”罗伦说道。

  “怎么了?”宋隐儿看着那些人嘴里的怒吼冲过隔音良好的车窗,叫嚣着——

  “滚开!滚开!”

  她无言地抬头看着他,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跟豪斯酒店合作,买下酒店边一间八百年前的旧宅要改成餐厅,这些人住在里头,但并没有所有权;现在房子要盖了,他们却出来跟我要赔偿。”他冷冷地说道。

  “如果他们已经住了很多年,你基于道德好像还是应该赔偿,我记得之前台湾好像有过类似的新闻,说是如果房地产没有办理所有权登记,若是有人一住住了超过十五年,就不可赶——”

  “那块土地的所有权人是他们国家,而他们占地为王是正确的作为吗?乘火打劫是正确的举动吗?”他打断她的话,面无表情地看了窗外的那群人一眼。

  一颗鸡蛋啪地打中车窗,宋隐儿赫地惊跳起来,不由自主地揪住他的手臂。

  “出来解决事情!”有人开始上前敲打车窗。

  宋隐儿紧张地绷着身上,感觉那些人像是要夺门而入把人痛扁一顿似地。

  拓跋司功皱着眉,厌恶这种被陌生人包围住的感觉。

  “我出去跟他们谈判。”罗伦透过对讲机说道。

  “我去。”拓跋司功沉声说道,紧握住她的肩膀,低声命令道:“你乖乖坐着。”

  “我跟你去。”她握住他的手臂不肯放。

  “不许。”拓跋司功抬高音量,黑眸锐利地瞪着他。

  “我不要一个人呆在里头,我在你身边比较放心。”她眼巴巴地看着他。

  “不行!”他瞪着她,完全不想她有任何被伤害的可能。“那里至少有十几个人,万一他们出手伤害了你……”

  他的胸口像被人捅了一刀似地痛缩了一下,他的眉头凶恶地拧起,根本不敢再想。

  “如果他们要伤害我,车里、车外都是一样的;而且有你在我身边,我不会有事的。”她握住他的手掌,与他十指交握着,定定看着他的眼。“所以,让我陪着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