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下) 第2章(2)

作者:余宛宛
  他含笑目光让她耳朵一红,却也让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该死的,我不该说‘屁’。”她懊恼地跺脚,挂在项间的香囊也随之跳动了下。

  他看着那个香囊,脑子有片刻的晕眩。

  “这是什么?”他蓦地出手握住那个香囊。

  他微冷的手掌轻触着她的锁骨,宋隐儿猛打了几个哆嗦,却弄不清楚自己是因为冷,还是对他很有感觉。

  “这是我外婆留给我的传家宝。”宋隐儿力持镇定地睁着一双火眸狠瞪着他。“还有,你如果再敢这么随便碰人家的话,我就要请酒店的人过来处理了。”

  “我对你不是随便,而是情不自禁。”他抚着她的脸颊,俯低身子更加靠近她的脸庞。

  “所有变态杀人魔都说这一套。”

  宋隐儿冷哼一声,抓下他的手;但他的指尖却顺着她掌心一滑,轻易地将两人的手变成十指交扣的状况。

  他牢牢一握,她整个人蓦地一震。

  “你不觉得这个香囊和墙上的鎏金八棱银奁,是注定要在一起的吗?”他低语着,眼里火焰如果能伤人,早将她烧成灰烬,吞入身子里合而为一。

  宋隐儿手握香囊,目光再次停在那张照片上。

  她的脑门热烘烘的胀热着,一个画面突然闪过她的脑海——

  “她”嘴里呕着血,手里紧抓着香囊,断了气……

  “不!”宋隐儿没法子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双手一推,趁他不注意时,飞快地冲出了包厢。

  她冲下楼梯,冲过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穿过一群对她侧目的人,她推开一扇距离她最近的一个阳台门,跑出屋外。

  她抓着阳台栏杆,全身不停地发抖,眼泪像断线珍珠一样地拚命往下掉。

  她睁大眼,用力地深呼吸,不许自己太激动。

  “你哭什么哭,不过就是脑中闪过一个画面而已,可能是哪一部连续剧的场景突然跑出来而已!”她絮叨碎念着自己,努力地想让自己镇定,只是——

  “她”的死相一直在她的脑中盘桓,她胸口的那个血洞……

  “不许再想了!假的、假的,那全都是假的!”宋隐儿抱着头大叫出声。

  身后的阳台门被推开,她蓦地回头。

  罗伦拿着一件黑色风衣走了过来。

  “宋小姐,外头天冷,请穿上外套。”罗伦说道。

  宋隐儿一看到外套,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冷到脸颊僵硬,她接过外套才往身上一披,便闻到一股淡淡薄荷味——这是那个男人的香味。

  “Michael。”

  “Michael是谁?”她抓着外套,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他是我们饭店的首席顾问。”

  宋隐儿低头用外套把自己裹紧,感觉毛料的温暖牢牢抓住她,让她不自觉地缩入其间,并且深吸一口衣料上的主人味道——

  那股淡淡冷香在吸入鼻尖后,先是微凉,继而在喉腔里扬起薄荷的清香辣味,最后那股凉意便肆无忌惮地钻入她心里。

  她身子一震,不得不承认她怕那个名叫Michael的男人,更怕自己对她的反应!

  “宋小姐要不要回到里头吃点东西?厨师帮您特制了双味龙虾佐松露。”

  宋隐儿睁大眼,已经不知道这一天还有什么事能够让她感到讶异了。“你们怎么知道我爱吃龙虾?”

  罗伦只是一笑,便替她推开了阳台门。

  宋隐儿拥着外套,走进温暖的室内,才坐下吃了一口龙虾,她便没法子再多想,全副精神都放在眼前这盘可能是她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食物上头。

  “……感谢各位贵宾莅临会场,今天聚会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替偏远地区的孩童募款兴建一所学校……”四十多岁的司仪穿着燕尾服,别了个黑色领结,带着灿烂笑容说道。

  好吃、好吃!宋隐儿满足地瞇起眼,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名媛们全都开始整理器仪容,她只忙着把烤得弹牙的龙虾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

  “因此,请在场的女士们在服务员的引导下,逐一走到台上。”

  宋隐儿一口龙虾还卡在喉咙里,她瞪大眼,像双圆睁着眼的金鱼盯着站在她面前的服务员。

  她原想胡乱咬两下便把食物吞下肚,偏偏食物太美味,她的舌头不愿太再放它离开。于是,便这么鼓着腮帮子与服务员对看了三十秒。

  “干嘛?”她好不容易吞下食物后问道。

  “请您到台上参与今晚的慈善拍卖。”服务员扬起发僵的笑脸,一笑再笑。

  “我错过了什么吗?”宋隐儿转头看向始终站在一边的罗伦。

  “今晚有个慈善拍卖,现场将拍卖未婚女子的舞码或是共度一日早、午、晚餐的时光。拍卖价从美金一千元起标,所得将会替偏远地区的孩子兴建一所学校。”

  “捐就捐,干嘛玩这种把戏?有钱人真是无聊!”她不以为然地说道,成功地打落服务员最后一丝笑容。“我不去。”

  “宋小姐有所不知,在这样的场合,男人为了面子,女人为了让男人给自己做面子,每年这样的慈善义卖都可以募捐到上千万台币。”罗伦极有耐心地解释道。

  “原来爱面子还是有好处的嘛,不过……”宋隐儿一耸肩,举起叉子准备继续进攻食物。“那也不缺我一个。”

  “来宾宋隐儿小姐,请您迅速上台。”台上司仪左右张望着,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纸条。“有位神秘客说要标下您一日早、午、晚餐的时间,目前起标价是十万美金。”

  十万美金?!开什么玩笑啊!宋隐儿倒抽一口气,直觉这个价码是那个什么Michael出的。他以为撒下十万美金就可以让她刮目相看了吗?

  宋隐儿咽了口口水,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又一次被他震撼到了。

  她飞快地瞄了罗伦一眼,她压低声音说道:“不许去告密,说我在这里。”她决定装死到底。

  “宋隐儿小姐?请您快点上台。”司仪又说。

  她继续吃她的美食。

  “神秘客出价二十万美金!”司仪爆出一声大喊。

  宋隐儿差点被噎死。二十万美金——台币六百万——买她一天?!

  她真的不知道该替主办单位庆幸,还是要因为那个男人对她的执着而捏一把冷汗。

  “神秘客出价三十万美金!宋小姐若是一分钟内不上台,这笔标金便要取消。偏远地区的孩子们少了这么一大笔钱,少了遮风挡雨的屋顶,宋小姐,您于心何忍啊?”司仪的声音如诉如泣地劝说着。

  现场所有人都在寻找这名宋小姐的踪影。

  “倒数三十秒……”

  宋隐儿忿忿地咬着嘴里的核桃,巴不得自己咬下的是那个神秘客的头。

  “到数十秒……”

  “等一下!”宋隐儿慕然起身,朝司仪大叫一声。“叫那个神秘客出来。”

  “您是宋小姐吗?”司仪眼睛一亮。

  “没错。”

  “神秘客先生说,若您接受了这笔标价,他明天早上十点便会带着支票现身在您房门前。”

  “我能不接受吗?”宋隐儿板着脸,双手无奈地一摊,因为她一点也不想成为妨碍建造偏远学校的凶手。

  “那么我们便恭喜这位神秘客先生以美金三十万元高价得标。”司仪大声宣布。

  现场闹哄哄的,每个人都东张西望着想见到神秘客,只有宋隐儿不想。

  她大步走出会场,察觉到身后有一道视线正如影随形地跟着她,但她不想回头。

  反正,交易时间是从明天早餐才开始,而她能躲一晚就是一晚。

  也许过了今晚之后,她又会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宋隐儿了!

  宋隐儿握住项间香囊,加快脚步冲进了电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