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上) 第10章(2)

作者:余宛宛
  此时,天色渐亮,宋隐儿眯起眼,发现这一个个与人同高的三角形土堆前似乎有着小碑。

  她上前一看,发现上头写着──

  塔海长老之正室,生于吉时,时逢虫害,故于冬日吉日舍身祭天于……

  天啊!她吓得踉跄后退,身子却又撞到另一座小碑,她回头一看──

  多利长老之正室,生于吉时,时逢地牛翻身,特于冬日以此祭天……

  这些都是被祭天的女人!

  天色于一刹那间明亮了起来,宋隐儿看清楚了所有锥形土堆前的墓碑,头皮发麻,后背瞬间冒出了冷汗。

  她正站在一堆堆坟墓里!这十多座或者更多的土堆,埋的都是被献祭的女子!

  这些女子的共同点都是生于吉时,也都是长老们的正室。

  塔海长老没骗她,拓跋部落当真是年年以活人献祭!

  宋隐儿想站起身,双膝却虚软得无法支撑她,她只好用双手双膝跌跌撞撞地往前爬行着,直到逃出那处墓园为止。

  虽然拓跋司功与拓跋部落的人,不把人命当命,但她还是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得去找塔海长老商量,至少得想出方法带着欧阳香及师采薇逃离这个不正常的地方。

  毕竟,是她举荐了欧阳香当正室,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欧阳香去送死啊!

  日光照亮整座拓跋府,可那股暖意却没照到里头的人。

  脸色铁青的拓跋司功站在以毛毡遮蔽了窗户日光的屋内,手拿着长鞭,冷眼看着地上跪着十名背部被鞭出血的护卫。

  “府内是天涯海角吗?连个人都找不到吗?”拓跋司功居高临下地看着护卫们,冷冷地说道。

  “我们屋内大大小小都找遍了,除了祭祀的东南方木栅场之外,部落规定那里不许一般人进入。”护卫忍着痛,大声地说道。

  拓跋司功脸色一沉,发现他急怒攻心之下,确实是有所疏忽,宋隐儿有可能是真的躲到那里去了。

  他方才也没去那里找人──因为那里亡者的灵力太强,他会被吸引,做出连他都没法子控制的事情。

  “你们现在就去那里找人。”拓跋司功说道。

  “是。”

  护卫们立刻起身,不一会儿,一名护卫先过来覆命。

  “报告首领,我们在木栅场子边缘找到了宋姑娘。”

  护卫才说完,宋隐儿便在其他几名护卫的包围下走了过来。

  拓跋司功看着她冻成青白的脸庞,看着她睫毛的那层冰雪,知道她冻坏了,但他更担心的是其他的事。

  “你进去里头了?”他严声问道。

  “我找不到门,没法进去。”宋隐儿牙齿打颤地说道。

  “你们全退下。”拓跋司功说道。

  护卫们退下之后,拓跋司功坐在原地,看着她狂跳不已的颈脉搏。“你在怕什么?”

  她扬眸看向他,脑中想到的却是那一座座的土堆,心中不由得加速了起来。

  “说──”他命令地说道。

  “我怕说谎的你!”她握紧拳头瞪着他,决定彻底发挥她心痛的这个部分,好让他无瑕多心。“你分明就是去找师采薇,为什么要骗我?你这个大骗子!”

  她转身要逃走,可一件黑裘在下一刻披上她的肩,她整个人也在同时被他的大掌往后一拉,揽向他宽厚的怀里。

  宋隐儿被旋过身,面对着他黑冰眼眸。

  “走开,我不想和骗子在一起!”她将双手挡在他胸前,拼命地抗拒着。

  “我没有骗你。”他让她的脸庞贴到他的胸前,不由分说地将她揽到火坑边。

  她呼吸到他胸前飘出淡淡香气,眼眶又不争气地红了──怎能怪他狠心呢?若不是他用尽人性救活了她,她或者还有机会说服他取消活人生祭……

  拓跋司功牢牢握住她的下鄂,不许她别开眼。“我去找师采薇,是要警告她不许对你多嘴。”

  “可她分明衣衫不整。”这点她看得很清楚。

  “那与我无关,不过,她这段时间若想衣衫整齐,只得靠别人了。”

  她一把揪住他的衣襟,着急地问道:“你、你……你对她做了什么?”

  他低头看着她的举动,唇角似笑非笑地一扬。

  “也只有你这么不怕我。”他握住她的手到唇边落下一吻。

  “她怎么了?”她抽回手,再一次抓住他的衣领。

  “我要离开,她硬是要攀着我不放;我推开她,她还是不撒手,右手骨折了。”他神态漠然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她倒抽一口气,急着问道:“她没事吧?”

  “我已经叫大夫去看她了。倒是你──”他紧盯着她的眼。“你相信我了吗?”

  “她都骨折了,我还能不相信吗?”她苦笑地说道:再一次发现这男人除了对她之外,真是无血无泪的。

  “在外头待了半个时辰,冻坏了吗?我让大夫过来看看……”

  “我没事,只是脸和手都好痛、好痛,你替我搽药就好了……”宋隐儿把脸庞挨在他的颈间,看似撒娇,实则是不敢让他看到她眼里的不安。

  “穿这么少也敢在外头待这么久。”他冷声说道。拿出柜上的冷玉膏。

  他低着头专注地替她抹药,专注到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宋隐儿凝望着他,想搂着他,安慰他,却告诉自己不许对他心软。

  他今日让人骨折,那么明日呢?她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好了。”拓跋司功在她发间落下一吻,拥着她到一旁长榻躺下。

  宋隐儿偎在他怀里,拉着他的手臂环抱着她,很快地闭上眼。

  拓跋司功看着她将他当成唯一依靠的模样,刚硬眼里闪过一丝怜爱。他大掌抚着她的手背,轻声地说道:“幸好你没事了,我还以为……”

  要是她知道了真相,他肯定会──

  失去她!

  拓跋司功才安下心,感觉有一股温热液体从胸腹间一涌而上,冲上喉头。

  他举袖捂住那口温热,他低头一看,却看到上头的鲜血。

  “你说你以为什么……”

  宋隐儿睁开眼,没想到却看见他唇边染着鲜血,袖子也染上了血清斑斑,眼泪当下便掉了出来。

  “你吐血了!怎么会这样?我去叫大夫!”她伸手用袖子去擦他唇角血渍,转身就要下榻叫人。

  “不用……”拓跋司功感觉到她的关心,心头才滑过一阵欣慰,一口鲜血又在喉头里打转,再度呕出血来。

  拓跋司功很快地恢复了镇定,因为他知道这是体内魔性不许他有太多人性,但他没法子阻止自己唇角上扬,尤其是在看到她的担心脸庞时。

  “你躺下、快躺下!”宋隐儿哭着将他的脸庞搂在胸前,想转身往外跑,却又不忍心离开他,只好对着外头大叫。“宋伦……宋伦……”

  “宋姑娘,怎么了?”宋伦立刻站在门口待命。

  “没事,你退下。”拓跋司功低声说道。

  “什么没事,你明明都……”

  拓跋司功捂住她的唇,不让她多说。

  “我没事,只是一时激动。”

  “我天天也激动,怎么没见过我呕血!”她哭着说道,挣扎着想跳离他身上去找大夫。

  “我保证让我睡一觉便没事了。”他将她纳在怀里,闭着眼调整气息。

  “为什么你会没事?你明明呕血了。”她紧盯着他,就是不相信。

  他紧抿了下唇,不情愿地睁开眼。

  “我如今不该有太多喜怒哀乐。”

  “所以,你的呕血是因为我……”知道他的呕血是他体内天人交战的结果,她急得眼泪怎么样也没法子停下来。

  拓跋司功拭去她的泪,定定看着她。“不许你自责,也不许你担心这些,你只需要顾着我,只需要陪在我身边一生一世,知道吗?”

  她瘪着嘴,忍着哭泣,巴不得能代他受这一切的苦,巴不得能窝进他的身体里拥住在痛苦中挣扎的他。

  可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窝在他怀里,紧抓着他颈间的香囊,绻缩着身子感觉自己心痛得就快死掉!

  他真的没有塔海长老说的那么可畏,至少他爱她的这颗心还是属于人性,但这份人性却让他受苦了。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他问,因为想听她的声音。

  我宁愿自己能代你受苦!她想这样说,却又怕再度牵动他的情绪,于是,她轻声说道:“我要这样抱着你抱很久、很久。”说完,她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大声。

  “看来你的肚子不这么想。”他侧身拿过几案边那个鎏金团花八棱银奁,知道里头总是会装满她为他亲手做的点心。

  她红着脸,掀开银奁,拈起一方白糕放到他唇边。“一时手痒,想着还有很多东西没做给你吃过,所以干脆全都做了。”

  他因为入口的美味而柔和了神态,但她看着他咀嚼的模样,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她知道他有很多的情非得已,知道他会走到这个地步,无非也是因为救了人。

  她比谁都舍不得他,但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送死?

  “再吃一点,我要把你喂成大胖子。”她又喂了他一块白糕。

  他抚着她的脸,也拈了块莲花小点送到她唇边。

  那一晚,他们吃饭吃足两个时辰。稍后,他搂着他在窗边长榻躺下,与她一同看着窗外的落雪。

  他听见自己的笑声,忍不住便想一笑再笑。

  可每一笑,他便想要呕血。

  他只好镇定心神,只好静静地搂着他钟爱的女子,默默用他的眼、他的双手,双唇无言地告诉她他对她的眷恋。

  而她搂着他的身子,怎么样也不愿松手。

  毕竟,大婚之日在即,活人生祭时刻也将展开,她能够这样待在他身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必须要找塔海长老,她要带着欧阳香和师采薇逃走。

  然后,她会回到拓跋司功身边,成为他唯一的女人,她赌他不会忍心将她送上活人生祭的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