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婚八百年(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逃婚八百年(上)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拓跋司功坐在帐篷主位,将已经议定的配送药材路线放在一旁,听着手下各自管辖四十多户的长老们报告着部落诸事。

  这拓跋府里的建筑实则已与汉人并无两样,只有府里正中央这府议事大帐篷仍保存着,象征祖先游牧的精神。

  “部落前晚出生一个孩子,出生时辰大凶,生下来连一声啼哭都不曾,他的爹娘很害怕,说到了晚上连鸡猫都不安宁,想说要将孩子祭天求平安。”多罗长老皱眉摇头。“可能也因为人心不平安,所以近来染上风寒的人也特别地多。”

  “近来染上风寒之人变多,是因为天气严寒了,往年此时多半会有近百户染上风寒,这一回也不例外。”拓跋司功说道。

  “可是,大伙儿都很害怕,因此想请首领指示该如何处理这事……”

  “打扰了。”宋隐儿在宋伦陪伴下走进帐篷,议事声音顿时停止。

  拓跋司功看着宋隐儿──

  她并未如同平时一样走到他身边,只是笑嘻嘻地对着诸位长老说道:“各位长老早,灶房今天熬了神仙粥,吃了快活似神仙,大家有空去喝上一碗。”

  “过来。”拓跋司功定定看着宋隐儿说道。

  宋隐儿身子一僵,看也不看他一眼。“你们在忙,我不好打扰,一会儿再过来。”

  拓跋司功黑夜般的眸子紧盯着她,直到她不得不抬头对上他为止。

  “方才那件事就交给她,由她决定如何处理。”拓跋司功眯眼说道。

  长老纷纷起身大声反对:“首领,此等大事怎可交给宋姑娘决定……”

  “发生了什么事?”宋隐儿皱眉问道。

  多罗长老上前,很快地说了下情况。

  “你们疯了吧?那是一个无辜的孩子,那是一条命啊!”宋隐儿瞪着他们,恨不得口出恶言,把这些人全都痛骂一顿。

  “那不一样!那是凶神,所以才让人人心不安啊!”多罗长老不能置信地看着她。

  “他是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什么凶神?若你们杀害了那个孩子,你们才是凶神!”宋隐儿大吼出声,瞪着眼前不知如何回应的长老。

  她终于知道拓跋司功先前为何要致力扫除部落迷信了,此风若是不除,一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闹得人心惶惶。

  宋隐儿咬着唇,望向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的拓跋司功,一阵鼻酸却让她蓦地别开眼──

  若依塔海长老所言,拓跋司功体内的魔性会让他想用杀虐来强大体内魔能量、操控人心,那他又何必改革这一切?

  那是因为他也不想他体内的魔性凌驾人性,所以才做了这一切改革;为的是想减少杀戮,他才是有苦难言,最苦的人啊!宋隐儿握紧拳头,再度抬眼看向拓跋司功──

  她决定站在他的身边。

  “各位长老,”宋隐儿大步走到长老面前,大声地说道:“你们选出拓跋司功当首领,他让你们的日子变好了,代表占卜还是不如人治啊!至于那孩子,可能只是身子不舒服,先派个大夫去给他治病,再找人去看看孩子居住的附近,晚上是否有什么声响惊扰了孩子,才是最要紧之事。”

  拓跋司功看着她侃侃而谈的模样,胸口像是被人塞进一股热流,而那道热流在他寒冷体内流窜着,所过之处便要掀起滔天般剧烈的痛楚。

  他知道这样的痛意味着什么──每当他体内残存的人性有所反应时,魔性便会反扑而上,叫嚣着想除去他的所有反应;如此天人交战的后果,让他身心俱疲,让他……

  拓跋司功深吸了口气,努力压抑下喉头那口即将喷出的鲜血,因为看见了宋隐儿担心的眼神。

  此时,所有长老们一会儿看着宋隐儿,一会儿彼此互相对看着,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作决定。

  “宋姑娘所说的话,确实也有几分道理……”

  “那孩子不爱哭,是个不会吵闹爹娘的好孩子,所以他铁定是来报恩的,你们若是随意处决了那孩子,他若是日后冤魂不散,诸位又怎么会有福报呢?”宋隐儿一本正经地说道。

  长老们一听这话也有道理,纷纷点头应许。

  “多谢宋姑娘指点。”多罗长老笑着说道,欢喜地退下。

  拓跋司功看着她,整个脑子开始腹痛不已。

  她这么执着于一个小孩的生死,在他看来是极其可笑之事,但他为何感到他们这么做让他觉得大快人心呢?

  “你们全都退下,你过来。”拓跋司功命令地说道。

  长老们很快地便离开了,但宋隐儿只是站在原地定定看着他。

  “不要再让我说一次。”拓跋司功冷冷唤道。

  宋隐儿缓步向前,紧咬着双唇,生怕眼泪就此夺眶而出。

  千头万绪让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捧起宋伦摆在几案上的那碗陶钵。

  她掀开盖子,舀起一匙粥,小心地吹凉,送到他唇边。

  拓跋司功咽下一口,尝到满口的香气,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她便又送上了第二口、第三口,直到他吃了半碗为止。

  “粥可滋补身体、保养脾胃、延年益寿。”她喃喃地说道。

  “是吗?”她拿过她手里银匙,也喂她喝了一口。

  “真好喝,我的手艺果然不是盖的。”她努力笑得灿烂,生怕他察觉了她的不对劲。

  他若是知道塔海长老告诉她方才那些事,或者会对塔海长老不利,毕竟,他若是希望她知道魔族的事,早就告诉她了。

  “为什么要我连唤你几次,你才愿意过来?”他握紧她下颚,脸上也无怒气,只是紧盯着她的眼。

  她皱着眉,捧住他的脸庞。“我听到长老们居然只因为孩子不哭闹,就想致他于死,我心里忐忑,生怕你也同意他们这样的决定。”

  “那孩子的生死,我并不在乎。”他说。

  “不!你身为一族首领,理当在乎每个人的生死。”她脱口说道。

  “在乎他们的生死,只是让我的日子更不好过,我又何必。”他淡淡说道。

  她望着他毫无情绪的脸庞,心里像翻倒一盆冰水,冷得她打了个冷颤。

  “你怕我了?”他的大掌握住她纤细颈子。

  “你确实让我发冷。”她干脆拉过他一只寒冷手掌放到她的衣襟里,连打三个寒颤。“你的四肢比我还冷,亏你还是做中药买卖的,奇怪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仰头看他,在他眼里看到一丝痛苦。

  她不敢多看,怕眼里的同情会让他猜出真相,于是将脸贴在他的胸口,用力地呼吸一口淡淡香气。“这香囊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味道?”

  “人的味道。”他不想她再多问,很快转而问道:“你娘现在怎么样了?”

  “老样子。”她叹了口气,佯装不经意地问道:“为何你从没跟我提过你爹娘?”

  拓跋司功身子一震,黑眸微眯了起来。

  “人都已经死了,有何好说。”他抽回被她搁在衣襟里的双手,扣住她的肩膀,逼近她的眼。“你今日为何有如此多问题,你究竟想问什么?”

  “你……”她咬了下唇,脱口问道:“你清晨为何不在房里?”

  他的眼闪过一道寒光,指尖陷入她的肩膀里。

  清晨向来是他最痛苦的时候──体内魔性喜欢黑暗,每逢日出阳气甫出时,总要张牙舞爪一番,痛得他五脏六腑都揪紧成一团,痛到他连最后一丝人性也想舍去,魔性才肯渐渐褪去。

  偏偏他因为舍不下她,硬要残留着那道人性,于是怎么样也不想让她发现他在清晨时分的天人交战。

  “你看到什么了?”他的大掌倏地握住她的咽喉,声音如冰地问道。

  宋隐儿仰起咽喉更贴近他的手掌,可她痴痴望着他的眼,却只是纯粹地相信。

  她信了他体内魔性的存在,但她也相信他对她的那分情还是在的;所以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拿欧阳香当成活人生祭的祭品,而不去阻止他犯下杀业啊!

  “开口说话!”拓跋司功放开手掌,改而箝住她的下鄂。

  “师采薇说你清晨都到她那里。”她脱口说道,不想让他起了疑心。

  “我没有。”

  “反正你早晚都会和她成亲的。”她哑声说道,因为想起塔海长老所说的活人生祭一事,而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要不是因为那女人的生辰,我不会碰她一下;日后等她怀上身孕,我便不会再碰她。”他打量着她,只觉得她今天有些异常。

  “可是只要一想到你将会抱着她,我就会痛苦,就会嫉妒。”她闭上眼,咬住唇,不敢再让他看到更多的她的不安。

  她满脸的痛苦让他皱了下眉,仿佛在思索着“嫉妒”这个词。

  “我喜欢你嫉妒。”拓跋司功咬住她的唇,没让她有回答的机会,便与她唇舌纠缠了起来。

  他的大掌扯开她的衣襟,微凉的指尖触上她温暖肌肤,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笑意。

  他卸去她所有衣衫,在她的肌肤上纵欢。

  “我不会想这样对她。”他的指尖知道她的臀儿最敏感,用一种不让她疼的力道拧得她拱身以对。

  “我不会这样待她。”他的唇吮住她胸前柔软时,舌尖强势地于其上吸吮啮咬着,惹得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我不会这样吻她……”他顺着她的身子滑下,大掌制住她的双腿,在她腿间放肆地用唇指贪求着她为他而露出的娇媚姿态。

  宋隐儿哭喊着在他唇下,达到欢愉的极致。

  还没回过神,她整个人便被他抱上长桌,冰凉桌面让她一颤,可身后的他像火一样地嵌入她的体内。每一次的结合,她都得紧咬住唇,才有法子不因为过多的狂喜而哭喊出声。

  “啊……啊……”在一连两回的欢爱颠峰之后,她在他的唇间呻吟出声。“够了……够了……”

  她身子轻颤着,眼眸已是半闭。

  “不够。”他旋过她的身子,揽抱到他仍要求着满足的身躯之上。

  她抵抗不了他熟练的抚弄,只能坐在他身上,揽着他的颈子,任由他的大掌及身躯再次将她带至失神。

  终于,在拓跋司功稍感餍足之后,夜已经过了泰半。

  他替她着了衣,抱起累得不醒人事的她回到房间睡下之后,他才转身下榻,开门走向──师采薇房里。

  师采薇原本在睡梦之间,却因为被人注视的感觉而醒来。

  “谁在那里?”师采薇睁开眼,却因为眼前所见的一切而尖叫出声。“来人啊!有鬼!”

  “闭嘴。”拓跋司功正站在榻前披散着长发,黑眸厉瞪着她。

  烛影在他身后晃动着,像是他张开巨大黑色羽翼,随时要夺人性命一般。

  师采薇定神一看,发现了来人正是拓跋司功。

  “首领,你要过来怎么也不先通知奴家一声……”师采薇一手捂着胸口,好让他注意到她若隐若现的胸口。

  拓跋司功扯住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往上一抬。

  师采薇倒抽一口气,喉咙被衣领勒住的恐惧,以及他一副要将人剥皮生食的模样,让她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在清晨看见什么了?”他一口白牙闪着光,想咬断她的喉咙见血。

  “我……什么也没看见……”她呼吸困难地说道。

  “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竟也敢跟宋隐儿嚼舌根。”

  拓跋司功黑眸戾光一闪,将她往后一扔。

  师采薇重摔在地上,痛得哭喊出声。她没想到不过是将婢女在清晨看到拓跋司功离开房间一事,擅自在宋隐儿面前加油添醋一番,竟会惹来首领这么大的怒气。

  她缩着身子,狼狈地往后退,半边单衣滑下肩膀。

  拓跋司功看着她那女性曲线,体内魔性的部分让他在她面前停下脚步。

  不……他不能碰这个女子……他不能让隐儿伤心。他脑子闪过一阵尖锐刺痛,整个人后退一步。

  为何不能?你后天便要娶这名女子为妻了!宋隐儿知道这事,不需要顾忌她,你可以尽情地和所有妻妾们交欢。他体内的魔性怂恿着他。

  拓跋司功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瞪着她。

  师采薇看着他目光发直,认为他或者对自己有些着迷。

  “首领,奴家这儿好痛……”师采薇一手捂在胸前,却是乘机剥开单衣,露出丰满胸口。

  拓跋司功眼眸冷光一闪,他听见门外传来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那是隐儿的声音!

  他回头正要追去,却在跨出门口时,被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射入眼里。

  体内的黑暗嘶吼着不肯离去,它们拉扯着他的五脏六腑,逼得他痛苦地弯下身。

  “隐儿……”他摇摇晃地往前走了一步。

  “首领,您不舒服吗?快快在奴家这里先歇下吧!”师采薇见有机可乘,急忙将半边胸脯贴到他的身侧。

  拓跋司功黑眸闪着亮光,他瞪着她,朝她伸出手──

  宋隐儿在足以冻死人的清晨里狂奔着,她不知道自己能到哪儿,只知道她要躲到一个没人能找到的角落。

  因此,她想也不想地便冲向府里的东南角──那里有一大片以比人高的木片围起的栅场,部落的人都说那里不吉祥,从没有人会过去。

  她沿着栅声跑了一圈,找到了一个挂着铜锁的木门,正泄气地想离开时,却发现铜锁早已裂开。

  她推门而入,反手关上木门,整个人靠在木门上。

  抬头一看,她全身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蒙蒙天光间,她看到一座座与人同高的三角形土堆,遍布在沙地之间,清晨的冷风刮过这些土堆,发出凄厉的呼啸声。

  “不过是风吹过土堆罢了,有什么好怕的!他们这个部落用活人生祭才是最可怕的事。”她大声地说道,替自己打气。

  只是,话才说完,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最可怕的是拓跋司功那个大骗子……”因为天寒地冻,眼泪被冻成两条冰柱,而她也在此时发觉自己有多冷。

  她把自己缩到一座土堆后头,牙齿打着颤,身子拼命地发抖,但脑子却没法子不去想。

  稍早,她用尽力气让自己装睡在他的怀里,实际上并不是真的睡着。

  她装睡不是不相信拓跋司功才会真的去找师采薇,她只是想去证实搭海长老的说法。结果,拓跋司功骗了她,他真的是去找师采薇。

  门外狂啸冷风让她没听见他们说了什么,她只知道当她站在门边时,拓跋司功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师采薇半裸的胸口。

  “可恶、可恶、可恶!既然如此,何必满口好听话,说什么只要我一个!”宋隐儿想哭,可是却冷到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她看向远方的太阳,起身用力地在地上猛跳着,好暖和身子。

  跳着、跳着,她的脚一滑,整个人扑倒在另一座木堆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