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婚八百年(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逃婚八百年(上)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婚前三日,宋隐儿于清晨醒来,她侧身一看──

  拓跋司功又不在榻上了。

  这些时间的清晨,他总不见人影。

  问他做了什么,他总说是处理公事,可每当她清醒之后,他就会又回到榻上睡觉,直到傍晚才会再醒来。

  不过,他今日一早似乎有人要接见,现在不在房内,也是正常之事吧!

  宋隐儿不愿多想,梳洗完毕后,她便直接溜进灶房──灶房里厨娘起得早,里头早已人声鼎沸。

  “宋姑娘早。”厨娘们一看她来,纷纷放下手边工作笑着打招呼。

  “早。”宋隐儿笑着答道。

  “宋姑娘今天打算做些什么?”厨娘们热络地上前问道。

  自从宋隐儿展露过厨艺之后,现在已经没人敢小觑她,只要她一出手,大伙儿便急着想跟在一旁学习。

  “我还没决定呢,他……”宋隐儿顾及到大家对拓跋司功的尊敬,改口说道:“首领用过膳了吗?”

  “喝了一点宋姑娘昨天早上熬的汤。”年纪最大的厨娘捂住唇,格格地笑着。“唉呀,就快大婚了,该改口叫三夫人了。”

  “是啊,希望三夫人快点替首领生个胖小子。咱们首领什么都好,就是少了个孩子……”二厨娘说得正热烈,却被大厨娘一拐子给撞停了话。

  宋隐儿唇边笑意淡了下,因为她还在喝祛子汤汁是灶房里人尽皆知之事。

  二厨娘低头喃喃说了声抱歉。

  “夫人别担心,首领正室很快就要……”祭天。大厨娘蓦然打住话,勉强挤出笑容。“总之,首领正室绝对不会影响到您的地位,毕竟就连部落的猫狗都知道首领宠爱您啊!”

  “哈哈哈!连猫狗都知道的事,我当然也知道!”宋隐儿哈哈大笑地拍拍大厨娘的肩膀。“所以,我昨晚就开始替他准备这道保证让他永生难忘的神仙粥。”

  “听说您昨晚熬粥熬了一夜,熬到首领亲自到灶房来找人哪!”

  “是啊,现在只要再把鸡放进那一大锅的稀饭里,等上几个时辰,把鸡煨烂了,把骨头取出来,将皮肉拆丝放回稀饭,再加入姜丝、葱花、芫荽……那味道就会鲜美得连神仙都要跳脚……”

  宋隐儿开始跟她们说明如何煮好神仙粥,这一忙便是几个时辰,加上她又到她娘那里去坐了几个时辰,等到她再回灶房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

  宋隐儿站在大陶锅前,迫不及待地掀开锅盖,那扑鼻而来的香气让所有人全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大口气。

  “我这就替他送晚膳去,你们也一人舀一小碗,试试滋味。”宋隐儿说道。

  “不成、不成!这可是首领吃的东西……”厨娘们急忙摇头。

  “就说是我让你们吃的。你们不试味道,日后我教你们做时,你们怎么辨别好坏呢?”宋隐儿对她们眨眨眼,将神仙粥装到陶钵里,提着走出灶房。

  才走两步,她又回头,压低声音交代道:“也帮我给塔海长老送去一碗,听说他身体还未完全痊愈。”

  此时,宋伦正朝这里走来,一看到她便迎上来接过她手里的陶钵。

  “宋姑娘,首领在议事帐篷,已经抬头看了门口两次。”

  “知拓跋司功者,莫若宋伦啊!连他抬个头,你都知道他在找我。”宋隐儿笑嘻嘻说道。

  “首领在乎姑娘,是众所皆知之事。”宋伦抓抓头说道。

  “千万别让他的敌人知道这事。”宋隐儿吐吐舌头,笑着说道,笑意却没在唇边停留太久,因为她看见了师采薇正朝着她走来。

  每回一见师采薇,就像有根刺狠狠刺进心里,提醒她拓跋司功不是她一人所有。

  师采薇此时已是一身西夏贵妇的装扮,头上戴着一个双手合握那么大的桃金凤冠,宋隐儿一看就要头痛。

  “头上戴着一堆桃子,感觉很快活吗?”宋隐儿低声问着身旁的宋伦。

  宋伦脸上的疤因为强忍笑意而扭曲着。

  “你快快把粥送去给首领,省得师姑娘也嫌你笑得不够大家闺秀。”宋隐儿对宋伦吐了吐舌头。

  宋伦不小心笑出声来,连忙转身离开。

  昨天宋隐儿和仆役们说笑得正开心时,师采薇却突然过来说了一堆什么大家闺秀之类的话,闹得大家全失了兴致。

  师采薇与她擦身而过时,低声说道:“不过是个粗野厨娘,你得势不了太久的。”

  “但我毕竟现在还得势,你不觉得说这些话不够聪明吗?”宋隐儿挑眉说完。

  “你可知道首领每天清晨都会到我那里吗?”

  宋隐儿脸色一僵,痛缩了下身子,但她没打算让师采薇得意。

  “他打算要娶三个妻子,这样分配时间也是应当的。”宋隐儿学起拓跋司功的漠然姿态,冷冷与她对望一眼后,大步往前走。

  她看着前方,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拓跋司功给她他所有的保护,他要求的是她全心全意,但她却没法子这样要求他。

  最悲惨的是,即便她现在心痛到想捶胸顿足,那颗心也是属于他的,她还是得往前走。

  宋隐儿面无表情地走过府里的花园小径,脚步却是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快到她终于忍不住往前狂奔了起来。

  冷风狠刮着她的脸庞,胸口因为骤跑而痛得喘不过气,嘴里因为冰冷的天气而吐出的白雾,都是她喊不出口的呐喊。

  终于,她跑到了西边一间无人居住的耳房里,脚跑得酸了、无力了,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她蒙住脸,脑中不停地回绕着师采薇所说的话。

  拓跋司功为何要偷偷趁着凌晨去找师采薇?他都要娶她入门了,不是吗?

  宋隐儿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不可听信师采薇的片面之词。

  “宋姑娘,借一步说话。”

  她惊讶地抬头,赫然发现眼前站着之人竟是塔海长老。

  “塔海长老,你今天怎么来了?”她看着双颊瘦削到凹陷的塔海长老,硬挤出一个笑容。“我才刚叫灶房送神仙粥去给你呢!你身子还好吗?”

  塔海长老严肃地说道:“多谢宋姑娘关心,塔海今日来,是有些事不吐不快。”

  “长老请说。”

  “你与首领朝夕相处,难道不曾发现他如今已与之前大不相同?”

  她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看着塔海长老。

  “我本不该多事,可首领近来的冷,让我这老人不得不站出来找方法。”塔海长老不待她回话,便继续开口说道:“姑娘可知首领母亲本是魔族之女?她隐藏身份嫁入拓跋部落,就是为了保住魔族血脉,魔族之人视人命如草芥,将生人献祭当成汲取能量的手段。”

  宋隐儿闻言,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可她不想相信,于是声音颤抖地说道:“你……如何知情这一切?”

  “十年前,我因为某回躲于山中冰穴里,意外听到首领母亲在过世前说了这些话。之后,我四处搜集魔族诸事,好不容易才将这些事情拼凑起来。原本还希望首领体内嗜血的魔族血液可能不会出现,谁知道他打从沙场救回你之后,已经泯灭人性──因为他将体内人性化为能量,救活了你。如今除了用杀虐来强大体内魔性能量、操控人心之外,他已经是具走肉行尸了。”塔海长老慷慨激昂地说道。

  “不……”宋隐儿摇头,不愿相信塔海长老所说的话,但他的话却解释了许多她所不明白的事。

  “首领身上挂着一只香囊,代表了他的人性,香气越淡,人性越无。你是他最亲近之人,应当知道那只香囊早已无香气了。”塔海长老说道。

  果然,这事和她所想的一样……宋隐儿颓下双肩,双唇不住地颤抖着。

  她不想相信塔海长老,却不得不相信。因为香囊一事,除非亲近如她,否则是没法子知情的。

  “不……那香囊还是有香气的。”只是极淡罢了。

  “谢天谢地。”塔海长老说道,没放过她脸上一丁点的神色变化。

  “塔海长老告诉我这些事,是想要我做什么?”她绞着双手,就怕自己情绪崩溃。

  “宋姑娘乃是聪明人,我是想请姑娘不要再让首领多造杀业了。”

  “这事我早已放在心上,请你放心。”宋隐儿双唇颤抖地说道,拳头握成死紧。

  塔海长老问道:“那宋姑娘可知他为何不娶你为正妻吗?”

  她摇头,紧拥住双臂,好让它们不要颤抖得那么厉害。

  “部落每逢冬日,便是生人献祭之时,若是首领无正室,就会以长老正室为献祭对象。此时吉日,正是大婚后两日,因为会献上首领正室以祭鬼神,这也就是首领为何要一次迎娶多名妻子的原因。”

  “天!”难怪拓跋司功不立她为正妻!难怪他要带她远离部落,因为他不想让她知道这一切!

  宋隐儿颤抖到没法子站立,她蹲到地上,捂住脸庞,恍若这样便可以假装这一切全是场梦。

  但梦魇却一直不肯放过她,一起在她耳边说道:“我的挚妻当年便是因此而身亡。我忍着这口气继续担任长老一职,只是因为看见部落兴盛了,没想到她如今将长老的话全当成耳边风;有朝一日,他将会血洗拓跋部落!”塔海长老激动地说道:“如今,只有宋姑娘能阻止这一切。”

  宋隐儿放下双手,抬头看着一脸正气凛然的塔海长老。

  “如何阻止?”她颤声问道。

  “你可以杀了首领……”塔海长老眼里闪过一道光芒。

  “不!”宋隐儿霍然起身,不想再面对这一切,为什么他们都要叫她杀了拓跋司功?就连拓跋司功也要她在他不可自拔时杀了他……

  宋隐儿喘不过气,转身逃向花园之外,她看着前方一片湛蓝苍穹,却是觉得草木皆兵、无路可逃。

  “宋姑娘若不敢对首领动手,那就带着另外两名姑娘逃走吧!你若不信我所说的话,可在清晨时刻,查看首领那时是否正处于人魔交替的痛苦时候……”塔海长老跟在她身后不停地说道。

  宋隐儿捂着唇,痛苦地干呕出声,脚步突然一个踏空,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宋姑娘,你在哪里?首领找你!”宋伦的声音从前方不无处传来。

  宋隐儿一怔,停顿在原地,乱了手脚。

  “我现在就过去。”宋隐儿很快站起身,拼命地深呼吸,小跑步地离开了此处。

  塔海长老看着她的背景,唇边扬起了一道得逞笑意。

  当年,他的妻子被前首领夫人选中送上祭坛时,他为了保住长老地位,忍痛送上妻子。多年来,每当其他长老含泪送上正室祭天之时,身为长老而得以亲自观礼的他,心里便会感到一阵安慰──

  所有人的正室都要为了部落牺牲,不止他一人。

  他也一直等待着拓跋司功娶妻,等待看到拓跋司功将正室送上祭坛的那一刻!

  没想到拓跋司功却因为他的谏言,而卸去他长老一职,不但让他今后没有面子再待在部落,也断了他看到那些女子被送上祭坛火焚生祭的机会。

  当年,拓跋司功欲废止一年一度的活人生祭时,他私下生祭了几名女子,才成功地阻止活人生祭被废止,那代表了他拥有阻止拓跋司功的能力!

  所以,这一回,他要对拓跋司功进行的报复也一定会成功。

  他要让拓跋司功尝到失去宋隐儿的痛苦──因为所有人都不该拥有心爱的女人,那些女人都该死,都该被生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