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上) 第7章(2)

作者:余宛宛
  这一日,身子已经完全痊愈的宋隐儿,因为在拓跋司功的厢房待得实在太无聊,决定溜进灶房。

  厨娘们一看到宋隐儿进来,全都肃立站好。

  至于那个间接害了宋隐儿受伤的管事厨娘,此时根本连头也不敢抬。

  谁能料得到宋隐儿竟然会再度受宠,而且还是史无前例地住进首领的厢房,享用唯有首领夫人才会享有的尊贵,行住坐卧都有专人打理不谈,听说首领原本还打算将宋伦也留在宋隐儿身边的。

  受宠至此,还有谁敢对宋隐儿无礼!

  宋隐儿看着眼前一标戒慎恐惧的厨娘,她一挑眉,玩兴大起地重重拍了下桌子。

  “大家听好了!”

  厨娘们吓了一大跳,个个脸色惨白地看着她。

  “我不是那种会暗中记仇的人,不会因为你们当时待我的态度便找你们麻烦;如果对我心有歉疚,以后对待新人仆役便请你们多些包容,就是这样了。”宋隐儿走到管事厨娘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咱们开始干活吧!”

  “您现在的身分,不适合待在灶房啊!”管事厨娘双唇颤抖地说道。

  “我就爱做这些玩意儿。”见所有人还是一脸紧张,她只好抬出拓跋司功的名号。“况且,首领也喜欢我亲手做的料理,我想多试些新玩意儿,等他回府时,好为他庆祝一番。”

  “姑娘说得对啊!姑娘今天想做些什么……”

  “你们那个饷很可口,若是把融化的糖涂在上头,烤好之后应该也是甜蜜可口,妙不可言啊!”宋隐儿套上厨房工作长衫,一旦开始制作甜点,整个人便很快地忘记其他事情。

  只是,她才在这里待了半个时辰,总管便走进灶房,陪着笑脸对她说道:“宋姑娘,外头有人找你,说是你的师父呢!”

  “我师父?!”宋隐儿放下杆面棍,连工作长衫都没脱,便像鸟儿一样飞奔了出去。

  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门口,发现门口站的人竟然真的是她的师父郭陀!

  郭陀牵着一匹马,双臂交握在胸前,横眉竖目地瞪着守在门口的西夏卫护。

  “师父!师父!”宋隐儿冲到师父面前,拉着他的手又叫又跳地说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师父等不到你接我享清福,自个儿先来了。如今站在这里,才知道你嫁了个了不得的人。”郭陀冷笑一声,瞪了一眼雄伟的拓跋府。

  宋隐儿因为看到师父太开心,完全没注意到他眼里的恨意。

  “师父一路走来冻着了吗?现在饿不饿?要不要进来尝尝我新做的点心,那东西名叫饷……”她扯着师父的手臂一迳嚷嚷着,可他仍不动如山地站在原地。

  “去什么去!老子的妻子在边界被西夏所杀害,我和他们势不两立。”郭陀朝门口唾了口口水。

  “师父这一路可好?”宋隐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只得陪着笑脸。

  “国仇家恨未报,西夏正在与我大宋争战,我怎么可能好!”郭陀没好气地拉过宋隐儿的手。“退一步说话。”

  “大胆宋人,竟然对宋姑娘无礼。”门口两名护卫随之跟着上前,大声地拉道。

  “反了、反了!我同自己徒儿说几句话,还要经过西夏畜牲允许吗?”郭陀吹胡子瞪眼地看着他们,出手主要和护卫较量。

  宋隐儿连忙挡在他们中间。

  “两位大哥,这是我的师父,我同他到前方林子里走走,不打紧的。”宋隐儿说道。

  “叫什么大哥!分明就是西夏畜牲……”

  “师父。”宋隐儿拉着师父就往树林里走,压低声音说道:“你别动怒,他们只是奉命行事。”

  “莫非那个男人要他们监视你,怕你逃走?”郭陀试探性地问道。

  “他对我很好。”她毫不犹豫地说道。

  郭陀脸上闪过一阵失望,很快地板起脸斥喝着她。

  “待你很好的那个男人,此时正在战场上杀我大宋士兵、喝我大宋人的血。你现在站在哪一边?”

  “我站在希望永远不要再有战事这一边。”她低声说道。

  “西夏番国侵略野心一日不停,我大宋便一日不能与之善罢干休!”

  “宋人是人,西夏人也是人,为何要因为上位者的野心而死伤无数呢?”

  郭陀看着宋隐儿脸上的忧伤,他愣了一下,继而怒声说道:“你身为大宋子女,竟然敢为西夏畜牲说话!”

  “我们不谈那些吧!师父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她强行打起精神,笑着问道。

  郭陀默然地看了她一会儿,继而朝她招招手。

  宋隐儿朝师父跨近一步。

  “为了这个。”

  郭陀一掌劈向她的颈后。

  宋隐儿瞪大眼,瞬间昏厥了过去。

  “你休怪师父无情,国仇家恨当前,男女情爱原本就该弃之一旁。你冰雪聪明,一定可以理解的。”郭陀沉重地说道。

  他是到西夏找她时,遇见大宋军队,意外地知道她嫁的人拓跋司功竟然是这回宋、夏战争的西夏主帅;而传闻中她显然深受宠爱,所以才会毛遂自荐向军师提出这个主意的。

  他想,拓跋司功既然在乎她,就一定会让她全身而退的!

  郭陀很快地抱起她上马,在护卫尚未发现异状之前,从树林另一旁飞奔而出,一路朝着大宋军队扎营之处飞奔而去。

  对拓跋司功而言,在战场上杀人不过就是人头落地。敌人恐惧的眼神,士兵死前的呻吟,人命死于他手下的罪恶全与他无关。

  他一身黑色铁制战甲护住头面四肢,因为他明白若是伤了自己,他的身体便会开始自愈,而他体内的魔性就会随之增长一人。

  到时候,他会连西夏同胞的死亡都觉得死不足惜;到时候,宋隐儿会再度用那种痛心疾首的目光看着他……

  他不喜欢那样!

  所以,这一场战役,他只想速战速决,他与手下将领排演过冲锋陷阵路线之后,杀人还未杀到挺胸发麻,便已经轻易地捉到宋朝的副将,等着对方举白旗投降。

  “拓跋司功,我们要和你进行交易,换回我们的副将。”宋朝的叫阵手大声说道。

  “不换。”拓跋司功的目光透过黑色铁铸面具,依旧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等你看清楚来人再说吧!”叫阵手回头看向文官出身的文将军。

  文将军双手使劲地拽着一个头上套了布袋的女子,女子发出一声模糊呻吟,显然是嘴里被塞了布团。

  拓跋司功一听到那声呻吟,便知道那是——

  宋隐儿!

  文将军扯下宋隐儿的头套,露出她被冻成青白的脸庞。

  宋隐儿牙齿打颤地看向前方,两军对峙间,一眼就认出了拓跋司功——

  他穿了一身密不透风的黑色战甲,可那气势骗不了人。

  “这可是你最心爱的侍妾宋隐儿?你忍心让她死在这里?还是要我们把她送至军营为妓,让她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文将军命叫阵手说道。

  “这就是你们汉人的礼法?拿手无寸铁的女人当成威胁?”拓跋司功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是你这个西夏人的妻妾,不是我宋人!”文将军苍白脸孔气得通红。

  “我身为宋人,为你这种只敢欺负妇孺的将领感到羞愧!”宋隐儿用不屑眼神瞪了将军一眼,并用模糊不清的语气说道,目光旋即对上站在将军身后的师父。

  她心里难受,眼眶一红地别开了眼。

  郭陀低下头,不敢再看她,只在内心祈祷拓跋司功快快换了她回去。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些什么国仇家恨!”文将军瞪她一眼,取来一把长剑压在她的颈间。“拓跋司功,你换是不换?”

  拓跋司功拔下头盔,一对冷厉如鬼的黑眸才这么朝文将军一望,对方便脸色苍白地拉着宋隐儿后退两步。

  “我数到十,你若不放了副将,我便当场宰了她。”文将军再命叫阵手说道。

  “这就是我的回答——”

  宋隐儿看着拓跋司功扬起手里的长刀,割向宋朝副将的颈子。

  那名副将连叫都没来得及叫,颈间鲜血似骤雨地喷洒而出。

  西夏人大声叫好。

  宋隐儿双膝一软,整个人跪在地上。

  大宋文将军突然大声说道:“你、你、你……你别过来!”

  宋隐儿抬头,看着拓跋司功手持大刀,朝着她狂奔而至。

  拓跋司功在笑,但那笑邪魅似鬼,加上他的青白脸庞和黑洞般的冷眸,让他活像是从阴间走来的死者。

  他完全无惧于生死,手里的刀则像是洪水,席卷之处,任何胆敢阻挡他的人全都断手缺臂地倒了下去。

  “你……你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大宋文将军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转头看着献计的郭陀。

  “我不会让你杀死她的。”拓跋司功再朝宋隐儿跨进一步。

  “该死的番人——”郭陀举起长剑,往拓跋司功的脑门一送。

  “不!”宋隐儿挣脱开了文将军的箝制,奋力一跃向前,撞开师父手里的剑。

  但,她却没能避开文将军手忙脚乱补上的那一剑,那剑——

  从她身后笔直地穿透到她的胸前。

  宋隐儿低头看着胸前汩汩冒出鲜血的大洞,她痛到只剩下力气,抬眸寻找拓跋司功。

  拓跋司功有力的臂膀抱住她,她听见他痛苦的狂吼,呼吸到他身上香囊的香气,她张开口,鲜血与话同时吐出。

  “你要平安……”话未说完,她已在他怀里断气。

  拓跋司功不能置信地,瞪着毫无气息的她。

  “啊!”

  他在瞬间大吼出声,沙漠也在同时刮起阵阵黑色焚风,所有人都被沙子刺得睁不开眼睛。

  因此,没人看到拓跋司功双眼射出银白色光芒,没人看到他体内一股白色的光钻入她体内,没人看到他像是被剜心挖肺一样的痛苦神情,没人看到他因为知道救了她这回之后,可能从此人性全无的痛心眼神,没人看到他眼角流下的泪及他更加冷硬的眼神……

  沙漠风暴过去之后,拓跋司功抱着宋隐儿走回西夏阵营。

  宋军没人能阻止他的前进——

  因为那些人在出手的瞬间,便已经成为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