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上) 第7章(1)

作者:余宛宛
  宋隐儿一走进帐蓬,便瞧见了拓跋司功——

  他坐在披着兽皮的主座之上,听着一个剃光前额发、蓄着西夏长辫的王爷说话。

  拓跋司功的后方坐着欧阳香与师采薇,前者低头吃东西,后者则坐得直挺,冰亮目光直视着下方,很有当家主母气势。

  只敢瞧拓跋司功一眼的宋隐儿,垂眸走在婢仆最后方,只觉得身为五百户的部落首领的他,坐拥着财富及妻妾,俨然就是个高不可攀的君王。

  宋隐儿在远处宴席上放下金碟、玉盅,转身就要离去。

  拓跋司功原本不该看到她的,可他在看见婢女送上的白糕时,他突然抬头——

  他瞧见她瘦削的侧脸,瞧见她一脸憔悴,瞧见她连看都不敢看他的落寞姿态。

  他的胸口像被狠砍一刀,他张口喘气,听见自己说道:“谁准她进来的?”他冷颜看向总管。

  宋隐儿蓦地抬头,双眸对上他黑洞般的双眼。

  谁也没移开目光。

  “大胆,小小婢女也敢直视首领!”总管气急败坏地夺下宋隐儿手里的餐盘,直接将她揪到后头。“还不快点出去……”

  宋隐儿手腕上的冻伤被总管这么一扯,痛得她用力咬住唇,免得痛哭出声。

  拓跋司功看着她隐忍痛苦,整个身体里开始涨满了莫名的怒气,恨不得将总管乱刀砍死。

  “这道点心是哪个厨娘做的?”原本正兴致勃勃吃着糕饼的勒尼则王爷,此时突然开口以西夏语问道。

  总管一见王爷皱起眉,立刻找来站在门外的管事厨娘询问。

  “是她……是她……”管事厨娘怕惹祸,直接指向宋隐儿。

  宋隐儿看着管事厨娘,也不出声反驳——这白糕是她之前教管事厨娘做的,并非她亲手所制。

  拓跋司功看着餐桌上那块切成方形的白糕,知道这不是宋隐儿所为。她压的白糕整齐如玉带,却又软如绵,切片薄如纸,不是寻常人做得出来的手艺。

  “做得好!快快过来!本王有赏!”勒尼则一拍桌子,拊掌叫好。

  “还不快去领赏。”总管催促宋隐儿上前。

  宋隐儿走到王爷身边,低声用不熟练的西夏语说道:“谢王爷。”

  “我还以为美人都坐在首领旁边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可惜清瘦了点!”勒尼则将她上下打量过一会儿,觉得她一对黠亮大眼有别于其他女子,看来颇是讨喜。“不知道首领从何找到这样的美人,我拿二十头骆驼跟你换。”

  “不换。”拓跋司功说道。

  “五十头。”

  “不换。”宋隐儿隐约懂了意思,脱口说道。

  “一个小小仆婢也敢自抬身价!”勒尼则眯起眼,眼里却闪过一丝兴味。

  “我只是一名奴婢,不值得你出价。”宋隐儿防备地后退一步,不喜被对方邪淫目光盯住。

  “知道自己是贱婢,还不快过来替本王倒酒。”勒尼则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宋隐儿一吃痛,反掌便扣住对方手腕,往外一推。

  “大胆奴婢,竟敢对本王出手!”

  勒尼则重重甩她一个巴掌,宋隐儿被打得后退两步,整个人重跌在地上。

  屋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拓跋司功坐在高台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宋隐儿。

  师采薇眼里拂过一丝冷笑,欧阳香则是不安地咬着唇,生怕宋隐儿有什么差错。

  宋隐儿受冻的僵硬身子这一摔,疼得像是被人分筋错骨一样,可生平最恨被人无礼对待的她,当下咬着牙强迫自己起身。

  “你凭什么打人?你是供我吃穿,还是我的什么人?”她瞪着王爷,大声地用汉语说道。

  “我就算打死你,也不会有人吭一口气,一个女人还不如一头骆驼!”也懂汉语的勒尼则怒而上前,转而用汉语说道,举手又想甩她巴掌。

  宋隐儿闪开了这一记攻击,不客气地回嘴道:“女人不如骆驼?你娘听到你说这些话,一定很伤心。”

  “本王的娘岂可和你这种贱民相提并论!”勒尼则毕竟练过武,又是男人,一把抓住宋隐儿的头发,强拽她的头去撞墙壁。

  宋隐儿这些日子睡少、吃少,原就不甚强健,一时竟施不出力反抗,整个人狠狠撞上墙面,痛到她瘫软在地上,久久无法起身。

  宋隐儿并未立刻睁开眼,因为不想面对这厅堂里无人出手相助的冷漠。

  她咽下唇里的血腥味,等着一阵头昏眼花过去后,这才扬眸瞪着王爷,还试图想开口。

  “你这个——”混帐东西!

  “宋伦,把那个让王爷生气的家伙拖下去。”拓跋司功大掌一挥,冷冷地打断她的话。

  宋伦看了下首领的上扬手势,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跟着首领出生入死,两人间有着只有彼此才知道的手势。

  “我要带这娘儿们回去管教。”勒尼则双眼发亮地嚷嚷着,出手又想抓回宋隐儿。

  宋伦挡在宋隐儿面前,巨人般的身影将她完全遮住。

  “我拓跋部落的人由我们自己管教。”拓跋司功冷冷说道,目光如冰地看着勒尼则。

  “这……”勒尼则的酒意瞬间清醒了不少,这才想起自己此回是来寻求拓跋司功的支持,好登上院主的位置,现在却在人家地盘撒起野。

  “姑娘,我们走吧!”宋伦扶起宋隐儿往门口走去。

  宋隐儿目光漠然地看着前方,从头到尾都没再看拓跋司功一眼。

  泪水虽在眼眶里打转着,但她挺直背脊,直到走出大门,才让眼泪滑了下来。而她旋即双膝一软,昏厥了过去。

  宋隐儿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只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有觉得如此温暖过,于是不愿醒来,更加往被褥里钻去。

  睡梦间,她依稀听见了娘和宋伦的声音。

  “她不该跟王爷顶嘴,王爷以虐待年轻婢仆闻名,反抗得越历害,他越兴奋。”宋伦说道。

  “她就是反骨啊……也不想想我们是什么身分……早该服从首领……也不会落得……”秦秋莲捂着嘴猛咳起来。

  “我们出去让宋姑娘好好休息吧!”

  是啊!她要好好休息……最好睡得人事不醒,这样就什么事都有用管了,也不用去理会拓跋司功的无情有多让她伤心。

  “……混帐东西。”宋隐儿呢喃了一声,又继续沉入睡梦之间。

  拓跋司功站在榻边看着她双掌缩在胸前,身子蜷成一团的可怜兮兮模样。

  她红肿的双颊及伤痕累累的手掌都被仔细地上了药,不过大夫说她头上那一下撞得不轻,要她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这女人瘦得就剩一把骨头了,不过那对眼睛还是一样地充满生气。

  拓跋司功伸掌覆住她的眼,想攫取一些她的活力……

  宋隐儿才被冰掌覆住双眼,她身子一震,立刻睁开眼,对上他像黑洞似的双眼。

  他方才的漠然像箭似地刺得她惊坐起身。

  “你……”一阵天昏地暗朝她袭来,让她摇晃了下。

  他扣住她的手腕,拇指正对着她的劳功穴。

  宋隐儿瞪着他冷然脸庞,感觉到有一股暖流正从他指尖进入他的体内,她体内那股欲呕的不适则在瞬间化去。

  “你会内功。”她惊讶地看着他。

  拓跋司功收回手,却没有移开目光。

  “你……”她咬住唇,终究还是脱口问道:“来这里做什么?”

  “这府里有我不能去的地方吗?况且,这里是我的房间。”他说。

  宋隐儿抬头一看——

  她正躺在一座铺满毛皮的黑楦大榻里,四周用铜盆烧着炭火,四壁皆披满了价值百两金的白骆驼壁毡。

  “那么,我走。”她侧过身想下榻。

  他握住她的下颚,定定看着她的眼。“被打成这样还不服输,不求我保护,你究竟在坚持什么?”

  “方才在厅堂上对我不闻不问,现在又何必对我说这种话……”她昂起下颚,不想认输。

  “我当时若袒护你,便是当面给勒尼则难堪,我是部落首领,凡事原本就该以部落为上。”

  他已经与和勒尼则敌对的三王爷联络上,表示拓跋部落将全力支持他成为院主;并将部落探子多年来所收集关于所有六王爷勒尼则的丑事凭据全交了出去,想必勒尼则在这个月便会被撤去王爷头衔。

  “你不用对我解释这些。”她知道他的处境不可能随心所欲,也越来越能理解这一切,但她就是放不下姿态。

  “但你想知道,不是吗?”拓跋司功的指尖滑过她红肿的双颊。

  “我……”她握住他冰凉的手,想说些什么,担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却让她先红了眼眶。“我的脸好痛。”

  他浓眉一皱,立刻从袖间拿出一只玉盒。

  宋隐儿偷偷吸了一口他身上香囊飘出的香味,耳朵不由得泛红了。

  拓跋司功打开玉盒,抹了一些凝露到她的脸上。

  她烧灼的脸颊立刻感到冰雪般凉意,针般的刺痛感也旋即减退了一些。

  “这到底是什么?”她好奇地问道。

  “高山雪蛤及冰莲提炼出来的‘冷玉膏’。”他顺手将她颊边的发丝拨到耳后,锁着她的眼说道:“我明日要上战场。”

  宋隐儿倒抽一口气,双手旋即揪住他的衣襟。

  “你为什么要上战场?”她双唇颤抖地说道。

  拓跋司功看着她脸上的着急,心头滑过一阵快慰。他要的就是她这样的关心,即便她的关心会让他冷寒的胸腔似火焚烧,他也甘之如饴。

  “西夏全民皆兵士,只要一有事,各部落便要派人出战,这回,皇上将特别征召我出战,以振士气。”他搂着她的腰,将她拉到身前。

  “你……你会在最前线吗?还是只要做做样子站在后方就可以?”担心让她忘记了抗拒,她整个人窝到他的胸前,不安地抱着他的手臂。

  “军队中最强的戍卫军是由我训练的,我当然要身先士卒。”他抚着她的发,却闻到自己身上香囊的味道。

  那微冷的薄荷冰片和琥珀的苦味让他勾起唇,低眸睨看着她。

  “我不想你去。”宋隐儿墓地搂住他的颈子,把脸埋入他的肩颈处。

  “我一定得去。”拓跋司功抬起她的下颚,沉声命令道:“求我先安置好你!你该知道上战场必有死伤。”

  “你会平安回来的。”她捧住他的脸颊,指尖竟比他的脸庞还冰冻几分。

  他握着她的手贴到唇边吻着、吮着、咬着,直到她苍白双颊多了几分血色。

  “若我没有回来呢?你就继续当你的厨娘,不顾你娘的死活?她若以大量人参补气,还可以再拖三个月。”他问。

  “三个月……”她痛苦地喘着气,知道她若越早开口,她娘就可以少受一点苦。

  “人命不过是一眨眼之事,三个月也够你好好孝顺她了。”他说。

  宋隐儿看着他,不懂男人为何可以将别人生命视若无物,但对她却是百般在乎?她把脸整个埋到他的胸前,只希望时间就在这刻停留,他不用上战场,而她什么答案也不必给。

  “求我。”他的大掌在她肩上使劲一捏。

  她抬头瞅着他,低声说道:“我不求你,我只想要你答应我——你会平安回来。”

  拓跋司功望着她凝望的眼神,他重重地吻住了她的唇,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这一夜,两人紧紧相偎着,不曾有片刻分离,直到天明他披了战甲,走出房间,两人的手才被迫分开……

  拓跋司功出战之后,宋隐儿每天都听见旁人谈论他的战功。她因而知道由于和宋人的战事吃紧,而他是部落中最善战的首领,所以才会被征召至前线。

  只是,当旁人传诵着拓跋司功英明神武的事绩时,她总是想到他的杀人如麻,让她感到害怕。

  于是,她为那些被他杀死的人祈祷,直到她想起战场上的他若不杀人,被杀的人可能杀他之后,她才开始祈祷战事快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