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婚八百年(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逃婚八百年(上)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时辰后,骑马而来的宋伦,找到了被冻得四肢僵硬,双足已经磨破皮渗出血丝的宋隐儿。

  他将她抱上马匹,见她神色坚定,只说希望能尽快回到母亲身边;至于其他的事,她一句话也没有问。

  如果拓跋司功以为宋隐儿会因为环境不佳而回头乞求他,那么他是大错特错了。

  对宋隐儿而言,她从小和仆佣们一起长大,吃的最多就是一个“苦”字!

  况且,这座雄伟如同皇室一般的拓跋府里,下人每日都有三餐可吃,待遇较之她之前在宋家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西夏气候酷寒,每下一场雪,便要严寒几分之外,这样的日子,她是过得下去的。

  只是,她吃得了苦,她娘的身体状况却是每况愈下。

  宋隐儿不愿相信拓跋司功所说的话,只是她也没法子找大夫来证实。她手边有的一些银两,早在她跟了拓跋司功回到西夏时,便请他差人送去给李玉娘了。

  她考虑过卖掉拓跋司功送给她的狐白裘,但是她不知道有谁敢带着她出去贩售。这半个多月来,除了宋伦之外,所有人见着她,都像见了疫病一般。

  拓跋司功就更不用提了,他对她,是真的狠下心不闻不问了。

  事实上,宋隐儿并没有那么多时间想到他,因为她该做的事情多不胜数。

  府里的仆人认定她是得罪首领的罪人,所做食物也必然不洁净,是故她虽空有一身手艺,却不被允许参与灶房的膳食制作。

  他们交给她做的,都是灶房基本的粗重工作——劈柴生火、提水洗米、磨麦打浆……

  宋隐儿的肌肤因为严寒而冻伤,整张脸颊、手掌全都红肿发痛;但只要它们不要痛到让她睡不着,那她就可以忍。

  “娘,你多少喝点粥吧!”这一日,宋隐儿趁着难得的休息时间,溜回房里,看看她娘的状况。

  “我多吃些你爹给的药就好了。”秦秋莲躲在先前拓跋司功送给她的狐裘里,全身不停颤抖着。

  “娘,爹说那药一天吃上三回即可。”宋隐儿香气拓跋司功的话,不由得出声阻止。“况且,你只吃药不吃饭,身体怎么回好?今儿个外头出了一点太阳,我带你出去走走,可好?”

  宋隐儿笑着扶起她娘。

  秦秋莲不理她,几回伸手想拿药,宋隐儿不愿意。

  “药拿来!”平时懦弱的秦秋莲因为拿不到药而大动肝火,怒瞪着女儿。

  “你喝几口粥,我就把药拿给你。”宋隐儿舀了一勺说道。

  “我的头疼、胸口痛,全身都难过,你这个不孝女……”秦秋莲哀叫哭喊着推开宋隐儿的手。

  “啊!”粥食整碗撒倒在宋隐儿手臂上。

  宋隐儿看着脏污的衣衫,只能庆幸,这粥早已冷凉,否则她身上怕不再多几个伤口吗?

  “……娘不是故意……”秦秋莲把自己缩到榻边,搂着被子嘤嘤啜泣着。

  “我再去添一碗粥,你喝完才吃药,好吗?”宋隐儿硬挤出笑脸说道。

  好不容易,秦秋莲喝完半碗粥,骨瘦如柴的手腕紧抓着丸药,迫不及待地咽下。

  宋隐儿安置娘躺下之后,她换了件衣裳,收拾好房间后,走出房门。

  久违的阳光照在她青白小脸上,映出她眼底的熠熠泪光。

  宋隐儿坐在石头上,拿出一块干冷的饷饼咬了两口,听见远处传来的琴声。

  那是师采薇的琴声吧!精准却没有感情,就如同弹奏着一般,这样的女人最适合拓跋司功那种冷血无情的家伙。

  宋隐儿想起他那对曾经只对她含笑的双眸,一口饷饼哽在胸口,用力咽了好几下才吞下去。

  她当时说他没有人性,是否太过直言呢?西夏人民生性强悍,拓跋司功若不是以强势手腕治理,如何能镇压得住那些年纪足以当他祖父的长老呢?

  她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情,就可以继续专享他对她的专宠啊!那样总强过她如今英雄无用武之地,每一天都过得漫长无比来得好吧!

  “去他奶奶的熊!若是老娘有法子那样是非不分,我就不叫宋隐儿!”宋隐儿诅咒了一声,大口咬了一块饷饼。把它们当成拓跋司功一样地咬着。

  “宋姑娘。”宋伦上前看着两颊被冻得通红,脸蛋也瘦得只剩一对大眼的她。

  “宋伦,你的伤寒好点儿了吗?”宋隐儿笑着站起身。

  “好多了,多谢宋姑娘昨天熬得姜汤。”

  “举手之劳而已。对了,今儿个清晨,府里闹哄哄的,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我问过灶房里的大婶们,可没人愿意跟我说话。”她一耸肩,无奈地说道。

  “昨晚一名归顺大宋的西夏商人假意来劝降,目的却是为了要偷取首领大印,准备假造首领通宋的文件,好让西夏内部混乱,没想到被首领抓个正着。

  “后来呢?”

  “他死了。”宋伦淡淡地说道。

  宋隐儿打了个冷颤。“你们这里没有王法吗?人命怎能如此草率对待?”

  “在我们部落里,首领没有无所不能,他不开心。”宋伦一急,脸上几道伤疤随之扭曲,更显得骇人。

  “他一天到晚处死人,会开心才有问题。”宋隐儿咕哝道。

  “如果不是首领,他们会死得更痛苦。”宋伦急忙地解释道:“首领不开心是因为你。”

  宋隐儿点头,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非常好,因为老娘也因为他而非常不开心。”她大笑出声,到了西夏之后就数现在心情最好。

  “你可以送东西给首领吃。”宋伦抓抓剃光的前额,只想得到这个方法。

  “你是要我跟他求和?”

  “他最近吃得很少。”

  宋隐儿不语,因为这事她已经听灶房的人说过很多回了。

  她们说首领近来胃口很差,除了汤之外,其他餐食几乎都退了回来。长老们说,首领要是再不吃东西,就要责罚厨娘了。

  老实说,她偷看了几次拓跋司功退回来的餐盒,除了空的汤钵和些许青菜被拨动了之外,其他东西几乎都是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

  她告诉自己,她不是关心他,她只是技痒,不想浪费一身的好本事。

  “首领如果身体不好,对姑娘完全没有好处,那天也是首领默许我到沙漠里救姑娘的……”

  “宋伦,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宋隐儿鼓起腮帮子瞪着宋伦。

  宋伦手忙脚乱地摇手。“首领若是不在了,就没人能保护姑娘了。”

  宋隐儿红着眼眶,笑着说道:“宋伦,你人真好,比我亲生哥哥还好。”

  “宋隐儿,你躲到哪里逍遥了,还不快出来做事!”

  灶房里管事厨娘的吆喝声从远处传来。

  “我在这里。”宋隐儿扬声大喊,对宋伦点点头,暗示他离开。

  宋伦一个闪身,转入一条林间小径。

  “六王爷勒尼则到府里拜会首领,总管怕婢女不够,要我从灶房里多挑两个年轻女子帮忙端菜上去伺候。”管事厨娘说道。

  宋隐儿一听有机会见到拓跋司功,心里当下便忐忑了起来。

  “首领不会想见到我。”她低声说道。

  “要不是我正巧派了两名婢女出去买东西,我也不会找你出去。而且,首领从不看这些婢女的,你只要安分地低头站在最后面,别找麻烦就是了。”管事厨娘大声说完,瞪了她一眼。“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到灶房里候命?”

  宋隐儿点头,跟在管事厨娘身后往前走,脚步却不知何故突然变得轻快了起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