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逃婚八百年(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逃婚八百年(上)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宋伦忍俊不禁的笑声让宋隐儿拔腿冲到帐篷入口,掀起毛毯一瞧——

  他那张生人勿进的脸孔,果然正在偷笑。

  “连你都笑我……”宋隐儿蹲下身,抱头哇哇大叫。

  “首领让您用过早膳后去找他。”宋伦干脆露齿而笑地说道。

  “我不去。”

  “首领是这里的无上权威,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没法子搞定的话,大家是不会信服他的。”宋伦压低声音说道。

  “大家信不信服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首领救了您和你娘,您该报答他,不该让大家怀疑首领的统御能力。”他说。

  “你为何对他这么忠贞?”

  “我的命也是首领救的,我原本是宋人,替大宋将军挡枪,大宋将军弃与我于不顾,首领见我忠贞,把我从战场上救回来。”

  “都是上方主事者求战,下方百姓何其无辜!”她长叹了口气。

  “总之,宋姑娘快快出去用早膳,别为难我们底下人。宋姑娘想吃些什么?我让灶房准备。”

  “我梳洗之后,自己去灶房,看看有什么可吃。”宋隐儿起身,低头整理了下衣衫,“如果我不听拓跋司功的话呢?”

  “首领之令若有违背,视其情况,处鞭刑十至于数百。”宋伦正经地说道。

  “他真的会打我?”她倒抽一口气。

  “他不打,怎么服众?谁都不许违背部落律法。”

  “我出去就是了。”

  宋隐儿垂头丧气地走出帐篷,不许自己胡思乱想。横竖日子都要过的,她还是得找出在拓跋司功身边过日子的最好方式……

  总不能整日算计着他和其他妻室的卿卿我我吧!

  不!她决定要先到灶房找到立命之处,只要有事可做,知道自己不是废人,她就不会胡思乱想……

  宋隐儿钻出帐篷,冷风扑面而来,让她募得打了个冷战。

  她溜回帐篷里头想加件衣裳,赫然发现桌上摆着一件珍贵狐白裘、一双软靴及一张字条——

  穿上。

  她换上软靴,果然正是她的尺寸;再将白裘往身上一套,不过才一会儿工夫,身子骨儿便整个暖和起来。

  宋隐儿皱起眉头,因为这下子更不知道待会儿该用什么情绪与那家伙相对了。

  “宋伦,我想先去见识一下帐篷的灶房。”待在灶房里,她比较容易把事情想清楚。“这里头的人懂汉语吗?”

  “首领说部落在宋、夏边境有田地,所以要求所有人都得学会汉语、汉字。况且有几名长老也娶了汉人为妻,部落里八、九成的人都会说汉语。”宋伦说道。

  “很好、很好。”

  宋隐儿才走了两步,就碰上正从另一旁小型帐篷走出的师采薇与欧阳香。

  欧阳香羞涩地点点头,宋隐儿回以她一笑。

  师采薇则视若无睹地往前走。

  宋隐儿一挑眉,玩心十足地学起师采薇昂起下巴、心高气傲的走路姿态。

  欧阳香拿出手绢掩去笑容,宋伦则是籍着咳嗽化去笑声,两人很快地对望了一眼。

  “宋姑娘,早安。”几名长老一看宋隐儿全都涌了上来。

  “各位长老早!”宋隐儿朗声说道。

  “宋姑娘,首领给了您一个大任务。”塔海长老看着她的眼说道。

  “什么事?”

  “首领要您决定拓跋首领的正妻。”

  他这样的举动是在预示他的仁慈还是残忍?

  宋隐儿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她握紧拳头,恨不得掐的是拓跋司功的脖子。

  “宋姑娘?”长老小心翼翼地上前问道。

  宋隐儿看着这些人,勉强自己挤出笑容。

  “我没资格替首领选妻,但若要我选,我当然会选欧阳姑娘,她一看就是旺夫益子之相!”宋隐儿言毕,咬住了舌头,才有法子不哭出声来。“宋伦,我们快走吧!”

  她大步往前,努力瞪大双眼,好让沙漠里的风吹干她正好成形的泪。

  宋伦跟在她身旁,低声说道:“首领是有苦衷才会不娶您当正室,日后您就会……”

  “对,他肯定是有天大的苦衷才会需要娶那么多人。我不想知道!”她努力挤出一个大笑容。

  见宋伦点头,宋隐儿钻进一座屋顶正在冒烟且传出烤饼味道的帐篷里,里头有几名妇人正拿着擀面棍站着热炕前,她好奇地凑了上去。

  “大娘,这些是什么?”她问。

  厨娘们慌乱地看向宋伦,却又因为害怕而不敢开口。

  “这位姑娘叫宋隐儿,是首领即将迎娶的……”宋伦停顿了下。“三夫人。”

  “我不是拓跋司功的人,我是他高薪请回来的厨娘。”宋隐儿耳朵微红,急忙补上一个灿笑。

  厨娘们一听这就是昨晚那名胆敢对首领大呼小叫的姑娘,哪里还敢怠慢。

  “小人见过姑娘。”厨娘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在做什么东西?”宋隐儿问道。

  “这是饷饼,是首领最爱吃的东西。”

  “可以教我怎么做吗?我没吃过这种东西。”宋隐儿跃跃欲试地挽起袖子,试试面团的弹性。“这东西水分挺少的,是吧?”

  “姑娘说的对。这饷正是因为水分少,所以可以久放不坏,埋在沙底下热热就能吃。首领最爱肉饷,把肉切碎,放点盐和香料,和着一块儿烤。”厨娘们说道。

  “听起来很香,我可以吃一块吗?”宋隐儿咽了口口水,引来大夥儿的笑声。

  正当宋隐儿赞不绝口地咬着肉饷,和大夥儿和乐融融地东说西聊,师采薇进帐篷里。

  “师姑娘,早。”厨娘们唤道。

  师采薇不理会所有人,径自板着脸对宋隐儿命令道:“你应当送些点心过去给首领,听说首领从早上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

  “这里何时轮到你做主了?”宋隐儿把手里擀面棍往桌上一搁,也没给什么好脸色。

  “你是首领的人,照顾他是天经地义之事。”师采薇仗着个儿高,居高临下地儿看着她。

  “你也只是他的妾室,凭什么指使老娘?”宋隐儿双手插腰,嗓门一扬,气势顿时大胜。

  “至少我懂得分寸,知道妾室该照顾好夫君。不像某人随侍在首领身侧,娘亲还有两名婢女服侍,什么好处都享尽,却是什么都不付出。”师采薇说道。

  宋隐儿深吸了口气,想骂人却觉得此举像是妻妾们争宠。她心头一凉,学起拓跋司功看人的冷冷姿态。

  “我原本做完了这道甜食,就要拿过去给他的,不劳费心。”宋隐儿转身背对着她,继续面对着她揉了一半的面团。

  “算你识相。”师采薇走出帐篷,精心描绘的杏脸上扬过一阵得逞笑意。

  站在帐篷门外的欧阳香,此时立刻冲到她身旁。

  “你为什么要叫她去找首领?我们刚才才听到那边传来可怕的叫声……”欧阳香打了个冷哆嗦。

  “那是因为正在刑求大宋士兵。”师采薇早早便和几名长老打好关系,自然知道得多一些。

  “那你叫她过去做什么?”欧阳香捂住胸口,惊吓地说道。

  “大宋士兵总是我宋人,首领宠爱她,兴许她过去求求情,首领就会放了那些士兵。”师采薇说道。

  “喔!”欧阳香皱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