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上) 第1章(2)

作者:余宛宛
  男人一语不发,只是紧闭双眼,用他黑色斗篷下的健臂紧拥着自己。

  此时,乌云遮蔽住月亮的天空乍时一亮。

  “我扶你坐好就走。”宋隐儿眼珠子乌溜溜地一转,她大胆地上前一步,撑住对方臂膀就要扶起对方。

  “妳……”男子蓦地抬头,在望着她的眼睛时,蓦然打住了所有的话。

  宋隐儿看着他深眸高鼻的异族脸孔,先是一愣,继而将对方扶至石椅上坐下后,松手便要走人。

  “站住。”男子在瞬间反掌握住她的手腕。

  宋隐儿将手腕绕了半圈,原是要使出擒拿手制住他;不料,男子的手却如影随形地跟着她而转,最终还是将她的手牢牢扣在掌间。

  宋隐儿被迫拉近他身边,近到能闻到男子身上那股混合着琥珀及薄荷、冰片冷香,还有他唇边血腥的味道。

  他瞪着她良久,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直逼到她面前——

  他见过这样一对关心人的双眼,就在他父母双亡的那个夜里!

  “妳的生辰可是丙丁日、丙丁时?”他逼问道。

  他一定是鬼,否则怎么知道她的出生年月日!宋隐儿心下一惊,感觉有股寒意从男子冰凉掌间直窜她的心头,她身子不由自主地发抖,却力持镇定地说道:“我昨日才过生日,你可以放手了吧?我好心救你,结果你却恩将仇报,紧抓着我不放,你这种举动还算是人吗?”

  “谁告诉妳我是人的?”男子俯低脸庞逼近她,银牙一闪。

  宋隐儿倒抽了口气,看着他那对没有一点人味的双眸,她牙齿开始打颤,张口就要喊人。

  “救……”

  男人在同时吻住她的唇儿。

  宋隐儿一惊,方才闻到的血腥味,此时真实地在她唇间飘散开。她开始颤抖,因为一股冷意正从他的唇间开始沿着她的喉咙往下攀探。

  男子从她的唇间汲取着她的恐惧,像溺水之人攀附着她温暖的气息,只想夺取得更多来弥补他方才因为救人而失去的元气。

  她见鬼……鬼鬼……了……宋隐儿头皮发麻,一时之间吓到说不出话来。

  他一定是要把长舌头伸到她的肚子里,然后把她的五脏六腑全都吸出来吃掉。

  “救……命……”她剧烈地挣扎,双拳双脚开始拚了命地狠踢乱踹。

  他睁开眼看见她脸上的恐惧,心脏像被人狠揍了一拳,高大身躯蓦地晃动了一下,箝住她手臂的大掌也在瞬间松开。

  他的体内果然流着魔族血液,所以才会想乘人之危夺取她的精气……

  “你不是人!”她用力地推开他。

  “滚!”他粗声说道,深吸了口气以咽下喉间那股又要往外冲出的血气。

  宋隐儿跳回原来位置,狠狠瞪他一眼后,拎起灯笼,三步并成两步地离开。

  真邪门!这男人怎么会知道她的生辰?还有,他如果真是恶鬼,又怎么会饶她一命,应该一张口就把她吞了吧……

  只是那男人就算不是恶鬼,也是个轻薄人的登徒子!都怪她没事干么多事。

  宋隐儿一手狠狠擦着嘴,蓦地打了个寒颤,拔腿开始往前狂跑,边跑嘴里还不忘不干不净地说道——

  “他姥姥地……老娘铁定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明天再去庙里拜拜,求他十个、八个平安符,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近身!”

  稍后,神色稍定的宋隐儿坐在舞坊的后院长凳上,和三年前被卖到此处的儿时好友李玉娘说着话。

  “妳方才一定是见鬼了。”李玉娘从怀里掏出一只平安符塞到宋隐儿手里。“先把这个戴上,保妳百鬼不侵。”

  “这是妳娘求给妳的……”宋隐儿摇头拒绝。

  “我娘卖了我后,没来看过我一回,倒是妳三番两次来看我,我这平安符不给妳给谁?”李玉娘苦笑地说道。

  “别提那些事了,吃块白糕吧!”宋隐儿把最后一块白糕放到好友手边,同时压低声音跟她说着自己过阵子的计划。

  李玉娘眼睛睁得奇大,一口白糕差点吞不下去。胡乱咽下平时总舍不得吞下的细致白糕,她压低声音问道:“妳真的要假装嫁给拓跋家,然后带着妳娘从西夏逃回来?”

  “当然,这是我逃离的唯一机会。拓跋家给了我爹一些银两,要他找人护送我们过去。我爹不可能花大钱在我身上,铁定是随便找个人随行,这样正好让我有机会逃走。”宋隐儿轻声回复道。

  “妳不怕被抓回来?”

  “老娘怕什么!最多就是赔上一条命!”宋隐儿豪气万丈地一拍胸,依然压低声音道:“况且,我爹绝对猜不到我竟敢带着我娘逃走。还有啊,我师父也帮了我一把,他借口说要庆祝我出阁,所以要办一场大宴。光是一道‘羊头签’,就要用上羊头十个、葱齑五碟、鲜葱五斤,这可是寻常家庭半年家用……”

  “这和那有什么关系?”李玉娘不解地眨着眼。

  “当然有关系。就算拓跋家给了不少聘礼,可这场大宴一办,家中银两铁定告罄,更不可能找象样的人护送我们母女到西夏。”宋隐儿娇俏眉眼熠熠生光,小小脸庞上尽是神气。

  “万一拓跋家追到妳们,怎么办?”李玉娘担心地握着她的手。

  宋隐儿回握好友的手,笑嘻嘻地说道:“傻玉娘,我就是算准那群西夏蛮子连我和我娘的长相都没看过,怎么找啊!”

  “妳真有勇气。”李玉娘一脸佩服地看着个儿小小、模样漂亮水净,但一对大眼却充满无限生气的好友。

  “我不厉害。倒是妳……”宋隐儿鼻尖顿时一酸。“学得舞艺之后,挑个会照顾妳的人……”

  “我被卖进舞坊,有些事就由不得我了。”李玉娘拉着她的手,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妳就这么走了,我们不知何时才可能再相见……”

  “不如妳跟我一起走。”宋隐儿激动地捏住她的肩膀。

  “我不敢……万一被抓到,我会被打断腿。”李玉娘用力地摇头,吓得脸色发白。“而且我今晚有个机会,舞坊的熟客徐官人要带我们到一名贵客的别院里表演。听说若是被贵客看中,想带我们离开,徐官人会为我们代付赎身费用。”

  “妳练舞练得那么勤奋,肯定会被选中。”

  “我勤奋是因为我没妳聪明。妳才看我跳了几次霓裳曲,舞步就比我还纯熟了。”李玉娘赞叹地说道。

  “动作熟不算什么!妳那一举手、一投足的女人味儿,我可学不会!我还是习惯拿刀弄铲,敲锅击盅啊……”

  宋隐儿佯装拿着双刀,扬起双手在空中飞舞,逗得李玉娘哈哈大笑。

  “玉娘,快点出来梳妆打扮了,妳可别耽误了大家……”一群舞娘们嚷嚷着从另一端长廊走来,一股子脂粉、香粉味也随之扑鼻而来。

  宋隐儿揉揉鼻子,忍住一声喷嚏。妈啊!她们身上究竟涂了多少脂粉?

  “我马上过去。”李玉娘起身朝同伴走去,回头对宋隐儿低声交代道:“离开之前,一定还要再来看我喔!”

  “我会的……”宋隐儿看着一名舞伎探出腿挡住李玉娘的路,连忙出声警告道:“玉娘,小心!”

  李玉娘来不及止住脚,被绊得往前一仆,偏偏又踩上一块湿滑的石板,整个人直直往正前方摔下,正好撞上一块正对后门的石敢当。

  李玉娘前额顿时血流如注,整个人立刻昏了过去。

  宋隐儿一个箭步冲到李玉娘身边,急忙从荷包里掏出手绢摀住她的额头,对着舞伎们说道:“还不快去叫大夫!”

  “唉呀,玉娘姊姊不能去跳舞了,今晚的霓裳舞少了一人,这该如何是好啊……”伸腿绊倒李玉娘的新进舞伎,故作担忧地说道。

  宋隐儿看着那名女人眼里的得意,她气得满脸通红,当下双手插腰,嗓门一扬。

  “玉娘不能跳,我去跳,我就不信妳舞艺有我纯熟!”

  “这可不成啊……”新进舞伎气愤地看着她。“万一贵客选中妳,妳又不是我们舞坊的人,妳凭什么占便宜。”

  “我没打算让他选中,我只是不想让妳小人得志。”宋隐儿紧抱着李玉娘,出声对着一帮舞伎吆喝道:“妳们还不快点去把妳们坊主叫来!我要告诉他,若他今晚让那个丫头上了台,我便一状告上衙门,说她意图杀害玉娘,搞得舞坊鸡犬不宁!”

  几名舞伎闻言,叽叽喳喳地碎步离开。

  宋隐儿看着她们的背影,忍住肚腹里那些跟她师父学来的骂人话语,只专心看着仍然昏迷的好友。

  只要能替玉娘出一口气,就算要她走到恶鬼面前跳舞,她宋隐儿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