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逃婚八百年(上) 楔子

作者:余宛宛
  横山位于宋与西夏边界,长年冬季满覆白雪,即便连兽类都不见踪影。

  这般时节,除了猎户之外,原不该有人登上山头,更遑论是在如此寒夜里。

  然则,此时皎皎明月映照着雪地,清楚地照出雪地上的三个人——

  不,该说是一具尸体、一个年轻男子,及一个生命垂危的美妇人。

  “娘……妳说的是真的?”二十岁的年轻男子紧抓着她的手,俊美过人的脸庞却惨白得如同山中积雪。

  “是……”美妇人唇边溢出血,脸上却似冰雪一般冷凝。“所以,你刚才不该出手救我,是你爹拖着我一块儿跳下山崖的……我们这族的人,不该有情爱,情爱只是罣碍。偏我之前动了情,爱上你爹;可他终究当我是异类,居然连杀我三刀,要致我于死地。只是,他服毒死了,我体内的血却不让我这么快走。你听着……你体内有我的血脉,是我们这族最后的传承,你得娶妻生子……”

  “不。”男子双唇颤抖,但坚定地说道。

  “你以为自己有选择机会?”美妇人唇角微扬,却是不见任何笑意。“我对几个没有将正室献祭的长老下了咒术,若你不娶妻,他们就会以死劝戒,直到你屈服为止……”

  美妇人又说完一些让男子连打了几个哆嗦的话之后,便缓缓地垂目死去。

  年轻男子双膝一软,在雪地上坐了下来。

  他看着娘与爹的尸体,流着泪、心痛着,却无法改变接下来的人生。

  若是他娘所言属实,那么他不该有婚嫁,不该让这样的血脉流传下来;但他却又不得不婚嫁,因为娘不许魔族的血脉就此在他身上终结。

  男子不敢多想,木然地上前,拾起木枝,徒手在雪地中挖出一坑。

  他不知道自己挖了多久,也忘了双手被冻得僵红,更不晓得它们被刮出伤口,也没注意到那些斑斑血迹洒在白雪上,开出一朵朵诡异花朵。

  他将爹娘埋入雪坑,用冰雪覆上他们之后,便拖着疲惫身躯、蹒跚地离开山谷。男子完全不知情,在他不远处的冰穴里有一名五十多岁的白发长者,听到了这一切。

  或者,就算年轻男子知道身后有人,精神、体力过度耗损的他,也没法子做些什么吧!

  男子费尽力气下了山,整个人啪地一声倒在雪地之间,瞪着天上那轮璀亮得几乎要刺瞎人的月亮。

  雪花落在他身上,很快地在他身上覆了一层薄冰。

  他仍然一动也不动,就连远方传来的汉语也没能让他动弹一下。

  “臭丫头,妳再不回来,把妳扔在这里让熊吃掉!”

  “臭师父,我马上回来!”

  小女孩的嚷嚷声还在雪地里回响,前方树林里便出现她拎着红色灯笼的小小身影。

  她蹦蹦跳跳地踩过雪地,一脚恰恰踩上——

  年轻男子的肚皮。

  他痛得瑟缩了下身子。

  小女孩被他绊倒,包得像颗粽子的身子在雪地滚了一圈,只有手中灯笼仍然高高扬起。

  小女孩揉揉屁股,起身将灯笼凑到年轻男子面前。

  “你为什么躺在这里睡觉?”小女孩问道。

  男子不语,只用一对比黑夜还黑的眸子凝望着她。

  “你在哭吗?”小女孩好奇地碰碰他脸上的两条冰痕。

  “走开。”男子厌恶地挥开她的手。

  “我知道了,你想象我娘一样躲起来偷哭,对吧?”小女孩侧着头问道,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在灯笼下熠熠发亮。

  “臭丫头,老子不管妳,我要自个儿跨过边境回大宋了!”远处林子里又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

  “来了、来了!”她往前跑了两步后,又突然跳回男子身边。“这给你。”

  小女孩从荷包里掏出一块白糕。

  男子别开头。

  “这是我今日生辰,我师父做给我的白糕,很好吃喔!”小女孩不由分说地把白糕塞到男子嘴里,胡乱地说着她师父告诉过她的话。“嘴里吃块大白糕,烦恼通通随风飘。”

  “臭丫头,我走了!”

  “臭师父,等等我啦啦啦……”小女孩跳起身,这回真的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男子瞪着小女孩的背影消失在前方,感觉软软白糕在他嘴里融化,化出满口的香甜。

  他一口、一口地咽下白糕,慢慢坐起身,深吸了一口气——

  烦恼并没有像小女孩说的随风飘。

  但是,情况也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横竖他早就习惯爹娘对他的鲜少闻问了,现在没有爹娘也该没有什么差别。应该没有什么差别吧……

  男子用舌尖拭去唇上的糕点屑,在尝到那浅浅甜味时,鼻尖霎时一酸。在爹娘双亡的这一日,竟然只有那个小姑娘关心了他啊!

  泪水,再度无声地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