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上) 第9章(1)

作者:古灵
  杭傲回来了,杭姵也就没办法从琴思泪那里想办法,只好放弃这条路,另想法子,幸好年底的时候,杭老爷都在忙打算盘计总帐,没空理会她那种“小事”。

  毕竟,她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通房丫环的女儿。

  很快的,到了除夕,往年的团圆年夜饭,杭傲总是好像有蚂蚁在咬他屁股似的坐不安宁,吃不到片刻就一溜烟不见人影,去找他那票狐群狗党胡闹去了,起码要过完元宵之后才会回来。

  但今年,没有蚂蚁咬他屁股,也没有钉子扎了他哪里,一顿年夜饭,他从头到尾乖乖的坐在椅子上,除了忙着为琴思泪夹肉夹菜之外,就是殷勤地为她剥虾剔鱼骨头,还有舀汤舀鱼翅,就差没喂进她口里,再替她动嘴动牙齿。

  “傲儿真是孝顺啊!”杭夫人笑吟吟地。

  “那当然!”杭傲当仁不让地挺挺胸脯。

  杭夫人笑意漾深。“对你老婆。”

  杭傲呆了呆,继而耸耸肩,面不改色,“我说的也是我老婆啊!”还洋洋得意的对琴思泪挤眉弄眼。“保证是最道地的二十五孝!”

  琴思泪不禁娇靥通红。“夫君!”

  众人失声大笑,就连杭老爷也特别开心,因为……

  “傲儿,你的生意做得怎样?”

  “很顺利啊!”杭傲漫不经心地回道,埋头继续剥大虾子“孝敬”老婆。“过完元宵,盐斤就要上路了,路子也拉好了,没问题!”

  “这么快?”杭老爷十分惊讶。“不过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啊!”

  “不然要多久?”杭傲反问。“只要找对了人负责,之后就把一切丢给他们去干,自然快,还轻松得很呢!”还有,老爹的名字也很好用,这点他没说出来,免得老头子太得意了。

  杭傲说得理所当然,杭老爷与杭夫人听得相互对觑一眼,满意的笑意在眼底衍生。

  果然有能力,够魄力!

  “那么,你打算做个单纯的盐商吗?”

  “那多无聊!”杭傲嗤之以鼻地道。“等赚了钱,我打算再到南方去买两座茶山。”

  “茶叶?”杭老爷摸着下巴颔首。“嗯嗯,茶叶应该有赚头。”

  “还有,咱们西北方药材皮毛最多,而南方绸缎布匹多。”杭傲一边说,一边喜滋滋的吃下老婆喂给他的蟹肉。“如果南北两方都有铺子,那么从北方运药材皮毛到南方去卖,回程时再从南方批绸缎布匹到北方来卖,就等于赚双倍了。”

  “没错!没错!”杭老爷同意的猛点头。

  “此外,我觉得我们应该到京城里去发展,要知道,能够跟朝廷官员拉拢上关系,对我们有利无弊。”

  “说的也是。”

  “总之,真要做就做大的,小家子气那一套我没兴趣!”

  “那么……”杭老爷又在摸下巴了,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意气风发的儿子。“不用等赚钱了,你要多少资本,我都可以先借给你,如何?”

  “这么大方?”杭傲怀疑地回瞪杭老爷。“什么阴谋?”

  杭老爷展开一派无辜的笑脸。“让你去做生意,总好过你闲闲无事到处去惹是生非吧?”

  眉梢子一扬,杭傲本待呛回去,但脑筋一转,定住了,眯着眼思索片刻。

  “好,可以,不过我也不想占老爹你的便宜,就算是我跟老爹你的钱庄借钱,利息照算,同意吗?”

  “成交!”

  杭傲顿时眉开眼笑,因为他可以赚更多的钱给老婆“挥霍”了。

  杭老爷却比他更得意,向来聪明过人的儿子,为了宠爱老婆,轻而易举的落入他的陷井中了,一步一步的,他会让儿子愈陷愈深入,直至灭顶。

  届时,他就可以把杭家交给杭傲了。

  他也知道,要是开门见山的直说要把家业交给杭傲,杭傲肯定思考一下都不会,直接的就给他打回票。

  因为杭傲不想被套住。

  他可以做自己的生意,开创自己的前途,但也随时随地都可以中断,既然是属于他自己的生意,爱做不做都随他;而若是接掌家业的话,他只能一直往前,不能后退,也不能停滞不动,更不能放手让他中断,连休息一下都不行。

  以他的个性,他肯定会受不了的。

  因此,杭老爷只好耍奸诈的手段,迫使杭傲不得不接手,谁让杭傲是最有能力接掌家业的人呢!

  算他倒楣!

  团圆的除夕年夜饭就这样快快乐乐的度过了,杭家每个人都吃得开心,他们开心,发下的红包就比往常任何一年都要来得大包,所以,连下人们都很开心。

  除了兰姨和杭姵、杭龙。

  他们连年夜饭都没资格上大桌去吃,只能母子女三个人窝在蝶苑里自个儿吃自个儿的,冷冷清清、凄凄凉凉的,还得用手去硬拉脸颊肉才扯得出笑来。

  “可恶,连翠喜母女三人都可以去吃,为什么我们就不行?”兰姨愈想愈恨。

  明明是她先跟了老爷的,后到的翠喜却先她一步被扶上妾室,成为名正言顺的二夫人,太没天理了吧?

  “那个不重要啦!”杭姵压根儿就不在意那种事,反正女孩子家早晚都要离开娘家的,嫁到婆家去之后可不可以横行霸道,那才是她关心的。“重要的是,明儿我就十九了,怎么办啦?”

  这是杭傲在无意中“提醒”了她的,一般大户人家的小姐,及笄后就会陆续嫁出去了——除非没人上门提亲,要是拖到上二十,就变成没人要的老小姐了。

  而今她都十九岁了,已经在老小姐的边缘地带了,再不嫁就真的没人要了。

  但若现在要嫁,杭老爷有九成九是把她嫁给人家做妾,那她宁可不嫁,于是她就陷入眼下这种进退两难的状况了。

  既不能嫁,又不能不嫁。

  唯有杭龙,安静得十分反常,如果不是兰姨母女俩光顾着生闷气、焦急,她们必定会注意到,杭龙显得格外不安,一副大祸即将临头的绝望神态,欲言又止了好半天后,终于,他暗暗叹了口气,又把乌龟头缩回龟壳里去了。

  还是先让她们开开心心过完这个年,元宵过后,再来伤脑筋吧!

  ***

  年节时分的大街是最热闹的了,不管是大人或小孩,都想趁这个机会出去好好玩个痛快,吃喝嫖赌样样都行,保证玩到昏头。

  但杭傲却连一步也没带琴思泪出去。

  因为琴思泪挺着大肚子,既怕累了老婆,又怕挤伤了孩子,所以,杭傲宁愿待在府里和爹娘、哥哥、嫂嫂、妹妹们一块儿掷骰子赌钱。

  趁这个机会狠削老爹、哥哥们一票,说不定就不用跟老爹借钱了。

  这是宠老婆的男人的心思,没成过亲的男人是不能理解的,特别是杭傲那票狐群狗党,譬如秦浩,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打从成亲那天开始,杭傲就“失踪”了。

  明明早就约好成亲翌日,他们就要上边关去看人家打仗的说,结果,杭傲竟然放他鸽子不说,也不提八、九个月都没音没讯的,现在他都亲自上门来了,居然连个人影都见不着!

  杭傲不在吗?

  不,他在。

  那是为何不见他?

  因为他是“狐群狗党”之一,都不干正事的,杭三少爷现在忙得很,没空陪他“胡闹”!

  胡闹?

  胡闹?

  竟敢说他是胡闹?

  “你们三少爷不见我?”他愤怒地问。

  “不见!”传话的仆人也很爽快的回答。

  很好!

  “那我自己去见!”话落,在仆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就气冲冲地往里闯。

  既然是从小一起鬼混到大的,又多半是他来找杭傲居多,还常常住在这里三、五个月,对他来讲,杭府就跟他家一样熟悉,三转两转到傲苑里去了。

  可是……

  “咦?你们三少爷呢?”

  “……”

  “不说?哼,本少爷自个儿去找!”

  秦浩整整找了半个多时辰,才在后花园里新建的暖轩里找到人,这时,杭傲还真的忙得很……

  “豹子,通杀!”杭傲兴奋地狂吼。“来来来,给钱,给钱,快给钱!”

  “你出千!”向来细心的杭儒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在他输了将近二十万两之后。“不然怎么老是豹子?”

  “对,我就是出千,怎样?”杭傲很大方的承认。“二哥你也拿我没辙,因为骰子没问题,是少爷我掷骰技术高明!”师父大人教他的。“告诉你,我整整苦练了七年了呢!”

  “那谁要跟你赌?”杭昇啼笑皆非。“不玩了!”

  “不玩?”杭傲冷笑。“不玩我就放火烧了你的昇苑,让你今年旺个够!”

  “耶?”杭昇又气又好笑。“哪有这样的,爹,还不快管管你儿子!”

  可是杭老爷就跟其他人一样,笑到快挂了,哪有空管这种“闲事”。

  打从杭傲懂事开始,这是头一回,他乖乖的待在府里和家人一块过年,人家守岁,他也守岁;人家放鞭炮,他也放鞭炮;人家磕头拜年讨红包,他也磕头拜年讨红包,像一般人一样过正常的年,而不是年夜饭都还没吃完就溜出门不见人影,到处去恶作剧捣蛋。

  就算要输个几百万两给他,杭老爷也心甘情愿。

  “老爷,我没说错吧?”杭夫人悄声道。

  “没错,没错,果然是个有帮夫运的媳妇儿!”杭老爷笑呵呵的合不拢嘴。

  幸好!幸好!

  幸好他听从杭夫人的劝告,没反对让刚进门的媳妇儿留下来,谁也没料到,原先打算要把她休回娘家去的媳妇儿,竟会带给杭家这么大的转变。

  浪子回头金不换。

  虽然儿子的个性没变,心性却转变了,一个他早已决定要放弃的不肖子,在不到一年,不对,是不到半年之内,就变成一个有前途,有魄力的年轻人,怎能不教他开心得想掉泪呢?

  “夫君,你……”琴思泪也笑得直掩嘴。“放过他们吧!”

  “那怎么成!”杭傲卯起来摇头。“我做生意的资本,就靠他们啦!”

  琴思泪失笑,也不再多说了。

  其实她也看得出来,杭傲虽说是在削他们的钱,可也是在逗大家开心,带动起年节时的欢乐气氛。

  这一点,也让她觉得他确实是个很有能力的男人,难怪公公要把杭家交给他。

  “好了,快下,快下,下好离手,少爷我要……”

  “他妈的,还说什么你在忙,原来在忙赌博!”

  “呃?”

  杭傲愕然转首,循声望去,只见秦浩一脸愤慨地步入暖轩里来。

  “唉?你怎么进来了?”

  秦浩没有回答他,迳自先笑吟吟地向杭老爷等人拜年问安,该有的礼节都做足了之后,才又换上原先那张愤怒的脸面对杭傲。

  “还说你在忙,明明……”

  “我是在忙啊,忙着‘赚’生意资本啊!”

  众人轰然大笑,秦浩一阵愕然,琴思泪笑着推推杭傲。

  “夫君,好友来拜年,怎能不招呼呢?”

  杭傲瞟她一眼,叹气。“好吧,你先帮我看着‘场子’,别让它冷了,我去招呼朋友。”

  “妾身?”琴思泪呆了呆,看看骰子,再看回他。“但妾身不懂,会输的!”

  “没关系,我会出老千,再赢回来不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