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上)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这个混蛋不肖子,又给我出纰漏了!”

  “我又怎么啦?老爹。“

  刚从边关赶回来,杭傲累得想倒头就睡,可是连衣服都还来得及换下来,杭老爷就一头闯到傲苑里来,劈头就骂,骂得他满头雾水,莫名其妙。

  “窦家小姐嫁到南方去了。”

  “那很好啊!”

  “但翌日就被休回来了!”

  “唉?”

  “因为她早已非清白之身了……”

  杭傲眉梢子一扬,闻到不太妙的味道了。

  “所以?”

  “她说是你!”

  “放你妈的狗臭屁!”就像被火烧尾巴的老虎似的,杭傲怒吼着跳起来。“那个贱女人,谁碰过她啦!”

  “但她说是你!”杭老爷恨恨道。

  “我没有!”杭傲咆哮着否认。

  “她一口咬定是你!”杭老爷也很坚持。

  “我没有!没有!没有!”杭傲气急败坏的跳脚。“听到了没有?”

  “那她为何要硬赖上你?”

  天底下男人那么多,为何别人不去赖,偏偏赖上他?

  杭傲张着嘴,百口莫辩,忽地转向琴思泪,目光祈求地凝住她。“老婆,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的,对吧?对吧?”

  “妾身相信夫君!”琴思泪毫不犹豫地回应他的祈求,“依夫君你的个性,敢做就敢当,既然夫君你否认,那必定不是夫君所为。”回眸面对杭老爷。“公公,您应该比媳妇更了解夫君的个性,不是吗?”

  杭老爷皱眉,想了想,颔首,“媳妇你说得对,从小到大,再是天大的祸事,只要是他闯出来的,他没一件不敢承认,要是他否认,定然不是他……”迟疑了一下。“那窦家小姐又为何要赖定他呢?”

  “谢谢你,老婆。”得到琴思泪全心的信任,杭傲感激地当着杭老爷的面,重重亲她一下,然后,他冷静下来了。“还用问吗?她要报复我!”

  “因为我不肯娶她,又嘲笑说她没人要。”回想起当时窦艳梅的怨毒目光,杭傲几乎百分之百的肯定。“当时她就说保证会让我后悔!”

  杭老爷的眉头又皱起来了。“那现在该怎么办?”

  杭傲深吸一口气。“我去找她谈谈。”

  可是,杭傲还没找到机会和窦艳梅谈谈,更混乱的情况出现了。

  窦艳梅的表哥坦承是他玷污了表妹的清白,愿意娶她;但翌日,郭承康也跑来自承‘凶手’是他,坚持应该是由他来娶她才对;再过两天,曾到窦家做客的世交公子,信誓旦旦说自己才是应该娶窦艳梅的人。

  三个‘疑凶’,每个都争相抢着自首说自个儿才是‘凶手’,谁也判定不了谁才是‘真凶’。

  而窦艳梅,从头到尾坚定不变,始终一口咬定‘凶手’是杭傲。

  于是杭傲决定暂时不予理会,先看看情况的演变如何再说,搞不好,根本用不着他出面,事情就会自行解决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大的麻烦……

  年前,杭佩带着杭龙回来了。

  她们是被兰姨紧急征召回来的,因为兰姨搞不定目前的状况,又不甘心屈服,只好把女儿叫回来帮她想想办法。

  “自从老三成亲之后,一切都不对了!”

  “怎么个不对法?”杭佩漫不经心地应道,心下光顾着担心要是杭老爷又要把她嫁给人家做妾,该怎么回绝?

  总不能威胁说要出家吧,要是弄巧成拙了怎么办?

  “首先,夫人痊愈了。”兰姨恼怒地道。

  “咦?怎会?”那个女人不是早该病死了吗?

  “就老三和他媳妇天天去伺候夫人,夫人一开心,病就好啦!”

  “这么简单?”

  “最最可恶的是,”兰姨咬牙切齿,快恨死了。“夫人不但让杭蕊、杭蓉搬去跟她住,还给了翠喜正式名分,把翠喜扶为妾室了,又让府里人称呼她二夫人,老大、老二和老三也要叫她二姨,连我见了翠喜也得问安呢,真是气死人了!”

  终于,注意力转移过来了,杭佩两眼一眯。“那娘你呢?”

  “什么也没有!”兰姨怒吼。“我求了你爹好久,他就是不肯!”

  “我看是夫人不肯吧!”杭佩目中闪现怨恨之色。

  “不是那个女人还会有谁?”所以她才恨不得杭夫人早早病死,别老是卡在中间作梗,这也怪不得她!

  “真是老天没眼,没让她快快病死!”杭佩恶毒地诅咒。

  “还有啊,你爹不小心露了口风……”顿住,左右看看,没闲杂人等,兰姨压低了声音。“将来这个家,好像不是要交给老大或老二喔!”

  “那是谁?”

  “老三!”

  “耶,为什么是他?”杭佩吃惊地猛眨眼。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在老三成亲翌日就决定了。”

  “怎会?”杭佩不可思议的喃喃道。“要把这个家交给一个成天无所事事,只会惹是生非闯祸的小霸王?爹的脑筋是哪里不对了?”

  兰姨摇头,“老三不是小霸王喽,他现在可乖着呢!”

  杭佩怔了怔。“乖?”

  “他呀,”兰姨嘲讽地嗤笑。“在他老婆面前,乖得像只小猫一样!”

  三哥会像只小猫一样乖?

  难以想像!

  “这么说来,症结是在三嫂身上,那么……”杭佩两眼又徐徐眯了起来,脑筋飞快的运转着。“我猜三嫂一定是个很美又很会蛊惑男人的绝世美女吧?才会迷得三哥晕头转向的!”

  “这……”兰姨想了又想,还是摇头否决。“不,她一点也不美,而且她也不像是会蛊惑男人的女人。”

  “是吗?”杭佩又怔住了。“娘你没找她谈过吗?”

  “要我低头叫她三少奶奶?我才不要!”兰姨断然拒绝。

  这是规矩,不管老爷再怎么宠她,没有正式名分,通房丫头的身分就只是个丫头,比普通丫头高一级,但还是丫头,连管家的地位都比她高,所以,除非万不得已,不然她都会躲着晚辈,就因为不甘心叫晚辈少爷、少奶奶的。

  杭佩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现在干嘛在意那点小事嘛,以后就轮到他们向娘你低头了呀!”

  “不管是以前、现在或以后,我都不要!”兰姨坚决地道。

  杭佩摇摇头。“好好好,那就我亲自去瞧瞧吧!”

  “那我呢?我该怎么办?”

  “继续跟爹下功夫呀,三嫂那边就由我来吧!”

  本来她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说,只要拖到爹把杭家交给大哥或二哥当家,她就有把握说服他们,让她自个儿找人嫁,总之,除非对象是名门大户的少爷,并用八抬大轿迎娶她进门做正室大夫人,不然她谁也不嫁!

  但如果是三哥的话,麻烦就大了。

  她和三哥打小就不对盘,怎么见怎么两相不对眼,他讨厌她,她也不喜欢他,就差没明目张胆地打起架来。

  倘若是三哥当家的话,搞不好会直接把她送人做通房也说不定。

  不,打死她也不要跟娘一样,做一辈子没名没分的通房,一生都要看人的脸色行事,太悲惨了!

  无论如何,她非得搞定三嫂不可!

  “媳妇见过婆婆、二娘。”

  “思泪,你来啦!正好,正好,快会下,咱们婆媳好久没聊聊了呢!”

  堂屋里,四角火盆旺旺烧,杭夫人、翠姨、杭蕊和杭蓉围坐一桌,有说有笑的喝茶吃点心闲聊天,和乐融融,连伺候的丫头们也都分坐在两旁,嘻嘻哈哈的吃糖嗑瓜子。

  琴思泪一出现,才刚施完礼,就被杭蕊和杭蓉拖去落坐。

  “三嫂怀着身孕呢,快坐下休息!”杭蕊体贴地道。

  “三嫂,这糕不甜不腻,吃了绝不会想吐!”杭蓉也忙着倒茶递点心。

  “谢谢二妹、三妹。”

  琴思泪吃了点头,也喝了茶,很高兴看到她们都如此惬意又开心,这正是她所期望的。

  “傲儿呢?”杭夫人笑问。

  “夫君拿到了盐引,上盐场支监了。得过几天才能回来。”琴思泪婉声回答。

  “那好,这几天你就到陪陪我们吧!”杭夫人喜爱地拍拍她的手。“那小子占有欲可真强,他不在,才轮得到我们占有你两天。”

  “三哥好喜欢三嫂嘛!”杭蓉暧昧地挤眉弄眼,一脸滑稽的表情。

  “又有谁不喜欢你三嫂呢?”翠姨轻笑。

  于是,几个女人继续说说知笑,聊得都忘了时间,直至夕阳西下,大伙儿才转移阵地,到侧厅去等待进晚膳。

  “我说思泪啊……”

  “婆婆?”

  “傲儿可曾提过,他……”话声忽顿,杭夫人目注匆匆而至的丫环,“什么事啊?春香。”

  “夫人,大小姐和四少爷要来问安。”

  “大小姐?四少爷?”柳眉扬起半天高,杭夫人冷哼。“告诉他们,大小姐和二小姐在我这儿呢,至于四少爷,杭府没那种人!”

  琴思泪讶异地眨了眨上,但没吱声。

  “是,夫人。”

  “再告诉他们,若是杭佩和杭龙要见,就进来吧!”

  春香一回身离去,杭夫人立刻转注琴思泪,表情难得严厉,“待会儿你可别多话!”再转对面泛惊惧之色的杭蕊、杭蓉,安抚的微笑逐颜开。“别怕,有大娘在呢,他们啃不了你们的!”

  同住蝶苑时,杭蕊姐妹俩被杭佩姐弟欺负了多少,她也是一清二楚的。

  不一会儿,杭佩与杭龙在春香的引导下进侧厅里来,照规矩见礼问安,杭佩还有模有样的,杭龙却很明显的十分不耐烦,连做表面功夫都没那耐性。

  “大娘、三娘、二嫂、二妹、三妹。”

  狡猾!

  杭夫人暗暗冷笑。“重新再来过,是夫人、二夫人、三少奶奶和大小姐、二小姐!”

  “为什么?”杭龙不甘心地抗议。“她们可以,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

  “因为蕊儿和蓉儿的娘是老爷的妾室,而你们的娘只是个通房丫环!”

  “可恶,那明明是你……”

  杭佩一把捂住杭龙正待破口大骂的嘴,并横过去警告的一眼。

  “对不起,夫人,杭龙不懂规矩,杭佩会管教他的!”

  “嗯哼!”

  “夫人、二夫人、三少奶奶、大小姐、二小姐,杭佩和杭龙给几位请安。”

  “好,你们问过安了,可以退下了!”

  “是,夫人。”

  杭夫人当下就注意到,在临去之前,杭佩多看了琴思泪两眼,那眼神透着几分诡异,她心中自是有数,于是转首侧向翠姨。

  “耳朵靠过来,妹妹,我有话同你说。”

  细声与翠姨耳语片刻,翠姨连连点头。

  “是……是……懂了……嗯哼……好,我马上就去,谢谢姐姐!”回身,招呼女儿。“蕊儿,蓉儿,跟娘来!”

  待她们离去后,杭夫人喝了口茶,思索片刻。

  “思泪,傲儿可曾提过,为何我不能将兰秀扶为妾室?”

  “提过,婆婆。”

  “那你就应该了解,不是我无情,而是为了杭家,我不得不防着她。”杭夫人苦笑。“那女人很贪婪,却不怎么聪明,她也只懂得那种最简单,也是最狠毒的手段,只要给她一点机会,她就会狠心下毒手,唯恐机会错过就不再有了!”

  “媳妇了解,”琴思泪同情地目注杭夫人。“婆婆好生辛苦!”

  “更令人头痛的是……”杭夫人叹道。“杭佩跟她娘一个样,虽然是比她亲娘要聪明了那么一点儿,心却更狠,所以绝不能让她嫁出去做正室,不然等于是害了对方一家人;就算是要让她做妾,都还得仔细挑选,对方得是夫妻俩都够强悍,足以压制并防范杭佩使奸使诈的聪明人……”

  “大妹竟……”琴思泪有点吃惊。“看不同来呢!”

  “那是因为你嫁入杭家还不够久,慢慢的你就能看出来了,她们母女俩除了在老爷和我面前会做戏之外,一旦背对老爷和我,她们就原形毕露了!”杭夫人无奈地摇摇头,“幸好,你公公他肯听我的劝告,再是宠爱兰秀,也有个限度,起码,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他不会擅自扶兰秀为妾室的。”

  “公公是聪明人。”琴思泪低语。

  “就他肯听我的劝告来说,”杭夫人满意地颔首。“的确是。”

  “那么,婆婆是要媳妇小心什么吗?”琴思泪轻问。

  杭夫人笑了。“你也很聪明嘛,思泪,我的确是要你小心,杭佩一定会去找你帮忙,能避就避开,要真避不开了,千万得小心应对,别让她抓住了你的语病,逼你非得帮她不可,她呀,最擅长用那张嘴来套人入陷阱了!‘

  “是,媳妇会小心的。“琴思泪应道,暗暗牢记在心底。

  “或者,她会设法破坏你跟傲儿的感情,这点你更得加倍防范。”杭夫人更凝重的交代。

  心头暗惊,“媳妇记住了,婆婆,媳妇一定会加倍小心的!”琴思泪更加敬慎的承诺。“只是,媳妇不明白,媳妇嫁入杭家并不久,不过是个人微言轻的新妇,大妹来找媳妇又有何用?”

  看得出琴思泪是真的不明白,杭夫人不禁觉得好笑。

  “别太妄自菲薄了,思泪,咱们杭家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了,而这都是因为你,你是个好媳妇、好妻子、好主子,大家不但看在眼底,也身受到了,将来杭家要交给傲儿和你,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交给他们?

  琴思泪大吃一惊。“不不不,婆婆,这怎么行?还有大哥和二哥呢,他们才应该……”

  杭夫人轻吧叹息。“虽非庸才,但他们的能力委实不够,倘若只是一般的小局面,他们还行,可是杭家的家业实在太大了,他们确然扛不起来,非得交给傲儿不可。这事除了你知我知,还有老爷知道之外,也没别个人知道了,你可千万别给说出去了,尤其是傲儿,不然他肯定会逃之夭夭的!”

  她又气又好笑地再叹了口气。“那孩子啊,能力强悍,偏就是定不下来,这点就得靠你了,思泪,他死心塌地爱惨了你,也只有你的话,他才听得进去,可也别直捣黄龙地要求他接手,得拐弯抹角地引导他,这件事就全权拜托你了!”

  琴思泪哑然无语,既不敢接下重责大任,也不能拒绝。

  嫁夫从夫,为人妻者只能从旁协助,而不能替丈夫做任何决定,无论夫君打算如何,妻子都不得多问,乖乖跟随就好。

  夫唱妇随,就是如此了。

  然而,身为杭家的子孙,对杭家,杭傲也是有责任的,虽然他的个性不合,也不容他推却。

  她该如何是好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