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上)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没想到你那么快就成亲了。”

  云腾天房里,师徒俩一靠一坐,两两相对,没有其他人了。

  “我自己也没想到,”杭傲笑得很满足。“但我老婆是那么的美,我一见就倾心了,再也难以自拔!”

  “你不觉得燕燕更美吗?”

  云腾天忍不住了,那女人明明就不美呀!

  “皮相的美,骗人的!”一提到那个刁蛮丫头,杭傲的笑容就消失了。

  云腾天顿时了然。

  在师徒俩行走江湖那几年里,杭傲可说是看遍了各种各样的女人,看到厌了,也看透了,所谓的大美人并不一定“美”,蛇蝎心肠的天仙美女多得是,看表相是不准确的,因为……

  真正的美,光靠两眼是看不见的!

  他实在太聪明了,一般的男人要十几二十年才能够了解的事实,他看个几年就透彻了。

  “那么,你老婆美在哪里呢?”

  “她是我见过最纯净无垢的女人!”杭傲两眼立刻兴奋地闪闪发亮起来,“就像水晶一样晶莹剔透、清明澄澈,没有一丝尘垢,也没有半毫虚假,无比灵秀又善良仁慈,心性淡泊,无贪无欲,她……”叹息。“真的好美好美!”

  “真有那么美?”云腾天惊叹。

  “师父,您只要用心跟她相处过一段时间后,您就会了解了。”杭傲诚心道。

  云腾天不由默然了,那么“美”的女人,他那个任性刁蛮的女儿又怎么跟人家比呢?

  “傲儿。”

  “师父?”

  “你应该知道,为师生平惟有两桩心愿,一是毕生所学不能断在我手上,务必要找到能够承接为师一身所学的传人,这点我办到了;另一个就是燕燕……”

  “……”

  不用听完,杭傲就知道师父要说什么了,所以他没吭声,而云腾天也知道他不吭声的原因,不禁苦笑。

  “傲儿,燕燕一直喜欢你……”

  “师父,徒儿已经成亲了!”杭傲不能不出声了。

  “三妻四妾古来有之,你……”

  “错”的女人,再多也不够。

  “对”的女人,一个就够了。

  “我不要三妻,更不要四妾,只要思泪一人就够了!”

  “但……”

  “师父,”杭傲咬牙切齿,“我讨厌师妹!”被逼得不得不明讲了。

  云腾天窒了一下,叹气。“我知道,可是……”

  杭傲忍耐地掐掐鼻梁,“师父,您有没有想过,您硬要我娶师妹,结果会是如何呢?”

  云腾天眉头一皱。“我不懂……”

  不是不懂,是根本不愿去思考吧?

  “您不懂,那么我来告诉您……”杭傲冷静地目注云腾天。“我讨厌师妹,就算我被逼娶了她,徒儿也永远不会去理会她,更不可能碰她,结果师妹就得独守空闺一辈子,用不着多久,她就会恨我、恨你、恨所有人……”

  “但你可以……”

  “我可以怎样?不但勉强自己娶了她,还得勉强自己去碰她,勉强自己去疼她、爱她?”杭傲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师父,你也太强人所难了吧?难道只因为师妹是您的女儿,她就有权得到她想要得到的一切,而徒儿我是别人的儿子,就活该痛苦受罪吗?”

  云腾天哑口无言。

  “要真如此,那么,她不会恨我,但我会恨死她!”杭傲冷冷地道。“这是一桩绝不会有好结果的姻缘,不是她恨我,就是我恨她,师父,你真的希望如此吗?”

  云腾天呆了好半晌,终于深深叹口气。

  “那我又该如何是好呢?”

  “师父,眼前的事实您怎么看不见呢?”杭傲叹道。“大师兄明明那么喜欢师妹,在这世间上,大概也只有他能容忍师妹的任性了!”

  “这我也知道,但燕燕并不喜欢麟儿啊!”

  “那又如何?师父只要一句话,说要把师妹的终生托付给大师兄,大师兄就会死心塌地的伴随在师妹身边,耐心地等待着;而师妹任性是任性,可也不笨,总有那么一天,她会了解到,只有大师兄才是真正适合她的男人的!”

  云腾天恍然大悟。“如此一来,她就能够得到幸福了!”

  “师父总算明白了!”杭傲大大松了口气。“虽然多少得熬点时日,但只要有大师兄在,师妹总是会得到幸福的!”

  云腾天欣慰地颌首。“确实如此,麟儿是很可靠的。”

  杭傲起身。“那么我去叫大师兄来。”

  “好好好,快去叫他来!”

  “是。”

  杭傲带着满脸笑容,脚步轻快地步出房间,很快就找到姜世麟,转告他师父找他,然后径自去找亲亲老婆。

  搞定!

  心事已了,云腾天安心了,半个月后,在睡梦中去世了。

  七七一过,杭傲立刻动身带着琴思泪回到平阳城,好让老婆可以安心待产,他自己则忙着跟杭老爷借钱、借名字,开启他的事业,这可真的让平阳老百姓们傻眼了,小霸王成亲后,还真的转性了不成?

  不过,就算真的是,大家也都能肯定,必然是好的转变。

  八、九个月来,从亲眼所见,从口耳相传,杭三少奶奶真是个好女人,虽然曾被休弃,虽然年纪大了点儿,但上对公婆,下对乞丐,她都是一样的温柔和婉。仁慈善良,简直挑不出半点瑕疵来。

  所谓近朱者赤,小霸王终于做对了一件事:娶对了老婆。

  就因为他娶对了老婆,也就不再到处惹是生非,开始像个成熟男人一样做他该做的事了,于是,平阳老百姓们再也不必战战兢兢的过日子,惟恐小霸王什么时候又要无聊跑出来找“乐子”了。

  就在杭府里所有状况似乎都很顺利的往正面方向行进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