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上)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杭傲的大师兄姜世麟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除了资质不够学全师傅一身武功之外,其他各方面都是一等一的好男人。

  但他却喜欢上性子与他全然相反,跟他一点也不搭的小师妹云燕燕。

  然而,他也知道,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云燕燕喜欢的是三师弟杭傲,因此他也尽全力撮合杭傲和云燕燕,只要她能够得到幸福,他也就满足了。

  没想到连这一点的小心愿也达成不了。

  “你……”姜世麟吃惊得差点说不出话来,“成亲了?”好不容易才挤出后面三个字。

  他到山下小镇买东西,恰好碰上刚赶到的杭傲,见他不施展轻功却驾马车,正感疑惑间,竟见杭傲小心翼翼地从马车上扶下一位端庄温婉的少妇,并介绍说是新婚妻子,他当场愣住了。

  “半年前,我有差人送帖子来,师傅没收到吗?”杭傲纳闷的反问。

  “半年前?”姜世麟蹙眉。“半年前师傅撑着病体要去帮老朋友的忙,我们不放心,全都跟着去了。”

  所以没人收信。

  杭傲耸耸肩,那种事不重要。“师傅的情况如何?”

  姜世麟叹气。“自从你回家之后,既然心愿已了,师傅也退出江湖回山了,他老人家打算过几年安稳日子,不想再插手江湖事了,没想到闲适的日子过不到两年,师傅就患了咯血症,大夫原是说好好休养,说不准可以痊愈,再不然也可以多拖上好几年,十年以上也是有可能的。偏巧那时候师傅的知交好友出了事,想通知你去帮忙又怕来不及,师傅只好亲自赶去,结果……”

  他又自责地叹了口气。“都怪我和你二师兄没用,帮不上大忙,师傅只好拖着病体和对手拼内力,赢是赢了,师傅的咯血症却更严重了,回山后,大夫就说拖不了多少日子了,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年,直到一个月前,师傅说想见见你……”

  “那我们还在这里干嘛?还不快走!”话落,杭傲立刻再把老婆扶回马车上,自己坐回驾驶座位上,赶车上山。

  而姜世麟却依然呆在原地,愁眉苦脸。

  师傅原是想趁病危之际,央求三师弟迎娶小师妹为妻,了解最后一桩心事的,岂料小师弟竟已成亲!

  这下子该如何是好?

  原以为云燕燕在得知杭傲已成亲时,定然会当场爆出惊天怒火,起码要延烧三万三千里,三百三十三天,谁知她只是爆出一脸震惊的表情怔住,好半晌后,突然转身就跑,跑跑跑,跑进她爹房里去了。

  姜世麟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就连杭傲也悄悄吁出一口气。

  “呃,先进去看看师傅吧!”姜世麟说。

  杭傲的师父云腾天,原是高头大马的一个人,在病痛的折磨下,竟萎缩成一副皮包骨的瘦骷髅,不懂医术的人也看得出来他来日无多了,杭傲见了不禁心酸不已。

  才两年多不见,那个带着他四处吃喝嫖赌打架的人呢?

  “师父。”

  床上的人缓缓睁开无神的瞳眸,一见杭傲就在眼跟前,霎时绽放出惊喜欣慰的光芒,可见他有多么盼望见到杭傲。

  “傲儿……”

  “师父,别说话了,快点把病养好,徒儿还等着再跟您去赌两把呢!”杭傲故作轻快。“哼哼哼,看看这回是谁赢得多!”

  云腾天笑了,“你这小子,想赢师父还早得很呢!”语声微弱,却很愉悦。

  “那可难讲喔!”杭傲顽皮地挤挤眼,再把琴思泪拉到身边。“来,师父,见见您的徒媳,她叫琴丝泪,我爱死她了!”

  “思泪见过师父。”琴思泪端庄地福了一下。

  云腾天眼中闪过一丝困惑,这女人并不美,看样子年纪还比杭傲大,又是个端庄娴静的大家闺秀,与杭傲的个性全然相反,怎能抓住杭傲的心呢?

  但向来坦率的杭傲说他爱死她了,那必然是实话,他确是深爱他的妻子的。

  依杭傲的个性,他应该是不可能太早成亲的,没想到他却成亲了,又如此深爱他的妻子,这么一来,他那个坚持非杭傲不嫁的独生女儿云燕燕又该如何是好?

  “呃,你们远道而来,先去休息一下吧!”他得再好好想想。

  “是,师父。”杭傲顺从地应道。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来,他不需要休息,最多打坐调息片刻就行了,但老婆需要,现在她的身子可不跟一般人一样了。

  “早知道你怀孕了,就不让你跟来了!”

  仿佛捧着举世无双的珍宝似的,杭傲小心翼翼地扶着琴思泪坐下,一边后悔莫及地喃喃嘀咕,琴思泪的柔荑安抚地搭在他手上。

  “妾身也没想到,不过……”她呢喃。“妾身很好,真的,夫君不用担心。”

  赶路赶到一半,身子看似纤细,其实很健康的琴思泪,突然出现晨起恶心欲呕的症状,杭傲慌慌张张请大夫来看,这才发现琴思泪怀了身孕,晨起恶心欲呕就是害喜,幸好除此之外无大碍,不然杭傲肯定会坚持先把她送回家再说。

  在他心里,老婆可比什么都重要!

  “这可是咱们头一个孩子耶!”单膝跪下,杭傲将脸颊贴上琴思泪的小腹,漾现一脸作梦般的笑。“不晓得是男是女?”

  “夫君想要男孩吧?”

  “不,我想要女儿,跟老婆你一样美的女儿!”

  闻言,琴思泪不由勾起一抹困惑又无奈的笑。

  她并不美,任谁都看得出来,但杭傲总说她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连婆婆也这么说,她实在无法理解。

  是他们母子俩的审美观与众不同吗?

  “姑爷,那个师妹小姐是不是喜欢您啊?”碧香问,警戒意味浓烈。

  “对,可是我讨厌她!”杭傲漫不经心地道。“任性野蛮又霸道不讲理的野丫头,倘若她不是师父的女儿,我早就把她剁成肉酱喂给狗吃了!”

  碧香吐了吐舌头。“这么狠?”安心了,就有心情说俏皮话了。

  “幸好还有大师兄喜欢她,也只有大师兄才忍受得了她,”杭傲嘟囔。“不然我看她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

  “难怪。”琴思泪喃喃道。

  莫怪那位云姑娘一听闻杭傲已成亲,神情是那么的震惊与愤怒,注视她的目光更是嫉妒又憎恨。

  不过,夫君不喜欢云姑娘,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夫君。”

  “恩?”

  “看在师父面上,对师妹不要太过火吧!”

  “我知道。”

  他们不知道,这回杭傲要面对的不是云燕燕的任性不讲理,而是云腾天低声下气的央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