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上) 第6章(1)

作者:古灵
  这一年,黄河又泛滥了。

  灾民们流离失所,无以为生,朝廷拨下来的赈款又有大半被贪官吃掉了,剩下来的根本不够赈济所有灾民,这时候,他们也只期待能够吃饱就够了,今年的冬天该怎么过,他们连想都不敢去想。

  这些事,如果琴思泪没出门,她是不会知道的,但她出门了,也就知道了。

  “夫君。”

  “嗯?”

  杭傲的回应是心不在焉的,因为他正在思考重要的事。

  近一个月来,他带老婆玩遍了整个平阳城和附近的山山水水庙会等等,已经没什么好玩的了,所以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带老婆到远一点的地方玩。

  譬如太原或五台山?

  “杭家很富有吗?”

  “呃?”奇怪的问题,终于拉回杭傲的注意力了。“你说什么?”

  “杭家很富有吗?”琴思泪的表情很严肃。

  困惑地打量她片刻,杭傲终于摇摇头。

  “不是很富有,是非常的富有。”

  “那么……”眉眼间又添上了几分谨慎,琴思泪小心翼翼的问。“这回黄河决堤,杭家捐出多少银两赈济灾民呢?”

  “一文钱也没有。”

  “……喔。”

  若有所思地又端详她半晌。杭傲指指酒菜。

  “菜都快凉了,怎不快吃?”

  一出门,他必定带她上酒楼用膳,多半都是点她没吃过的佳肴让她尝尝,虽然她的食量不大,但为免辜负他的好意,她总会各种菜都品尝看看。

  可是今天,她吃两口后就没再夹菜了。

  “妾身吃不下。”琴思泪歉然道。

  “为什么?”明知故问。

  琴思泪轻轻叹息。“想到那些灾民连饭都吃不饱,妾身却吃得这等奢侈浪费。妾身就于心有愧。”

  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

  “走吧,我们回家!”

  回到杭府后,杭傲就叫老婆自己回傲苑,他还有事要去找老爹,没想到琴思泪才刚回到傲苑,刚换下外出服,添福就慌慌张张地跑来,还大喊大叫的。

  “不好了,不好了,三少奶奶,三少爷和老爷在吵架,吵得快打起来了呀!”

  “吵架?”琴思泪惊踹。“在哪里?快带我去!”

  “是!”

  隔着杭老爷的书房尚有一大段距离,远远的就可以听见杭傲和杭老爷的怒吼声了,听上去真的好像快打起来了。

  “吝啬,小气,一毛不拔的死老头子!”

  “忤逆不孝的不肖子!”

  “拿点钱出来赈灾是会怎样嘛?”

  “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为什么要用到别人身上去?”

  “杭家又不是没钱!”

  “那钱也不是你赚来的!”

  “可恶,那算我跟你借好了!”

  “你还得起吗?”

  “放心,拼了老命,我也会赚来还你的!”

  小碎步刚跑到书房门口,恰好迎上从书房里愤愤冲出来的杭傲,两人差点撞成一堆。

  “老婆!”杭傲惊呼着扶住琴思泪。“你怎会到这里来了?”

  “夫君请……请不要跟公……”生平没跑过半步路,头一遭就跑的她气喘吁吁的,一时缓不过气来,琴思泪话也说的断断续续的。“公公吵……吵架……”

  “没事,没事,总之,我借到两百万两了,你可以拿去赈灾了!”

  “夫君……”

  “告诉你,我终于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了……”圈搂住琴思泪的肩,杭傲往傲苑方向行去。

  “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往后你想赈什么灾,救济什么人,爱花多少就花多少随你高兴,怎样?开心吧?”

  “夫君……”

  “嗯,嗯,这应该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人家赚钱是要享受,我赚钱是为了帮助人,还会让你开心,我赚钱也会赚的很开心的……”

  琴思泪没吭声了,但她的眼眶却悄悄湿润了,可惜杭傲没瞧见。

  活到二十五岁,总是生活在闺阁之中,她见过的男人并不多,除了奴仆之外,多半都是亲人,而且都是斯斯文文的读书人,温文儒雅,含蓄和气,像杭傲这种爽朗率性的男人是第一个。

  她总是那么直率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算说不出口,以他那种掩不住心事的个性,任何人都可以从他的表情动作上猜到他究竟在想什么,也因此,她一眼就看出他为她心动了。

  这使得她十分困惑。

  表哥眷恋她,是因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了解她的个性,脾气,爱的也是她的个性,脾气。

  但杭傲呢?

  他并不了解她,对她而言,她完全的只是一个初见面的陌生女人罢了,而他也没有足以令人一见倾心的美貌,甚至还是个年长他五岁的“老女人”,他究竟为何会对她动心呢?

  她不解。

  可是,原以为很快就会被休妻了,而她也只剩下出家一条路可走,谁知眨眼之间,她就得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倾心对待。因为意外,更因为感动,她也决心要尽全力回报他的心意。

  这个年纪比她小的男人,毫无理由的对她付出心意,那么,他也应该值得她为他付出心意吧?

  然而,一个女人要对一个男人付出感情,说容易很容易,说难也是很难的。

  尤其是要对一个比她年幼,思想行为尚有几分不成熟的“小”男人,那真的是有点难度。

  之后数月间,她逐渐了解到这个年轻她五岁的男人,之所以会任性,是因为找不到正确的生活意义,脾气暴躁是因为幼稚不成熟,他也不是不孝顺,不是不关心家人,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已。

  但是,一旦知道该怎么做,他就会尽全力去做他所能做的,那是一种成熟的理智的男人的作为。

  这样一个既幼稚又成熟的男人,说他可恶,也真的就像个幼稚顽皮的小鬼一样很可恶,令人伤透脑筋,而当他表现的很成熟的时候,他反而是可爱的,让人在暗暗点头称许之际,又有点好笑。

  是的,她喜欢他,真心的喜欢他,但只是像喜欢一个顽皮的小弟弟一样,如此而已。

  除了善近为人妻的职责,细心体贴的服侍他之外,她也只能做到全心去包容他的幼稚,开导他的任性,希望他能够早日摆脱半生不熟的阶段,成为一个在各方面都足以令人信任,让人依赖的成熟男人。

  然而,以他那种乐观率然的个性,她也实在无法想象,他得过几年之后才会真正的成熟?

  可能的熬个十年,八年的吧!

  就在她这么认为,也做好了得熬上个十年,八年的心里准备的时候,为了她,他毅然定下了往后一生奋斗的目标。

  对男人而言,一生的奋斗目标应该是极为重要的决定,理当要经过十分谨慎的思考,一再的考量之后才能够决定的,但为了帮助人,更为了让她开心,他没有任何思考,也不做任何考量,毅然下定了决心。

  这个男人,他是真的很幼稚,但也是真的很成熟。

  他就像个幼稚的小男孩一样,卯足了劲儿要讨她欢心,也像个成熟的大男人,决定将一生奉献在一件付出再多也得不到任何回馈,唯有众生能得到助益的大事。

  就在这一瞬间,她终于心动了。

  “老婆,你说这样好不好?”

  悄然拭去眼角的泪珠儿,她仰起了娇靥,温婉的眸子深深凝注垂眸睇视她的丈夫,唇畔挂着柔柔的浅笑。

  “当然好,只是要辛苦夫君了。”

  “不辛苦,不辛苦,真的,一点儿都不辛苦!”

  “但夫君并不喜欢那种俗事的不是吗?”

  不在乎他比她年幼五岁,也不在乎他的任性暴躁,更不在乎他的不懂得尊重别人,就算他永远都无法让人安心依靠,就算他一辈子都改变不了,她都不在乎了。

  只因为他的幼稚,也因为他的成熟,她为他,悄悄的动了心。

  “这个嘛……呃,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对赚钱完全的没兴趣啦,只是赚钱总也要有个目的的吧?杭家已经够有钱的了,我还那么辛苦赚更多钱干嘛呢?要堆砌金山银海吗?那就不必了!”

  “那也毫无意义。”

  “何止毫无意义,根本是无聊好不好!”

  一个女人要对一个男人付出感情,说容易很容易,说难也是很难的。

  然而,一旦女人真的对男人动了心,一整个就不一样了,心,不一样了,看他的感觉,也就不一样了。

  瞧他又皱眉又翻眼的,坦率的表现出他的不耐烦,过去不时可以见到,只觉得他又在耍孩子脾气了,但不知为何,现在看来竟有种特别的男人味,使他不自觉地微微赧了双颊,心头小鹿乱撞,浑身燥热无比。

  此刻,在她眼里,他已经不只是一个顽皮的小弟弟,而是一个令她倾慕的大男人了!

  “确实。”

  “不过现在,赚钱可以变的很有意义了,所以我要很努力的去赚,赚得愈多愈好……”

  目注那对小夫妻两渐行渐远去,书房门口,杭老爹唇畔噙着诡异的笑。

  原以为要说服那个定不下心来的小子接下杭府这个棒子,多半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但照这情形看来,根本是轻而易举嘛!

  嗯嗯,夫人说的对,这个媳妇儿果真是有帮夫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