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上) 第5章(1)

作者:古灵
  设计让杭傲尽快成亲,是为了打消窦艳梅觊觎杭傲的念头,谁知到头来仍是一场空,窦艳梅竟然嫁给了别人,郭承康又气又恼又恨,简直想杀了自己!

  因为窦艳梅也被设计了。

  为了生意上的利益,窦老爷打算把女儿嫁给南方的大粮商之子,说是要窦艳梅陪母亲回娘家探亲,其实是被拐到南方,想说服她嫁给那位大粮商之子,窦艳梅自然打死不肯,人家都下聘了,她始终宁死不屈。

  磨了几个月,好不容易终于躲过窦夫人的监视网逃回北方来,却听说杭傲已然成亲,二话不说,窦艳梅立刻杀上门去“兴师问罪”……

  “对不起,窦小姐,我们三少爷带三少奶奶逛庙会去了。”

  在人山人海的庙会中找人,是最愚蠢不过的事,窦艳梅只好在杭府里等候,这一等就等到了傍晚,也等到了她的耐性已经变成了负数了,才把人给等回来。

  “三少,你太过分了,竟然瞒着我偷偷成亲,那我怎么办?”劈头就质问。

  “谁瞒着你?谁又偷偷成亲啦?”杭傲轻蔑地斜睨这眼前这个竟然追男人追到男人家里来的女人,“我是光明正大的娶老婆,还宴请全城呢!更何况……”他哼了哼。“我成不成亲有关你屁事了?你要怎么办又与我何干?”

  “但你应该娶的人是我呀!”

  “你还没睡醒是不是?”

  “三少……”

  “真是的,是不是没人要了啊?”杭傲一整个不耐烦。“竟然追到男人家里来了,你不觉得丢脸,我都替你丢脸!”

  “你你你……你太过分了,我这么的爱慕你,你不回应我也就罢了,竟然说我没人要!”窦艳梅气得七窍生烟,三窍冒火,“好,我发誓会用最快的速度成亲,然后……”怨毒的目光恶狠狠地刺向杭傲,“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今天对我的无情的!”话落,气呼呼的飙走了。

  好好好,就快点嫁吧,最好明天就嫁,这么一来,就少了一个花痴来烦他了!

  杭傲乐得哈哈大笑,可转眼一瞧,却见琴思泪凝眸静静地注视着他,默默的不吭半句话,那眼神……

  不知为何,那眼神令他好心虚。

  他不由眉头一皱,想了一下,脸色微变,即刻回首吩咐,“添富,去老管家那里取三千两,送去给怡香院的丁姑娘,告诉她,往后我都不会再去了!”不安的咽了口唾沫,再转回来。“呃,老婆,过去我只是玩玩而已,没认真过的,以后不会了,还有,我保证不会娶妾收丫头,你不要再不开心了,我……”

  谁知他这么一说,琴思泪反倒困惑地怔了一下。“妾身不解夫君何意?”

  杭傲也呆了呆。“你不是不高兴吗?有女人来找我,又……”

  “夫君要娶妾或收丫头,身为人妻是不得干涉的,”琴思泪认真地道,神态毫无半点虚假。“只请夫君预先告知妾身一声,好让妾身为她们安排住处即可。”

  真大方!

  没来由的,杭傲心头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滋味,面无表情地瞪着琴思泪好半晌,察觉她确然心平气和,毫不气恼。

  “你是说,不管我有多少女人,你都不在意?”

  “正是如此。”

  见鬼的正是如此!

  大嘴一张,杭傲想飙火,但舌头卷起来,却发现不晓得该飙什么火,心头那股子不舒服的滋味有转变成另一种哭笑不得的心情。

  他在气什么?

  不管丈夫有多少女人,都能够很有度量的接受而不吃醋、不嫉妒的妻子,这不正是男人最期待的老婆吗?

  有这种老婆,他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爱找多少女人就找多少女人!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不正表示,她对他并没有如同他对她的那种感情,所以才会如此不在意吗?

  为什么?

  是他不够疼爱她吗?

  还是说,她不认为他值得她放下感情?

  或者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他这种个性的男人?

  甚至于,她可能嫌弃他比她小——还小了整整五岁,觉得他只不过是个还没长大的幼稚男孩而已?

  该死的,究竟是为什么?

  “老婆,跟我来。”

  “是,夫君。”

  从大堂厅回傲苑一路上,杭傲头一回将琴思泪撇在后头,一脸臭屎,自顾自闷不吭声地大步走在前面,琴思泪困惑不解,碧香和添富也很不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了。

  姑爷在生气吗?

  “碧香、添富,你们两个留在楼下,不要跟上楼。”

  回到傲苑,经过前园、前院、小园,踏上后院,进入寝楼后,杭傲忽地回过头来吩咐了一句,再继续上楼……

  寝室内——

  按照杭傲的吩咐,琴思泪端坐床沿,疑惑地看着杭傲在床前来回踱步,好半晌后,他的脚步才定下来,转而面对她,表情很奇怪,有几分气恼,也有几分尴尬,还有几分不安。

  “老婆,我问你一些话,你得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许有半句虚言。”

  “是,夫君。”

  “好,那么……”杭傲咳了咳,“我要问你……”顿住,该怎么问?“呃,我是说,你对我是……”又迟疑了,这么问不妥吧?“呃,我想问的是……”再犹豫了,这种问法也不太好……

  算了,算了,直接问吧!“老婆,你喜欢我吗?”

  琴思泪先是怔了一下,继而笑了,“喜欢啊!”轻快地,纯粹是安抚小弟弟的口气。

  心花儿顿时朵朵灿烂地开放来!

  杭傲眉开眼笑。“你不讨厌我的性子?”

  琴思泪有点困惑。“为何要讨厌?”

  “其实……”杭傲不好意思的搔搔脑袋。“我自己也知道,我是任性了点儿,脾气也不怎么好……”

  “过几年,待夫君再成熟点儿,自然就不会了。”琴思泪很自然地道。

  再成熟点儿?

  灿烂大笑脸僵住了,“你是说……”杭傲的声音也有点僵硬。“我现在还不够成熟?”

  终于明白他要问什么了,琴思泪深深凝视他片刻。

  “夫君要妾身说实话?”

  杭傲心头一沉,她会这么问,肯定是实话不太好听,“对,我就要真真确确的实话!”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这么说。

  “即是如此,那么……”琴思泪垂眸审慎思索措辞。“在某些地方,夫君其实是超乎年纪的成熟,总让人觉得夫君似乎经历过许多沧桑,但以夫君的生长环境与年纪而言,这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但在另外某些地方,夫君又不太成熟,还有若干时候,夫君显得相当幼稚……”

  幼稚?

  幼稚?

  他幼稚?

  “成熟的地方就不必说了,”他也知道自己很成熟,“我要知道的是……”咬咬牙,“不太成熟的地方,还有……”再咬一次牙,更用力。“幼稚的地方。”

  此刻,他看上去就很幼稚,很可爱了!

  琴思泪抿唇而笑,“那也要分两方面来说……”

  “这么复杂?”杭傲喃喃道。

  “保有纯真的童心是好事,妾身一直这么认为,”琴思泪徐徐道。“在婆婆面前,夫君多半都像个顽皮的孩子,可见夫君仍保有某种程度的童心但要说那是幼稚,其实也是夫君成熟的地方,因为那会使婆婆开心,夫君才会有那种表现的,对吗?”

  杭傲耸耸肩,默认了。

  琴思泪道。“这点,总让妾身觉得夫君真的是个很体贴的男人。”

  他本来就很体贴的嘛!

  “好,我懂了。”杭傲笑得很得意。“那不成熟的地方呢?”

  “很简单,夫君的任性和暴躁的脾气,就是夫君不成熟的地方。”

  杭傲又僵了一下,笑脸垮了,是他自己刚刚说过的,不想承认都不行,他叹了口气,然后搔搔脑袋,抓抓脖子,摸摸鼻子,再叹一口气。

  “好好好,我会慢慢改进的。”

  琴思泪又掩唇笑了。“其实夫君的这种性子,妾身不但不讨厌,还觉得挺有趣的。”

  “有趣?”是在说他很风趣吗?

  琴思泪颌首。“跟夫君在一起,就算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做,也不会无聊。”

  杭傲不以为然地翻了翻眼。“那不跟木头人一样了,有什么好玩的?”

  琴思泪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又笑了。“光看夫君不耐烦的样子,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猫咪,那就很有趣了!”

  小猫咪?

  竟然把他比做小猫咪!

  杭傲呆了呆,扁着脸不开心地咕哝几句只有他自己懂的话,“算了,不说这个了。”他摆摆手。“我还想问你,刚刚在堂厅里,你是在不高兴什么?”

  笑容悄然隐逝,琴思泪深深凝视着他。“夫君真要妾身说?”

  虽然头皮有点发麻,但……

  “说!”杭傲硬着声音命令。

  “那么,我要说……”琴思泪慢条斯理地道。“夫君很不懂得尊重人,这也是夫君不成熟的地方之一。要知道,你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你不尊重别人,别人也不会尊重你的。”

  杭傲认真思考片刻,然后又叹了一大口气。

  “好,我承认,这我也会努力改进的。不过……”顿了一下。“如果你说的是我刚刚对待那个女人的态度,那我要抗议,因为我没做错!”

  “哦?为何?”琴思泪并没有跟他争辩,而是很严肃地询问理由。

  “那个女人一直死缠在我身边,而我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我对她客气,岂不是给她不死心的希望吗?”杭傲振振有词地自我辩解。“这么一来,不说我对她愈来愈厌烦,对她来讲,把时间蹉跎在我身上,错失真正的姻缘,损失的是她不是我。所以我必须尽快让她死心,难道错了吗?”

  “这……”琴思泪若有所悟地微微蹙起柳眉,“妾身倒是没想到这点,嗯嗯,夫君说得没错,这么做才是正确的,既然无意,就该让她及早死心。”她歉然地福了一下。“对不起,夫君,是妾身错了。”

  她这么爽快的认错,杭傲有点意外,又不是太意外,毕竟,她是不同于其他女人的。

  以往他认识的女人都是打死不认错的,但他的妻子,是不一样的。

  “其实……”他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如你所说的,我的确不太懂得尊重别人,不过,我一定会努力改进的!”

  是的,他一定会改的!

  他的任性、脾气暴躁和不懂得尊重别人,是她眼里的缺点,有缺点的男人就不可靠,不可靠的男人就不值得她付出更深刻的感情,最多只能付出喜欢而已,这是理所当然的,不能怪她,要怪就怪他自己。

  所以,他非得卯起劲儿来,拼死命改掉她眼里的那些缺点,成为一个可靠的男人不可。

  如此一来,她就会把心放到他身上来了吧?

  窦艳梅三两句就被打发掉了。

  但另一位一心想嫁给杭傲做妾的花魁丁宛君,可就没那么容易私心了,一收到杭傲遣人送来的三千两,她才惊觉情势不对。

  原以为杭三少奶奶很快就会被休弃了,她并不甚在意。

  然而,三、四个月过去了,杭三少奶奶不但没被休弃,杭傲也不曾再来找过她了,现在还送来了分手金……

  她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虽然也不是没有其他男人想为她赎身,娶她做妻做妾,但那些色欲熏心的糟老头子又怎么配得上她!

  不,她无法就这么放弃,她必须再见杭傲一面……

  不对,不对,见杭傲是没用的,应该要见那位杭三少奶奶,倘若那位杭三少奶奶果真如传言中那样温柔善良,那么,她这个身世凄凉的青楼落难女,应该很容易说服对方吧?

  她求得也不多,只不过是一个妾室的位置而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