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情丝泪(上) 第4章(2)

作者:古灵
  三个多月前,杭三少爷成亲娶了老婆,听说那位杭三少奶奶原来是个被休再嫁的老女人,还是只不能下蛋的老母鸡,于是,平阳老百姓开始进入战备状态,唯恐……不是唯恐,是深信杭三少一定会跑出杭府来到处惹祸出气。

  谁知一等三个多月,杭三少不但没出来找人出气,甚至连影子也不见,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似的。

  难不成他活生生被气死了?

  “老婆,这里就是城里最热闹的平阳大街,瞧瞧有什么想买的跟我说,嗯?”

  活像是怕被人抢似的,杭傲把琴思泪紧搂在身旁,一边讨好老婆,可琴思泪却毫不领情,规规矩矩的垂首敛眉,啥也“不敢”看。

  “是。”

  “……老婆,地上有什么宝贝吗?”

  有人掉东西吗?

  那她得赶紧拾起来还给人家去。

  琴思泪仔细看看地上……“没有啊!”

  杭傲哭笑不得,“难不成是岳父大人教你出了门啥都不许看的?”

  琴思泪迟疑一下,“这倒是没有。”

  没有?

  也对,既然不许她出门,自然也不会告诉她出门该怎么着,嘿嘿嘿,这好办,没人教她,就该他来教。

  “我说老婆。”

  “夫君?”

  “既然岳父大人没教过你,就该由我来教,出嫁从夫,你也应该听从我这个做丈夫的,对吧?”

  “嗯嗯,理该如此。”

  “很好,那么我要告诉你,一出了门,你就得用两只眼睛给我用力的看,死命的看,看到喜欢的就告诉我,让我买来孝敬……不对,我是说讨好……也不对,总之,就是买给你,不喜欢的就别理,懂吗?”

  好一会儿没动静,而后,琴思泪才徐缓地举起双眸,疑惑的注视着杭傲。

  “但我爹说,有教养的闺女不应该……”

  “我还龟/头咧!”杭傲没好气地说。“你嫁人了,不是闺女,是妇人,别又跟我提大闺女该怎么着!”

  有道理,她是妇人了,是跟未出嫁的闺女不一样了。

  “妾身懂了,夫君。”

  “那么,抬头挺胸……呃,胸就不必挺了,总之,两只眼睛给我用力的看!”

  “是,夫君。”

  琴思泪果真睁圆了眸子看,愈看愈新鲜、愈看愈新奇,慢慢的,不知不觉的,忘了规矩,忘了教训,开始惊叹地东张西望。

  原来外头是长这个样子的!

  “夫君,那位……”她迟疑地着问,“该是未出嫁的闺女吧,她怎能出门?”

  “是你没出过门才不知道,就爱到处乱跑的未嫁姑娘家多得是,像杭姵不就是了!”杭傲正好把现实状况说给她了解,“南方有,北方就更多了,满街都是,没啥好稀奇的!”

  “原来如此。”受教了。

  琴思泪放心了,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家大胆踏出家门的,也就不必担心会招惹来什么不堪的蜚短流长了。

  不过……

  “夫君,为何大家都瞪着妾身看呢?”

  “你是杭府三少奶奶,大家好奇呀!”

  何止好奇,根本就是被吓到了!

  杭三少玩过的女人多多,爱慕他的女人更多,可没见他这样宝贝兮兮的搂着女人出现在人前过,再偷听他们的对话,那女人竟是那个被休的再嫁女人,新任杭府三少奶奶。

  她不是应该早就被休了?

  “老婆,你在干什么?那匹布料花色并不适合你啊!”

  “可是很适合大嫂呀!还有那匹,很适合二嫂……至于这匹,适合……”

  “停停停!”杭傲头痛的揉揉太阳穴,“我说老婆,买礼物给妻子是为人夫的责任,要是被你抢去那种责任,大哥、二哥会不开心的!”

  责任?

  琴思泪怔了下,柳眉轻蹙,“原来如此,那么……”视线在布荘老板堆出来的布山上仔细搜寻、审视,片刻后,她又拿起另一匹布料,一看就知道是适合杭蕊和杭蓉那种年岁的花色,“这……”

  杭傲啼笑皆非,“老婆,”他叹气,“在尚未出嫁之前,宠女儿是娘和翠姨的权利,要是被你强占了,娘和翠姨都会哭的!”

  权利?

  琴思泪又呆了呆,柳眉攒得更深,没想到买个东西还有这么多学问,爹爹怎没教过她?

  啊,是了,她是不宜出门的,不能出门就不能买东西,教那种学问又有何用?

  “那这匹呢?很适合夫君……”

  杭傲简直想哭,“老婆,我说你喜欢什么告诉我,我要买给你,你干嘛尽挑别人的东西呢?”

  “你不是别人,是妾身的夫君。”

  对,他是她的夫君,不是别人……

  不对,他们说的又不是这个!

  杭傲深深吸了口气,“现在,老婆,我非常慎重的警告你,要是我说要买东西给你,你就只许挑你自个儿中意的讲,不许提到任何其他人,包括我在内,出嫁从夫,你得听我的,懂了没有?”

  “……懂了,夫君。”

  “好,挑吧,有没有你自个儿中意的?”

  “没有。”

  这女人……这女人……

  真想敲破她的脑袋!

  “老婆,怎不走了?”

  “敢问夫君,那对母女是……”

  “她们是乞丐,蹲在哪里乞讨。”

  “……夫君,可否给妾身几锭元宝?”

  要买东西给她她不要,现在居然跟他要起元宝来了,是怎样?她不想买东西,倒想买人吗?

  “你又想干嘛了?”

  “她们好可怜,妾身想……”

  为什么不先可怜可怜他?

  “甭想了!”杭傲没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添福,把那对母女带回府里,请老管家给她们安排住处和工作。”转注善良过头的老婆,“可以了吧?老婆。”

  “那另一位……”目光移向另一边,琴思泪眼底依旧是怜悯。

  她可真是意犹未尽啊!

  “那家伙就不必管他了!”杭傲嗤之以鼻地摆摆手,“他是个无药可救的烂赌鬼,你给他多少他就赌多少,要是带回杭府里他可就乐了,尽管偷东西去卖吧,卖了钱再去赌,没救了。”

  琴思泪沉默了一会儿后,轻叹,转身离开了。

  过去虽然没出过门,但也听爹爹和哥哥提起过,这世间里,大有成就的人比比皆是,无药可救的人可也不少,那种人想帮他都无从帮起,也只好放弃了。

  “老婆,饿不饿?咱们上酒楼吃点东西吧!”

  “夫君饿了吗?那就听夫君的。”

  于是三人一道进了平阳城内最大的酒楼,正是午膳时间,酒楼里忙得很,不但店小二忙,连掌柜的也忙得很,听到有人进酒楼里来,还忙着敲算盘,头也没抬地招呼着,因为忙不过来,口气也有点不耐烦。

  “客满了,没桌位,请排除等候!”

  “……叫我等?”

  啧,这声音……

  掌柜的惊恐地猛然抬头看,旋即砰一声摔下椅子去,不过,他也不敢摔太久,连滚带爬的立刻跳起来,老脸白得就像抹了面粉。

  “对不起,对不起,不知是三少大驾光临,老朽立刻请人让桌位……”

  “请等一下!”见老掌柜惊骇得好像就快昏倒了,琴思泪忙和声安抚他,“老先生,人家用膳用一半,怎好请人让桌呢?我们可以等,是吧?夫君。”

  等?

  要他等?

  要杭府三少爷等?

  杭傲翻了一下白眼,“等就等吧!”

  一天,杭三少奶奶才露面一天,就传遍了整个平阳城。

  从布荘老板嘴里,从眼见乞丐母女被添福领入杭府的路人嘴里,从酒楼老掌柜的嘴里,从偷听杭三少和杭三少奶奶的对话的路人嘴里,大家得知了一项令人错愕的事实——

  杭三少奶奶不但不会被休,杭三少还疼她疼得紧!

  这就怪了,听说杭三少奶奶都二十五岁了,又不能生,姿色也只有少少几分而已,杭三少有什么道理要疼她呢?

  但是,也听说杭三少奶奶温柔得很,也十分的善良,是因为这缘故吗?

  然尔,杭三少玩过的女人差不多足够塞爆平阳城了,里头应该也不乏温柔善良的女人,他会特别希罕吗?

  不解,不解!

  不过,大家倒是兴起了好奇心,若是不打算休弃现任妻子,杭三少又打算如何安排花魁丁宛群和小师妹云燕燕,甚至那位北方大美女窦艳梅呢?

  三妻四妾,左拥右抱?

  八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