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上)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

  愉快地走在通往膳厅的路上,杭傲十分开心,笑嘻嘻的。

  “好久没见娘的精神那么好过了呢!”

  “婆婆只是寂寞吧!”琴思泪低语。

  “嗯?”没听清楚。

  “没什么,妾身是说,夫君不会怪妾身自作主张吧?”琴思泪问。

  “你是说来陪娘用午膳?”琴思泪点头,杭傲笑着摇摇头。“当然不会,我还在想说,往后三餐,咱们都来陪娘用餐吧,你认为如何?”

  他不是不关心杭夫人,相反的,所有杭家人里,他最关切的就是杭夫人。

  然而,他并不是大夫,又不懂医术,也就无从帮起,可现在知道原来只要抽空陪陪杭夫人,讲讲趣事给她听就可以帮到她,自然希望能帮助杭夫人早点复原。

  “那是最好的了。”琴思泪欣然同意。

  说话间,他们已来到膳厅,可一进入膳厅,就见一整桌子人都面露不悦之色的瞪着他们,尤其是杭老爷子那张脸,黑得简直可以刮下一层炭下来了。

  “你们可了不起了,竟然让所有人恭候你们的大驾!”他冷冷地嘲讽。

  “我们要伺候娘用早膳呀!”杭傲满不在乎地先“伺候”老婆落坐,自己再坐在一旁。“娘很喜欢我老婆呢,我老婆亲手喂娘吃粥,娘整整吃了一碗半,所以才会这么久的嘛!”

  “咦?真的?”杭老爹的冷面不见了,翻上另一张吃惊的脸。

  “骗你一个干巴巴的老头子有啥好处?”杭傲没好气地说,忽又抓起琴思泪的手举高。“瞧,娘还把这只‘心心相印’镯子给了我老婆呢!”

  霎时间,惊呼声此起彼落,桌旁张张脸都挂上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杭家并不是头一回娶媳妇儿,但前两回,杭夫人给媳妇的见面礼虽然都十分贵重,却都是杭老爷从外头买回来的,而这一回,杭夫人却把自己最喜爱的陪嫁首饰给了琴思泪……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这女人真会邪术不成?

  不过,最惊诧的莫过于杭老爷了,因为只有他知道,杭夫人把那只镯子给了琴思泪是有另一番含义的。

  众人皆知,杭老爷十分疼爱妻子,尽管杭夫人体弱多病,长年卧床,杭老爷却从不曾考虑过要娶妾,最多就收两个通房丫环来解决男人的需要,可只有杭老爷自个儿心里明白,他不是不曾想过,而是不敢。

  表面上,在杭家最强势的是杭老爷,而杭夫人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弱势,但事实上却恰好相反,真正强势的是杭夫人。

  因为,杭夫人虽然体弱,却有一项无人可及的识人之能。

  凡是经过她点头认可的人,保证是忠诚可靠又有能力的;若是她摇头否决,那就一定有问题了,不是人品上不可靠,就是表面好看的草包。

  全赖杭夫人的这项特殊才能,杭府才能够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间成为巨商大贾之家,换句话说,成为富豪并非靠杭老老爷的能力得来的,而是靠杭夫人挑选出来的种种人才,为杭家堆砌起偌大的财富的。

  不过,杭夫人很聪明的没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只有夫妻俩知道真相。

  这么一来,杭老爷就可以保有表面上的尊严了,而杭夫人则赢得杭老爷衷心的感激与臣服  ,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你娘……”杭老爷的神情格外凝重。“还有说什么吗?”

  “有啊,娘要爹把你那只镯子给我。”

  果然!

  这对“心心相印”的紫玉镯子,就字面上的意义,是希望他们夫妻俩能拥有永远契合不分的感情,而另一番含义,则是代表夫妻俩同心协力打理这个家。

  也就是说,杭夫人已然看中意,由杭傲夫妻俩来做杭府的继承人了。

  攒着眉,杭老爷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杭傲好一会儿,状似在考虑什么,又好像在评估什么……

  “管家身边那个阿灿,你觉得如何?”他突然问。

  “很可靠,”杭傲不假思索地回道。“可惜缺乏做管家的能力。”

  “那么你认为他适合到哪里工作?”杭老爷又问。

  “自然是帐房,或者钱庄。”依旧是毫不犹豫的回答。“虽然他没有做管家的能力,却很有理帐的才能。”

  杭老爷点点头,不再多问,默默地把镯子取下来交给杭傲。

  没错了,唯有这个不肖子承继到他娘亲的识人之能,将来这个家也得由他来掌理。

  唉,老天真是没眼啊!

  不过,尽管满心不甘愿,但为了杭氏的未来,他仍是百分之三百支持妻子的抉择,不解的是,为何在杭傲娶了那个不堪的女人之后,妻子才做下决定呢?

  嗯,晚些时候,他得去问问!

  ***

  与杭府其他大苑小院比较,蝶苑很明显的简直朴素许多,就如同住在这里面的人一样。

  “翠姨,在忙啊?”一如往常,杭傲以率性的态度打招呼。

  “翠姨安好。”琴思泪却端端正正的福身请安。

  无论对方是什么身分,长辈就是长辈。

  而翠姨是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但也十分的老实单纯,非常的守本分,也从不贪图妾室的地位,总是安安分分的伺候在杭老爷的身边,对杭夫人更是恭谨,早晚都会定时去请安。

  此刻,似是没料到琴思泪竟会对卑微的她施礼请安,因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三……三少爷,三少奶奶安好。”翠姨呐呐道。“我……我是来看看两个孩子的。”

  “正好,我们也是来看妹妹的,一道去吧!”

  说是一道进去,翠姨却仍是规规矩矩的走在后面和碧香一块儿,自认身分和少奶奶的陪嫁丫环是同等的,她们才应该走在一起。

  “娘!”一位十二岁女孩和一位刚及笄的少女欢天喜地地奔向翠姨。

  翠姨开心地抱了抱她们,但马上又惶恐地放开她们。

  “怎能如此没规矩,快,还不快见过三少爷、三少奶奶!”

  他们怎会到这里来了?!

  那两个女孩似乎也被吓到了,白着脸,战战兢兢地上前要施礼,却被琴思泪一手一个扶住了。

  “叫三哥、三嫂就好,嗯?”

  “咦?”两个女孩无措地回头看娘亲,不知如何是好。

  “这怎么行呢?”翠姨吓得脸都绿了。“她们是……”

  “是夫君的妹妹。”琴思泪轻柔地道。“对吧?夫君。”

  杭傲深深凝视她一眼,而后重重点头。“对,你们是我的妹妹,不叫我三哥要叫什么?三少爷?怎么?我不配做你们的三哥吗?”

  “不不不,三少爷,不是这样的,”翠姨惊恐地否认。“是……是……”

  “不是最好,”杭傲温声道。“翠姨,就让她们叫三哥、三嫂吧,爹要是说话,我会负责的,嗯?”

  翠姨犹豫了好半晌,终于不甚确定地对两个女儿点了点头,杭蕊与杭蓉也迟疑了好半天才怯怯地叫了一声三哥、三嫂,声音细弱得几乎听不见,翠姨却一下子红了眼,为了掩饰,她慌忙往后走。

  “我去泡茶。”

  “请等一下,翠姨。”琴思泪碎步上前阻止。“叫丫环去就好了。”

  “可是……”翠姨有点困惑。“蝶苑里,除了大小姐和四少爷各有两个丫环,三个仆役伺候之外,没有其他奴仆了呀!”

  琴思泪怔了怔,旋即若无其事地抹出浅笑。“那么,请问厨房在哪里呢?”

  翠姨更是疑惑,“那就在那后头。”往后比了一下。

  琴思泪颔首,回头。“碧香,请你去泡茶。”

  “是,小姐。”碧香应声而去。

  “来,翠姨,这儿坐,我们聊聊。”琴思泪扶着翠姨坐下,再坐到一旁。“所以两位妹妹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吗?”

  杭蕊与杭蓉互觑一眼,点头。

  琴思泪颔首表示了解,继而转注杭傲。“夫君,妾身可以从傲苑里调几个丫环仆人来服侍两位妹妹吗?”

  “不行,那是伺候你的人,一个也不能少!”杭傲断然否认,“不过,我会叫管家调几个丫环、仆人过来。”再想了一下。“嗯嗯,我看就按照我和大哥、二哥三苑的规矩,该配多少丫环、仆人,就配多少丫环、仆人吧。”

  闻言,杭蕊和杭蓉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翠姨则哽咽着捂住了嘴,双眼红了,湿了。

  这是头一回,有人关心到她的女儿们!

  “谢……谢谢三少爷……”

  “翠姨,对不起,以往我疏忽了妹妹们——这原该是我这个做哥哥的责任的,但请放心,往后我一定会多关心她们的!”杭傲满心歉意地许下承诺。

  顿时,翠姨再也忍不住掩面饮泣,感动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晚一些时,当杭傲与琴思泪离开蝶苑要去找管家的路途上,琴思泪若有所思地朝杭傲望去,尚未出声,杭傲便淡然一哂,先她开口了。

  “你是想问说同样是通房所出,为何杭姵和杭龙能得到不同的待遇,对吧?”

  “夫君果然聪明。”

  “很简单,杭姵跟兰姨一样,都有一副十分讨喜的骗人外表,实际上却是我见过最奸诈狡猾的一对母女。”杭傲眼神鄙夷,语气厌恶,很清楚的表现出他有多么的不喜欢兰姨和杭姵。“她们最擅长在老爹面前作戏以讨好老爹,而老爹呢,就爱吃她们那一套,所以,两个通房,老爹就只宠爱兰姨和兰姨的孩子……”

  “可是……”琴思泪眼透疑惑。

  “既然受宠,杭姵又怎么会跟老爹闹意气?”杭傲又替她问了出来。

  琴思泪点头。

  “通房丫环没有正式的名分,生的孩子自然也没有名分,要嫁最多也只能嫁做侧室,杭姵不甘心,打死都不肯嫁!”杭傲冷哼。“拖到今年她都十八了,太原富商来提亲,要纳她为五姨太,一听老爹有意应允,她就逃之夭夭啦!”

  那也不奇怪,连她这个被休过的老女人要再嫁,爹都坚持非正室不可,何况是一个年轻的黄花大闺女。

  “难道真的没有人来提愿意娶她做正室的吗?”

  不管怎样,总是杭家人呀!

  “当然有,想攀上杭家的人多得是,但杭姵自认是杭家大小姐,一般人家的正室,她看不上;而大户人家又嫌她没名分,最多就是收她作妾,所以啦……”

  话没说完,但琴思泪也了解了,她迟疑一下。

  “夫君。”

  “嗯?”

  “兰姨、翠姨都伺候公公这么久了,为何不能……”

  “万万不可!”话都还没听完,杭傲就斩钉截铁地断然否决。“翠姨是个老实人,没问题;但兰姨,一旦她被扶上妾室,有了正式名分,看着好了,不出一年,杭家的总帐就会在兰姨手中了,紧接着,老爹和老娘会相继死得不明不白,而兰姨也就顺理成章地把持住杭家大权——因为总帐在她手里……”

  琴思泪骇然大惊。“真……真会如此?”

  虽然久居深闺之中,从不曾接触外界,使她比一般人单纯许多,有些地方还显得相当无知,但也没有单纯无知到连世间人有好坏之分都不懂,只是没料到会亲身碰上所谓的“坏人”罢了。

  “之后,杭家不到三年就会败个精光了。”

  杭傲没回答她,迳自往下说。“而且败得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败到哪里去了。”

  “那……那……”真的是“万万不可”了。

  “就算兰姨把杭家交给四弟好了,那就更快了,用不着一年,杭家就会破个精光了!”杭傲叹息着摇摇头。“我只能说,四弟是个废物,这辈子只配靠人家养他了!”

  “……”无言。

  “我想老爹应该会把杭家交给大哥或二哥吧!不过……”杭傲抚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

  “最好是交给他们两人,大哥稳重、二哥细心,两人同心协力的话就没问题了,只不过,他们的能力不足,仅能守成,无法开疆拓土。”

  “那夫君你呢?”

  “我?”杭傲哈哈一笑。“我是根本没兴趣!”

  “那么,夫君想做什么呢?”目光深思地凝住杭傲,琴思泪轻轻问。

  杭傲耸了耸肩,“老实说,我自个儿也不知道。”他坦然承认。“并不是说我想就这样成天无所事事,吃喝玩乐的混过这辈子,我也想做点什么事——男人该做的事,可是,我就是不知道要做什么。”

  琴思泪了解了,“那就慢慢来吧,”她柔声安抚他。“总有一天,夫君会知道该做什么的。”

  “总有一天?”杭傲翻了翻眼。“饶了我吧,我的性子急躁,要我慢慢去等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总有一天’,我自己都受不了,说真格的,有时候我都烦躁得快疯了!”

  所以他才会表现得那么任性吗?

  “或者……”琴思泪沉吟。“夫君可以先试试,有谁需要帮忙的,夫君就帮上一帮,在帮忙的过程中,也许夫君就会知道该做什么了。”

  “帮忙?”杭傲怔了一下,继而攒眉思索。“嗯嗯,你说得有道理,我想做的事可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砸破我的脑袋,得我自个儿去找,我不去找,就永远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琴思泪浅浅一笑。“很高兴夫君想通了。”

  杭傲双眉挑了一下,又眯起眼来。“你是期待我能成就什么大事吗?”

  琴思泪淡然莞尔。“不,妾身什么都不期待,只要生命过得有意义即可,当人生走到尽头时,回头看看,过往的每一天都没有虚度,这也就够了,又何必一定要有什么大成就呢?”

  有意义的生命?

  杭傲若有所悟地深思半晌,忽尔伸臂搂过她来,眉开眼笑的在她红唇上重重啵了一下。

  “你果然是个好老婆!”

  短短几天之内,她不但替他找到帮助娘亲恢复健康的方法,又提醒他被他忽略了的责任,

  此刻,再以她独特的方式,指引他做从未做过的思考。

  一个男人真正该做的思考。

  懵懵懂懂虚度了二十个年头,就在这一年,成亲娶老婆的这一年,杭傲终于找到了生活的目标。

  他要做个生命有意义的男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