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丝泪(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情丝泪(上)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

  “可恶,有那个臭小子在,窦艳梅永远都不会多看我一眼!”

  “那你想怎么办?”

  “杀了那小子!”

  “笨!”

  郭承康猛然回身,杀出暴怒的目光,眼前如果不是他的亲姐姐,他早就一拳扁过去,让她飞越长城去观赏塞外风光了!

  “大姐!”

  “你是郭家的独子,爹娘早也盼、晚也盼你成亲,偏你独独钟情于窦家的小姐,那也行,可爹娘并不要你为了成亲而犯事呀!”

  郭承康愤然甩袖。“不然我该怎么办?”

  郭承康的大姐嘴角一弯,勾出胸有成竹的笑。“简单,想个法子让那小子早点成亲,以窦艳梅的傲气,定然不愿意做人家的妾室,届时她不想放弃也不行啦!”

  “那小子才二十岁,他肯这么早就成亲吗?”郭承康颇不以为然。

  “所以我说要想法子的嘛!”郭承康的大姐一副笃定的神态。“据我所知,杭傲是个任性得谁的话也听不进去的狂傲小子,唯独对他那个体弱多病的娘亲,他多少还能听进几句……”

  “既然如此,他娘亲又任由他那样到处惹是生非!”郭承康不满的嘀咕,也不想想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郭承康的大姐白眼一翻。“我不都说了,他那娘亲体弱多病,自从生下杭傲之后,多半都躺在床上养病,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咽下最后一口气,哪有精力去管教那个顽劣的混小子!”

  “所以?”

  “我跟杭傲的大嫂还听谈得来的,”郭承康的大姐得意地道。“我可以在‘不经意’间向他大嫂提起这件事儿,再由他大嫂去同他娘亲‘谈谈’,瞧,问题不就解决了!”

  “最好有这么简单。”郭承康咕哝。

  “我也希望能尽快解决这码子事呀,不然爹娘老在我耳边唠唠叨叨,我也会受不了耶!”

  三天两头就把她从婆家叫回来碎碎念这件事,她都快抓狂了!

  “行,只要大姐能摆平那小子,我马上就成亲给爹娘看!”

  “没问题,就交给你大姐我吧!”

  同一时刻——

  “娘啊,我家相公说要休了我啦!”

  苏月贞,韩长钰的老婆,哭哭啼啼的飞奔回娘家,又呜呜咽咽的扑进娘亲怀抱里,大声诉苦。

  “咦?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他表妹,他想娶他表妹,就得先休了我!”

  “你啊,我早就警告过你了。”苏大娘叹气。“对他不要太过分,可你……”

  “人家忍不住嘛!”苏月贞忿忿道。“一想到他心里只有他表妹,我就一肚子火,不发泄一下会受不了的嘛!”

  “你……真是!”苏大娘摇摇头。“那你公公、婆婆怎么说?”

  苏月贞又抽鼻子又抹眼泪。“起码我在公公、婆婆面前都表现的很好,所以公公、婆婆反对。”

  苏大娘松了口气。“这不就好了!”

  “可是相公不肯放弃,一直在想办法要说服公公、婆婆。”苏月贞嘟囔。“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

  说得也是,媳妇再是乖巧也比不上亲生的儿子,老人家总有一天会被说服的。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苏大娘沉吟道。

  “什么办法?”苏月贞忙问。

  “设法让他表妹尽快嫁出去,而且嫁得愈远愈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呀,可是……”苏月贞喃喃道。“明明是被休回娘家来的残花败柳,偏偏还想嫁人家做正室,难啊!”

  “放心,我跟金媒婆熟的很!”

  “这又关金媒婆什么事了?”

  “谁不知道金媒婆做媒最是正派,总是实来实往,绝没用花言巧语那一套,所以人家才叫她金媒婆,其实她并不姓金,而是说她有一张绝无虚言的金口而已。但实际上啊……”苏大娘嗤之以鼻地哼了哼。“那个老女人才奸巧呢,她只是不想坏了自己的口碑,断了往后赚钱的路子,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做媒而已。”

  “那娘是想……”

  “咱们给金媒婆一大笔够她养老的钱,花言巧语也好,天花乱坠也罢,满口胡言也行,反正她也不必担心口碑如何了,总之,要尽快做成这桩婚事,之后,她就可以远走高飞去过好日子了,就算人家要骂、要怪,也骂不着她,怪不到她了!”

  好主意,最好他表妹嫁过去日子过得好不凄惨,那就更完美了!

  哼哼哼,谁叫她被休回娘家来之后,还不本本分分的过日子,竟敢勾引人家的丈夫,活该受罪!

  不过……

  “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苏月贞呐呐道。

  “咦?”苏大娘瞪眼。“你都不攒私房钱的吗?”

  “有啊,可是公公和相公都教书为生,我攒也攒不了多少嘛!”

  “好好好,那咱们母女俩一块儿凑,应该够了吧!”

  于是,母女俩开始在那边东凑西挪,她说她有什么首饰可以卖,另一个说她可以跟谁借一点……

  ***

  “成亲?你要成亲?疯了不成!”

  “没办法呀!”

  悦宾酒楼上,二楼临窗畔只坐着一桌人,那两位小霸王正据案大嚼,其他客人全避开远远的,好像躲瘟神似的,一听到其中一位小霸王大声怪叫,有两桌客人吓得赶紧跳起来逃之夭夭,宁愿在楼下排队等座位,也不想留在二楼冒险。

  饿肚子总比头破血流好。

  “什么叫没办法,你才二十岁耶!”才二十岁就被老婆困住,太悲惨了!

  “我大哥十九岁成亲,二哥十八岁成亲,”杭傲一个一个念给他听。“照老头子的说法,我已经很迟了!”

  秦浩点点头。“也对!”

  杭傲马上敲过去一拳头。“你还真他妈的对咧!”

  “妈的,轻点儿行不行?”秦浩痛得龇牙咧嘴。“说真格的,你干嘛甩老头子那一套?难不成是耍他的,其实根本没打算成亲?”

  “是我老娘啦!”杭傲无奈叹气。“她说了,希望在死前能看到我成亲……”

  “你娘快死啦?”秦浩刚问完,立刻又飞来一拳头捶掉他一脸的同情。

  “你才要死了!”杭傲咬牙切齿地大骂。

  秦浩委屈地捂着阵阵发痛的脸颊。“那明明是你说……”

  杭傲张嘴想解释,旋又阖上,无力的摆摆手。“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娘想看到我成亲就是了!”

  秦浩耸耸肩。“甭理会她呀!”

  “我哪敢不理会!”杭傲苦笑。“打从我懂事以来,娘就躺在床上病恹恹的起不来,一句话听得伤心,马上就给你哭得稀里哗啦的闹水灾,简直就媲美黄河决堤、大水泛滥,要是你还不满意,她可以再给你发烧昏迷个几天几夜不醒,要真出了什么差错,谁负责?”

  “那……那……”秦浩无措地抓抓头发。“你真的要成亲喔?”

  “不成亲也不行,不过……”杭傲冷哼。“我开了条件!”

  喔喔喔,这也聪明,开上几百项办不到的条件,这么一来,肯定找不到适合的对象,他也就不用成亲了。

  “你开了几百箩筐条件?”

  “只有三项。”

  “咦?”

  “第一,我不要咱们北方的女人,要我娶就得是南方的女人,还得是读书人家出身的大家闺秀;”杭傲慢条斯理地倒着酒;“第二,最好是刚及笄的小闺女;第三,要丑一点的!”

  “耶耶耶?为什么?”秦浩又怪叫起来了。“听说南方的大闺女软得跟棉花似的,又内向又胆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尤其是读书人家的小姐,规矩一大堆,又死板又无趣,压根儿玩不起来,你娶那种女人干嘛?”

  “就是内向才好,就是胆小才合我的意呀!”

  “那又不好玩!”

  “可是听话!”杭傲一副胸有成竹的得意。“不像我们北方女人野蛮粗鲁又厚脸皮,南方女人乖巧又听话,而且年纪又小更方便‘教导’,尤其是读书人家的闺女,满嘴女德闺训,嫁鸡随鸡,嫁夫就得从夫,只要我一声令下,就算我把她扔在家里十年不管,她也不敢走出房门半步,我不就可以继续过我的逍遥日子了?”

  “原来如此!”秦浩恍然大悟地颔首,又皱眉。“等一下,那为什么要丑一点的?”

  “那还用问吗?瞧瞧我小师妹和窦家那个骚婆娘就该明白了!”一提起那两个女人,杭傲就是一肚子火。“以为她们长得好看点儿,就可以死巴着男人不放,难看死了!所以啦,我就要丑一点的女人,她们才不敢作怪!”

  “有道理!”秦浩点头,再摇头。“不对,那你们生的孩子不就可能是丑八怪了?”

  “笨,真想生孩子,我不会找个好看一点的妾来生吗?”

  “也对,这么一来,你师妹和窦大小姐就不符合资格了!”

  “废话,就是刻意要排除掉她们的!”杭傲嘿嘿笑。“此外,我成亲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

  “什么好处?”

  “像窦艳梅那种想嫁给我的千金大小姐们,还有我的小师妹,她们不会愿意做妾吧?

  “自然不愿意。”秦浩猛摇头。

  “那就是啦!”杭傲慢条斯理地持壶斟酒。“我一成亲娶了正室大老婆,想嫁给我的女人就得做妾室,如此一来,她们就不得不放弃了,尔后,就再也不会有女人追在我屁股后面了!”

  “果然聪明!”比着大拇指,秦浩一脸佩服。

  “那当然!”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杭傲志得意满的鸡尾巴都翘起来了。

  “既是如此,你都要成亲了,你小师妹怎地没闹得天崩地裂的?”秦浩纳闷地又问。

  “师父,也就是她爹病了,她不能不回去看看。”杭傲漫不经心地道。

  “难怪,等她再来,你也早就成亲了!”秦浩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那个窦艳梅呢?”

  “不太清楚,”杭傲耸耸肩。“好像陪窦夫人回娘家去探亲了。”

  “运气真好!”秦浩咕哝,就可怜他没好戏看了!

  杭傲斜着眼睨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秦浩一惊,忙打哈哈,“啊,哈哈,没啊,我没在想什么啊!”见风转舵,即刻转移话题。“对了,听说边关又在打仗了,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没问题,等我成亲后就去!”杭傲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而且是成亲翌日就出发!

  总之,对他而言,成不成亲没什么两样的,只不过房里添了个“多余物品”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改天厌烦了,就休了吧,反正再娶就有啦!

  ***

  “小姐,小姐,表少爷又在前头跟老爷闹了耶!”

  自前厅,碧香大呼小叫地奔到绣楼来,琴思泪停下手中绣针,抬起头来,眉宇轻颦。

  “表哥在闹什么呢?”

  “表少爷在抗议,说他休了表少奶奶之后就要娶小姐的,老爷怎么可以把小姐许给别人呢?”碧香说得兴高采烈,对她来讲,平平静静的生活一点都不好玩,就是要有人闹事才有趣。“然后老爷就说,表少爷的爹爹来谈过了,坚持表少爷不能休妻,要就让小姐做妾室,老爷自然不同意……”

  说得太快了,差点忘了呼吸,她喘了好几下补充空气,再继续。

  “表少爷很生气,说休妻是他的事,由不得他爹娘替他决定;老爷听得也很不高兴,说表少爷违逆父母之意,是不孝;接着表少爷又说,他爹娘是被表少奶奶蒙骗了,其实表少奶奶……”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碧香愈说愈兴奋,还比手划脚。

  没办法,她的个性活泼爽直,有趣的事不跟人家分享就太自私了,总是嘴巴一张就阖不起来了。

  有这种丫环在身边,保证不会错失任何八卦。

  “……最后,老爷说都收下人家的聘礼了,不能悔婚;但表少爷还是不甘心,我离开的时候,表少爷还在那里吵闹不休呢!”

  好了,终于说完了,转眼一瞧,几上有壶茶,马上倒一杯来慰劳自己一下。

  “表哥这又是何苦呢?”琴思泪无奈的摇头。

  “表少爷喜欢小姐嘛!”碧香忍不住为表少爷说话,因为表少爷真的很专情。

  “表哥是太贪求了。”琴思泪喃喃道。

  就像大部分的男人一样,韩长钰只考虑到要满足自己的渴望,却将责任撇开一旁,这种男人,也是不可靠的。

  “不过也难怪老爷那么快就订下亲事了,”碧香兴致勃勃地又道。“既然是金媒婆来说的亲事,那就绝不可能有问题了,虽说要嫁到北方是远了一点,但对方的条件真的很不错耶!”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再开始默书似的念起来。

  “杭傲,三十岁,也是个读书人,个性温和又稳重,可别看他年纪稍微大了点儿,那是因为寡母久病在床,他都没时间成亲,三年前他母亲去世,守孝三年后,他才有时间找对象,老爷很是高兴对方是个孝子,还有啊……”

  将女红搁置一旁,琴思泪徐缓地起身来到窗前,默默地望向天际那一抹橙红。

  碧香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但她并没有认真在听,无论对方是好是坏,只要能让爹安心,时候到了,她就会乖乖的上花轿。

  未来是如何,就看命运如何安排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