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好学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好学生 第二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九湘一直相信人的恶运是有尽头的。例如有人今天跌了十个跤,她就会鼓励那人赶快去买彩券,因为她深深相信这个人一定把坏运气用光了,所以接下来只会有好运。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坏运气已经用光了!毕竟这两天不是石丹琪就是宋辉煌,一堆好学生成天在她眼前团团转,接下来总该不会太差了吧?

  事实证明,她错了。

  「嗨,你好。」

  一清早跳上公交车,难得遇到一辆在她家这站还有座位的,她乐呵呵地抱着书包往后面跑,结果一张白净文秀的脸孔赫然出现在眼前。

  宋辉煌微笑地向她打招呼。

  陈九湘脸色一垮。她很挣扎地看着宋辉煌旁边那个空位,其它的位子都有人了……再想想一路站到学校的辛苦,终于,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抱着书包坐下来。「喔,嗨。」

  宋辉煌看看她。

  真是个活泼健康的女孩啊,好像永远有用不完的活力似的。不过,那张臭着的脸要是再多点表情就更好了。

  「同学,你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请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他问。

  精采万状的表情霎时出现在那张漂亮红润的五官上,陈九湘从不好意思、到惊讶、到懊恼、到不悦、到心虚、到为难、到尴尬,各种情绪全走了一次,最后终于固定在强作镇定。

  「咳!没事……我只是天生和你们这种好学生、乖乖牌不对盘!」她咳了两声,终于坦诚回答。

  嗯,这样的表情就好看多了,不过,乖乖牌?

  好学生勉强或许算是,倒是没有人叫过他「乖乖牌」

  「那么,我能请问你为什么和好学生不对盘吗?」他再问,嗓音一贯的轻柔文雅。

  一个大大的白眼飘过来。「那还用说吗?你们这种乖孩子最没有个性了,只会讨好老师抱老师的大腿。老师叫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老师放的屁都是香的,我最讨厌这种人了。」

  「嗳,女生还是文雅一点比较好。」宋辉煌提醒。

  「放屁,女生是人,男生也是人,为什么女生要文雅,男生就不要?」

  「嗯,你说得有道理,男生也是文雅一点好。」宋辉煌文文雅雅地笑道。

  「……」

  好无言。她干嘛跟这个书呆子聊起来?看,聊不到三句话就开始教训人了,简直跟石丹琪没两样,超讨厌的。

  她脸一撇,干脆直接把他晾着了。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不嘻皮笑脸!

  对了,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宋辉煌突然想到。

  原本他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打听的,现在他倒是好奇起来了。

  还是问本人吧。

  「我发现你满瘦的,果然女生就是比较文弱,还好那天你来得晚,没有被那几个小流氓一起找麻烦,不然你可能也被他们一起打下去。」「放……」她硬生生把后面那个字吃下去。「我告诉你,你不要看我是女生,我堂堂陈九湘可是从小跟我弟打架打到大的,我弟一个人比他们十个人都厉害,小时候还不是照样被我打到满地找牙。明明文弱的人是你才对吧?我都没说你了,你还说我呢!」

  原来她叫陈九湘。这名字好像有印象。

  啊,想起来了,学校的穿堂里就有她的名字,好像是体育一类的活动吧?如果记得不错的话,是校庆杯女子百公尺和两百公尺短跑的冠军。

  宋辉煌不太去认人的,只是天生绝佳的记忆力让他每天进进出出时,对那些花花绿绿的海报留下了印象。

  陈九湘才刚讲完,突然想起:对喔,她不是不和他打交道吗?

  可恶!她马上把头转开,盯着天花板地板墙板各种板。

  他们又不是朋友。再说,她陈九湘就算要交男生的朋友,也一定是那种高大魁武、强健有力的那一种,像他朋友黄光磊那型的。像他这种既不高又不挺,身子骨这么虚,拳脚还很不济事的人,带出去走江湖实在太难看了。

  「我看过你的得奖纪录,你的运动细胞好好!」宋辉煌如风一般轻徐的嗓音扬起。不要理他。

  「真令人羡慕,我从小体育项目完全不行!」

  看得出来。

  「难怪人家常说,头脑好的人通常手脚都不利落!」

  那也是只有你而已,又不是每个人都这样。

  「运动细胞好的人也都不太聪明!」

  「你说什么?」陈九湘炸开来。

  唔,真好玩,随便戳一下就有反应。宋辉煌愉快地想。

  「不过这种传言本来就没有可信度,我不太相信的。」

  「废话!人家姑娘我跑步游泳跳高跳远十项全能,而且成绩也是那个……呃……还算……不差。」她昧着良心说。

  「那你有参加学校校队吗?」他顶了下眼镜问。

  「校队是没有啦,我现在是排球社的社员,不过我明年想申请一个新社团。」讲到社团活动,陈九湘的劲就全来了。

  「新社团?」他挑起眉毛。

  「对啊!剑道社!」她握拳道。「谁规定剑道这种东西只有男生才能玩?女生当然也能学剑道!跟你说,我最近正在召募社员,等人数差不多之后,我就要跟学校提出申请,到时候我们高中就有全台湾第一个女子剑道社,包管又帅又威风,哈哈哈!」

  真是个没心眼的家伙,前一秒钟还口口声声跟他不对盘,下一秒就把自己的创社大计都跟他说光了。

  宋辉煌也不阻止,时不时插几句话都在关节点上,激得她更恨不得把满腔热血尽数向他倾诉。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讲完了,好喘。她满足地叹了口气。

  公交车也快到学校那一站了。

  「如果到时候成立的话,你一定要告诉我,让我也替你高兴一下。」

  「那有什么问题?」她用力拍一下他的肩膀,差点把他拍得背过气去。

  咳咳!这个女生,怎么跟个女泰山一样?宋辉煌越来越觉得她很有趣。如果是了解他的人看到他眼底那抹光芒,就要开始头皮发紧了,因为这表示他被挑起了兴趣。而宋辉煌的幽默感,唔……在知道他的人眼里是公认的诡异。

  宋辉煌继续带着那个友善的笑容,丢出一颗炸弹。

  「不过学校好像有规定,学期平均要在九十分以上的人才能申请社团?」

  「啊?」

  陈九湘完全傻住。

  她从头到尾,把社长、社员、社办、社徽、社章,乃至于扫地的社扫把都想好了,独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九十分?九十分?她总平均能有个七十五分就偷笑了吧?九十分?

  宋辉煌愉快地欣赏着她面色如土的画面。这种表情也很好看,不错不错。

  「到站了。」他好心提醒。

  公交车往校门口的站牌一停,门打开,前面的学生开始鱼贯下车。

  陈九湘还傻在那里,他跟着被堵在内侧。

  「宋辉煌,早。」有几个认出他的同学经过的时候对他打招呼,每个人毫不例外地带着疑惑的神情看着他们。他平时就不是一个特别合群的人,难怪那些人看他和一个女孩子谈得这么高兴会觉得奇怪。

  「走吧,我们先下车。」宋辉煌站起来,对她亲切地笑道:「课业的事你不要担心,我可以帮你,要达到九十分其实一点都不困难。」

  「啊?」陈九湘更傻眼。

  「对啊。念书是我最在行的,你忘了吗?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成绩也拉回来的。」他索性拉着她站起来。

  慢着慢着,为什么她的成绩要「拉」回来?

  她的成绩拉回来不就变成好学生了吗?

  她可是堂堂其它帮帮主。其它帮帮主竟然成绩比好学生还好,这成什么体统?

  「我才没有要念个好成绩,你不要闹了!」终于回过神的大女生斥责道。

  「你不是要申请剑道社吗?」

  「呃?」

  陈九湘的脑子又打结,宋辉煌心情越来越好,半挤半送地推着她往前走。好像有哪里怪怪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只不过是坐一趟车而已,为什么突然就要念个好成绩了?

  一下了车,宋辉煌以着旁边的人都听得到的音量,亲切地再重复一次。

  「记得哦!从现在开始你课业若有不懂就来问我,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小老师。」不喜欢好学生是吧?那……就一起来当成绩好的好学生吧!

  小老师?旁边好多双讶异的眼光飘过来。

  「喂!我又没叫你帮忙,你这么鸡婆干嘛?」陈九湘跳脚。

  「你不想申请剑道社了?」

  这句话从此成为她的紧箍咒。

  宋辉煌愉快地和她道别,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小湘!」「你这个叛徒!」

  「为什么宋辉煌说他要当你的小老师?」

  陈九湘心里已经很烦了,被这团帮众围堵让她的心情更烦。「他说当我就让他当啊?你们以为我陈九湘是什么……呃啊!」

  「帮主……」阴寒无比。

  「阴同学……」陈九湘差点被冰得跳起来。「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下次冒出来之前请先放一点音效。」

  好恐怖,呜……

  「『帮主』就是音效啊……」阴同学阴气森森地低语。

  「……」无言。

  陈九湘挥手赶开面前一堆麻雀,干脆另外找个阴凉的角落窝着。

  最近实在是晦气罩顶,除跟那帮不对盘的好学生频频接触以外,连她最喜欢的体育课都被霸占了。

  全国高中杯排球赛的南区预赛是在他们学校比的,她们这堂体育课的时间,正好其它场地都有各校的校队在比赛,所以体育老师宣布这堂让她们在旁边观摩!

  简而言之就是哪里凉快哪里去,不要给身为裁判的老师添麻烦。

  他们学校还没有大到可以在操场旁边盖看台,所以陈九湘只好找个角落的地方坐下来。头上的树荫刚刚好可以遮住太阳,四周又有风,嗯,不错。

  「小湘,我跟你讲,班长她们好像听说宋辉煌自愿要当你的小老师了,如果她们知道,就表示导师不久也会知道了。你当心导师从此以后对你虎视耽耽,随时等着把你收编麾下。」那票缠人精又黏过来。

  一缕灰影一样的阴同学跟在众人身后飘荡,白惨惨的脸色丝毫不受热烈阳气的影响。

  「哼,他们以为好成绩是随便说考就考的?」陈九湘折了一根草梗咬在嘴角。

  「本姑娘硬是要考个六十分,看他们能拿我怎么办?」

  不过,一想到那个九十分的门坎,她就觉得头痛。

  怎么办呢?是要「忍辱偷生」,先拚个九十分的学期成绩,等申请到剑道社之后再来放水流,或是坚持她其它帮帮主屹立不摇的地位?

  陈九湘越想越烦恼,忍不住下巴撑在手上,郁闷地盯着别校球队痛宰他们的校队。

  「哎呀,要杀球啦!杀球你会不会?你们好歹是校对,为校争光一下吧!」她干脆把气全发泄在球场上。

  「小湘……」

  「咳咳……干嘛?」这次陈九湘把惊跳声忍下去。

  「你看……」阴同学阴惨惨地指着右手边,几个女生顺着她指的方向一起望过去。

  远远的,宋辉煌挥汗如雨,蹙着眉头一副快被太阳融化的虚弱样,不知道在找什么。

  一看到树荫下的陈九湘,他眼睛一亮,笑意跳上了嘴角,立刻直直走了过来。

  吼!怎么这么晦气?连体育课都正好跟他们班同一堂!

  陈九湘假装没看见他,再往旁边挪过去一点。

  宋辉煌慢慢接近中,其它帮众全瞪大眼睛,等着看他们两个会碰出什么火花。

  宋辉煌终于走到距离她几步远,陈九湘眼睛看着其它地方,从嘴角嘘出话来。

  「你走开……不要跟我讲话……」

  「什么?」宋辉煌没有听清楚,于是走得更近。

  妈啊!「走过去一点啦。」她拚命嘘声摆手。

  「去哪里?」宋辉煌茫然地回头看。旁边的帮众们虎视耽耽,陈九湘差点跳起来大吼。不过那一定会吸引更多人看过来,她努力忍住,深吸一口气,回头龇牙咧嘴对他做表情。

  宋辉煌在心里笑得打跌,不过脸上还是那副无辜茫然的表情,越走越近。

  受不了了!

  陈九湘马上啪一声弹起来,自告奋勇道:「老师,老师,我去帮忙捡球。」

  其它帮众不得不跟着帮主一起去做苦工。

  宋辉煌愉快地看着她跑掉。

  嗯……这里凉多了。他在她本来的位置坐下来。

  他就是远远看她挑了个有阴影的好位子,旁边是建筑物的缝隙,正好不会挡到风,坐起来最舒服。

  鸠占雀巢的人愉快地坐定位,开始享受凉爽舒适的夏天。

  「妈,你什么时候要去拜拜?」

  「你什么时候关心起我拜拜的事了?」

  「没有啊。我觉得最近自己满衰的,我想要去拜拜改运。」

  「噢,下星期吧。」

  「下星期太晚了,明天是星期六,我们明天就去啦!」

  「你以为拜拜是两手空空就可以去的?再怎样也要带点水果,现在都晚上七点了,我煮好饭、吃完饭都几点了,哪有时间去买水果?」

  「那我们明天早上买,下午去拜啊。」

  「不行!你明知道我都是拜早上的。不然你现在赶快去超市买一点水果,我明天早上再带你去。」

  「哎哟……」有人懒劲发作。

  「你要去不去?不去你就不要买没关系,随你去衰死,我偏偏明年才要去拜!」妈咪怒吼功再现。

  「好啦,去就去。」有这种妈妈的吗?竟然祝自己的女儿衰死!满心不悦的女儿再度踏上购物之旅。陈九湘先到巷口的水果店试试运气。毫不意外,那间开得很随兴的水果店已经关了。附近只剩下便利商店,当然不会卖水果。不得已,她只好走到外面的公车站牌。

  最近的一间顶好超市在一个很尴尬的距离,走路要十几分钟,是远了点,坐公车偏又只有一站的距离。

  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她在马路边等了一下,心头恼起,干脆转头跑回家。

  她无声无息地摸进家门,偷瞄妈妈,确定母狮子没有注意到她溜回来,然后摸到玄关的机车钥匙,再溜出门。

  「啦啦,这样快多了。」

  她早就会骑机车了,只是因为年龄不到,不能考驾照,所以她老妈死不肯让她骑。

  拜托!这种距离,骑个机车五分钟就可以来回了,谁还在那里等公交车?

  她快乐地发动五十cc小绵羊,噗噜一声钻了出去。哼着歌,一路骑到超市去,买了一点白桃和莲雾,再替自己买了包洋芋片,然后结帐出来,丢进车腹里,再哼着歌儿晃悠晃悠骑回家。为了避开外面大马路的车流量,她尽钻在里面的小巷子。

  咦?前面在跑的那个人,背影好眼熟……

  而且看那种跑起来左手打到右脚的样子,一看就是很少在跑步的人……

  陈九湘脑子里立刻跳出一个人名。

  不会吧?她不可能跟这个人这么有缘的!

  她催动油门,从那个文弱的身影旁边骑过去。

  「呼,呼,呼!」宋辉煌跑得一脸苍白,竟然脸色还能维持得这么镇定。

  陈九湘忍不住瞪住他。

  他感觉到旁边有辆机车一直跟着,头一偏。

  「呼,呼,嗨,呼,你、你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竟然还有空闲向她打招呼。

  陈九湘挣扎了两秒钟。要不要理他?

  她看到后面有几个凶神恶煞正追着他跑,道德良知和天生的正义感陷入激烈的辩战。

  「干!有种不要跑!」看来他又被那几个小流氓盯上了。

  最后,她重重叹了口气。

  「快上来!」她紧急停下机车。

  宋辉煌向来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立刻跳上后座,机车噗噜一声疾驶而去。

  后面的人呼呼喝喝的骂:「妈的,有种别跑!你给我停下来!」

  「你们才有种别追呢!」热力四射的陈九湘侠女性格大爆发,边骑边回头叫阵。

  「呃……同学,你还是专心看路比较好。」宋辉煌看得心惊胆战。

  「放心啦——这里的小路我熟得跟自己手背一样。」陈九湘双目炯炯有神,杀气腾腾地钻来钻去。

  无奈,她虽然会骑机车,却从来没有载过人,这种小巷子又骑不快。跑了半天,那些人在后面依然能追得上。吼!追上了是有红包吗?

  「让路让路!阿伯快让开!」她一边指挥交通,一边还有闲工夫回头教训他:「宋辉煌我跟你讲,你就是一副弱鸡的样子,他们才会吃定了你好欺负!吼!阿婶,不要突然开门出来啦!很危险耶!你要是跟我弟一样和他们狠狠打一架,让他们知道你不是好惹的,以后就不敢再来找你麻烦了。」

  宋辉煌苦笑。她和她弟弟到底感情好还是不好?她老是叫她弟弟「死小孩」,可是动不动就听她把这个弟弟挂在嘴上。

  「算了,反正我本来就打不赢他们!啊,小心!」

  她及时闪过一个转角,让宋辉煌吓出一身冷汗。

  这一段的路渐渐宽了,终于身后的喝骂慢慢被甩掉。

  「哈哈哈……」陈九湘得意的扬头大笑,双眸灿烂飞扬。宋辉煌看了她明亮愉快的笑颜,怔了一下,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漫了开来……

  「我就说他们追不上来吧。也不想想我陈九湘是什么人,这块地头我从小混到大,叫我闭着眼睛我都走给你看……啊!」

  一部机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和他们迎面而来。陈九湘情急地往左边一撇,小绵羊上的两个人同时瞪大眼,一道砖墙正正就在眼前。闪不掉了!小绵羊一古脑儿撞上去!宋辉煌紧急把脚一撑,竟在千钧一发之际,以着他薄弱到几乎不存在的体育细胞往旁边一跳。

  他只是跌了一屁股,大体上没事,但那边厢,小绵羊已经撞得七荤八素,车头全毁了。

  「陈九湘,你没事吧?」他急急忙忙冲去想扶她起来。

  陈九湘被卡在车子底下,脚一抽,猛然惊天动地的一声长叫!

  「妈的,好痛!脚断了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