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媒人的公式英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媒人的公式英雄 第八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预想总是比现实更美好。

  婉儿的「复国大业」在踏上英国之後,受到严苛的挑战。

  夫妻俩的计画原本很简单。度蜜月比较要紧,罗氏庄园可以等玩够了再回去。

  他们先在伦敦做短暂停留,在他的公寓里安放好行李,两人便飞往德国去啃著名的猪脚和黑啤酒。

  悲惨的事情在第三天发生了。

  从一早起,婉儿便严重的反胃想吐,甚至连坐都坐不直。毕洛阴郁的雷公脸让饭店不敢怠慢,飞快请来医生,诊断结果——

  他的娇妻怀孕了,九周。

  对於一双结婚数天的夫妻,老婆怀孕九周,该不该说恭喜呢?医生和随行人员非常为难。

  仔细观察新郎官的脸色,确定他回过神来後,露出的是飘飘然的喜色,众人才跟著放下心来,向夫妻俩道贺。

  算算时间,八成是圣诞夜在停车场里落的种。

  婉儿也很开心,但她的开心只维持一个晚上。

  从翌晨起,她害喜的症状越演越烈。她走也吐,坐也吐,站也吐,只有躺著睡觉时不吐。

  她头晕目眩,四肢无力,皮肤蜡黄得像炒蛋,全身委靡得像棉花。

  人家度蜜月的新娘都打扮得千娇百媚,陪著老公走遍各大风景区,只有她把饭店床榻当成名胜古迹来留影。

  婉儿本来就好动,老半天静不下来。现在要她乖乖躺著,那真是比杀了她还痛苦。望著看了七天的天花板,她终於拉起被角,委屈地哭了。

  「宝贝,怎麽了?哪裹不舒服?」毕洛连忙将她抱进怀里,心疼地轻哄。

  「我浑身都不舒服!」丈夫越温柔,婉儿便哭得越伤心。「怀孕好痛苦,我生完这个小孩就不要再生了,呜……」

  「好好好,我们生一个就好,生一个就好。」毕洛轻吻她。即使她要全世界,他都会允她!

  「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像夜叉,披头散发的,脾气又坏,脸色又憔悴,呜……」她抽抽噎噎地哭诉。

  「谁说的,你看起来漂亮极了!即使是夜叉,也是全世界最美的夜叉。」他柔声哄著,甜言蜜语自然而然从口中流出。

  若说这男人半年之前还刚正不阿,好听话只肯说半句,大概不会有多少人愿意相信。

  「还有,我全身好难闻,都是呕吐的味道!」

  「乱讲,你闻起来香喷喷的,那些都是你的心理作用。」他把脸埋进妻子的颈窝,吸嗅她熟悉的茉莉香。

  医生已事先警告过他,孕妇受到荷尔蒙影响,情绪会阴晴不定,为夫的要多体谅一点。其实这根本不必医生交代,他以前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上一句,更何况她此刻正为他们的孩子受这许多苦!

  「洛,我不要再躺在饭店里了,我要回家!」婉儿揪住丈夫的衣襟,泪涟涟地哀求。

  毕洛为难地看著爱妻。她的「回家」是指回台湾吗?先不谈他们原先的计画,以她现在的状况,也不适合长途飞行啊。

  婉儿接下来的话替他解除困境。「我们回你家去,要生小孩也该在自己家里生,我可不要接下来九个月都躺在这张床上!」

  毕洛松了口气。

  也好,罗氏庄园位於青山绿水之间,景色宜人,平心而论,确实是挺适合待产的。只是,一回到家中,该担的责任也随之而来。现在家中的情况还未明朗,而她的身体状况又不好,他怕到时候顾不周全,会让她受了委屈。

  想了想,他把自己的顾虑告诉婉儿——这也是以前的他绝对不会做的事。遇到难题,他会自己设法解决,再不然就搁放下来,等有了变化再去重估。他绝不会想到找「家人」这个角色来商量。

  「那些人还能吃了我不成?」婉儿白他一眼。回去找人欺负或被人欺负,都好过躺在这里,望著天花板乾瞪眼!

  看见她的表情,毕洛微笑起来。他的妻子是个斗士,不是一株温室中的花朵。

  「好,咱们回家去。」

  於是,又将养了两天,确定婉儿的体力稍微恢复,能够负荷行程後,夫妻俩飞回英国去。

  英国东南部的地形以地势略微起伏的平原为主,罗氏庄园便位於此处,距离伦敦市区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庄园的风景美得如明信片一般,四周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绿地,後方有几座起伏的山丘,林木蓊郁清脆。越过一座山头,就是一片澄蓝的宁静湖,偶尔几只白鹭或候鸟停下来歇脚,树林间落叶满地,小松鼠从树洞里探出头来,迎接早春的气息。

  庄园四周以围墙和外面做区隔,中庭占地极广,怕不有两个棒球场之广,是那种很典型「车子进了大门还要再开十分钟」的庄园式建筑。

  正面中庭以花圃和英式庭园造景为主。健身房、运动场和游泳池建在大宅後。宅侧有条小径,直通那座有著小湖的山丘。

  春季里,白浓的云在树梢头翩飞,替大地染画著一系列云影。

  罗氏主宅亦是很典型的英式建筑,楼高两层,呈U字形座架在老祖宗的土地上,以前罗老爷夫妇和老主母居住在正中央那一横排,两个儿孙各占左右一翼。後来人口渐渐凋零,目前中央楝只剩老主母居住,长子的遗孀和孙子居住在右翼,她的新夫婿也一起住进来。左翼从八年前毕洛离去後,便一直空置著。

  占地数英亩的庄园,只住著一家三代四口人,和几位仆佣,看起来是冷清了一些。

  「老夫人,二少爷回来了。」二楼图书室里,管家略微紧张地通报。

  一名老妇人凭窗而立。

  她真的很老了,起码八十岁以上,神色虽是略见疲态的,眉宇间却写满固执和不屈。她的背脊仍然挺直,不必用手杖扶立。

  「嗯。」老夫人的表情很冷淡。「弗瑞说他是带著新婚妻子一起回来的?」

  弗瑞是罗氏的专属律师,已为他们服务二十馀年。这次和毕洛的律师团接上线,便是弗瑞出的面。

  「是,少夫人是一个台湾人,两人刚结婚不久。」

  「台湾人?」老夫人轻哼。种族间的分野仍然以它隐性的方式,存在於上流社会之中,无论是东西方国家皆然。

  「他们的车子刚弯入车道。」管家又说。

  老夫人点点头,望著窗外。

  当初迫那孩子离去,他心中绝对不会没有怨。今番找他回来,是对是错呢?

  但罗氏人口凋零却是不争的事实,即使他本身就血统不正,好歹也还有罗氏的血。总不能让瑟玲最後与那外人生更多孩子,侵占了罗氏。无论如何,也得找他回来,辅佐到第三代的正统——小杰森能接手为止。

  目前的重点只在於,如何养虎而不为患。

  当初她出面请律师联系他之时,是这麽跟律师说的:「你就转告他,等我死後,愿意将名下股份平均分给他和小杰森,但是他必须签署同意书,在我有生之年,或小杰森成年之前,他的股份数不能超过我们,否则,他一出生便继承的股份,将无条件转让到小杰森的名下。」

  乍看之下,他似乎没占什麽便宜,但老夫人有把握他会答应。

  不为其他,就赌他心中那份不完满。当初他被迫离去,满腔抱负未能伸展,如今算是给他机会一伸抱负。她了解这孩子,他一定很想弄清楚自己是否能超越父兄,又能做到何种程度。此外,他虽然没占到便宜,却也没吃亏,公司的总裁之位还是回到他手上。

  果然,他答应了!

  较让老夫人意外的是,事前律师曾说,这八年来并没有听见他太多消息。

  照理说,他的能力并不逊於乔瑟夫,凭他的硬气,应该会闯出轰轰烈烈的大事,让罗氏一行人後悔莫及,没想到他倒是很韬光养晦。

  或者……他另有其他盘算,是他们所不知道的?老夫人沉思。

  罗氏庄园的午後,春光无限好,只是,它还能一直好下去吗?

  大部头黑厢车停在正门口,老夫人深吸一口气,离开窗前。

  「瑟玲他们呢?」她走出图书室,顺便问起媳妇一家人。

  「已经在正厅等著。」

  老夫人颔首,不再说什麽。显然罗氏一族对这二少爷的重新登场,心中都充满疑虑。

  所有人都在客厅集合,包括仆佣。每个人眼睛紧盯著门廊,心提在喉咙间,等待新主人进门。

  重门无声无息地开启,门房先将行李提进来,再侧身把大门拉得更开,阳光洒在地毯上。

  万众瞩目中,罗家二少爷再度踏入这道门槛。

  每个人的眼都看向他,他却谁也没看。

  他正在看怀中的女人。

  众人自然而然随著他的视线下移几寸。

  二少爷怀中枕著一个双眸紧闭的女人,她极美,脸色却极苍白。娇怯的小脸只有巴掌般大,看起来弱不禁风。

  「杰森少爷,您终於回来了。」老管家抑住心头的激动,跨上前一步欢迎。

  「杰森少爷?」毕洛听见他怀中响起的嘀咕声。

  「我未改名前叫『杰森·洛·罗夫特』,『洛』是我的中间名。」他低声自我介绍。

  「杰森·罗夫特先生,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记得提醒我,下次介绍我丈夫给你认识。」婉儿对他笑得很甜,没关系,这笔帐咱们回房里慢慢算!随即又皱起眉,硬压回反胃感。

  毕洛暗暗苦笑。看来老婆这关是最难过的。

  「我回来了。」他直视著祖母。

  「嗯。」老夫人不置可否。他们向来不亲,此时自然也省去那些大拥抱的感人场面。

  其实老人家脸上未曾表露,心里却是大为惊愕。她的孙媳妇竟是如此孱弱的女人,怯生生的,像是风一吹就要飞了。除了长相美,她看不出任何特色,这就是杰森喜欢的妻子吗?

  「奶奶,失礼了,我晕车得很厉害,无法下来行礼。」孙子怀中的女人苦著一张脸,可怜兮兮地轻语。

  这回老夫人只是点点头,连「嗯」都不「嗯」。她虽然和二孙子不亲,却一向能做到公平。这也是他会回应她的召唤、祖孙俩能相安无事的原因。可是,他怀中的女人啊!即使她无心刁难,也是很难打心底接受的啊。这样一朵娇弱又需要人扶持的小花,能在罗家的土地上生存吗?

  「杰森……」他的嫂嫂踏上前一步,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这个小叔,她只在婚前见过一、两次,嫁进罗家之後,这还是初次以嫂嫂的身分和他见礼。

  「叫我『洛』吧!我已习惯这个名字。」毕洛淡而有礼地微笑。「瑟玲,好久不见。」

  「是。」

  她的脸上有种愁恼的神色,让婉儿联想到小路的妈妈。曾阿姨也是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然而却是强说愁的成分居多,不像他嫂嫂的真实。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躲在他妈妈裙後,眼中有著茫然和不知所措。婉儿对他温柔一笑,但笑容立刻消失。

  老天!胃啊胃,你连我动个嘴角肌肉都不放过我吗?婉儿轻吟一声,虚弱地埋回丈夫怀里。

  毕洛安慰地捏捏她腰眼。让他多注意两眼的人,是站在嫂嫂身旁的新夫婿——盖伦。

  消息来源指出,这人已跟著大哥六年多,恰是在他离去的次年。大哥死去不久,嫂嫂随即下嫁,而盖伦也顺势搬进罗氏庄园,替这些老的、小的打理各种杂事。

  「你好,我是盖伦,很荣幸见到闻名已久的罗氏二少爷。」盖伦的自我介绍很低调。

  婉儿感觉胃舒服些,又回过头来偷看。

  以外形来说,盖伦与她老公有些相似。他们都是高瘦斯文型的男人,也同样是深色的发及眼。不同的是,毕洛的气质内敛而沉稳,有一种不怒而威的魄力,盖伦却非常非常阴柔。他看起来就只适合当个辅佐型的人,而不适合坐上台面主事。她很怀疑罗氏事业在他的主导下,能创出多大的成就。

  看过了盖伦,她终於能了解老夫人必须把孙子找回来的迫切。

  「既然大家都见过了,各自回房去吧!今天晚上该吃顿团圆饭庆祝一下。」老夫人淡淡指示完,率先走出客厅。

  离去前,她忍不住回头望了孙子和孙媳妇一眼。

  孙媳妇很快对她笑一下,又娇柔乞怜地躲回丈夫怀中,老夫人暗暗叹息。这东方女人,上不了台盘啊!

  这一刻,她对孙子的眼光充满了失望。

  当天晚上,婉儿并未下楼参加家宴。

  以她现在看到任何东西都想吐的情况,很可能到最後也弄得每个人都反胃了,於是善良的她决定送给大家一个见面礼——不必陪她吃饭!

  毕洛整装下楼时,她便由一位女仆伺候,躺在床上,喝一点薄粥。

  她可以从女仆的眼神中感觉出来,佣仆对这「娇弱不胜」的新女主人并没有认同感。只除了家里还有大人在,他们不敢太怠慢。

  岂只奴仆而已,婉儿从老夫人和其他人眼神中,也看出一模一样的不赞同。

  呵呵呵,没关系!姑娘我还在修身养息,趁现在你们能欺负就多欺负一点,以後可没有这种好日子了!

  喝了点稀粥,她遣走女仆,继续从事她新培养出来的嗜好——昏睡。

  她时睡时醒,神思迷离著,直到一只温暖的大掌印上她的前额,唤醒了她。

  「几点了?」婉儿睁开美眸,困顿地打个呵欠。

  房间内光线暗沉,毕洛只扭开一侧床头灯。

  「十点半。」他坐在床沿,亲吻妻子的玉颊。「对不起,吵醒你了。」

  「醒来也没关系啊,现在给我再长的时间,我都能睡。所以待会儿你不必怕我睡不著。」婉儿露出淘气的笑。「你闻起来好香,有白兰地的味道。」

  「你闻起来更香,有老婆的味道。」毕洛低笑,埋进她颈窝里嗅闻。

  夫妻俩腻在彼此怀里,交换几句嘀嘀哝哝的体已话,沉醉在小两口的时光里。

  「你今天没下楼是对的。家族里几位大老消息真地快,今晚全挤上门吃这场团圆饭。你的身子还未硬朗起来,幸好不必去应付那些老油虫。」毕洛索性褪去外衣,钻进她身旁的空位,将她搂进怀里。

  「我才懒得理那些闲杂人呢!只比较同情我老公。」婉儿舒舒服服地枕在老公怀中,暗笑道,他也学会她的习惯,开始用「代名词」称呼讨厌的人了。

  「你老公怎麽了?」她该不会要跟他翻名字的帐吧?毕洛小心翼翼地问。

  「可怜了我老公,新婚第一个月就进入禁欲期。」婉儿很宽宏大量,不追究一些闲杂事。

  毕洛宽了心,俯在她耳畔低笑。

  「放心,我若真的忍不下去……」他故意一顿。「还有双手万能。」

  「如果你的双手不够用,我这双也借你。」要比暖味,婉儿向来不输任何人。

  「别再说了,你这个邪恶的魔女!」他呻吟一声,瘫软下来。

  「今晚的鸿门宴吃下来,结果如何?」她很好奇。

  「我答应他们,等你身体好一些,就回公司看看。」

  「不用等了,我这又不是生病,两三天就会好,最坏的情况顶多拖到孩子生下来。你还是去忙你的正事吧!」婉儿很体贴的说。

  毕洛吻她脸颊一下。「多陪你几天,我比较安心。」

  「也好。」婉儿知道,他也感受到宅院内隐性的不欢迎。其实有他在,其他人的礼貌也只是维持在表面而已,不见得能改善多少,他又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陪在她身畔。

  但,这是老公的心意,所以她并不阻止。

  「答应我,如果你受了委屈,或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一定要告诉我。」毕洛执起妻子的手,严肃的说。

  婉儿皱皱鼻子,咬他的手一下。「现在不只外头那些人瞧低我,连你都把我看扁了。」

  「话不是这麽说,你的状况不比往常。任何时候你想玩什麽都可以,但你有孕在身,精神和体力都不比往常,我容不得你身旁出一丝差错。」

  她眼眶一红,忽然哭了起来。

  「还说你会爱我比爱宝宝多,你看,你现在就比较关心宝宝,不关心我。」

  毕洛被她哭得手忙脚乱。

  「我没有!我是担心你受委屈,可不是为了肚子里那个小鬼,你不能冤枉我。」他抱紧妻子轻哄。

  「真的吗?」婉儿吸吸鼻子。奇怪,为什麽她现在变得这麽爱哭?

  「真的!」毕洛连忙保证。

  「好啦,原谅你一次。」她收乾了泪,腻回丈夫怀里。

  「答应我你遇到任何状况都会跟我说。」他也寻求她的承诺。

  「我答应,如果有人太过分,让我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心情不快活,我一定跟你打小报告。」婉儿甜笑著点头。

  她的承诺让毕洛不甚满意,不过还是接受了。

  夫妻俩开始了他们在罗氏庄园的生活。

  第一个月起,毕洛就陷入前所未有的忙碌。

  老公在公司忙什麽,她从不过问,除非夫妻俩睡前,毕洛拿出来和她闲聊。

  这是他们俩的默契,男主外,女主内,随时给对方最大限度的支持,但不互相干涉。

  在老公动员戡乱期间,她便尽情放任自己,当一只逆来顺受的米虫。

  她已经联络过台湾家人,将有孕的消息传回去。她老妈以过来人的身分告诉她,当年怀她时,也是被孕吐折腾得死去活来,幸好三个月过半,症状便开始减轻,到怀孕第四个月起,又是龙腾虎跃大复活了。最後反而是她老爸适应不良,明明老婆前一刻还病恹恹的,下一刻已经吵著要去高空弹跳,半条老命差点被吓掉!

  不过,高空弹跳……这倒是一项挺有趣的运动,呵呵呵,等她身体好一点,一定要叫洛陪她去玩玩!

  婉儿微笑,丢一颗黑橄榄进嘴里。

  「夫人,您要的果汁来了。」女仆应承她的需求,神色却冷淡得紧。

  「谢谢。」婉儿瘫在阳光下,浑身晒得暖洋洋。

  女仆将托盘放下,心中真有些轻视。

  这个少夫人,除了每天坐在日光室里晒太阳,实在看不出还有什麽用处。

  家中的事仍然由老夫人定夺,她一点说话的地位都没有。若说她仗著二少爷宠爱,将来有可能恃宠而骄嘛,他们也不觉得二少爷有多爱她。

  每天晚餐,都只是二少爷下楼用餐,偶尔见他们一起出席,少夫人顶多用餐到一半,便不适地退席了。而二少爷呢?既不会追上去,也没露出什麽特别的表情,继续吃他的饭,只在席间,意思意思地询问一下少夫人当日的饮食状况。

  已经有许多人在私下猜测,二少爷会不会是奉子成婚,才不得不娶这个台湾女人?否则两人怎都看不出来有任何亲爱之感?

  基於主仆伦理,大家虽然不至於对这少夫人恶脸相向,只是平时冷淡的言行,有事召唤时故意慢半拍……等等,少夫人自己应该知道她的不受重视。

  另外让人更怀疑小夫妻感情的还有一点——如果二少爷有心疼老婆,即使没亲眼见到他们的怠慢,少夫人少不得也会在枕畔间抱怨吧?可是他们也没见谁被二少爷叫去骂过,想来连他自已都不太关心,既然如此,他们也就比照主子的风向球来办理了。

  婉儿啜一口葡萄柚汁,翻涩的胃舒服许多。

  「南西?」她叫住迳自走开的女仆。

  「少夫人还有什麽吩咐?」南西也不走回她身旁,就站在日光室门口问。

  「请帮我拿几片苏打饼乾来好吗?我有点饿。」婉儿按著胄,歉然对她微笑。

  「我很乐意,不过麻烦您下回把想要的东西一次说完好吗?这样我就不用走两趟了。」南西顿了一顿,八成也发觉自己的语气稍嫌不敬,连忙再加上一句,「这样您也能得到更完整的服侍。」

  看不出来你这麽「有心」!婉儿若有似无地牵动嘴角。

  「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她不以为忤,闭上眼,怡然做她的日光浴。

  不急,来日方长,先将自己养好再说。

  婉儿愉快地张开眼睛,迎向晨光。

  头昏目眩,不见了!强烈的反胃感,不见了!四肢发软,不见了!

  活力四射,呀比!

  怀孕进入第四个月,她肚子里的小家伙终於决定尽一个为人子应尽的责任——孝顺长上,不再折磨他(她)可怜的母亲。

  她哼著小曲儿,踏在地毯上,踩著轻快的舞步进浴室内梳洗。

  再世为人的感觉真好。

  「今天要下楼吃早餐吗?」她从浴室出来时,毕洛从背後拥住她。他已发觉近来妻子的状况日渐改善。

  「好啊!你先下去,我要梳妆打扮一下。」婉儿踮著脚,啄丈夫的下巴一记。

  邋遢了一个多月,她终於可以化点小妆,穿件清爽的春衫,迎接英伦清晨!

  毕洛轻笑,点了点头先出房去。

  婉儿也不急,细细从衣柜里挑选。打扮是为了让自己快乐,不为别人。

  半个小时後,她离开房间,翩然下楼,走入餐厅。

  众人看见孱弱不堪的她竟然会出来用早餐,都吃了一惊。

  「大家早。」婉儿像往常一样,轻声细语地打招呼。

  大家不自在地回她一个笑,飘几句零落的「早安」。她今早的气色不错,眉目间似乎多了点什麽。

  毕洛坐在餐桌一端,另一首主位由老夫人盘坐,婉儿欠了欠身,坐进老公左边的位子。

  「老公,我要吃培根。」她甜甜撒娇。

  毕洛还来不及反应,长桌那一端已经有声音。

  「公开场合,称谓还是正式一些,比较妥当。」老夫人瞄了四周的下人一眼,拧眉向她示意。

  「不能叫『老公』啊?对不起哦,洛。」那也不能叫「老虔婆」罗?婉儿心里犯嘀咕。

  她嘴巴上很委屈,眼底的淘气却瞒不过丈夫的眼神。毕洛明白,那些得罪过她的人,麻烦大了。

  「南西,给少夫人夹培根。」他把笑容掩饰在咖啡杯下,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报纸。

  发现他对於妻子的出现没什麽太大的反应,旁边几颗惴惴的心也放松下来。

  南西替她摆好餐具,放上几片培根。一堆主子在场,她当然不会笨到怠慢婉儿,只是脸上也没什麽亲切的表情就是了。

  「我还想喝茶。」婉儿细声细气地说。

  「不行!」不等佣人上前服侍,毕洛立刻喝止。怀孕的人还敢喝含咖啡因的饮料?

  对喔!婉儿想起自己微妙的状况。好讨厌,以前住在吴氏公寓里,一天到晚被繁红阿姨拿上好的红茶喂,已喂出瘾头来了。

  「一杯就好?」她可怜兮兮地求老公。

  「不行!」毕洛神色很严峻。这种事也能商量?他白妻子一眼。

  其他旁观者看毕洛给她钉子碰,在心里暗笑。

  「好吧,那改喝果汁好了。」婉儿心不甘情不愿地让步。

  一杯果汁很快送到她眼前。

  婉儿啜了一口,突然拿起餐巾全吐出来。

  「怎么了?」毕洛赶快抽起自己的餐巾替她捂住嘴唇,她还会害喜吗?

  「这杯果汁是超市买的吧?味道好怪!我只喝现打的新鲜果汁。」婉儿努力咽下反胃的感觉。天哪,她讨厌包装饮料的味道。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南西收到男主人凌厉的视线,慌慌张张地跑进厨房去,请里头的人再榨一杯果汁出来。

  「谢谢。」婉儿又细声细气道谢。「能给我一个蛋吗?不要太老。」

  另一个女佣觉得她很烦。要吃什麽也不一口气说完,就要这样害人家分批做事!

  家中人口众多,口味不一。有人喜欢吃全熟的蛋,有人喜欢吃半熟,因此早餐桌上向来准备两种鸡蛋。女佣替这怯弱的女主人从桌中央夹起一颗蛋,放进餐碟,递到她面前,也没去注意是从嫩蛋或老蛋的盘子上夹的。

  婉儿拿起叉子,戳著硬邦邦的蛋黄,喃喃轻说:「老公,你家厨子做的口味,我吃不太习惯呢!」

  众人稍微侧目了一下。以一个逆来顺受了大半个月的小老鼠来说,她今早的要求可不是普通的多。

  每个人都暗自观察毕洛,看他会怎麽回应。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却可以让他们明白这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他会如何安抚她呢?

  「你先将就著吃吧。」毕洛脸色还满和缓的,却没见他打算对妻子的抱怨做任何回应。

  「噢。」婉儿吸吸鼻子,委屈自己先吞这颗蛋。她再不吃点东西,宝宝又要作怪了。

  大夥都放了心。这个东方女人对他们没有威胁性,连她自己的丈夫都没把她放在眼底!

  毕洛继续看报。婉儿继续吃蛋。世界继续和平。

  只有夫妻俩知道,她不是在抱怨,而是在「知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